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连载

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全章节全集在线阅读(方君容小说)

小说导读 精彩连载 2020-03-23 08:21:31
  • 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合集版免费阅读-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方君容)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方君容的小说内容免费全文小说无删减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方君容小说又名《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小说主要讲述了方君容之间的精彩故事:方君容在精神病院里孤单去世以后,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一本豪门宠文小说里的恶婆婆,她那儿媳妇是小说里万千宠爱的女主角。小说里面,女主天真善良,男主角爱她,连命都愿意给...

方君容小说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

方君容和好友徐微微针对此事讨论了好一会儿。她最能够信任的便是徐微微了,为了不打草惊蛇,她不宜做太多小动作,只能交给她了。
从包厢里出来,方君容忽的听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放开我,你再动手动脚的话,我就要报警了。”
那是曾经成为她无数个夜晚梦魇的嗓音,倔强中透着楚楚可怜的意味,属于江雅歌的声音。每当她用这种声音说话时,她身边的骑士们恨不得冲锋陷阵,为她保驾护航。
她转过头,看到江雅歌穿着服务员专属的制服,完美勾勒出纤细的身段,亭亭玉立,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她皮肤白皙,五官虽然只是清秀,但那清纯的气质却让她鹤立鸡群,再加上那略带不驯的气质,也难怪会吸引会所里的富二代的注意力。对于这些富家子弟来说,征服这样的女孩子会更有成就感。
她面前的男子听到她那色厉内敛的话语,直接笑了,用调戏的语气说道:“你去报警啊,都来这地方了,还装什么纯情呢。”
他手紧紧抓着江雅歌的手腕,目光在她曼妙的身体曲线上移动,带着下·流的意味。
如果是别人的话,方君容很有可能会出面帮忙说情一下。但换到江雅歌身上,一想到前世女儿的悲惨遭遇,她就没有这份善心了。再说了,江雅歌这个人的运道好得有些邪门,一贯都能逢凶化吉,这次应该也能有惊无险。她倒是不知道江雅歌在来到方家之前,居然曾经跑来这会所里打工过。李忘津应该还没和江雅歌说要收养她的事情吧,不然她不至于出来打工,肯定早辞职了。
她和会所的老板有些交情,多少也知道一些。这会所里的服务员都是精心挑选的,相貌每个都是一等一的,收入也不低,一个月底薪都有好几万。不过在这地方,虽然不至于吃大亏,但免不了会有一些不长眼的人喜欢动手动脚。
那位富家少爷话说的虽然难听,但其实也在理。在这地方工作的人,多少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以江雅歌的学历,真要赚钱,完全可以去当家教,虽然赚的不如这个多,但胜在安全。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江雅歌微微仰起头,神色隐忍而倔强,“我宁愿不要这份工作,也不会受你的侮辱。”
说罢,她***甩开了那人的手。
那富家少爷被一个服务员打了脸,脸色有些挂不住。
“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我今天还非要让你给我倒酒。”
这时候,忽然冲出了一个瓜子脸的少女。比起江雅歌的清纯,这位少女相貌更为***,眼睛仿佛含着钩子一样,贴身的制服更是凸显出她傲人的胸围,呼之欲出,“顾少,雅歌酒量不好,只怕会给你们扫兴,我陪你喝好了。”
方君容认出了对方,这位少女是江雅歌前世一开始的闺蜜钟宜,后来好像和江雅歌因为男人而翻脸,转而对付江雅歌。方君容曾经听儿子提过一嘴,说这位钟宜心思深沉,只是将江雅歌当做钓金龟婿的踏板。
她虽然不知道钟宜后来情况如何,但得罪了江雅歌的人,基本都没好下场,钟宜应该也不例外的。
这一照面,倒是让方君容对她印象有些改观。能在这时候冒着得罪人的危险出面给江雅歌解围,这个钟宜倒是个讲义气的人。
谁都看得出钟宜是在给江雅歌台阶下,只要那位富家少爷愿意顺着台阶下,那么这事也就到此为止。偏偏江雅歌不走寻常路,她神色不悦地对钟宜说道:“小宜,别理这种人!你和他喝酒,等下被占便宜怎么办?”
