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都市

世子妃受宠日常完整版在线全集txt(秦初苧柳暄小说)

小说导读 青春都市 2020-03-23 08:01:53
  • 世子妃受宠日常合集版免费阅读-世子妃受宠日常(秦初苧柳暄)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世子妃受宠日常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秦初苧柳暄的小说内容无删减免费完本分享完整版

    点击在线阅读>>

世子妃受宠日常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秦初苧柳暄小说又名《世子妃受宠日常》,《世子妃受宠日常》小说主要讲述了秦初苧柳暄之间的精彩故事:秦初苧为救父出狱算计国公府世子柳暄,柳暄姿仪伟秀,文成武就,偏偏乖张狠戾,无人敢惹。京中都以为秦初苧惹了柳暄铁定活不了,没成想秦初苧不仅活得好好的,还敢卖了柳暄...

秦初苧柳暄小说世子妃受宠日常全文免费阅读:

男人眸中透出一股通透,糊弄不得,唯有坦言,秦初苧将曾祖父的手札俯身一递,“希望沈先生带我见世子爷一面。”
沈清平随意地翻开手札瞧了半页,眸中闪出几分的光彩,像是满意地点头,“明日秦姑娘就随我去见世子爷吧。”
秦初苧争分夺秒,“今夜可行?”
“就依秦姑娘。”
踏着皎皎月色,秦初苧推着沈清平到了玄妙殿,等了片刻得到了世子爷的应允,秦初苧心底欢快起来,终于又见到面了!
及至屏风前,沈清平示意她推自己***,秦初苧几不可察地怯了一下,还是让沈清平就察觉到了,“你害怕?”
“不怕。”
秦初苧推起沈清平***了。
若说外殿内有乾坤,雕琢精巧,内殿可就随意太多了。
殿里阔大,并无多少装饰累赘之物,有种返璞归真之感,尤其是殿壁之上,竟可随意涂画。
一袭单衫的世子爷一脚踩着凳子,另一手捏着画笔,姿态闲适地侧身一转,展开的广袖飒然飘逸,整个人都与穿羽衣时有几分不同。
唯一不变的是那双望过来的眼,黑沉如深渊,像是总想捉过来什么碾碎了,方能舒心,方能圆满。
“沈先生回去吧。”世子爷松了画笔道。
秦初苧听着这声音,心中又生恐惧,一张小脸血色褪得干干净净,转瞬想起计划,忙趁道童推走沈清平的时候背过身揉了揉脸,直将脸色揉得像春花般鲜润***才转过身来。
世子爷分明是在桌后坐着,视线却还像是睥睨而下一样,更是显得神色无情,“接二连三把自己送到我跟前,还真是不怕死。”
秦初苧哪里是不怕?
她是怕得要死,正因无比惜命,她才甘愿接近这个男人,当下按住突突发跳的心,捧着手札走过去,唇角甚至勾出了一丝笑,魅惑至极,“其实民女是个惜命的人,那夜是真怕被雷劈了,才到贵观躲雨,好在世子爷仁善,不与民女计较,民女着实感激,想起家中留有外祖父的手札,便带进观中,希望对世子爷修道有所帮助。”
来前也不是没准备的,描了眉眼,涂了唇脂,还带了香囊,步子移动间隐隐散出一股清香,与殿中燃起的宝香混为一体,徐徐充盈在殿中。
世子爷闲闲地支着下颌,眼中闪入一截细腰,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到了跟前,柔软无骨地一弯,温言软语就过来了,“世子爷请看。”
