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我当道士那几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当道士那几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悬疑推理 2019-02-08

我当道士那几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最近章节已经出来了,朋友,当你一个人走夜路时,假如听到自己的脚步有回音,千万别低头看。因为你会看见,你有两个影子。(觉得本书还可以看的,请加百页纸书友群:662779650新群)你有没有好奇过,这世上有鬼吗?为什么全部人都怕鬼?为什么鬼要找活人的麻烦?假如你有迷惑,希望我的故事,能够帮助到你。

我当道士那几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社会新闻:2016年4月,年仅22岁的于某和其母亲被高利贷非法拘禁,在民警不予理会之后,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处理问题。杀死了欺侮母亲的杜某,刺伤了三名高利贷成员,结果于某被判无期徒刑。

这一新闻,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一边倒的支持于某。

但是你们不知道,这不是个案,在五年前,我也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那时候我才十六岁,寡居的母亲,终于供我考上了县城里的高中。因为家里离县城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母亲怕我太过奔波,所以她坚持让我住校,我知道这是一笔很大的费用,所以休息的时候,都会去学校四周的餐馆打工。

那是清明节前夕,学校提前放假,我独自收拾行李回到村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看到了一生难忘的一幕。

村长带着几个大汉围堵在我家里,我母亲被人***了衣服,按在地上。家门口围满了人,却无人出手相助。

我永远忘不了,母亲当时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绝望和歉疚。

我发了疯的冲上去,想救下自己的母亲,却被人一脚踹倒在地。母亲挣扎着冲了过来,用身体护住了打在我身上的拳脚。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散开的,只记得当天母亲一直抱着我哭泣。第二天一早,母亲穿着当年结婚时候的嫁衣,吊死在了村口的槐树上。

年仅十六的我,第一次感觉到绝望,可是我却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

杀人!杀光全部人。

我的心里只剩下了仇恨,可是年轻力薄的我,如何能杀了那几个成年人。

因为村里人嫌晦气,所以没人愿意帮我。我只能独自将母亲放下来,扛着她去了山上,在向阳的一棵柳树旁边,把她埋了***。

我如行尸走肉一般,慢慢走回了家里,锅里还热着母亲为我做的早饭。是啊,就算死,母亲也不愿我饿肚子。

屋外总有几个人好似无意的走过,我知道他们怕我闹事,在看着我。

我暗暗告诉自己,要忍耐,装作若无其事的那是作业写起来。到了晚上,我摸黑起床,把家里最锋利的刀找出来,放在石头上慢慢的磨着。

我知道今天不适合动手,我需要等待。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村里死人了,是被人掐死的,脸部紫黑,眼珠吐出,脖子上深深的指痕,表情很是惊恐。

大家都怀疑是我做的,因为死的人是当天羞辱我母亲的那个人。村长带了一群人来到我家,踹开房门,把我一顿毒打。

村长说:“小***,是不是你杀的人?”

我嘴巴被打肿,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希望是我杀的!”

其实他们都知道,那人不可能是我杀的,因为我无法无声无息的掐死一个成年壮汉。全部人的表情都带着几分迷惑,更多的是惧怕。

村长走了,却留下了几个人日夜不停的看着我,让人恐慌的是,村里继续在死人。事情瞒不住了,村长找来了警察,把已经奄奄一息我,当成嫌疑犯带走了。

我不知道我母亲受辱时,警察在做什么,但是在我奄奄一息的时候,一个女警给了我几粒消炎药。

三天后,高烧不退的我被从警察局放了出来。我知道警察放了我,不是因为我没有杀人嫌疑,而是因为我已经高烧四十度,他们怕我死在牢里。

我没敢再回村里,也不敢去学校,用身上仅剩的几十块钱买了一张去市里的火车票。到了火车上,我就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在一家医院,身上打着厚厚的石膏。身边一个表情慵懒的男人,正用刀削着苹果。

男人看我醒来,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对我说:“我叫高亮,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徒弟了。”说完,用小手指扣了扣自己的鼻孔,把鼻屎弹到我的点滴瓶上。

高亮,一个改变我一生的男人,也是我的恩师,假如没有他,我可能早就死在某个臭水沟里了。他是我们俗称的阴阳先生,据说看阴宅,捉鬼驱邪,什么都会。按他自己说,这年头赚钱不轻易,所以什么来钱快,就学什么。可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神棍,除了坑蒙拐骗,什么也不会。

我曾经问过高亮,为什么会收我做徒弟,他说:“那天我坐火车,忽然看见你晕倒了,送到医院一查才知道,你高烧四十一度,多处骨折,还有内脏出血。我看你这样都能活着,一定是个命大的主,所以我就收你做个徒弟,有危险你可以先上嘛。”

我:“......”