“大不了这份工作我们不要了!”
她倒是振振有词,她的好友钟宜忍不住露出了尴尬的表情,“雅歌……”
方君容都对江雅歌无语了,她略一沉吟,改变了原先的念头,抬脚走向那边。
“两位能帮我整理一下包厢吗?”她对江雅歌和钟宜说道,也不知道等江雅歌过段时间在李家见到她,到时候会露出什么表情。
江雅歌显然也不是完全没脑子,连忙说道:“好的,您的包厢号是多少?”
钟宜也露出了放松的表情。
那位富家少爷显然认出了方君容,用亲切的语气说道:“咦,是方总啊,既然你看上她们了,我这个小辈就不跟你抢了。”
他还做了个请的动作。
方君容微微一笑,重新返回包厢里。
江雅歌和钟宜跟在她们身后。等门关上以后,方君容好整以暇说道:“你们两人怎么会在这地方打工?”
她发现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强了,居然能忍下仇恨。不,或者说,江雅歌只能说是凶手之一,她更痛恨的无疑是李忘津和李时泽。
江雅歌说道:“我是为了下学期的学费,我叔叔他们把我爸妈的赔偿金都拿走了。”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不自觉氤氲出一层水雾,看着就十分可怜。
方君容的好友徐微微挑了挑眉,十分直接说道:“我记得现在不少大学都能申请助学金的。暑假两个月当家教,勤快点也能赚够生活费吧。”
方君容赞赏地看了一眼好友——不愧是她的好朋友,和她想一块去了。
江雅歌仿佛头一次才意识到还有这操作,呐呐说道:“对哦……还能这样。”
钟宜咬了咬下唇,说道:“我奶奶生病需要不少医药费,当家教的话,买她吃的药的钱都不够。”
她虽然外表看起来是很多人不喜欢的狐媚长相,但性格出乎意料的刚强。
方君容唇角微微勾了勾,“你倒是个孝顺的,让我想起了我和我奶奶。我也有个很好的奶奶,可惜她很早之前就去世了,子欲养而亲不待。”
她叹了口气,和颜悦色地看着钟宜,“我很欣赏你,你要不要当我的养女?”
反正李家都要收江雅歌当养女了,再来一个钟宜也无妨,到时候瓜分的也不会是她的财产。李忘津不是喜欢收养别人家的女儿吗?那就给他多收几个!
上辈子的江雅歌能够凭借着李家,高高在上地施舍钟宜。因此当两人翻脸以后,***都是一面倒地指责钟宜是白眼狼,还把“全世界欠我一个江雅歌这样的闺蜜”话题送上热搜。
这辈子两人站在一样的高度,不知道又会如何。忽然多了两个身世可怜的妹妹,她那叉烧儿子这次会偏向谁呢。
钟宜仿佛被大馅饼砸中了一样,眼神都涣散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说道:“是真的吗?”
方君容含笑说道:“当然,这是我的名片。你若是有这个想法,下周末可以过来找我。你有一周的考虑时间。”
她拿出名片,递给了钟宜,忽略掉旁边的江雅歌。
在给了名片以后,她施施然同徐微微离开。
走了一会儿,徐微微问道:“怎么忽然想收养女了?”
方君容淡淡道:“就当做是日行一善吧。”
她给钟宜一个机会,看她能不能把握住。
徐微微摇头,“你可不像是喜欢乱收养人的性格。”以她的身价,她只要放出风声,多得是想要当她养女的人。
方君容说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到时候能够多一个人分李忘津的财产也不错,他不是喜欢当好人吗?”她迟疑了一下,“你说我要不要多再多去收养几位呢?”