莹白小手细腻光滑,若是寻常男人早就看痴了眼了,世子爷却是神色未变,一双眸子半分笑意也无,像是看穿了她所有的图谋。
这个男人太难讨好了。
秦初苧意识到这点,后背迅速蹿起一股凉意,只觉男人又要朝自己下手,手上忍不住一颤,手札滑落到桌子上了,她当即补救似地翻开一页,而后退了几步在一旁垂眸安静地站着。
兴许这一举动让男人消了杀心,男人的视线落在手札上,月光入户,轻轻笼着男人的侧脸,雅致到了极点,如此轻淡美好,一开口就能摧人心肠,“你这样害怕我,不若在观中安分些。”
秦初苧心里一骇,原来他不出观也晓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或许他还知了自己是国公夫人派来的。
秦初苧有些绝望,和这样的男人玩心思,无异于找死,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只能做下去,圆着自己的谎,“是民女无礼,惹了世子爷烦心,民女只是想报答世子爷,若是养鹤之余还能为世子爷做些事,民女就满足了。”
听得世子爷挑了挑眉,“你倒是会找理由。”
“既然想为我做事,我且问你,你们姑娘做错了事,都会如何道歉?”
秦初苧误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世子爷唇角一沉,“你不知?”好像下一刻就会说,“既然不知就杀了吧。”
秦初苧忙道:“民女知晓,民女只是在思索以往做错了事怎么做的。”
“如何做的?”
世子爷问得奇怪,催得急,秦初苧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迅速答了一声,“大抵上会说些好话,诸如原谅我好不好,不要生气了,我知道错了……”
即便面对亲近的爹娘,她也从未这样的话,一通话下来不免
脸皮发烫,藏在袖中的手指都羞耻得蜷在一起了,没成想世子爷还不罢休,发凉的目光盯着她红透的耳根,她紧张得舌头都在打颤,“错误不大的话……这些就可以应付了。”
“应付?那就不是真心的了?”
世子爷一贯极淡的嗓音多了些别样的恼怒。
秦初苧懵了一下,这就生气了?世子爷这颗心是否脆弱了些?
“是不是?”
秦初苧登时像被棒槌捶了一下,脑中一激灵,“世子爷误会了,这些自然是真心的,只是女孩子若是撒娇能解决的问题大多会选择撒娇的。撒娇若不成,大概会哭一哭吧?”
“哭?”
“是的,姑娘家哭起来是很麻烦。”
秦初苧受不住了,头次想远离这个地方,再也不要进来了。
终于,世子爷沉思片刻,挥了挥袖,像是发了极大的善心,“沈先生事多,明日日你来读这手札。”
“是!”
秦初苧既是欢喜又是担忧地出了殿,欢喜的是她终于可以多多地接触世子爷了,担忧的是世子爷状似不太正常,无缘无故地都问些什么问题啊,明日来可别揪着她问这些问题了!
秦初苧琢磨不透这个男人时,信鸽终于扑棱着翅膀飞来了,她喜极,飞快解下书信一瞧,笑容僵在了脸上。
无情又冷酷的两个字:不要。
秦初苧备好的画像连送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她苦恼地想,兴许师父还在生气,不若再道个歉吧,翻出纸笔就写:师父,我真的知道错了,您要打要骂都可以,就是别生我的气了,您再生气,我可哭了。
信鸽扑棱着翅膀飞了。
秦初苧满含期待,再见世子爷,心情稍稍放松一些了,世子爷坐在软垫上,身侧放有一把古琴,他正脊背挺直地闭眸养息。
倒真有些修道的意思了。

