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言情

全糖去冰全文小说全集完本(沈芙江殊同小说)

小说导读 经典言情 2020-03-20 15:58:16
  • 全糖去冰合集版免费阅读-全糖去冰(沈芙江殊同)全本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全糖去冰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沈芙江殊同的小说内容资源txt阅读全章节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全糖去冰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沈芙江殊同小说又名《全糖去冰》,《全糖去冰》小说主要讲述了沈芙江殊同之间的精彩故事:为了作品署名权,沈芙硬着头皮做了跟组编剧。没想到开机前男一号换成了圈里出了名难伺候的江殊同。沈芙和他从小一块长大,知道他远不是银幕上那般不苟言笑,他坏得很。果然...

沈芙江殊同小说全糖去冰全文免费阅读:

沈芙到地方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半。
离上班还有段时间,她转悠了一会,进了家24h书店。
人不多,三三两两的,正对门的幕布上无声的放着莱昂纳多的《飞行家》,帅气的前台小哥在打LOL。
沈芙点了杯香草拿铁,找了个空位坐下,一边充电一边写《天衣无缝》的影评。
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时间过得飞快,再抬头的时候,天色早已破晓。
沈芙敲了敲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收拾东西起身,去了趟卫生间。
包里带了一次性的漱口水和洗脸巾,凉水冲上来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沈芙擦干脸,抬头去看镜子里的自己。她天生冷白皮,也不爱长黑眼圈,一夜没怎么睡,这会看起来也不显憔悴。
趁着四下没人,她放肆的伸了个懒腰,舒口气往外走。
写字楼就在隔壁,走过去五分钟的路程。沈芙到的时候正好赶上一班电梯,她飞快挤***,差点撞上一个穿着格子毛衣的男士。
“对不起对不起。”沈芙连声道歉。
“没事。”男人绅士的退开一步,声音温润,“几楼?”
呃...沈芙被问住了,她不好意思的掏出手机,翻到聊天记录看了一眼,“十楼,谢谢。”
男人挑了下眉梢,有点意外的样子,重新打量沈芙一眼,“去徐清让老师的工作室吗?”
沈芙下意识点头,“是。”
“沈小姐?”他话里有七八分的笃定。
沈芙眨了眨眼睛,“请问你是?”
男人笑着伸出手,眼里透着真诚,“你好,徐子骞。”
大概是很久没听人用“你好,XXX”的句式自我介绍过了,沈芙迟疑了两秒才回握上去,“你好,沈芙。”
徐子骞一点都没介意沈芙的迟钝,解释道:“老师昨天和我交代过,说今天有位师妹要来。”
说话间,电梯已经在十楼停下。
沈芙迷迷糊糊的跟在徐子骞身后进了玻璃门,前台小姐热情的打着招呼,投来好奇的目光。
徐子骞道:“我们这平时是不坐班的,但是周一例行开会,一般都要参加,实在有事也可以请假。”
沈芙点头应着,阳光透过百叶窗洋洋洒洒落进来,徐子骞的声音清透温和,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
工作室是凹字形,装修风格简单明亮,中间是开放区域,乱中有序的放了几个大书架,配合着各式各样的桌椅沙发,很有情调。
“月月。”徐子骞喊住过路的一个女生,“这是沈芙,新来的,暂时待在你们组。”
被称作月月的女生看了沈芙一眼,友好的笑了笑,点头,“好。”
徐子骞又看向沈芙,叮嘱道:“老师还没来,等会我叫你,你先跟月月去熟悉一下环境。”
沈芙点头,跟着月月进了一间办公室,里面一共四张桌子,这会都没人。
“她们都还没来呢。”月月指了指里头靠窗的一个位置,“那边没人,以后归你了。”
沈芙走过去放了书包,把iPad拿出来充上电,又试了试上面的电脑,能开机。
她很喜欢这种老台式机敲字的感觉,最好是雨天,边上放一杯热牛奶。
月月问:“喝点什么?”
沈芙刚喝过咖啡,摆手道:“不用。”
“别客气。”月月还是倒了杯橙汁过来,“你几岁了?”
“二十二。”
“我就说。”月月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你一脸学生气。之前在哪工作?”