干脆凑个足球队好了。
徐微微嘴角抽了抽,是她的错觉吗?一段时间不见,君容越发不走寻常路了。嗯,一定是被李忘津给***到了!李忘津那个人渣!
“走吧,我们去买一些珠宝吧。”
她何必给李家省钱呢,多花一笔是一笔。
……
包厢里,钟宜手指头紧紧捏着名片,感觉自己像是踩在云雾上一样。她是在做梦吧?
“小宜,那位会不会是骗子啊,想要骗你过去,然后把你给拐卖了。”江雅歌的声音响起,让钟宜重新回到现实。
钟宜说道:“应该不会吧,你看那位顾少都认得她呢,而且还因为她的关系,放过我们了。顾少的身份你也知道的,很多人都要给他面子。”
江雅歌说道:“就算没有她,顾少也不能真的对我们做什么。”
钟宜有些古怪地看了江雅歌一眼,“雅歌,你不喜欢她吗?方总帮了我们,是好人。”尤其对方没有因为她的长相而对她观感不好,反而十分和气。
江雅歌表情僵了一瞬,“没有,我只是觉得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怕你上当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出事。”
钟宜继续低头看名片,“这上面有她名字,方君容……这名字好熟悉。”
说罢,她掏出了手机,搜索起这个名字,然后倒吸一口冷气。
“哇啊,你看,那个艾容集团就是她和她老公开的公司,这边还有她的照片,是她本人没错!”她声音流露出惊喜,“没想到她已经上四十岁了,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年轻。”
她神色恍惚,在不幸了那么多年以后,幸运女神终于愿意眷顾她了吗?
江雅歌蹙了蹙眉,有些惊讶地咬了咬嘴唇。

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免费阅读

“你很快就要多出两个妹妹了。”
方君容放下筷子,对自己的儿子李时泽说道。
在吃晚饭的时候,方君容正式宣布这个消息。李忘津表示家里两个孩子都比较听她的话,所以将宣布这项工作交给了她。
原本带着浅浅笑意的李忘津表情凝固了,疑惑的目光投向方君容,“不是一个吗?”除了雅歌,还有谁?他怎么不知道?
方君容露出了完美无瑕的笑容,眼角眉梢都是愉悦的神色,将钟宜的事情提了提,“那孩子实在可怜,又没有父母帮衬,所以我就想着帮她一下。”
她顺便提了一下江雅歌的事情。
李时泽倒是可有可无,家里就算多了两个妹妹,也就是多出两张嘴罢了,这时候的他还没想到财产分配那块。在他眼中,自己父母也不至于会将家产留给外人。
李心筠有些不悦地嘟起嘴巴,“她们到时候要住到咱们家里吗?”她不喜欢这样,仿佛自己家里的私人空间被侵占了一样。
李忘津皱眉,“她在‘白鹤’那地方工作?真正好女孩,怎么会跑去那地方上班呢?”