就这么着,这过去的五年里,我一直和高亮四处行骗,额不对,是‘看事’。说来也是运气好,至今还没有碰到过一件真正鬼事。高亮也不是没教我东西,比如察言观色啊,比如变个戏法什么的,我还是会几手的。原本内向寡言的我,也被他带着油腔滑调,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窗外的夕阳有些刺眼,我伸手拉了一下车窗上的窗帘。高亮淌着哈喇子,睡的正香,昨天他又喝多了,宿醉还没醒酒呢。

这一次的客户,在沟子屯,离我原本住的村子,只有几里路的地方。往事一幕幕回首,让我最好奇的就是,到底是谁杀了那些人,村长是不是还活着。想到这里,我暗暗攥紧了拳头。

经过几个小时颠簸后,我扶着高亮下了车,高亮跑到一棵树前,吐的昏天暗地。我幸灾乐祸的看着热闹,还不时调侃两句:“不能喝就别喝,看你这熊样,下回把喝酒的钱留给我,我给你攒着。等你老了,躺床上动不了,我花钱请十八九的大姑娘,给你倒酒喝。”

高亮一听我的话,也顾不上擦嘴上的污秽,飞起一脚向我踹来。我一侧身,轻松躲过这一撩阴腿。高亮也不含糊,双腿一软,跪趴在地上,我哈哈大笑起来。

嬉笑了一会儿,我看见,远处有一辆三轮车向这边开过来。我向还要打我的高亮打了一个暗号,这家伙马上就转换到高人模式。

只见不远处一辆半新三轮车慢慢停在我俩面前,车上跳下一个精壮憨厚的男人,对着高亮问道:“您是高大师吗?我是顾家老二,您叫我顾二就行,我来接您进村。”

顾二我熟悉,因为不是一个村,也不算熟悉,只知道他是个本分的庄稼人。五年的时间,让我有了很大变化,长相气质都发生了变化。顾二明显没认出我来,我也不愿意让人认出来,就默默的跟着高亮上了车。

在车上,顾二简单说了一下情况,他家前几天,老太爷过世,是他的祖父,九十多岁的年纪,应该算是高寿了。按我们这边的规矩,岁数大过世算喜丧,是占福气的事情。老爷子临终前,特意吩咐要土葬。虽然国家规定要火葬,但是上岁数的人,还是希望入土为安。再加上天高皇帝远的,也就没人计较这些事情。

可是出殡那天,却出了事情。

我当道士那几年全文阅读

村里出殡的时候,讲究八人抬棺材,棺材离地出家门,全部人不准回头。抬棺材的人要越走越快,因为死者故土难离,棺材越走会越沉。

因为是喜丧,争着抬棺材的人很多,八人抬的棺材,走一会儿就换批人。可是事情就出在这里,因为棺材不能半路落地,所以大家都是扛着换人的。可是第三次换人的时候,棺材却忽然掉在地上了。

棺材落地,已经是大大的不吉利,被棺材钉钉死的盖子,却被一下子震开了。只见之前还面目安详的顾老爷子,此刻怒目圆瞪,盯着天空。

众人见此都慌了手脚,年纪大的人带头给棺材下跪磕头,希望亡者安息。顾家的长辈出面,预备盖上棺材盖,继续上路,可是十几个人也抬不动那一副薄棺。

顾家人没办法,托人请了高亮来,想看看怎么回事。

我听过事情始末以后,对高亮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完蛋了吧,碰着真事了。’

高亮不理会我的幸灾乐祸,对着顾二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说道:“高某既然来了,自当尽力,你们安心便是。”

三轮车直接开进了钩子屯,一间方正的农家小院里。

顾家人已经备好了酒菜,一家人站在门口,恭敬的等着高神棍来骗钱。一场宾主尽欢的宴席结束后,顾家人内容介绍了一下情况,和顾二说的基本一致。

顾老爷子的棺材,现在还停在那里,由子孙们轮流看着。下午两点多,由顾二带着我们两人来到了顾老爷子的棺材停放地。

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简易的架子,遮挡在棺材的上方,旁边有一个人坐在树墩上抽着旱烟。

顾二紧走几步喊道:“大哥,高大师来了。”

顾老大抬头看了看我两人,把目光锁定在高人模式的高亮身上,恭敬无比的尊称了一句:“高大师,您可来了。”

高亮不假辞色的微微点头,这个13装的,我给满分。

接下来,高亮围着棺材,就像拉磨一样转起了圈圈。我则进入自己的角色,先是递烟,后是寒暄,主要是了解一些小道消息,和村里的传说。

顾二是个藏不住话的,当我问道,村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的时候。他一脸唏嘘的说起了一件事情:“几年前,隔壁村真发生了一件大事呢。听说当时死了好些人,是一个女鬼干得。”

我低头假装在看地上的蚂蚁,若无其事的问道:“都怎么死的啊?”