世子妃受宠日常免费阅读

书桌之上放置着昨日送来的手札,秦初苧明白自己的任务,拿过手札翻开,轻声地缓缓地读了起来。
听着听着,世子爷绷紧的嘴角放松许多。
读了不过半个时辰,世子爷张开眼睛,眸中不复幽深,瞧着清明朗润,“停了吧。”起身回到桌前捏出一张纸条,眉头微皱,复又塞入袖中,“姑娘家哭了很麻烦?”
秦初苧垂下的眸子微抬,“是,哭就表示很伤心了。”
世子爷眉头皱得更紧了,“哭了怎么哄?”
秦初苧更是诧异,外面说世子爷沉溺修道,不入朝堂,不闻世事,可她亲眼瞧见,他在壁上作画,他还关心姑娘家哭不哭。
秦初苧突地福至心灵,眸中满是希望,世子爷这般对她可是有利而无一害啊,他越是关心姑娘家,越是说明自己还有机会让他脱离修道,自己若是能使他感受到姑娘家的好,他修道的心思不就没了?
秦初苧跃跃欲试,“哄姑娘家的法子很多的,买她喜欢的东西,说她爱听的话,带她出来游玩之类的。”
“原来这般麻烦?”
“不麻烦的,以世子爷的容貌,若想哄姑娘开心,约莫露个脸就可以了。”
秦初苧委婉地拍了一个马屁,后果却是世子爷沉思良久,“还是太麻烦了,你退下吧。”
秦初苧:“……”
秦初苧懵着脸退出了玄妙殿,之后一连两日,世子爷都没让她再去读手札,反而提了沈清平去,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世子爷利用完了她又把她扔了的错觉。
秦初苧郁闷。
好在师父终于回信了,她开心不少,虽说师父的回信只有“不准哭”三个字,但这也说明师父原谅她了,她由此得到了极大的抚慰。
郁闷一扫而空,她信心满满地找到宋灼商议,“我准备再投其所好,世子爷除却修道画画,还喜欢什么?”
宋灼:“甜食!”
一拍胸口:“我教你!”
没想到宋灼还是个负责世子爷饮食的厨子,且厨艺惊人,也最擅长甜食,当日下午就做了世子爷最爱的甜食出来。
秦初苧尝了一口,只觉甜得齁人,秀眉一皱,“世子爷怎爱这个?”
宋灼嘘了一声,“这话可不能当着世子爷的面问。”
“记着了。”
秦初苧费了一天的功夫学会了这道甜食。
晚间宋灼就得了世子爷的召唤,宋灼让秦初苧代替他做好送过去,秦初苧提着食盒进了内殿。
殿里烛火通明,映出世子爷一身青润的单衫,卸下星冠的长发只用青色发带松松系着,淡极的目光掠过来,原本无情的容色微微变了,下一刻纤长的手指一抬,“过来。”
如此模样,加之没有杀气的一双眼,使得秦初苧戒备紧张的心微一松懈,步子迈了两步,师父的训诫在脑中一闪而过,“有些人无辜起来更能蛊惑人心。”
师父说什么都对。
秦初苧猛地驻足,口中“嘶”得一声,像是强忍着什么疼痛一样将食盒放至桌子上,不过转身的功夫,原本在榻上的男人已至身后,漫不经心的声音像索命的钩子,“你违背了我的命令。”
垂下的凤眼微微眯着,秦初半垂着头,每一根头发丝都吓得恨不得蜷缩起来,“民女脚崴了,走不得路。”
“可惜了,多走几步,崴的可是你的脖子了。”
世子爷扬手,那双手好像在渴望折断什么,秦初苧骇得整个身子微微发抖,面上更是恭敬,“为报世子爷避雨之恩,民女特意学了道甜食,喜欢世子爷喜欢。”
她打开食盒。
世子爷离了她两步,她像是获得了新生,身体里每一处都泛着欢快的气息,语气也不由欢快些,“是的。”
“你这么高兴,是也想吃?”
秦初苧:“……”
你怕不是有些病吧!
秦初苧撑起胆子摇摇头,“不敢,这是给世子爷做的,民女吃不得。”
“有何吃不得的,吃了。”
世子爷轻轻松松地下了命令,随意从桌子上夹起手札,往软榻上去了。
秦初苧平时不爱吃甜食,嫌腻得慌,如今这食盒里的比平时还要腻,她正磨叽着,那边又道:“不吃过来。”
“民女吃!”
秦初苧忍着惧意从食盒抽出甜食,她做得分量还十分足,直吃得她胃里翻滚个不停,末了提起食盒退了出去,世子爷的声音从身后飞来,像***般轻淡,“日后再不要进殿了。”
秦初苧在院子里吐了个昏天暗地。
宋灼一直在道歉,“对不住,秦姑娘,我是太急了,愣是把最要的忘了,以前发生过世子爷食物中毒的情况,自那以后世子爷不会吃旁人做的东西,更何况还是旁人带进殿里的。”
秦初苧吐完***了,又收拾一番才摆手,“你也是为我着想,无碍,下次我们不这么做了。”
睫毛上还挂着水珠,颤颤巍巍的,配着一张瑰姿玉容的面,可怜又可爱,宋灼叹了口气,这么个美人摆眼前,世子爷怎么就不心动呢?
“世子爷不准我再进殿,接下来可如何是好?”
两人思索一番。
半响。
秦初苧一拍桌子,“洗洗睡吧。”
无计可施,只能睡觉了。
一夜醒来,秦初苧起床溜鹤,才到湖边,不远处一人气喘吁吁而来,到了跟前忙喊,“不好了,姑娘,武安侯府来人闹了!”
因着那日张家二公子命人去砸侯府的门,有人抖落出了侯府二十年前的丑事,事情越闹越大,武安侯蒋仲仁到最后憋不住了,命人开了门,好说好讲地哄二公子的人暂且离开了,一场热闹就此停止。
但张府二公子摔着了腿,回府告知了家中长辈,长辈虽觉着他命人砸门不够体面,可也心疼他受伤了,对武安侯府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蒋仲仁带着大公子蒋继登门致歉,张府一连两日闭门不见,蒋仲仁又托人致歉,好是活了几日,可依旧没登上张府的门,这就摆明张府不愿和侯府来往了。

小说资源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世子妃受宠日常全部章节!

秦初苧柳暄小说仅代表世子妃受宠日常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