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资源全文分享txt(乔嘉树宫御小说)

小说导读 架空穿越 2020-03-25 07:28:49
  •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合集版免费阅读-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乔嘉树宫御)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乔嘉树宫御的小说内容在线全章节下载完本免费

    点击在线阅读>>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乔嘉树宫御小说又名《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小说主要讲述了乔嘉树宫御之间的精彩故事:整个电竞圈的记者都知道ELV的两位队长是最难采访的。老队长不爱说话也就算了,新来的代队长也是惜字如金。偏偏他俩还喜欢互相交流,交流时是这样的mdashmd...

乔嘉树宫御小说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全文免费阅读:

乔嘉树和宫御都是行动派。练习赛一结束,他们就找到教练王琥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主教练王琥都说懵了。愣了好一会儿,才说:“可以啊,可以搞个具体的表格出来。这样的梳理有助于选手理清思路。”

不过王琥觉得这事儿不必由他俩来做,只道:“这个就不用你们操心,我们战队养了那么多战术分析师,难道是吃干饭的?”

那倒不至于,乔嘉树说:“思路不一样。”

宫御点头。

“嘿,你俩还配合上了,”王琥晃了晃脑袋,直叹ELV的两任队长过于行动派,他说,“这个任务我会叫人做的,你俩可以提意见但不用自己去划拉。”

职业选手平时训练已经很辛苦了,再费这个脑子简直就是熬心血。从各个方面考虑,王琥都不准他们这么做。乔嘉树点点头,一副同意了的模样,转头就没把王琥的话当回事,一头自个儿扎***了。

等第二天宫御来找乔嘉树,就找到一只红眼睛的兔子。

宫御到了一楼休息室,看到乔嘉树已经在了。他以为乔嘉树是起得早,结果走过去看到乔嘉树那双熬得通红的眼睛,就知道他是一夜没睡。乔嘉树的手还在键盘上飞,一条条清晰的对抗思路出现在屏幕上。

旁边的桌子上,散落着一堆糖纸。

“你来了,”乔嘉树按了保存,把屏幕合上。声音和面容都带着疲倦,他说:“昨天和你说的,有些装备和技能叠加效果和我们想的不一样,等下要重新演示一下。”

如果是之前,宫御一定马上答应了,甚至要求现在就可以演示。可乔嘉树那双红眼睛实在太显眼,显眼到宫御这个钢筋直的神经都忽略不了。他还没说话,乔嘉树的肚子就发出一声极响亮的咕噜声。

乔嘉树的脸明显是怔了,他好像从来没听过那么响的声儿似的,好久才道:“我,饿了……可能还有点困。”

这是有点儿吗?一句疑问被宫御死死按在肚子里。他说:“去吃饭吧。吃完了你休息一下,之后我们再讨论。”

乔嘉树从来不逞强,放下电脑要站起来。一下没站起来,又坐回去了。

你说,一个职业选手谁没熬过夜呢?就一个晚上而已,不过小意思。所以这一下没站起来是出乎乔嘉树意料的。他坐在沙发上,比刚才还要懵。要是可以,他真想一头栽下去睡着算了,沙发上实在太***了。

偏偏又很饿,那股子烧胃把他要垂下来的眼皮活活给撑起来。

宫御默默走过去把人给扶起来,说:“走吧,去食堂吗?”

乔嘉树抵住自己要睡着的压力,艰难地点了点头。

这模样,宫御是不敢叫乔嘉树自己端盒饭的,说不准他会一头扎进盛汤的大锅里。中早饭食堂准备了粤式早茶,每一份都很精细,少量也开胃。

宫御吃得快,就等着乔嘉树吃。乔嘉树吃一会儿困一会儿,慢腾腾的。宫御也不催他,看到他手边的电脑,问:“我能看看么?”

一句话可算是把他那点着急兴奋给暴露干净了,不过现在的乔嘉树一点儿都察觉不出来,谁问他什么他都点头——把他卖了都点头。

瞧他这副样子,宫御觉得有点好笑。他觉得以往战队里批评自己不知休息着实是针对自己。还说什么要由乔嘉树来行驶监护权。就乔嘉树现在这个样子,应当是不够格的。

仔细确认了一下,乔嘉树在食物的召唤下真的越吃越活,不至于把自己的脸吃到碗里去,宫御才打开刚才的文档,细细阅读起来。

等ELV的成员们相互搀扶着来到食堂后就看到这么一个画面。他们应该是刚刚熟悉起来的队长已经坐在一起吃饭了!震惊我全家我姥姥姥爷家!ELV瞬间全员惊醒,腰杆笔直,腿脚有力根本不需要搀扶!

