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载更新

蚀骨专宠全集全文阅读-蚀骨专宠(方冬弦顾信礼)全章节资源包免费全文阅读

蚀骨专宠 连载更新 2020-01-20 18:33:41

蚀骨专宠简介:

尘世间的事,来来去去,滚滚红尘,看蚀骨专宠全集版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中主角方冬弦顾信礼如何逆势而行,对抗天命。方冬弦对顾信礼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她被顾信礼骗了一辈子;生前的她坚定的相信着他是英雄,是好人;...

蚀骨专宠小说正文:

尘世间的事,来来去去,滚滚红尘,看蚀骨专宠全集版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中主角方冬弦顾信礼如何逆势而行,对抗天命。方冬弦对顾信礼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她被顾信礼骗了一辈子;生前的她坚定的相信着他是英雄,是好人;

小说资源简介

方冬弦对顾信礼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
她被顾信礼骗了一辈子;
生前的她坚定的相信着他是英雄,是好人;
直到那场大火把她活活烧死,她灵魂出窍,才看清所有真相。
原来他很坏!
坏到被所有人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恨不得他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他坏事做尽……
但偏偏,却对她倾尽所有温柔。
死后的方冬弦灵魂飘在半空;
亲眼看着他用残忍的方式伤害无数人;
看着他抱着自己已经烧焦的尸体,一步一步,毫不犹豫的踏进火海。
那是顾信礼的结局,也是方冬弦的噩梦。
噩梦醒来,方冬弦回到十七岁这年,忘记了一切。
生活本应该平平静静,可顾信礼却千里迢迢的追来,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臂弯下,声音宛若诅咒。
他说:“你逃不掉的,给老子乖点!”