“一个小杂志社。”沈芙捧着橙汁抿了一口,补充道:“前段日子倒闭了。”
徐子骞这时候敲门进来:“沈芙,老师叫你。”
徐清让昨晚也在首映礼,这会看着精神却不错,旁边的打印机已经“呼啦呼啦”的开始工作。
他上来就说剧本的事:“我等会把整体的修改意见发给你,你先把开头改一下,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子骞。”
沈芙礼貌的朝徐子骞鞠躬,“麻烦师兄。”
徐子骞:“无妨的。”
徐清让抬头看了看对面站着的两人,像是有点不解,好笑道:“你们小时候也见过,不用这么客气。”
小时候见过?
沈芙的超长反射弧终于完成了工作,后知后觉的想起徐清让有个儿子,好像就叫徐子骞,比她大几岁,大学在英国读的,这几年在编剧圈也是小有了一点名气,算得上新秀。
再看徐子骞的表情,一点没意外的样子,应该是早就认出来了。
沈芙大囧,耳根子热起来。
徐清让笑了笑,体谅道:“好了,你们出去吧。”
加了徐子骞的微信,沈芙飞速溜回了办公室。
组里其他两位同事这会也已经到了,一个叫林妍,一个叫宋瑶,看着年纪都不大。几人做过自我介绍,话题逐渐聊开。
月月咬着芒果干问:“你跟徐师兄认识吗?”
沈芙又想起刚才的场景,纠结了一下,含糊道:“以前...见过。”
严格来说,是很久以前。印象里那会她也才十几岁,和徐子骞在一个补习班学画画。仔细算算,应该有七八年了。
认不出来也正常。
沈芙觉得自己情有可原起来。她在电脑上登了q.q,把早上写的影评传过来放到文档里修改。
月月倒水经过,瞥了一眼屏幕,惊道:“天衣无缝!是我想的那个天衣无缝吗?你去看了首映?!”
她语速很快,一连串的问题砸过来,沈芙的思路被打断,在三人齐刷刷的注视中,缓缓点了点头。
“那你见到江殊同了吗?”
“怎么样?”
“他演反派是不是特别带感?”
沈芙脑海里又划过江殊同在电影里的那几个镜头,她想了一下,笃定道:“带感。”
非常的带感。
月月看样子是江殊同的粉丝,这会已经打开了购票软件,看了一眼又蔫下来:“唉,还有八天才上映。”
她捂着胸口,痛心疾首:“粉上这么个偶像真是造孽,不上综艺不发新歌,一年到头都没个人影,微博都快长草了他到底有没有点自觉!”
林妍插话道:“我记得《天衣无缝》一开始找他当的主演?”
“可不是吗。”月月一脸的生无可恋,又隐隐透着自豪,“但他偏偏瞧上了一个小配角。能怎么办,有就不错了。”
月月她们已经商量着十八号一起去电影院,问沈芙要不要一起。
“我请客,刷几遍都行。”月月拍拍胸脯,颇有为了偶像一掷千金的气势。
“好。”沈芙应下,不过早前她已经答应了殷乐,看来这部电影她要三刷甚至四刷了。
“唉。”月月忽然又叹气,“抢不到演唱会门票,只能多看两场电影了。”
沈芙“啊”了一声,演唱会门票!她怎么又把这事忘干净了!!
“怎么了?”月月关心道。
“呃...没。”沈芙说,“就突然想起件事。”
她翻出表哥谈遇的微信,发了句:【在吗,哥。】
隔了三秒,谈遇回了条语音过来,语带调侃:“缺零花钱?”
“……”
在要不要坑他一把中纠结了一会,沈芙忍痛否认:【没。】
她噼里啪啦打了一行字,又删掉。
看着屏幕上断断续续的“对方正在输入”,谈遇觉着有点意外了。
这丫头大多数时候有事直说,不会瞎客气,每次用“在吗,哥”这样的句式开头,差不多就是闯祸了。
他没犹豫,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沈芙握着手机走到茶水间,滑下接听,谈遇道:“你在哪呢?”
“公司。”
谈遇惊讶了一把:“上班了?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沈芙探着头看了眼外面,微微压低了声音,“是这样,我有个朋友,想看殊同哥的演唱会,你...帮我问他要张内场票?”
有个朋友?
