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2-07

暖暖的阳光,静静的时光,淡淡的花香,平静不悲伤。也许我们身边没有这样的环境,却能专心灵去创造这样的环境。多读书,多思考,愿你的每一天都很美妙。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小说十分好看,邵子笛吞了颗金丹,自此走上诡异的捉鬼之路......“梁九八!”邵子笛围着围裙,敲了敲手里的锅铲,“那是给涛涛预备的爆炒肥肠!”某男撇嘴道:“饕餮,吃不饱的!还不如给我!”论如何收拾爱卖萌还喜欢跟小孩子争风吃醋的男,咳,男朋友!涛涛:“啪啪啪,恭喜两位戏精牵手成功~”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出色全文阅读

盛夏的季节,风吹来都带着滚热,过了凌晨,才有丝儿透心的凉意。

邵子笛颠了一天的锅,等天上就坠着几颗细星,他才得空休息,蹲在饭馆门口,嘴里叼着烟,看着不远处树下的两只野狗在“嬉戏打闹”。

这年头,人单身起来,连狗都不如。

“子笛啊,我看那桌客人也快走了,你收拾一下就回去吧,一会儿我关门。”这小饭馆的老板中气足,还没站过来,声音已经传过来,乐乐呵呵的,是邵子笛干这么多份工来,遇见的最和气的老板。

也是最可怜的。

“行。”邵子笛抽完最后一口,烟头在地上碾了碾,站起身拍拍掉落的烟灰,一边扯着腰上的围裙,一边冲老板笑道:“那我先回去了,您辛劳了!”

老板拍拍邵子笛的肩,露出一口黄牙,笑脸在白织灯的反射下有些油腻,“好。走吧!”

没啥可收拾的,邵子笛拿抹布擦了擦他的锅,就顶着夜色走了。

租的房子离这里不算太远,但属于快拆迁的老区,要穿过不少小巷子。

刚好适合他这样只要租金便宜,就没什么要求的单身汉。

邵子笛慢悠悠,像散步的走着。

不着急回去,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夜生活,平时的生活乐趣就看看小说,迟些回去也没关系。

不过走着走着,他就感觉不太对劲儿了。

城市的晚上,灯火通明,眨巴眨巴眼也看不见多少星星。不像在他老家,夏日的夜空常是满天繁星。

但往日,也没见过像今天这样……夜色浓稠得像墨,黑压压的落下来,快和远处的地连成一片,令人从心底里打寒颤。

更别说邵子笛还孤身一人的走夜路。

刚一路还碰见几个归家人,此时往左,往右,愣是没瞧见半个人影子。

小风一吹,他***得身子一抖,吓得跟条狗子似的。

今儿,看上去有点不太平啊,邵子笛掐指一……下把手机拿出来,翻了下日历,得,这日子一天天过的,都快晕了头。

明天农历七月十五,刚好这零点一过,邵子笛也踏在了中元节的道上。

七月半,鬼节……关于这天有很多毛骨悚然的词。

邵子笛这个社会主义接班人,对鬼神有着敬畏还些许惧怕。

尤其,是在他七年前给他父母守夜后。

那天他一个人在灵堂跪到了半夜,哪怕知道棺材木头里躺着的,是最爱自己的父母,可灯芯噗噗烧着,白布轻轻晃着……在这样极其压抑又诡异的环境中,也被风吹动木窗忽然发出的“嘭”地一声,给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僵了半响,他慢慢地转头看去……

这灵堂的每一扇窗户,都好好的被横木卡着,四周安静得似乎空气都被凝住。

没有一点刮过大风的痕迹。

但神经紧绷下,他怎么可能听错?!除非……

邵子笛苍白着脸再转回来,面前那根足有中指粗的白烛上,不知何时趴了两只大飞蛾子。

飞蛾一大一小,见他转过头,似有灵性一般,同时扑扇了一下翅膀。

翅膀两边的黑斑,就像是两颗瞪圆了的黑眼珠子,幽幽的,盯着邵子笛。

老人说,飞蛾是逝去人的灵魂,喜欢盘旋在它生前留念的地方。

邵子笛自认是个孝子,但还是在如此恐怖的氛围里,吓得头磕地,眼泪哗哗地流,连爬起来跑的力气都没有。

他相信父母是爱他,不会伤害他的,却还是怕了这两只看一眼就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飞蛾。