蚀骨专宠完整免费阅读

张老先生绕过书桌,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递给方冬弦,“这是学生们的一点心意,本打算明天让人给你送去,不过你今天既然来了,我就直接交给你。”
方冬弦摆摆手,“还给他们吧,这些钱现在也用不上了。”
张老先生坚持塞进她手里,“送出去的心意,哪有退回去的道理?”
到底考虑到如今家里实在困难,几乎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地步,身上还背了不少债,她也就没逞强,把钱收下了。
方冬弦犹豫一阵后,打过招呼之后本来就该离开了,然而她转身后却抵不过心中的疑惑和好奇,又回过身讷讷的开口问:“我刚才听您跟那位先生说,好似咱们康州要来什么大人物?”
张老先生冷笑摇头,“什么大人物,不过是些蝇营狗苟。”
方冬弦问:“……是顾家吗?”
张老先生点头,“可不就是顾家,刚才那位刘先生家的女孩被顾大少爷哄骗又不娶,女孩冲动下投了河,刘先生去县衙报案,结果顾家人当庭强辩,说人家姑娘自己不想活了,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县衙收了好处,就这么含糊过去。”
方冬弦抿抿唇,说道:“这世道难不成没有王法吗?”
张老先生冷声道:“如今的乱世,官匪一家,能有什么王法可言?”
她安慰道:“您也别生气,凡是总有解决的办法。”
说这话时,方冬弦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这件事远远不止她想的那么简单。
当天到了下学的时间,几个流氓堵在私塾门口,不许里面的人出去,也不许外面的人进来。
有人不停就敢直接动手,之前有个学生硬要出去,被那些人打的浑身是伤站都站不起来,然后又被那几个人丢了进来。
想也知道自然是有人去报官的,但一直等到天黑,也没听到有官兵来的动静。
门房也不敢守门了,私塾大门都快被斧头砍烂了。
本来方冬弦虽然心中焦急,却也和其他人一样,不敢真硬闯出去跟那些混混硬碰硬。
直到不过她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喊声。
“姐、姐……’”声音带着哭腔和恐惧。
竟然是锦辰。
大概是锦辰看到她这么晚还没回去,就找来了。
她这下没法再继续躲下去,生怕弟弟出什么意外,不顾其他人阻拦,推开摇摇欲坠的大门走出去。
私塾门外,几个流氓正围成一个圈,而圈内是一个五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正一边哭一边喊姐姐,那几个流氓像是得到了好玩的玩具,时不时逗弄一下小男孩。
方锦辰看着围着他的几个人,害怕极了,有个人扯着他,让他给另一个人下跪求饶才放过他。宛若逗狗一般。
他被吓蒙了,只知道哭,一声一声的喊姐姐。
方冬弦一出来就看到这幅情景,她不顾恐惧,冲上去像母鸡护仔一样的把弟弟抱着。
“你,你们要做什么?”方冬弦紧紧搂着弟弟,颤着声问,声音里难掩恐惧。
忽然,她的头发被人抓住。
“啊!”
她惊叫一声,被迫抬头。
一个长着满脸麻子的混混凑过来,仔细打量她。
“哎呦,没想到私塾里还藏着个小美人儿呢。”
另一个人闻言,走到方冬弦面前蹲下,一只手朝她伸过去,手指甲里藏污纳垢,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
这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
她反抗,双手很快被人控制住。
这几个地痞流氓盯着方冬弦的脸蛋,愣了愣,这可真是个漂亮的小美人。
看来他们今天运气是真不错
“瞧着皮肤嫩的跟豆腐似的,咱县里啥时候出了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了?”
“那不成是那老头的小***?”
“啧,长得还真标志,正好爷们也旱了许久了。”
方冬弦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屈辱过,屈辱的几乎要哭出来,她想逃,偏偏毫无反抗之力。
她不知道的是,她越是这幅泫然欲泣的模样,反倒让这群人得逞,一个个更加兴奋起来。
方锦辰死死的抱住姐姐,吓得那头埋在姐姐怀里。
私塾里的人见方冬弦迟迟没回来,心里一个个都十分担忧,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几个流氓在康州县是有些名声的,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都是一些恶臭的地痞无赖。
听人说这帮人以前是从乡下来的,还做过土匪,烧杀抢掠的事情没少做,之前被抓进牢里,是前朝覆灭才又被放出来。
如今这群混混更是跟着臭名昭著的顾家混,整日在街头巷尾横行霸道欺负人,县衙都不管他们。
“砰!”
一声剧烈的响声引起了私塾内所有人的注意。
他们纷纷侧耳,努力依赖声音分辨外面的情况。
这声音听着像是炮竹,但是一般炮竹哪有这么大的声音
同一时间,私塾外。
枪声是在方冬弦耳边炸开的,她下意识紧紧捂住弟弟的耳朵,然而却管不了自己。
她怕的发抖,耳朵被震得‘嗡嗡’的叫。
这时,有人揽住了她的肩膀,她以为还是刚才那些流氓想非礼她,拼命挣扎。
肩膀上的力道加大了几分,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不停的安慰道:“别怕,别怕,我来了……不怕。”
方冬弦渐渐冷静下来,肩膀上的温度让她找回了一些安全感,耳边的轰鸣声也消失了。
理智渐渐恢复,她小心翼翼的睁开双眼。
由额头贯穿到太阳***的刀疤,眼底的红痣宛若血珠儿……
他的目光,让她彻底放松下来,只要有他在她就是安全的,他会保护她,她可以依赖他。
没有原因,此时的她产生了这样奇怪的念头。
随即,她的视线落在他手里的□□上,她第一次见到□□,枪口还在冒着硝烟,刚才在她耳边炸开的巨响,应该就是来自这把□□。
注意到她的视线,面相有点凶的男人僵了一瞬,然后解释道:“枪是防身用的,不伤人。”
方冬弦点头。