想围观的心情过于强烈,一份萝卜糕,刘不凡分了三次去拿。他端着盘子,开始了每天一次的表演,他说:“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我先来的。”

肖威端着饭盘路过,“所以说是嫌弃你太吵太丑。”

“!!!”刘不凡很不服气,“再丑丑得过你!”

他用闪电般精明的眼神望着那边,憋不住那股子好奇心。于是抛弃了队友,端着饭盘子悄***坐到了宫御和乔嘉树的侧后方,想偷听他俩说什么。肖威转头非常迷惑地问楼一振:“你说,他图什么呢?”

楼一振哈哈笑:“年轻人要敢于探索啊……”

其实刘不凡也不想干什么,主要是训练赛那天晚上,宫御和乔嘉树相谈盛欢的场面给刘不凡弱小的心灵带来了惊吓。他们到底聊什么?刘不凡小小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不管,他要知道。刘不凡低头扒饭,耳朵疯狂往宫御和乔嘉树方向伸。

可是宫御和乔嘉树的声音太小了,他听不清,只隐隐约约听到“不行”“太脆”“后期没有输出”几个关键词。刘不凡拿着筷子心想不用这么辛苦吧,吃饭都要讨论战术,不嫌累吗?

然后两边都不说话了,宫御的表情很严肃,皱着眉。好像今天阿姨做菜盐放多了。刘不凡啧啧两声,刚想在心里发表一番关于网瘾少年矫正治疗的方案,却见对面的乔嘉树口中吐出几个音节,原本脸冻得和南极冰川似的宫御忽然就春暖花开了。

宫御笑起来的时候不那般明显。你只能看到他原本抿着的嘴角松开,然后眼睛小小的弯起来。甚至更多时候看不到脸上肌肉的变化,只是他全部的神情都会软化下来,尤其是眼睛。无需太多的解释,就让人知道他现在心情很不错。

所以队长到底说了个啥!刘不凡的好奇心一下被撩拨到了极点,只恨自己没生出双驴耳朵来。

他太过专注于盯着前方,眼神过于热烈,原本专注的宫御和乔嘉树忽然齐齐往刘不凡这个方向看过来。刘不凡吓了一跳,差点把自己的勺子丢出去。

只见宫御上下打量了刘不凡一圈,仿佛是在看他几斤几两。而乔嘉树的嘴角则挂着一点笑。这点笑落在刘不凡眼里是明晃晃的不怀好意啊!他心里打了七八个突突,正想着怎么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两个队长已经把头转过去了。

刘不凡直呼不妙,饭都不想吃了,端着盘子就跑——总有种被盯上的不祥预感。

其实这就是乔嘉树一个恶作剧。几口热粥下肚,乔嘉树总算是活过来一点。但他依旧很困倦,抬不起精神。宫御问问题过来,他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宫御倒也不在意,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继续看着。忽然,宫御察觉到对面乔嘉树骤然精神了。

“怎么了?”

“刘不凡在看这边,好像很好奇……”乔嘉树垂着个眼皮,因为没休息好沙哑的声音也压不住他的笑音,“宫御,你回个头。”

宫御回头,坐在他们身后的刘不凡像是***上着了火马上要跳起来,然后愣是忍住了那股要逃的意思,最后还是求生欲大于一切,端起盘子溜了。

那狼狈逃窜的模样落在乔嘉树眼里,他脸上的装模作样就维持不下去,搓着眼睛笑起来。他的眼睛本来就通红一片,***揉搓两下,那片粉红将整双眼睛都爬满了。

乔嘉树揉得非常***,简直是要把眼皮都揉烂的模样。宫御开口制止:“别搓了。”

“嗯,”乔嘉树随口应着,手却不停,从搓眼睛变成搓脸了。这也不怪他,谁让他一晚上没睡。可就算是一晚上没睡,也没阻止乔嘉树这颗恶作剧的心。

他笑得那么欢畅,叫宫御忍不住想:平时训练这么枯燥,乔嘉树是不是就是拿刘不凡他们取乐。一时间,宫御有点同情刘不凡,又觉得刚才刘不凡逃走的样子真的挺好笑的。

宫御把不自觉上扬的嘴角给压下去,合上笔记本说:“你下午休息一下吧。”

乔嘉树嗯了一声,在这事儿上没什么好逞强的,他也的确困得不行。只是放不下熬了一晚上做出来的整理,他很想排个阵容来打两把。

“这个……”

“那个……”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说:“你先说……”

画面过于熟悉,乔嘉树奋力眨了眨眼睛。视线同时落在笔记本上,然后两人对视,瞬间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宫御说:“等下训练数据一起看吧。”

乔嘉树冲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晃晃悠悠地朝房间走去。宫御目送着他离开,确认他不会一头载倒睡过去才抱着笔记本到了训练室。现在几个队员已经全都在了,宫御刚进门,肖威就告黑状:“御神,刚才刘不凡说你和队长要把他卖掉!”