谈遇还以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点了点头,好笑道:“就这事?”
沈芙说:“就这事。”
“只要一张?”
想到隔壁的月月,沈芙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对,一张。”
……
挂了电话,沈芙舒口气,没立即回办公室,她给自己接了杯白开水,靠在窗边一***一***的抿着。
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很害怕别人知道她和江殊同的关系。更怕一次次的和别人解释,我就是他一个妹妹而已,没有血缘的那种。
但是,没有血缘怎么能叫妹妹呢。
她说不通。
沈芙想起初中的时候,同桌痴迷江殊同,心心念念想要一张他的签名照。
那会正是江殊同爆火,忙的天南海北到处飞,她盼了一个多月终于见到他,跑去讨他的签名。
他当时在屋檐下逗一只狸花猫,笑问:“要我签名做什么?”
程奶奶在旁边道:“你就签两个,手断不了。”
他有点无奈的样子:“我又没说不签。”
说着起身,去***车搬了一摞专辑回来,满屋子找了笔刷刷签完,笔往桌上一扔,“拿去卖了换零花钱。”
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笑,眼里有细碎的光。那时候,还是少年人模样。
沈芙拿了其中一张送给同桌做生日礼物,剩下的都搬回自己房间锁在了柜子里。
同桌很惊喜,问怎么来的。当时两人玩的好,沈芙没多想,实话实说,叮嘱她不要往外传。
但是没过多久,这事就在学校里传遍了。她不管走到哪,都会有人远远指着她说:“她认识江殊同诶。”
所有人都好奇她和江殊同的关系,她一开始会认真的掰扯,说他是我哥哥,没有血缘但从小一起长大。
有人羡慕,有人套了近乎旁敲侧击的要联系方式,甚至还有人阴阳怪气的说:“多了不起呢,说不定是她一厢情愿。”
没有人信,也解释不清。
所以后来再有人问起,她都说:“只是曾经的邻居,不熟。”
但事情好像又不是那样的。每次这样解释,失落感都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因此,之后的高中、大学,她绝口不提认识江殊同,有时候听到别人谈论他,甚至会恍惚着怀疑:那个闪闪发亮的人,她真的认识吗?
……
“看什么呢?”旁边忽然有人道。
沈芙回头,见是徐子骞。
“徐……师兄。”她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捏着杯子含糊道:“没看什么,就发会呆。”
徐子骞笑了一下,带过话题:“修改意见发你微信了,不用太着急,慢慢来。”
沈芙:“哦,好。”
她回到办公室,徐清让那边果然发了一个文档过来,点开,密密麻麻的好几页。
沈芙大致浏览了一遍,从人物性格到剧情走向,几乎都要大改。她敲了敲脑袋,一头砸在桌子上。
月月吓一跳,“怎么了小阿芙?”
“没。”沈芙揉着撞疼的额头直起身,认命的打开一个空白文档,开始敲敲打打——
《风华》电视剧本
第一集
1、元宵节十里街,夜,外
热闹的市井喧嚣声中,各色轿马、人群熙来攘往。
……
沈芙写东西的时候很挑环境,办公室里太吵,她写写删删,一天下来文档里还是只有可怜的一千多字。
不知不觉日头已经西斜,月月她们晚上各自都有约,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阿芙。”月月问:“你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沈芙锤了锤肩膀,认真道:“写剧本算吗?”
“当然不算。”月月连连摇头,双手合十摆出一个忏悔的***:“本来呢,今天你刚入职,我们这些姐姐应该请你吃顿饭,但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跟我男朋友已经约好了。”
林妍:“我也是。”
宋瑶跟着点头。
沈芙忙摆手,“没事没事,你们去约会吧,不用管我的。”
“阿芙。”月月走到门口忽然回头,“你没男朋友吧?”
