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言情

兽类辅导员免费全文分享全集 悠然屈云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经典言情 2020-05-16 20:42:13
  • 悠然屈云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兽类辅导员(悠然屈云)完本版合集版免费阅读

    兽类辅导员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悠然屈云的小说内容大结局无删减txt

    点击在线阅读>>

兽类辅导员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悠然屈云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兽类辅导员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悠然屈云的精彩故事:辅导员,是不能喜欢上的带着惨痛的记忆,悠然回家去度暑假。其实,悠然家也就在她大学的邻市,坐火车只要一个小时便到,挺近的。在家千日好,悠然回家之后,好吃好睡好玩,...

悠然屈云小说兽类辅导员全文免费阅读:

悠然低下头,看着碗中的饭粒,一颗颗,饱满圆润,看久了,就成为密密麻麻的一片。
筷子在白饭中翻搅了一阵,悠然道:“我朋友爸妈出去旅游,她一个人住家里害怕,让我去陪她……妈,你就自己去接好了。”
白苓叹了一口气,好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记得,你们小时候是很好的。”
悠然继续低头数饭粒,小时候……那时候,一切都是很好的。
既然古承远要回来,那悠然必定是要走的,并且,是有多远就走多远。
于是,悠然扛起背包,当天下午就回到了学校所在的城市。
本来是想随便找个同学投奔一下,谁知熟悉的同学都出去旅行了,悠然最后落得个流落街头的下场。
在宾馆中住了三天,悠然的钱包就差不多见底了。
这下,悠然可是犯了难,听说古承远还在自家住着,她暂时还不能回去,但再这么下去,她可是要饿死街头了。
接着犹豫了两天,悠然身上的钱全花干净了,这下子,可算是真真正正的山穷水尽了。
为了节约,悠然来到超市中,准备买三包方便面,度过三天。
当然,还是老规矩,悠然直奔番茄牛腩口味的架子。
就在她的手伸向方便面的同时,另一只手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手指修长不女气,整洁优雅,似暗暗发光的白玉质地。
悠然惊得眉毛都差点飞上了天,慢悠悠地抬头,悠然看见了那位她熟得不能再熟的熟人——屈云。
冤家,果然是路窄的。
悠然暗暗叫了一声苦。
放假中的屈云没有戴那副遮掩妖孽的平光眼镜,穿衣风格也变得休闲,通俗地说,就是更俊了。
此刻的他正用那双清媚眸子看着悠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隔了会儿,问了一个悠然非常难回答的问题:“你放假没回家?”
不是没回家,而是又从家里来了——这就是问题的答案,但悠然没有回答屈云,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狼狈。
但偏偏事不遂人愿,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关头,悠然的肚子,再次背叛了她。
“咕噜咕噜——”
这一次,悠然的脸只有微微的红,毕竟又不是第一次在屈云面前丢脸。
“你饿了。”屈云陈述了这个事实。
“是。”悠然没有否认的余地。
虽然悠然和屈云交恶,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屈云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当听见屈云下面说的话时,悠然还是暗暗吃了一惊。
屈云边选购着方便面,边漫不经心地问道:“我猜,你是无家可归了?”
“我猜……”悠然道,“你是恶魔。”