他语气流露出淡淡的厌恶,显然十分看不上钟宜这样的身份,更多的却是不满妻子没同他通气一声,就要再收养一个女孩子。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真收养了,可不是添双筷子的事情,等结婚了,肯定还要再送一份嫁妆出去。
方君容心中轻笑:论双标李忘津天下第一,江雅歌不也同样在那里上班吗?但是在他眼中就是出淤泥而不染,善良自强的好女孩。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他们并不知道江雅歌过去的经历,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江雅歌也不可能逢人就说这事。
她忽然有些期待江雅歌过来时的场面了。
虽然内心有许多的腹诽,但她面上却依旧是温和的神态,“那孩子是为了给奶奶筹医药费才会去那地方的,所以我就想着给她一个机会。”
“她的身世比江雅歌更为可怜呢。既然都已经收养了江雅歌,我也不介意再多一个女儿。再说了,我也请大师问过,钟宜的命格对咱们家有些好处。”后面这点当然是她随便乱说的。
李忘津原本还想说什么,只是当听到江雅歌以后,还是妥协了——毕竟钟宜听起来是比江雅歌惨。他张了张嘴,最后说道:“我只是怕你上当受骗罢了。钱倒是小事,就怕你感情上受伤。”
“既然你欣赏她,那就让她过来吧。我依旧不太相信那地方出来的女孩子的品格,我接下来会认真观察她的。”
他的嘴一如既往会说话,明明是他不乐意让钟宜过来,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仿佛是为了保护方君容一样,不让她受骗。越是和他相处,方君容就越发厌恶他这份虚伪。
紧接着,他又说起了一些在商场上听过的故事,不外乎会所出身的小姑娘使用心机攀上有钱人当***,手段高的甚至还能挤兑走原配,***顺利转正。
几个故事下来,成功给那地方的人盖戳上“心机深沉”“攀龙附凤”等标签。
虽然钟宜本人还没过来,但是看儿子李时泽和女儿李心筠的表情,他们内心对钟宜先入为主有了不好的观感。这其实也是在间接打方君容的脸,但方君容一点也不生气。
继续说啊!反正他说出的这些话,到时候都会化作巴掌打向江雅歌的脸上。
说起来,前世李忘津疼江雅歌疼成那样,甚至让她怀疑江雅歌是不是他私生女,等后来她私下偷偷做了鉴定以后,才发现两人没有血缘关系。
这也成了她心中的不解之谜。
等方君容回到房间以后,大约半小时,她的宝贝女儿李心筠磨磨蹭蹭地过来了。看到她满脸写着“不高兴”,方君容只觉得格外怀念。
她含笑道:“这次你居然忍了半小时才来找我,有进步。”
李心筠哼了哼,模样有点小傲娇,“以后妈妈多了两个贴心的女儿,我就不值钱了。”
方君容摇摇头,“你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宝物,谁也比不上。”
“哥哥也比不上吗?”
“当然。”方君容毫不犹豫说道,她若是重生的时间再早二十年,怕是要直接堕胎不要这个叉烧。
李心筠脸色果然缓和了下来,她漂亮的小脸蛋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妈妈怎么忽然想收养女儿了?”
方君容知道女儿的城府不深,在离婚之前,若是让她知道了,很容易露出端倪。再说了,在江雅歌出现之前,李忘津表现得也像是个好爸爸的样子。
她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再过半年,妈妈就告诉你真正的原因。”
半年之内,她肯定会搞定离婚的事情。再说了,等江雅歌到来,心筠多少也会察觉到。
她给了这样一个确切的时间,李心筠不由自主地觉得妈妈是有苦衷的,于是也就能接受了。
“嗯,只是半年时间,我可以忍的!”她手握成拳,可爱的模样让方君容不由失笑。重生回来对她最大的意义就是还能够守护女儿的笑容。
“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只有我们知道,好吗?”
“好。”
在搞定了女儿以后,方君容也更能腾出手做自己的事情。这几天,她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买东西,买房子。
她原本以为在给了钟宜名片以后,钟宜会很快就联系她。没想到一直到周四,她都没有接收到钟宜的电话,这就很意外了。
方君容略一思索,干脆去“白鹤”会所,问一问钟宜。今天钟宜果然有上班,在见到她以后,钟宜楞了一下,神色震惊,下一秒,她的眼睛涌现出泪珠,旋即又被她飞快地擦掉。
她声音有些哽咽,“方总。”
方君容面上是浅浅的笑,“我以为你会打电话给我的。”
钟宜擦掉眼泪后,那双桃花眼显得越发明亮,“我原本把你名片收着,结果不见了。我找了很久很久……”
她以为她失去了这个机会,却没想到方君容会重新出现在她面前,亲自过来寻找她。她曾经猜测过,方君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但转念一想,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她又能在她身上图什么呢。
因为丢失名片的缘故,她不敢联系她。
方君容有些疑惑,“我以为你会记下我的手机号码。”
钟宜抽了抽鼻子,“我丢了名片,等于丢了入场券,所以我不敢打电话……”
方君容多少有点理解她的心情,说到底还是因为太过患得患失,加上她的自卑情绪。
她定了定神,说道:“周天晚上我们会有一个家宴,你到时候一起过来吧,把你地址给我,我会让司机去接你的,你这工作也可以辞了。”
“好的。”
她若无其事地提起了江雅歌,“对了,你的朋友呢,她今天休息吗?”她停顿了一下,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我看她的长相挺符合我一个朋友的杂志风格的,还想推荐一下。”
钟宜摇摇头,“雅歌她请假了,不过我会告诉她的。”
方君容也就是问一下罢了。从对方现在请假来看,李忘津应该告诉她要收养她的事情了吧。
“你的名片是在家里丢的吗?”