还有那两口沉重又布满死亡气息的棺材。

就这么趴了一晚,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等第二天村长来,才叫醒了已经跪了快一夜的邵子笛。

村长以为邵子笛是伤心欲绝,哭晕了过去,安慰他,活着的人就要好好活着。

还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替他父母好好活着。

邵子笛只点头,昨晚的事一个字都没提。他怂,还念着点自尊心,没敢说,怕丢人。

谁家快二十的小子会怕了两只飞蛾子?吓得都哭了!

可那之后,邵子笛每每回想,都会从心底发寒。

他总觉着,那天他趴着的时候……头顶上有两双眼睛一直在看着他。

路灯下围着不少飞虫,有飞蛾一下又一下,不要命的撞着散发炙热光线的灯泡。

邵子笛缩了缩脖子,像是在躲被撞下来的虫子,又像是冷,脚步比之前加快了许多。

说到底,七月十五这一天,在传统里是祭奠先祖的。

也是传说中……鬼门大开的日子。

常走夜路,轻易撞鬼。

穿过一条小巷子前,邵子笛还特意找了块红砖拿着,心里一直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砖是用来防人的,念咒是用来防鬼的。

但哪怕做好了心理预备,还是在转角时,被那黑色的一大坨给吓得打了个闷嗝。

也就是嗝没打出来,又全给咽了回去,真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这假如距离近,邵子笛估计能一口念着“阿弥陀佛”,一手给一砖头砸去。

等缓过劲儿,定睛一看,竟然是个人在那蹲着。

不像是正常人。

邵子笛紧紧握着砖头,侧身贴着右边的墙,慢慢的往前挪。

刚一靠近,就闻声那黑石头发出如同窃窃私语的声音,没听清讲什么。

这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黑石头的前面乃至四周,除了他,就没人!絮絮叨叨的,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

越发不像个正常人。

但越靠近,邵子笛也看清了那人的穿着,不是流浪的傻子,邋里邋遢还破着衣袖裤脚。虽然一身黑衣黑裤,但能看出布料不错,也不破,估计就是个智障。

大半夜的,邵子笛不想多事。

但与其平行时,还是忍不住往黑石头那儿看了一眼,就这一眼,愣是没忍住,惊得骂了句。

“我去!”

黑石头的脚边竟盘着条蛇!

蛇大概有半米长,比他手腕细上一些,在它脖子(?)的位置上压了根暗红色的木棍。

而木棍的另一端,被那黑石头懒洋洋的拿在手中。

哪里来的傻子,竟然拿木棍杵蛇!

真不怕被咬啊?看那呈三角的头,应该是毒蛇啊!

七寸明显没找到!

但也很明显,被压住脖子(?)的蛇竟然毫无异动,就像是被那根木棍给治住,很乖。

这十分诡异的一幕,另邵子笛默了默。

邵子笛见过傻子,这类人你千万别招惹他,就跟狗皮膏药似的,粘上了,甩都甩不掉。

所以在见对方的视线落过来,带着希奇和审阅时,邵子笛很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仰着头就往前走。

谁知这一仰头,出了事。

小巷子里清洁不到位,一块瓜皮躲藏在黑暗中,被邵子笛刚巧给踩中了。

脚下一滑,眼见就要四脚朝天,危急时刻……他只来得及喊一声,“啊!”

“咕咚。”

似乎有什么东西趁他张嘴时,掉进来,被他一下给咽了下去。但细细回味,什么味儿都没有。

胃里却暖洋洋的。

邵子笛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从左方传来似又惊又怒的一声骂。

“我艹尼玛!”

骂的似乎是他。

邵子笛皱眉看过去,想教育一下傻子不要乱骂人,但眼睛一下跟进了滚油似的疼,揉了揉。

那痛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下又消失了。

“帅哥,你……”邵子笛刚起头,剩下的话就全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得烟消云散。

一条浑身缠绕着黑气的蛇,不,蟒蛇,不,也不是,哪有足足四五個人都抱不住的蟒蛇,亚马逊的森蚺都不带这么长的!