“你是恶魔的学生。”屈云道。
“是吗?可惜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悠然保持最后的阵地。
屈云的侧面是漂亮的,睫毛很长,让人生出想抚摸的意味,此刻,他忽然转过头来,道:“你好像没叫过我老师……来,叫声听听。”
悠然轻蔑地一瞥:“你杀了我吧。”
屈云自然没有杀她,他只是说了一句话:“叫了,我就请你吃饭。”
悠然明白,生命只有一次,所以,她几乎是没有考虑地就叫出了声:“老师我要吃火锅。”
屈云微笑,因为微笑,一双清媚眸子增添了些许细长,他将手插入悠然的发中,不动声色地拨动着:“乖。”
悠然唾弃此刻的自己,但在尊严和肚子之中,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上演了一出不咸不淡的师生情缘之后,悠然拉着屈云来到了火锅店中。
因为是吃屈云的,悠然拿着菜单狂点猛叫,等菜上来后,又低头狼吞虎咽,直到肚子濒临胀裂才停下筷子。
“说老实话,几天没吃东西了?”屈云问。
“二十六个小时。”悠然实话实说。
“你现在的状况是挺惨的。”屈云将一块嫩牛肉放进悠然的油碟中。
“过奖了。”悠然将牛肉夹起,放在一旁。
斯文野兽给的东西,还是注意些的好。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你应该没有地方住了?”屈云问。
“聪明。”悠然随便地应了一声。
应了之后,悠然忽然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看着屈云,问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跟你合住吧?”
“如果你肯对上学期你做的那些事情道歉,我就给你在线提供住宿。”屈云开出条件。
“上学期是我被你整吧?”悠然道。
“可是,”屈云眸光如水,轻飘飘地往悠然身上一瞟,“我整你也是要耗费一定的精气神的。”
“也就是说,我要为自己没有主动去撞墙而是劳烦您伸手来推而道歉?”悠然要确认屈云的意思。
“悟性很高,为师还算欣慰。”屈云微笑。
悠然的眼睛开始四处移动,在寻找每一个可以充当***的东西。
“要不然,去看看我的屋子再决定?”屈云提议。
如果是上学期的悠然,她会端起整个油锅,从屈云头上倒下去,但是现在,她深吸了口气,同意了这个提议。
屈云的屋子就在学校附近,两人吃饱了,便决定走回家,当散步消食。
两人并行,虽然气氛是另类的,但仍有许多行人将他们误认为是情侣,很多女人看悠然的目光中都充满了羡慕。
“我发觉,你这种外形似乎还挺受女人欢迎的。”虽然是仇人,但悠然还是实话实说,不吝啬地夸奖了屈云。
而屈云的回答是:“其实,同样也受男人欢迎。”
“你的语气很欠揍。”悠然鄙夷,“做人还是谦虚一点比较好。”
“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屈云道。
“你怎么知道自己受男人欢迎?难不成,你是那种人?”悠然又开始了八卦生涯,“还是说,你曾经被很多男人当成猎物?成功了吗?你的角色一般是攻还是受?”
“再问,我的条件就不会是道歉这么简单了。”屈云的语气略带威胁。
“看你的表情,一定是了。”悠然继续。
“我和你的约定,取消了。”屈云说完,加快了脚步,准备甩掉悠然。
悠然死也不肯放弃这个住宿票和饭票,赶紧追上去,但脚没人家的长,跑得气都差点喘不过来,最后只能扑上去,拖住屈云的胳膊。
屈云低头,冷眼觑她一眼:“放开。”
悠然仰起头,微张开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喵。”
这声猫叫之后,屈云脸上的冰渐渐融化,他伸手拨了拨悠然的发丝:“真乖。”
悠然的脸上在笑,但一颗受尽屈辱的心却在不断地淌着鲜血。
今晚,她要一口口将屈云的肉给咬下来,把他给吃了!
见悠然摆出猫咪姿态,屈云满意了,两人继续往前走。
走到校门附近时,悠然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仔细一看,号码是白苓的。
这些天,为了躲那个不想见的人,陌生来电,悠然一律不接,但自家妈妈的电话,让她失去了戒心。