顾二说:“当时我去看了一眼,都是被掐死的。那女鬼就是他们村里的人,听说村长放高利贷,被追债追的没法子,上吊***了。后来还是高大师出马,才摆平了这件事,要不还要死更多的人。”

我惊异的抬起头,看向不远处还在转圈的高亮,心中一阵波澜。

高亮转悠够了,扶额沉思,我知道那是转晕了,头痛呢。我高声问道:“师傅,可看出了什么端倪?”

高亮一脸严厉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道:“现在的情况还不能下定论,把棺材盖打开看看才知道。此事颇为蹊跷,还好我来的早啊。”

顾家兄弟听说要开棺,都面露惊恐,小心的问高亮说:“高大师,您看这棺材能不能不开?”

高亮微微皱眉,说道:“我也知道,开棺会惊扰死者,但是你们要解决问题,就必须要我弄明白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说罢,向我使了一个眼色眼神。

我不想表露心中的情绪,连忙低头翻出了摆法坛的家伙事儿。一边参照方位,一边摆放简易供桌,香烛纸钱。

一切预备就绪,高亮用顶头粘了胶的桃木剑挑起一张黄符,一边舞一边低声嘟囔着什么。黄符在蜡烛上点燃后,高亮大喝了一声:‘开。’然后拿起三支香点燃,对着棺材拜了拜,然后对着众人说:“今日是顾公威武,重见天日,凡是年龄在十七,三十八,属鸡属狗属龙者转身回避。”

顾家兄弟对视一眼,双双转身。其实我属龙,但是我从来不转身,高亮也从来计较过。可是这一次,高亮向我瞪了一眼,示意我也转过身去。

我听到身后高亮费力的打开棺材盖子,然后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还有烧纸的糊味传来。我知道,他这是演给顾家兄弟看的。

十几分钟后,棺材被重新盖上,高亮让我们三个回头。只见他满头是汗,嘴唇发白,对着顾家兄弟说道:“我已经和顾老爷子的阴魂沟通过了,这棺材所停的位置,下面有一个老鼠洞,那是成了气候的灰家野仙的洞府。你们出殡路径人家房顶,惹怒了仙家,仙家出手小惩大诫。明日早上十点,祭拜灰家仙后,便可起棺入葬了。”

我面无表情的说着自己的台词:“师傅,看您面色苍白,满头大汗,是不是累到了?”因为我知道头上的汗是他喷上的,嘴唇的颜色是涂的粉底。

高亮不太满足我的表演,***瞪了我一眼,然后虚弱的说道:“为师拼劲三年的道行,才能和阴魂沟通,只要能让亡者入土为安,为师这点损失算不得什么。”

顾家兄弟听完以后,对高亮那是更加感激涕零。顾二跑回村里,开来了三轮子,拉着我和高亮回到顾家。

高亮和顾家人交代了半天祭拜的东西和细节,还特意嘱咐了今夜不需要人守着棺材,才回房休息了。

我知道高亮晚上,一定会去玩什么猫腻。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高亮说他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也碰到过一次真事,差点丢了性命。后来求了一位高僧,要了一点佛前供着的净水。据说此物有镇邪,***的功效。再后来碰到真事,他都点上几滴,基本也都被他糊弄了过去。

今天夜里,这位‘高大师’一定会去点净水。我从来没见过他点净水,所以想和他一起去,可是今天高亮可能是心情不太好,一脸怒容的对我说道:“你小子,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你说你今天的表现,打死你都不多余。去什么去啊!老实睡觉去,要是有人问,就说我去对月修炼了。”

看着这老帮菜这样,怎么看不像是抓鬼的高人啊,假如顾二说的女鬼真是我的母亲,那也绝对不会是高亮抓的。可假如高亮一直骗我呢,他要是有真本事呢。那他就是帮助村长他们抓我母亲的人。

可是他又为什么要收养我呢。

越想越迷惑,我决定跟着他去看看,我跟了五年的神棍,是不是真有本事。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我当道士那几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