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宫闱幽幽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宫闱幽幽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2-07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益友交谈;看着一本好书,如受良师教诲;合上一本好书,如与知己握别。小说宫闱幽幽可以阅读全本喽!北国太子萧辞,亡国时逃出了皇宫,被抓去了南国做了琴师。献曲时,他碰到了楚黎,被带入了将军府。

宫闱幽幽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在京都城,最养眼的美人儿当属醉月楼,而最受追捧的伶人,必然是宫墙里只给达官显贵奏曲的乐师。

说是乐师,其实也不过是皇帝养在笼子里的一群金丝雀,南陵国好男风的大臣不少,皇帝年岁渐大,手里政权也一日不如一日,生怕朝野里臣子起了贼心,索性用这些乐师哄着。

供这些乐师所住的宫殿有个极为风雅的名字,沾雪阁,这里日夜靡靡之音不断,若是有哪个臣子***了,便来此处挑选个乐师带回府内快活两日,待尽兴了便送回来。

今儿沾雪阁里又添了四个男娃,模样生的一个比一个俊俏,看着顶多十三四岁,乐的萧辞晚膳也多吃了两碗。

“你们都给我记着,入了这扇宫门,甭管从前是什么出身,以后就算是死了,骨灰也只能洒在沾雪阁后院的枯井里,别想着往***,若是被我知道有这心思,我定让你们活生生化成灰,再洒在臭水沟里。”

四个男娃儿身子明显颤了颤,萧辞擦了擦手里的琴,声音柔了几分。“得了,都别傻站着,过来给我瞧瞧。”

男娃们哆嗦着往前走了两步,萧辞扫了一眼。“瞧你们这细皮***的就知道,从前定是公子哥儿出身,得给你们起个名儿才好,只是我这人一向懒得很,就定春一,夏四,秋长,冬安,你们可还满足?”

春一年岁大些,听了这名便止不住皱眉。“这跟阿猫阿狗的名字有什么区别,我们不要叫这个!”

“这话你倒是说对了,在外人眼里,咱们沾雪阁里出来的恐怕连阿猫阿狗都不如,我瞧你比其他三个聪明些,往后就好好跟着我,我定将你调教成沾雪阁第一乐师。”

春一有些稚嫩的脸上尽是嘲讽。“凭你?”

“你这娃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萧辞宝贝似的将木琴抱在怀中,站起身掸了掸衣摆的尘土。“天色也不早了,赶紧回去歇息,待明日我再教你们要做什么。”

四人颠簸了数日才被送到皇宫,自然疲累,得了话便低着头往一旁院子走去,萧辞站在阁楼,瞧着那院子里一抹光亮,直到彻底熄灭才笑着离去。

宫闱森森,命如草芥,人人都说这里都是金丝雀,殊不知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座金银堆砌而成的牢笼。

“哟,这不是萧辞公子,听说今天来了四个品色不错的,你可又得费心血教导了。”

说话的是沾雪阁大总管太监刘诚,虽说已经算不得男人,但偏偏喜欢刚送进阁楼里来的小雏,那几十种物件折腾上一回,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确实是新送来几个,只可惜啊,那些娃都是左相大人送进来的,若是出了什么差池,恐怕……”

“倒是没看出来,左相仪表堂堂,竟也暗地里做这等勾当。”刘诚淫笑着在萧辞腰上掐了一把。“不过嘛,那些娃儿既然已经在我手里,若是不能快活上一把,我这心里总像是猫抓一样刺挠,我下手轻些,顶多三五日就能养回来,不会出什么事。”

萧辞落在木琴的手紧了紧,面容忽添了几许悲戚之色。“总管往日里不是最疼爱我的,怎么?如今有了新人,你就将我这个旧人给忘了?”

“怎会,萧辞公子可是咱们沾雪阁里最俊美的男人,只是这一样菜吃久了总是会腻,也得尝尝新鲜的。”

“罢了罢了,亏得我昨儿还学了几样新法子哄大人喜悦,如今看来倒是自作多情了,您若是要去现在就去,往后可别找我了。”

萧辞生的极俊美,七岁被送来时就将一茬男童给比了下去,如今十年过去,这张脸非但没有逐渐老去的痕迹,反而愈发出尘,此刻抱着一张木琴站在风口里,可比那后宫里受尽万般宠爱的贵妃都要勾人几分。