钟宜摇摇头,“我收在制服的口袋里,第二天过来就不见了。”她当时也十分后悔没有拿回家。
方君容若有所思,等回去以后,她便打了个电话给会所的老板宁卿。宁卿和她有些交情,她相信会所的员工室肯定是有安装监控的。好好的名片不可能说丢就丢,只怕是有人见不得钟宜好。
再约好请她吃饭以后,她便挂了电话。
接下来方君容便等待周天的到来。李忘津和一双儿女这天都会在家里。方君容一大早还带李心筠出去做了个美容,打扮得光鲜亮丽,完美无缺。
她拿出前两天买下的红宝石项链,佩戴在女儿脖子上。这些天她没少花钱,李忘津或许是因为心虚,虽然有些不满,但最多也就是提醒她一下家里还是得留点钱给儿子创建公司。
方君容才不管他呢。
李心筠也十分喜欢她的项链,虽然她珠宝不少,但这么大的宝石也很少见到。因为这个的缘故,她这才相信妈妈还是最爱她的,所以也能够以平静的态度面对家里新来的两个姐姐。
钟宜到来的比江雅歌更早,方君容让人去接她时,还顺便请化妆师帮她打扮了一番。她身穿桃红色的礼服,盛装的她***如牡丹,站在那里便是一道绮丽的风景。只是她看得出有些紧张,手不自觉的捏紧了裙子。
她的相貌显然不是李时泽和李忘津父子两喜欢的类型,尤其是李忘津,眉头已经拧了起来。
方君容倒是心情挺好的,“钟宜,过来我身边,这是你妹妹心筠。”
钟宜听到她的声音,原本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下来,走到李心筠面前,语气有些讨好,“心筠妹妹。”
李心筠给面子地勾了勾嘴角,“姐姐。”
李忘津不咸不淡说道:“既然来了李家,就得记住自己的身份。在那地方学的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可别再拿出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下马威。
钟宜的脸色白了白,却不敢反驳。
方君容脸色不愉,“我看钟宜这样就挺好的,漂亮得像朵鲜花,让人看着心情就好。”
李忘津没再说什么,只是看向门口,显然在等江雅歌到来。
在他的望眼欲穿中,江雅歌总算来了。她今天穿着白色的裙子,妆容都是十分少女的类型,清纯羸弱,楚楚动人。尤其是那如同樱花一般的粉色唇瓣,有股说不出的我见犹怜。
李忘津看到她,眉毛立刻舒展开来,语气那叫一个温柔,生怕惊吓到她一样,“雅歌,你来了。”
钟宜不可置信地看向她——她没想到自己的好友也被李家收作养女了。
方君容适时地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咦,没想到是你。”
李忘津问道:“君容,你之前见过雅歌吗?”
方君容语气愉悦,“是啊,我在白鹤会所里看到她时,当时她和钟宜一起当服务员,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缘分呢。”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小说资源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全部章节!

方君容小说仅代表豪门宠文恶婆婆重生了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