宫御头也没抬:“不值钱。”

刘不凡反驳的话刚到嘴边,就如头上遭了一个霹雳,他露出无比委屈的模样,嘤嘤哭泣:“好歹,好歹二十块吧……”

接着他的手机提醒有人给他转账,打开一看,一个两块的红包。补刀的程南一脸诚恳:“就这么多了,兄弟。”

刘不凡气了个半死,说要和程南决斗。

宫御说:“正好,你用筑造师,程南用琴师,打吧。”

闻言,几人眼睛一亮,“是新阵容?”

“只是推测,”宫御依旧言简意赅,转开椅子打开了电脑。

楼一振眼尖,指着宫御手边的笔记本说:“这是队长的吧……”

“嗯,”宫御一指楼上,“他睡了,你们别吵。”

“唉,队长又熬夜写战术了。”

队员们的语气有点见怪不怪,又有点无奈,引得宫御回头,“他经常熬夜写战术?”

“经常,”楼一振回答,带着点感慨,“写起来有点不要命……和你超级像。”

宫御噎了一下,刘不凡又补充:“不过队长没你那么难搞,不会说不通,不会怎么叫都叫不起来!”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怨愤,充满了扯不动宫御的不满。宫御觉得自己被攻击了,把椅子转回去当没听到。这个举动撩拨了刘不凡的狗蛋,往事心酸,刘不凡他飘了。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不要逃避现实,你知道我这个老父亲为什么要把你的监护权交给队长吗!”

宫御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老父亲,眼神里明晃晃地写着他打算弑父。刘不凡顶住压力,拍着椅子扶手,“就是要你们两个问题儿童互相监督,互相促进,看到身上的缺点好好改进啊!我真是用心良苦,你们这些不孝子,都不明白为父的苦心……”

作为不孝子的代表,宫御扫了一眼乔嘉树在表格上写下的备注:刘不凡配筑造师,耐揍。他抬手把耐揍改成了欠揍,抬起头说:“现在你可以试验一下改进结果。”

刘不凡一抖,颤巍巍地说:“来人,救驾。”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免费阅读

阎王叫你三更死,从不留人到五更。宫阎王很富有人道主义精神,开始之前还特意和程南、刘不凡具体讲解了一下死亡思路和实操上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力求让刘不凡死得明白,死得圆满。然后拍拍刘不凡的肩膀,充满鼓励意味地示意:去吧。

刘不凡去了。

这不是一场公平的对战,因为要干的就是筑造师。筑造师和雁刀是一起出的新英雄。因为比赛版本比实际版本慢了一段时间,要等这次常规赛,才可以在赛场上看到职业玩家的操作理解。他有个非常霸道的垒墙技能,人称乌龟壳,以一个大圆弧的形式把自己还有队友保护在身后。或者用这堵墙把对手按在一个死角里,招呼队友下以黑手群殴。

所有人都毫无不怀疑地认为筑造师一定会出现在比赛中。

因为这个技能太霸道了,完全可以护着残血队友找到补给血满后再撤回。破不敌外面的墙壁,里面的肉就吃不着。或许有人操作技巧高超,可以闪身进筑造师的墙壁中补人头。但***了,怎么出来?

在初步的计划里,乔嘉树想要试验琴师这个可以通过释放替身的英雄来寻找突破口。理论上的东西他已经整理出来了,实践上需要时间。

宫御稍微讲了一下,就让刘不凡和程南试验起来。程南玩法师,对有延迟的技能预判非常有自己一套。施法角度找得刁钻又精巧,几次过后便摸到了一些乔嘉树想要探索的诀窍。可以说越来越上手。

相比之下,刘不凡就觉得有点难受。不过打一个法师脆皮总是有那么一招以不变应万变——贴身***。一句话:***丫的。

等乔嘉树从被窝里艰难地爬起来,一路滚到训练室时,他发现刘不凡死得不是很安详,属于骂骂咧咧的那种。队友教练还有陪练都站在旁边围观,讨论着他们的操作时的细节,还有英雄属性。讨论贼热闹,没一个人发现乔嘉树悄么息地出现了。