那条怪蛇不仅大,还拼命的甩着尾巴,似乎在挣扎,***的尾尖一下甩在了巷子的墙上,坚硬如钢锥!墙是混凝土的,愣是给穿破了一个接近半米的大窟窿。

“嘭!”发出不小的一声响。

要不是这片儿住的人少,估计已经有人开窗吼:吵死人了!外面在干什么啊?!

墙块落地,尘土满天飞的时候,邵子笛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看见一条***的怪蛇!

怪蛇似乎很痛苦,发出尖锐的叫声,尾巴一下又一下的疯狂甩在地上,而痛苦的根源似乎是那根落在蛇身上的木棍。

木头与泛着暗光的鳞片摩擦出丝丝火光,还不合常理的没燃起来,一条足以一口吞下一头狮子的怪蛇,让似乎能被他轻轻一折就断掉的木棍给死死压住。

而那个被他定义成傻子的黑石头,似乎也并不轻松。

“嘶!”怪蛇猛地一甩头。

随着一道暗光,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击过来,邵子笛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呸”一声刚唾了口灰,就见那怪蛇甩着尾巴,克服了地球引力,飞走了。

邵子笛:“……”

黑石头走过来,阴影落下,没犹豫,伸手把邵子笛扯了起来,“你没事吧?”

邵子笛浑身酸痛,对这个男人又惧又怕。面对强大的人,在分不清敌友前,他一向是避而远之的。

“没事。”

说完,就预备溜了。

不过或许是他表现的太明显,男人忽然一只手压上了墙,刚好横住他的去路。

“这么着急走?”

邵子笛视线飘忽,“啊。晚了,该回家了。”

男人站得笔直,似笑非笑,“不晚,这天还亮着呢……”

邵子笛可不愿跟着他瞎说胡话,眼睛死死盯着自己脚尖,说:“不亮,黑的很,黑的我啥都没看见!”

“噗哧!”男人笑了。

邵子笛黑了脸,什么意思,嘲笑他?

男人却忽然沉了声,认真许多,说的是普通话,却总感觉有股大碴子味儿,“都大老爷们儿,不跟你糊弄……”

“你刚刚,看见了什么?”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邵子笛在实话和谎言中挣扎了一下,因为他也不能确定,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

一种直觉,对方似乎并不清楚。

只是邵子笛还没出声,那男人忽然皱眉,在空气中嗅了嗅。

邵子笛下意识跟着一嗅,微凉,却并无异味。

但那个男人皱眉,皱得就像是闻见死尸腐烂了半个月的恶臭味。

“我还会来找你的。”

落下这么一句,男人就顺着所闻的方向跑了,很快消失在邵子笛的眼前。虽然不像怪蛇那样用飞的,可速度也快得让他目瞪口呆。

安静的小巷,被蛮力破坏的墙体……

邵子笛跌跌撞撞逃回家,他需要静静,一个人好好静静。

或许,他只是累了?所以才出现那种幻觉?

心大就是有这么个好处,至少遭遇那等离奇的事后,邵子笛还能睡一觉就精神的出门上班,一点不耽误事儿。

但下午闲下来时,听店里人的聊天内容,他也不免静了心,认真听着。

“听说了吗?西大街那边出事了!”

挑起话题的是“小灵通”,在后厨帮邵子笛打下手的小李。近到这个片区,远到这座城市。很多稀罕古怪的事,他都知道一些。

而传菜的是个小姑娘,最爱的就是听这些,免不得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李神神秘秘的,“我同学的表姐说,她今儿一大早出门路过小区四周的巷子,看见那墙上破老大的洞,昨晚回去的时候还没呢!这还不是一起!听说东大街也有!现在大家都说最近流窜了一个神秘组织,专门在半夜找那种没人过的小巷子,敲墙破坏公物!”

昨夜恰巧撞上的某人,“……”

小姑娘期待又有些害怕,“能吗?那敲墙声音可不小,就没人闻声?”