沈芙在三人的注视下缓缓摇头,“没。”
“没事。”月月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改天姐姐帮你介绍一个,我可是认识不少青年才俊的。”
沈芙“啊?”了一声,月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里。
她伸出根手指挠了挠耳后根,“其实真的……不用的……”
办公室里已经没人回应她。
沈芙舒口气,起身也开始收拾东西,手机震了一下,有消息进来。
徐子骞:【晚上有空吗?请你吃顿饭。】
沈芙犹豫了一下,在聊天框输入:不好意思师兄,我今天……
还没打完,那头又过来一条:【正好聊一下剧本的事。】
沈芙的手指悬在屏幕上方,纠结了两秒还是把婉拒的话删掉,回道:【好。】
徐子骞:【那我在公司门口等你。】
沈芙赶到门口,徐子骞果然已经在,她上前打招呼:“师兄。”
徐子骞点头,推开玻璃门示意沈芙走在前面。
电梯一路到了负一层的地下车库,徐子骞很绅士的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又提醒沈芙系好安全带。
外头天色已经暗下来,天空是一种很好看的雾霭蓝。
车从辅道驶上大路,徐子骞问:“喜欢吃什么菜?中餐还是西餐。”
沈芙在这种问题上不喜欢模棱两可,果断道:“中餐。”
徐子骞笑道:“我也喜欢中餐,在国外那两年最想念的就是这边的家常菜。”
他说着侧头看了沈芙一眼,“你吃甜还是吃辣?”
沈芙答:“甜。”
徐子骞点点头,笑道:“印象里是这样。”
沈芙摆弄着手机,给沈母发了条微信说不回去吃饭了。
徐子骞道:“我知道一家餐馆,有些年头了,味道很好,就是不太好找,去那行吗?”
沈芙简单道:“好。”
她不是自来熟的人,这会真的有点拘谨。
徐子骞找了点话题来聊,“那家店老板人很好,路子也广,里头很安全,好多明星都去,我碰到过几次。”
沈芙又想起江殊同。他私下好像不太出门,倒腾吃食很有一套,只是大部分时候不愿意动手。
窗外的街景不断倒退,徐子骞的车开的很稳,说话也是点到为止很有分寸,沈芙却有一种比坐江殊同的车更紧张的感觉。
半个多小时后,车停在一个巷子口,徐子骞道:“我们得走***,不远。”
沈芙没等他开门,自己解了安全带下车,傍晚的风带着凉意,她把自己裹进外套里,跟在徐子骞身后往里走。
店面是真的很难找,连个招牌都没有,进门经过一个长廊,视线一下开阔起来,光线却比外头暗了很多,像是一下把时间调快了两个时辰。
沈芙抬头,才发现头顶的天是假的,这里是用灯光营造出的白天和黑夜。
她们在一处亭子里坐下,四周的布景是古老的中式山石,一座座木亭相接,有流水声不远不近的传到耳边。
服务员递了菜单过来,徐子骞推到沈芙面前,示意她来点。
和不熟的人吃饭,沈芙很不喜欢点菜,她硬着头皮勾了两样,把菜单推回到徐子骞那。
徐子骞也没勉强,大致点完,又问:“喝什么饮料?”
沈芙想了一下,“橙汁吧。”
徐子骞点头,让服务员先上了几样点心,“这边上菜有点慢,你先垫垫肚子。”
话题转到剧本上,徐子骞在国内已经小有名气,说出来的技巧很适合新人。
他不急不缓的分析了沈芙目前欠缺的地方,每说一段都顿一会,留足了思考的时间。
沈芙听得认真,时不时往嘴里塞一块点心。
一小盘枣泥梨糕快见底的时候,一双手搭上了她的手腕,沈芙茫然的抬头看过去。
徐子骞收了手,笑的有点无奈,提醒道:“再吃就饱了。”
沈芙眨了眨眼睛,耳根子逐渐烧起来。
她干笑了一声,强行挽尊:“忘了。”
……
林嘉洛从包间里头出来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这样的场景,他眯着眼辨认了一会,最后掏出手机拍了张图,放大。
哟,还真是那小姑娘。
他没和徐子骞合作过,所以也不认识,只觉得两人动作亲密,关系不太一般。
他“啧”了一声,摇头。
旁边助理完全不知道自家艺人在干什么,虽然这地隐蔽,但也怕被拍,连忙催着回了车上。
林嘉洛还在看那张照片,别说,还挺配。就是这小姑娘太嫩了点,不知道几岁。
想了想,他把图片给江殊同发了过去:【你这妹妹几岁啊,是不是早恋了?】

全糖去冰全文阅读

江殊同这会在参加《天衣无缝》的路演,整个商场被粉丝围的水泄不通,他手机调的静音,没听到消息。
主持人:“《天衣无缝》就要上映了,殊同你自己会去电影院看吗?”