还很困的乔嘉树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决定趁闲发个呆。结果***刚挨到椅子面,那头宫御的视线就过来了。不知为什么,顶着宫御的视线,乔嘉树忽然就坐不下去了,只好站起来慢慢挪过去。

刘不凡看到他,带着点死不瞑目的哀怨说:“这种搞事的搭配,队长,又是你对不对……”

乔嘉树眯着一双饧松眼装傻充愣,悠哉悠哉:“不是,不是,别想太多。”

玩法师的程南对这种打法很感兴趣,插嘴问:“队长你这是要把琴师当刺客来用?”

“对方走抱团铁防,可以试试琴师的极限施法范围,从内部突破,”乔嘉树回答。

“那对操作的要求很高啊,需要计算技能角度,”程南表示这很难。刚才几局里,刘不凡撵着琴师的脸怼上去,琴师的灵活和极限距离就没有那么好用了。虽然刚开始被各种暗算,打得难受,却也不是没有突破点的。

而且一场比赛里,是不能指望胜负都由某个选手的极限操作来决定。听到队员的疑惑乔嘉树嗯了一声,刚想开口,旁边的宫御说:“骗技能。”

乔嘉树立刻露出一个:对对,就是这样的笑容。

这才是他们认识的乔嘉树队长啊!一群老阴丨比同时露出一个就该如此的笑容。瞬间融会贯通了队长们的指示。一种新的搭配,让他们看到了深挖的价值。用刘不凡的话来说就是灵感如尿崩。他们看到了无数可能性,哪里就这样轻易放弃。

于是一帮网瘾少年一下就讨论开了。模拟着琴师的极限施法技能要怎么应用,说到激动处,还直接在桌子上比划起来。嘴里还叫着纸呢,笔呢!教练很欣慰:多少年没碰过书的孩子了,竟然还记得纸和笔这两玩意儿。

全程中,乔嘉树就像是一只树懒。眯着双因为没睡醒稍稍发肿的眼睛,简直如入定一样,得道高僧一般超脱世外。从他淡定的模样来看,这样的事情应该发生过很多次了。

“你的极限距离是多少?”宫御似乎并不想让他置身事外,直接开口问。

乔嘉树慢悠悠地嗯了一声,说:“没算过。”

他真的不知道,毕竟还没有人能逃到那个极限距离。想了想,乔嘉树又补上一句:“可以挑战一下。”

宫御笑了,把椅子拉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刘不凡兴致勃勃,表示:“我来我来!”

宫御拉开另一条椅子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收回动作,站到了乔嘉树身后。

他们先来到双人练习室,刘不凡先把自己的筑造师放到据点下面打了一个半死不活。然后找到一个角落一蹲,垒起了高墙,并且在地图上发了勾引的表情:“你过来啊。”

如此优秀的找死技能是每一个职业选手试图让对手心态爆炸时的必修课程。

在河流对面站着的琴师摸了摸自己顺滑的黑长直,修长手指拨动了那一根夺命的琴弦——

琴师的技能很有特色,他的第一技能飞弦·诛通过普攻触发替身,最多可以触发五个。替身如果同时爆炸会造成大量的持续伤害。对付琴师这种英雄,非常白痴的活命方法就是:离他远点。

当筑造师架起大墙,所有人往乌龟壳里安心地一窝。琴师普攻就算再上天入地,生不出替身,成了竹竿打月亮——挨不上。

对战的地图是楚河汉界,两方燃着战火的焦土,中间是黑水横河,上面驾着一条摇摇欲坠的木桥。在没有开战的时候,两边的NPC会打扫战场,运粮备马。而一旦开战,两边的小兵也会加入战场。在双方英雄单枪匹马地solo一番,然后被敌方的小兵打死,这种事情也是常见的不得了。

就像巴别塔的通天塔能摔死人,楚河汉界那条不靠谱的小木桥也不值得信任。摔***会受到乱流影响,行动大幅受限。逆势翻盘是很好看,淹死在水里的英姿也是帅气地不得了——真正的阴沟里翻船。