蚀骨专宠全文阅读免费

理智彻底恢复后,她注意到两人有些暧昧的***,脸颊瞬间爆红,连忙推开他想起身,结果却因过于慌张,忘了怀里抱着锦辰,被一直死死搂住她的锦辰绊住,一个趔趄,***坐在地上。
她的脸更红,怀里的重量忽然一轻,他竟然把锦辰从她怀里接了过去。
“姐,姐……”
锦辰是怕极了,一离开姐姐的怀抱就开始叫,她连忙安抚,“没事了锦辰,警察署的人来了,坏人都被抓住了,别怕~”
有姐姐的安抚,方锦辰总算渐渐平静下来。
并且也没有硬要姐姐抱,就是紧紧搂着李善的脖子。
随后李善单手抓着她的胳膊,看上去根本没用什么力,就很轻松的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方冬弦因刚刚收到惊吓,双腿仍旧发软,他刚一松手她就又要摔倒,幸好又被他及时扯住。
活了这么大,方冬弦第一次觉得,自己莫不是真跟个小鸡仔一样的重量
不然为什么这个男人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轻松的拎着她。
“若是站不住就扶着我。”李善道。
方冬弦低着头,满脸燥意,抓着他的胳膊撑了一会儿,直到力气恢复就连忙松开他。
一旁,李善带来的警察,已经把几个光天化日之下作恶的地痞控制住,因为有人还在挣扎,同时大方厥词,直嚷嚷着得罪他们就是得罪顾家之类的话。
李善皱着眉,跟警察署署长提议,“李某觉得为了不影响市容,造成扰民,最好还是让这些人闭嘴。”
警察署长烦躁的让手下人照做。
也不知道这叫个什么事儿,本来想卖顾家一个人情,结果今日顾家的人来衙门,却说有人往他们身上泼脏水,肆意造谣,让他给合理的解释
给什么解释
这几个人说的难道是假的不成,顾家什么样儿谁不知道,怎么就忽然重视起名声来了
李善正和警察署长交谈,忽然感觉手臂的力量一轻。
他的视线落在自己手腕上,那抹柔软忽然消失,让他有些怅然。
几个流氓被警察带走了,私塾里的学生和老师们也总算可以回家。
警察署的署长一个劲儿的跟私塾的张老先生道歉,说是才听到人报案,所以来迟了。
可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
但到底也没有真的跟警察署的人撕破脸,撕破脸对他们肯定没好处。
这件事情才总算告一段落。
方冬弦注意到锦辰因为太***,把李善的脖子磨出一道红痕,就柔声劝弟弟松手。
可锦辰非但不听,竟然还搂的更紧了。
她有些无语,明明前些天见到李善,弟弟还怕的往她身后躲呢。
“我送你们回去吧。”李善说。
他的神情和语气都有些冷,方冬弦知道他是善意,但偏偏这人就是有一种能力,就是任何充满善意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多了几分冷漠感。
让人就算对他心怀感激,也不太敢接近他的那种气势。
到底还是李善一路把他们护送了回去,在路上时方锦辰就在李善怀里熟睡过去。
这时候天色已经到了几乎全黑的时辰,他们回去时,他丝毫不受天黑影响,脚步稳健。
而方冬弦却没他那么厉害,一路磕磕绊绊,好几次不是踩进坑里就是踩到石头。
也幸好是李善几次眼疾手快地扶她一把,才没摔跤。
等回了家,方冬弦把床铺铺好,让李善把锦辰放到床上睡。
锦辰才五岁,从小身体就不太好,比同龄的其他孩子要矮一些,刚才被那些人围住捉弄,被吓的魂都没了。
那些渣滓连个小孩子都不放过,锦辰的脸颊被捏出两个青紫的印记,一双眼睛早就已经哭的红肿,脸上泪痕还没消失。
李善一路抱着锦辰,也没喊累,等方冬弦把床铺好后,就按照她说的,刻意放轻了动作,把方锦辰放到床上。
但他大概很少做这种事情,动作生疏僵硬,还是把锦辰吵醒了。
锦辰睡眼朦胧,只迷瞪瞪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就又闭上眼睛,很快熟睡过去。
李善跟她告辞,转身要走时,方冬弦又注意到他脖子上的红痕。
“你先等一下。”
她叫住他,随后转身进了自己屋,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膏药,出来递给他,“你回去用这个把脖子涂一涂,睡一觉起来应该就能好。”
李善视线落在那盒膏药上,拒绝了,“谢谢,不用。”
她咬着唇,红了脸颊,“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和锦辰,我……我无以为报。”
他们家家徒四壁,而他显然不是普通人家。
若是要感谢,恐怕倾家荡产也报答不起吧。
方冬弦一早就知道,李善虽然轻描淡写的说家里是开医馆的,但想来也不会是普通的医馆。
若是没有几□□价和声望,又怎么用得了摩托车这种稀罕物
想来他是看不上她小小的谢意。
不过倒也更加能证明,他的确是个好人,愿意在注定得不到什么报答的情况下,对人伸出援手。
他的心一定是柔软的,善良的。
虽然看着凶,也让人不易亲近,但却是连路边的小狗都会施以援手。
无疑,他是个好人。
方冬弦紧了紧手里的膏药盒,虽说是她的心意,但若是对方想歪,觉得自己要用这盒已经用了大半的膏药敷衍他,反而跟她的意愿背道而驰。
她收回手,把膏药别在身后,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些丢人现眼了。
然而下一刻就听李善说:“若真那么感激,就先把这份恩情记着,没准儿我往后有什么请求也说不定。”
方冬弦一怔,朝他看去,却见他神情冷漠,那双眼睛深处仍旧透着冷意,此时却带了几分复杂,让人辨不清情绪。
她笑起来,觉得这个提议极好。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能帮李善什么忙,但谁知道未来有什么情况发生呢
若是将来他找上她,那么她一定会竭力帮助,不过他是个好人,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强人所难的要求。
方冬弦这样想着。

小编点评

蚀骨专宠(方冬弦顾信礼)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故事让人沉浸在主角们的恋情的同时也会被更深层的思想而感动,值得一看!

点击在线阅读完整章节

蚀骨专宠小说仅代表蚀骨专宠作者观点,与本站无关,正版全文请到官网阅读。

QFace小说资讯导读网

声明 |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