刘诚一向是个好色之人,此刻被萧辞这似怨似嗔的眼神一挑,哪里还有心思想着什么新来的,急不可耐的往萧辞身上扑了过去。“你这小淫货,整个沾雪阁里就数你最懂事,随我去前院,好处少不了你的。”

“是,大人。”

东方吐白时,萧辞被刘诚身边几个下人给抬回了后院,踹开门,屋内只有一张半旧的桌子,唯一的凳子还少了一条腿,如今已是严冬,那床榻上也不过一张薄薄的被子。

“呸,大早上真是晦气,碰到这男人就觉得脏。”

“耐不住总管大人喜欢,我瞧着他又是三五天下不来床了,赶紧丢床上去,前院还有事要忙。”

两人将萧辞丢在了塌上,被送出来时刘诚赏了萧辞几只银锭,瞧着萧辞这半死不活的模样,两人毫不客气的收入了怀中。“反正你在沾雪阁里也用不出去,倒不如给了我们,回头给你买些药回来便是。”

萧辞撑起身子笑了笑,声音有些沙哑。“那就劳烦二位了,我今儿怕是不能出门,阁楼上四个男娃儿劳烦你们送些饭过去。”

“知道了知道了。”

门“嘭”的被甩上,萧辞口干舌燥,想要给自己倒杯茶水,只是稍稍一动,衣衫上便渗出了不少血迹。

“真是个畜生。”

低咒了一声,萧辞伸手在枕头下摸索了一番,还好上回托人买回来的金疮药还剩下些,这药效果好的很,怕是不出三五日伤口便能结痂。

既然够不着茶水,萧辞索性躺了下去闭目养神,正睡得昏昏沉沉,门却被扣响。“萧辞公子,你可在么?”

是清扫阁楼的王伯。

“在,出了何事?”

“唉,昨儿那个***一的娃半夜被尚书大人挑走了,我想来跟你说一声,可你昨夜……,现下人已经被送回来了,到底是年纪太小,已经……已经咽气了。”

屋内沉默了许久,王伯以为萧辞是睡着了,正要离去,木门后却传来了低低的笑声。“死了便死了,这么不中用的以后也是个死,倒不如早些解脱,将尸体先擦拭干净,我小睡片刻,午后将他入土了就是。”

王伯应了声,脚步声渐渐消失在门外。

宫闱幽幽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晌午,这会儿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王伯在荒凉的后院堆了不少枯树枝,再浇上些火油,将春一的尸身放了上去。

剩下的三个男娃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萧辞冷静脸,手里一截木棍毫不客气的打在了几人腰上。“在沾雪阁,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要记住形不于色,没用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这几个娃来时便一直在一块,患难一场,感情自然深厚,这会儿正悲痛着,被萧辞这么一打,皆是恶狠狠瞪了过去。“我们就是死,也比你有骨气,你不过是个用身子讨好男人的***!”

“我贱?”萧辞不怒反笑。“很快,你们就会跟我一样贱,知道春一是怎么死的么?他是被男人活活折腾死的,等你们什么时候跟我一般,被折腾一宿也能面不改色的站在这里,就算是出了师,明白么?”

“不可能,我们绝不会……”

“王伯,带回阁楼上去,都不许吃饭,跪上一夜。”

王伯叹了口气,带着三个男娃离开阴森的院子,萧辞站在火堆前,眼瞧着春一的身子渐渐化作一团灰烬,从袖中取出了些油纸包着的糕点。

“听人说,你原名叫凌华,从前是富贵人家的出身,却因罪名被抄了家,这是梅花糕,听闻你最爱吃这个,我便给你弄了些来,凌华,有时死也算是一种解脱,在沾雪阁,全部人都活的身不由己,你是这些年来受过折磨最少的,下辈子记得好好投胎,莫要遭这些罪了。”

将糕点抛入大火中,萧辞青衣被灼的滚烫,直到火彻底熄灭下去,才上前敛了些许骨灰放入腰间的香囊,转身离去。

春一剩下的骨灰被王伯洒进了枯井,原本是该请个法师来诵个经,却被萧辞借着没有银两的由头给拦了下来,剩下的三个娃原本就对萧辞很是仇视,这会儿更恨不得亲手将萧辞杀了泄愤。