刘不凡将怂字原则贯彻首尾,你就算在我乌龟壳外面裸丨奔,我也是不出来的。

双方NPC在筑造师身边和谐友好地路过,一阵黄风中一声不带好意的琴响奏起。双方小兵霎时目露杀气,抄起手里的兵器开始了街头斗殴。筑造师老大一个目标成了率先的攻击目标。小兵NPC的锄头铲子毫不留情地往他身上招呼。

这分明是把筑造师当据点来攻克了。

小兵的伤害不痛不痒,除非乔嘉树打算实践愚公移山的精神。显然这是不可能的,琴师的四个替身从正方扑上来,以同归于尽的姿态炸出十分可观的伤害。这些替身都是琴师刷小兵刷出来的。琴师也不打算打死他们。只刷替身不清小兵,木桥上的NPC补充会越来越充足。

换句话说,琴师只要想,就可以靠不停地刷替身把筑造师的乌龟壳给炸开。但筑造师的乌龟壳也不是吃素的,能这么轻易被炸开就不会叫敌方这么头疼了。

在这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地图里,琴师似乎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突破筑造师的正面防线,只能用替身当炮灰炸弹。可筑造师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琴师的伤害是持续性的,炸墙也炸旁边的小兵。等累积到五层,又再炸一次。

筑造师也能打敌方小兵,但墙的伤害比不过琴师的技能。不过是持续了三波,琴师的发育明显快过了筑造师,伤害也越来越大。死守绝对不是最佳选择,筑造师知道自己必须出去。

终于,双方小兵的交锋到达了游戏设定中的攻城阶段。琴师方因为发育领先,率先派出了攻城兵。机会来了!在垒墙盾还剩下一点血量时,筑造师主动收起了盾,抄起兵器冲向独木桥。琴师的替身重新刷新,贴着筑造师的脖子就逼杀上来。

地龙翻身!

筑造师的二技能随即接上。画面里以筑造师为中心,大地震颤,山裂成谷,琴师替身和小兵全部被眩晕当场,皆数埋入地下。这份晕眩控制顺着琴师的琴弦如数条闪电朝着琴师袭击而去,琴师立刻收回技能后撤。

只要被晕倒,后面跟着的就是筑造师的黑云压城,琴师瘦弱的小身板会立刻被碾压在这边黄沙之中。如何迅速地接近敌人,这是每个职业选手必须掌握的基础技能。

琴师几乎是飘到了木桥上,筑造师同时赶到在桥头上又是一招地龙翻身。可怜的木桥被压得从原地跳起来,桥上的琴师也跟着下落。眼看着他就要掉入黑水之中,细光微闪,琴师从桥上朝着筑造师就飞了过去。

飞弦·雀身。

该技能分两段,一段标记敌人,二段拉扯靠近。拉扯可以选择自己靠近敌人或者是把敌人拉近自己。这个需要控制方向,手残特别容易弄不清楚方向。明明是要把敌人拉出来,结果自己飞***,队友想救都救不回来。

不过乔队长是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的,他在后退的途中就已经把雀身技能栓在了离筑造师最近的小兵身上。

琴师瘦削的白色身影飞速靠近,筑造师想都没想,又是一招垒土成山。宏伟城墙拔地而起,琴师替身被撞飞起来。在接触到的同时发出剧烈的爆炸声响。三个替身被挡在了城墙外,一个钻进了墙内,在筑造师的脑门上狠狠来了一下。

而垒土成山的撞击效果也叫琴师受了一点可见的伤害。

此时,琴师已经彻底***了筑造师的领地范围。原本自动替筑造师攻击小兵的NPC调转了枪头,拿着十八般武器就朝琴师的脑袋上砍去。

筑造师窝在自己的城墙里,看着被己方小兵团团围住的琴师,觉得自己不是在对付琴师一个,而是在对付一个行走的人形地丨雷。

这就不好玩了啊,筑造师回头看了一眼,心想要不要躲在对面的地盘去。就当他准备收起盾滚过去时,刚才被他搡了一土块的独木桥终于没能撑住,发出咯嘣一声惨叫,落入水中,随水东流去了。

现在琴师回不去了。他家小兵也举着兵器在河对岸干瞪眼过不来了。

然而,筑造师并不高兴。因为这并不是美好的瓮中捉鳖。没有了小兵分担仇恨,己方小兵奔着琴师就冲了上去。此时的琴师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地丨雷,而是一颗自带补充的人形自走弹。筑造师吞了口口水,悄么地给自己套上一见法防小背心。

考验他脸皮厚不厚的时候到了。

乔嘉树宫御小说资源

小说资源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 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点击免费阅读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全部章节!

乔嘉树宫御小说仅代表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