江殊同低头理了一下麦标,“应该不会。”
主持人:“那这次在《天衣无缝》中的角色对你来说是一个突破吗?”
江殊同点头,“可以这样说,虽然只有十几分钟的镜头,但是准备了挺久,还是希望带给大家不一样的观影体验。”
路演有直播,此刻直播间的粉丝们疯狂刷着弹幕:
——他也好意思一本正经的说只有十几分钟?
——我竟然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别的我不管,就问这镜头能不能再拉近一点!!!
江殊同是临时去的南京,还有很多粉丝在状况外:
——这是在南京?
——他是突发奇想跑过去的吗?
——是的,一开始明明说不去的...我恨!
——呜呜呜羡慕现场的姐妹们。
——前线姐妹给力一点,问点关键的行不行!!
……
主持人:“除了《天衣无缝》今年还会有什么影视作品和大家见面吗?”
江殊同:“不太确定。”
主持人:“就是目前还没有计划?”
江殊同点头,往外蹦了一个字:“对。”
主持人再接再厉:“之前有听说在接触真人秀,是真的吗?”
江殊同想都没想,甚至皱了一下眉头:“没有。”
下面粉丝一直在挥手,现场的工作人员给了话筒,有几个女孩怒喊:“江殊同你敢不敢多说两个字!”
江殊同挑了下眉梢,“都是谣传。”
还真的是多了两个字,粉丝累了,弹幕一片:
——他真的敢。
——算了,你别说话了,乖乖站那,让我们看看就行。
……
江殊同又拿起话筒:“综艺暂时没有接触,电影的话,现在才三月份,不确定后面会不会有合适的剧本。”
他想了一下,又补充:“大家可以来看演唱会。”
直播间的弹幕又一次被刷屏:
——手机给你,你帮我抢票!!!
——全国巡演考虑一下吗?
——哥哥你没有心!
……
主持人顺着话问:“今年演唱会会有新歌发布吗?”
江殊同:“有。”
主持人:“那除了工作计划,殊同你方便谈一下目前的感情状况吗?”
“感情?”江殊同有点意外,坦然道:“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路演大半个小时后结束,江殊同被保镖簇拥着离场,上车后才看到林嘉洛的微信。
【你妹妹几岁啊?是不是早恋了?】
江殊同点开那张照片,双指放大。
里面的背景是在餐厅,光线暗拍的不算清晰,但认得出人。
女孩单手撑着下巴,侧脸轮廓渡上一层暖黄色的光,目光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看得出是在笑。
至于那个男人,照片拍下的时候他在帮沈芙倒饮料,侧着身没拍到脸。
江殊同难得的算了下年份,他今年二十七,小丫头比她小五岁,应该是二十二。
二十二,还小。
小松看老板盯着屏幕长时间没动,余光扫了一眼,以为是什么八卦,随口问:“这是谁,哪家的料吗?”
江殊同侧头看了小松一眼,没应。
小松觉得那眼神凉飕飕的,忙道:“我是说,老板你想吃点什么?”
“随便吧。”
江殊同的食指轻轻划过屏幕,最后还是关了手机,单手枕到脑后,阖上眼开始假寐。
过了一会,电话响。
是江母,江殊同接起来:“妈。”
江母问:“在工作?”
那头的声音听着嘈杂,像是在什么热闹的街上,江殊同揉了揉眉心,“刚结束,你在哪?”
“大理。”江母的声音听起来轻快:“我周六回。”
江殊同“嗯”了一声,“几点的票,我安排人过来接机。”
“不用。”江母说,“帮我告诉你外婆一声……算了,过两天再说吧,不然她又要听她唠叨。你周日,有空的吧?”