小李一拍腿,“那能不说是神秘组织吗?你见过那种随随便便被发现的神秘组织?”

说完,小李一下瞅见邵子笛手里的那根烟就这样夹着,也不抽,烧了快一半的烟灰,可惜了,连问:“邵哥,你想什么呢?烟都快烧没了!”

问完他又想起件事,“对了邵哥,你住的那地方儿不是要路过西大街那边?你知道这事不?”

邵子笛干脆不抽了,烟扔了地上踩灭,淡淡道:“知道,听说了。”

也不给两小孩儿八卦的机会,他掀帘进了后厨,说要忙着预备晚上的菜,免得来不及。

大厨都忙了,小李也不好再聊天,跟着***了。

没忙多久,小姑娘激动不已的进来点菜,说是要一份鱼香肉丝盖饭,还黏着邵子笛,让他给多炒点肉***。

小姑娘是老板的远房亲戚,高中毕业来这打工,为体验生活,也挣点零花钱。

个高又好看,听说考上了首都的大学,心气儿免不得有些高,能让她这么上心的客人可从来没有过。

小李有些吃醋,酸溜溜的问,谁啊,吃个盖饭,还要多给加肉的,有这么馋肉吗?

小姑娘也不知听没听出来,反正她现在满心都是那客人,闪着星星眼说:“特殊帅!又高又白,穿得也时尚,我还以为是什么明星呢,也就比我偶像弱那么一点……一点点!”

邵子笛颠着锅,顺着意,多加了些肉丝***,炒了放盘里,挺多的。

小姑娘兴高采烈的端了出去。

小李有些幽怨的择着豆角,说:“现在的小姑娘怎么都喜欢那种小白脸啊?我不帅吗?以前可不少人说我帅呢!”

邵子笛看了一眼瘦得跟猴儿的小李,违心的点了点头,社***认可。

本来邵子笛是没将这当回事儿的,谁知小姑娘转个身又进来,说那帅哥夸他炒的菜特殊好吃,想见见他。

邵子笛一乐,这人可真有趣,听说西餐厅里客人见大厨的。

愣是没听说过,谁去小餐馆点个不到二十的套饭,吃一半,说好吃,还要见厨子的。

多少不会拂了客人的意,刚巧这时候不忙,他倒也想看那帅哥,有多帅。

对方是背对着后厨坐,邵子笛先见的是他的背影,白T恤,个子肯定不矮,剪了一个利索的短发,光从背影看,似乎给人感觉还不错,只是模模糊糊有点熟悉的感觉。

“帅哥,你……”邵子笛站过去,又是话刚起头,就被对方的正面给吓了回去。

他,他,他……黑石头?!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个白皮肤大眼睛,很符合当下小女生迷上的男生模样的人,就是昨晚上的神秘高人!

男人将邵子笛的震动收于眼中,倒是很淡定的擦了擦嘴,才说:“鱼香肉丝很好吃。”似乎一早知道厨子是他昨晚遇上的人。

邵子笛心乱的很,胡乱应了一声,“谢谢。”

“兄弟,别紧张啊,我又不是警察,你怕什么?”男人还故作很幽默的冲邵子笛眨了眨眼。

画风转太快,邵子笛差点掉了队。

鉴于一旁还站着个小花痴,邵子笛没问对方是不是故意找来这里。

虽然极其想问对方要做什么,但还是忍下,拐弯抹角的问他:是住在四周的人么?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是外地来上班的,还是本地人啊?

男人笑了声:“兄弟,看来你才是警察啊,专门调查户口的吧?”

“随便聊聊,随便聊聊。”邵子笛和气的笑着,谁特么不会装。表面功夫,他一向做的不错。

“我不住四周。虽然不是本地人,但也在这座城市待了好几年。所以听说你们家的叉烧包好吃,特意来这儿吃的。”

这话听不太出是真是假,饭馆里的确是卖叉烧包,也的确好吃,但也没有名到吸引了其他地方的人,来买的基本是住这四周的居民,可谁也不保证对方是不是听了住四周的家人朋友说过,才兴起来吃包子的。

但至少,这家伙知道的还不少。

邵子笛没追问,“晚了,叉烧包一般上午就卖完了,天天做的不多,要买就得早点。”

话音一转,他问:“你非要吃那叉烧包?”