恨归恨,日子还是得过,琴也得继续学,萧辞的琴技堪称一绝,即便全部人瞧不起他这具身子,但提到京都城第一琴师的名头,还是会赞不绝口。

夏四性子木讷,看着不像个可造之材,秋长和冬安倒是伶俐些,但心终究静不下来,弹出的琴声空有外壳而无内在,萧辞也没指望这么几天就将他们调教的如何,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这几天来沾雪阁挑人的大臣似乎少了不少,萧辞也乐得安闲,正预备回去睡个回笼觉,一张请帖却被递到了眼前,金灿灿的两锭银子也被一同送了来。

“好好瞧着,这是尚书大人送来的帖子,你可不能怠慢,快些去装扮一番,再换身好衣裳,马车已经在后门备下了。”

萧辞接过金子,笑着收入怀中。“是,我这就去预备。”

回了房内,萧辞沐浴熏香,将一头青丝洗的愈发柔顺,木桌上放着的衣衫布料简直华贵的让人挪不开眼。

自他做了教习师父,似乎已经许久未曾穿过这么好的衣裳了。

作为琴师,木琴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萧辞本就生的俊美,只是稍稍在脸上涂抹了些粉,随意挽了个发式便抱着琴坐上了轿撵。

尚书大人魏宪,这些年折在他手里的琴师可不少,前几日的春一就是被他给活活给折腾死,看来这一趟算不上是什么好差事。

轿撵在尚书府门前落下,到底是皇宫里带出来的,下人们心里虽鄙夷,但面子上还是过得去。“公子,大人已经在厅内等候了,您随我来。”

“有劳。”

正是寒冬,萧辞今日穿的并不算多,此刻冻得手也有些哆嗦,一路穿过庭院,终于到了正厅。

萧辞原以为今日只有魏宪一人,没想到厅内已经坐着五六个男子,皆是满面红光,谈笑风生。

“哟,看来是萧辞公子到了,糊涂东西,还不快请进来,冻着了可如何是好。”

“是,公子请。”

萧辞不卑不亢走入正厅,朝着几人拜了下去。“萧辞来晚了,还望诸位恕罪。”

“哪里话,萧辞公子快些起来,这几位都是朝堂内的同僚,一直听说萧辞公子盛名,却从未见识过你的琴音,不如萧辞公子奏上一曲,如何?”

“萧辞遵命。”

下人搬来了一张桌案,萧辞将木琴放下,抬手覆了上去,正欲弹奏,身侧坐着的男子却陡然开口:“这么听有什么趣味?我看萧辞公子身子比女人都要***不少,不如这样,尚书大人你再添两个炭盆来,让萧辞公子脱了衣裳奏乐,岂不赏心悦目?”

魏宪朗声一笑。“还是潘兄的提议好,既然如此,萧辞公子,你便脱了衣衫吧。”

手指颤了颤,萧辞抬起头,浅笑开口:“是。”

这些朝堂里的大臣自然有些特殊的癖好,前些年有个琴师便是被当众给玩弄死,今日不过是让他脱了衣衫弹琴,算是高抬贵手了。

抬手解开薄薄一层的衣衫,白玉般的身子展露在众人面前,只余一条亵裤。

几位大臣目光灼热,恨不得马上将萧辞压在身下快活一番。“都说沾雪阁里最为出众的便是萧辞公子,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亵裤也一同褪下吧。”

“是,大人。”

萧辞站起身,正欲抬手褪下,一张温热的袍子却覆在了身后。

“这光天化日的,若是传出去怕是要惹人笑话,今儿不是说要做一回风雅之人,听琴饮酒么?怎的非要让公子将亵裤也脱了?”

魏宪意味深长的看了萧辞一眼,笑道:“看来咱们楚黎将军是心疼萧辞公子了,罢了罢了,既然楚将军开口,我等自然是要给个面子的,萧辞,你便奏乐吧。”

“是。”

萧辞坐下身,那袍子仿佛像个暖炉一般,即便门外寒风瑟瑟,身上却没有丝毫寒意。

一曲杏花满奏完,几位大臣皆是赞叹不已。“好琴技,好琴技啊!”

耳边尽是夸赞声,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萧辞余光瞥了眼楚黎,那男人正执着一杯酒水,似笑非笑朝他看来,两人目光相撞,萧辞心中一惊,连忙移开了视线。

这男人,绝对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今儿这曲子也听完了,酒也喝了,我府内还有些事,就不多留了。”楚黎起身往外走去,路过萧辞时,脚步却顿了顿。“萧辞公子,这琴声我还有些意犹未尽,不如你随我回府住上两日,可好?”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宫闱幽幽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