想起那天什么日子,江殊同侧头看着窗外的夜景,“有空,那天的行程我推掉。”
沈母在上楼梯,高跟鞋踩着木板,发出“哒哒”的声音,“这次回来,可能要待一段时间。”
江殊同有点意外,江母常年在外旅游,天南海北的瞎逛,偶尔回一趟北京也总是待不长。
“妈。”他斟酌了一下,“我爸……”
刚说两个字就被打断。
“别提他。”江母回了房间,窗子往外推开,让风进来,“听见就烦。”
江殊同无辜的摸了摸鼻子,行吧。
他点点头,带过话题。
电话很快挂掉,江殊同把玩了一会手机,打开微信,找到沈芙,发了条消息过去:【地址发我。】
-
沈芙看到消息是五分钟后,她刚吃完饭坐到车上。
徐子骞说了一句同样的话:“地址给我。”
车子已经缓缓往前开,沈芙盯着江殊同的头像看了两秒,才“哦”了一声,想起回徐子骞的话。
她报了地址,礼貌道:“谢谢师兄。”
徐子骞:“以后不用这么客气。”
他说着笑笑,又问:“有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吗?”
沈芙还真说不上来,她平时听歌很杂,涵盖国内外包括粤语的,风格都各不相同,很少有特别钟情某一种的时候。
没听到回应,徐子骞也不介意,“舒缓点的可以吗?”
“可以。”
华灯初上,霓虹灯汇成长河,光线明灭交错,北京的夜才刚刚开始。
徐子骞放了首小调,没有歌词,在这样的夜色的别有一股缱绻的味道。
沈芙在编辑给江殊同的回信。
从淘宝设置里复制了姓名电话和地址,她犹豫着要不要再加一句解释。
正纠结,不小心按到回车,消息已经发了出去。
没时间多想,她马上追着加了一条:【刚刚在吃饭,没看到。】
江殊同人已经到酒店了,他准备去洗澡,本想晾一会再回,手指在屏幕上方悬空了一会,还是点了一个【OK】的表情过去。
沈芙松口气,“谢谢”两个字打到一半,那边又过来一条:【和谁吃的饭?】
沈芙把已经输好的字删掉,她没意识到江殊同为什么要这么问,思索了一下和徐子骞的关系,老老实实回:【同事。】
江殊同:【嗯】
沈芙又挑了一个比较乖巧的动图发过去,那头没动静了,她舒口气,退出了聊天框。
微博推送了一条消息,是《天衣无缝》官微,拍了一段江殊同路演的短视频。
原来他在南京。
沈芙没戴耳机,调到静音看完了。他今天穿的随意,短呢子大衣配休闲裤,微微侧头,很认真的在听主持人说话。
徐子骞侧头瞥到,随口问:“喜欢江殊同?”
“啊?”沈芙下意识关了手机,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不是。”
徐子骞笑了,“《天衣无缝》拍摄的时候我在剧组,有幸打过交道,他是非常优秀的青年演员,对剧本对表演对镜头都有很独到的见解。以后会有机会合作的。”
“合、合作?”
沈芙脑子里的那根弦紧了紧。江殊同是业内出了名的挑剔难糊弄,在编剧圈,大家亲切的称呼他为“剧本杀手”,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没信心?”徐子骞问。
“不是。”沈芙挠了挠耳后根,“就暂时也不太可能。”
她那个剧本,拿刀架脖子上他也不会接吧。
“老师说你身上有股子很特别的灵气。”徐子骞说着点头,“我觉得也是。”
他没给沈芙谦虚的时间,转了话锋问:“前面右拐吗?”
沈芙被夸的脸红起来,抬头才发现已经到了小区附近,指了指前头路口道:“那个便利店放我下来就行。”
徐子骞点头,车缓缓划过去。
沈芙站在路边摆手道了再见,他又摇下车窗:“有什么问题微信联系,下周见。”
银灰色的车身融入夜色里,很快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光点。沈芙裹紧了衣服,去便利店买了点零食,慢吞吞的往小区里走。
到家的时候沈母坐在沙发上,对面电视里在放连续剧。
沈母很少看这些,沈芙换了拖鞋坐过去,好奇道:“什么剧啊?”
沈母眼睛还看着屏幕,“《大宋风云》,最近挺火的。”
这剧沈芙知道,主演是林嘉洛,他古装一向很受欢迎,最近网上热度也高。
沈芙往嘴里塞了颗葡萄,“好看吗?”
“还行。”沈母说,“小伙子挺帅的。”
沈芙:“……”
她起身准备走,被沈母一把拉回来:“晚上和谁吃的饭?”
沈芙挣脱不开,借着力道重新瘫回沙发上,“同事。”
沈母:“几个人?男的女的?”