眼里多了些其他意思,他知道这人聪明,肯定听得懂他的弦外之音。

男人点点头,话里没有一丝缝隙,“我可就为叉烧包来的,肯定要吃。今天不行,就明天。”

邵子笛沉了脸,但没说什么。

一旁的小姑娘还真当两人在说叉烧包,十分热情,“你明天还要来吗,叉烧包我帮你留着,免得等你明天来,又卖完了!”

男人笑得倒是挺好看的,“那谢谢妹妹了。”

小姑娘被迷的晕头转向,甜甜的说没事,一件小事而已。

邵子笛看着对方这么自然的***,跟昨天杵蛇一样自然,看不下去了,随便扯了个理由,就进了后厨。

小李拉着他问,都聊了什么啊,看上去怎么那么喜悦?

对方真帅吗?

邵子笛摆手,说没聊什么,顺便击碎小李的少男心,“帅。是他们小女生喜欢的那种帅。”

一过晚餐时间,饭馆就闲了下来。

夏季的夜宵,人们基本都是吃大排档和烧烤,一晚上,也就来了几桌的男人点了小炒,就着花生米下酒,不忙,店里最后就剩邵子笛和老板两人。

邵子笛是愿意留下的,工资能高点,他回家也无聊,没什么事。

热烘烘的后厨,比那冷清的房间更有人气儿。

今天是七月十五,过了十点彻底没人,老板放邵子笛早点回家,还让他路上小心些,究竟鬼节,千万别撞上人家烧纸的盆子,或是插香的碗,像那种交通事故多的地儿也尽量绕着点走。

邵子笛应着,心想再霉,估计也没昨天霉。

谁知还真有昨天霉。

撞鬼不至于,但碰上那个男人,邵子笛心里有个感觉,跟撞鬼也差不多了。

对方明显是堵自己的,手里拿着好几张雪糕纸,跟小孩儿似的,一点不忌口,也不怕吃坏肚子。

邵子笛上前,“你有事直说吧。”

男人吃下手里雪糕的最后一口,收拾收拾,雪糕纸和雪糕棍都扔了垃圾桶,才对邵子笛说:“啊?什么事?”

见邵子笛沉了脸,他才像恍然大悟般叫了一声,“啊!”

“你不会以为我在这等你吧?”男人说着还带点不确定,这演技,能得奥斯卡了。

邵子笛挑高眉,意思是,难道你不是在堵我?

男人似有些无辜的回道:“我的确有话和你说,不过今儿还真不是特意来堵你的。我有其他事,正在蹲守呢!”

得,算他自作多情。邵子笛一句不多说,摆了摆手就走了。

谁知男人几步追了上来,和他并排走,没有等邵子笛讽刺他,就急忙解释了一下,“算了!等了快几个小时,一个鬼影子都没瞧见!”

言外之意,反正我没事,就跟你随便聊聊吧。

邵子笛不想和这个男人深交,想往返家的这段路刚巧够他打发对方,便开门见山,“我这人就喜欢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不会插足别人的事,你放心,那天的事我烂肚子里也不会跟任何人说。”

男人心想,不好意思,这件事你还真难说是别人的事了。

然后问:“你说那天的事,那天什么事啊?”

态度都表这么明了,对方还揪着不放,邵子笛也知道这事难糊弄过去,再加上这天气热的很,男人一直的追问让他憋了不少火气,决定不隐瞒了,字便跟枪子似的一个一个飞快地往外蹦!

“我起先只看见你戳蛇,结果摔了一跤就看见你用红木棍压着条大蛇,那大蛇把墙撞了个洞就飞了,再后来的事你也知道。”

红木棍,大蛇……男人被邵子笛这门外汉的形容词给逗得一乐,他现在能确定,对方是一点不知道他们的事,除非……对方是故意隐瞒,不过要他信这长得一脸老实的人说谎骗他,挺难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男人抬起头,问道。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