“男的。”沈芙从兜里掏出手机,百无聊赖的翻着,想了一下又道:“徐子骞你记得吗?徐老师的儿子。”
“记得。”沈母说,“好多年不见了,听说前两年出国念的书?”
沈芙道:“早回来了。”
月月在微信群里问大家周六有没有空,还专门@了沈芙,说是为了欢迎她出去聚聚。
沈芙回了一条,表示她都可以。
旁边沈母又问:“那孩子没长残吧?”
“啊?”沈芙从屏幕上抬头,耳鸣般的问:“什么?”
沈母凑过来看,“和谁发消息呢?”
沈芙大大方方把手机递过去,“新同事。”
沈母“哦”了一声,就这么把刚才的话题忘了,叮嘱道:“那你记得请人家吃饭,顺便逛个街买点衣服,上班了不能再穿的像个学生。”
“一周就一天班。”
沈芙在这方面出奇的懒,逛街这种事想想就让人头疼。
沈母拿抱枕扔她,“那也给我去买。”
沈芙躲过,晃悠着往卧室走,“再说吧。”
关上门,沈母的唠叨声被隔绝在外,沈芙一头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后,拿过手机登上游戏。
这个点在线的人还是挺多的,沈芙翻了下列表,表哥和表嫂在双排,她观战了一会,准备退出去换q.q登录。
右侧弹出来一条消息:「风波十万」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风波十万」是林嘉洛的吃鸡昵称。
比起江殊同的「今天搬砖了吗」,显得更加中二。
沈芙刚刚坑了人家十箱饮料,虽然不是他自愿,但是显然也不好拒绝。
同意后,那边很快发过来组队邀请。
林嘉洛利落的选了地图,点了开始游戏。
沈芙看了眼队伍人数,呆了呆,“没有...其他人吗?”
林嘉洛道:“放心,我打游戏比你哥哥好。”
沈芙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江殊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耳麦里传来机械的女声:“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各位特种兵,请做好准备。”
沈芙做了一番心理斗争,类似“去人少点的地方”这种丢人的话没说出口,认命的跟随跳伞。
林嘉洛也没什么带女孩玩游戏的经验,纯粹是八卦心作祟,对“江殊同妹妹”这个身份好奇的不行。
“小妹妹,你几岁了?”
沈芙:“二十二。”
也不小了么,林嘉洛有点惊讶,怎么从江殊同嘴里听来,好像才十几岁的样子。
“还在念书?”他又问。
“毕业了。”沈芙说,“在工作。”
“这样。”林嘉洛明白了,碎碎念道:“听你哥的话,我当你还小呢,晚上在饭店看到你和一男的吃饭,差点以为你早恋,怪不得你哥看了照片反应都没有。”
沈芙“啊”了一声。
他、他在说什么?
晚上?饭店?还拍了照片给江殊同?!
沈芙终于后知后觉的察觉出不对劲,她只是说了一句“刚刚在吃饭”,那会刚巧也是饭点,一般人听了不会有什么反应。
然而江殊同问的是:和谁吃的饭?
所以他也以为……
沈芙的耳根子烧起来,咬着下唇敲了敲脑袋,这些人怎么这样!
半天没听到声音,林嘉洛安慰道:“放心,你哥又管不了这个,这年纪可以谈恋爱了,我看那小伙子还不错。”
沈芙抚着胸口艰难的顺过气,咬着牙往外蹦字:“那、不是我、男朋友。”
“啊,不是啊。”林嘉洛听那语调觉得小姑娘有点难过,又忙道:“没事没事,再接再厉。”
沈芙:“?……#*#&!”
林嘉洛已经进了游戏状态:“这破地方有点穷,你捡到枪了没,这儿有把AKM。”
“捡到了。”沈芙渐渐也忘了刚才的事,“你用狙吗,我刚看到一把M24。”
林嘉洛:“帮我标个点。”
沈芙走回去,点开右侧的聊天按钮,给物资标了点,无意间点到观战那栏。
当前观战人数:1
ID:「今天搬砖了吗」
???
江、江殊同!!!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全糖去冰全本资源全集版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全糖去冰全部章节!

沈芙江殊同小说仅代表全糖去冰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