“妈,我很好,别担心,我正和……一个朋友在一起。不过,可能还要隔几天才能回来。”悠然接起电话,用尽量轻松的语气报告着。
那边一直沉默着。
“妈?”悠然唤了一声。
“是我……还记得吗?”那边传来的,是一道男声,带着微微的磁性,一如既往地,每句话的开头语气都有些重,像是有些不耐烦,但最后的那个音,却陡然圆润起来,带着令人舒适的柔和,这样的转变,像是一个谜,让人的心,上下起伏,落不到底。
这么在乎一件事时,感情已经深了。
那声音,熟悉得陌生,陌生得悠然像是被某只利爪给抓破了皮,惊得想要马上挂断电话。
但当悠然的手刚触到红色的按钮时,那边的声音制止了她:“我只想问几句话。”
毕竟不是真正和他见面,悠然支撑得久了些:“好,你问。”
“你是在躲我吗?”这是古承远的第一个问题。
“没。”悠然撒了谎。
“那么,为什么我回来的前一天你偏偏就走了?”这是古承远的第二个问题。
这次悠然没有撒谎,但她选择了沉默。
“其实,你就在家附近躲着是吗?”古承远问。
“没。”悠然终于可以诚实地回答他这个问题,“我在大学这边。”
“现在?”古承远问。
“是。”悠然并没听出古承远声音中的某种味道。
“是住在大学里?”古承远一句句地深入着。
“你问这个做什么?”悠然忽然警惕了起来,依照她对古承远的了解,他的任何一句话,都不会是毫无目的的。
悠然不用费力去想,因为下一秒,她就看见了那个目的——一辆车,正停在大学门口,而车中,坐着一个男人。
大概和屈云同样的年纪,侧面的轮廓带着英气,嘴唇的弧度是坚硬的***。
不经意地一瞥,眼内竟是阴鸷,但再定睛注视,所见的却又是温柔的蔓草,波波浮动。
他来了这里,古承远早就来了这里,刚才,他就是在套自己的话,悠然瞬间明白了这点。
和以前一样,她永远也猜不透,他下一步会做些什么。
悠然能做的只有逃,她想不顾一切地拉着自己的饭票兼住宿票屈云跑离校门,但是转过头来,她发现屈云在看着自己。
“你认识他?”屈云问。
“他”自然是指古承远。
悠然从屈云的话中听出了一个重要信息:“你也认识他?”
“我和古承远是大学校友,虽然没什么来往,但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屈云的声音淡淡的,就像是一碗粥,没有桂圆,没有莲子,没有红枣,只是一碗淡淡的粥。
“那你呢?”屈云问,“你和他的关系是什么?”
悠然用脚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子,道:“他……是我哥。”
“亲哥哥?”屈云问。
悠然抬头,阳光刺目:“同母异父的哥哥。”
古承远并没有发现他们,悠然安全地回到了屈云的家中。
等屈云打开防盗门,悠然抻着脖子从他胳膊下探出去,迫不及待地往里面张望。
屈云的家是跃层式,挺大的,足足有一百多平方米,精致装修,优雅大气,以黑白灰为主色。
因为这屋子是位于城市黄金地带的高层公寓式住宅,可谓是寸土寸金,悠然算了算,估计这里的一平方米房价足够她吃一年。
悠然回忆起自己和同学们长年居住的那个蜗牛壳似的宿舍,不禁对这酒肉臭的朱门……产生了的钦羡还有黑暗的小九九。
她决定,死都不能放弃这个好地方。
“房子已经看了,现在就剩你自己决定是不是要向我道歉了。”屈云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下,将身体摆成舒适的***。
悠然也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跷着个二郎腿,化身为街头的痞子,道:“我决定在这里住下,但就是不道歉,你又能奈我何?”
话音落后的下一秒,悠然就被屈云提着领子,丢出了门外。
悠然拼命敲打着房门:“你怎么可以如此无情地抛弃我!”
悠然的声音自然是故意放大的,本意是为了引出旁边的邻居,让他们误会屈云有负于自己,给他造成无形而***的社会压力,迫使屈云不得不接受自己。
可惜,现代社会,人情冷漠,悠然的声音已经足够穿透墙壁,但周围邻居一点动静也没有。倒是屈云重新开了房门,做了一次让步:“学一次猫叫,我就让你住一天。”
见悠然一脸悲愤,屈云不再勉强,再次将门关上。但门外却传来一道惨烈的,像是被剥皮的猫叫。
屈云打开门:“虽然和我想要的不一样,但今天就算了……进来吧。”
悠然低头走进屋子,向着楼上的卧室冲去,准备躲在房间内独自***舐伤口,但屈云伸手拦在她面前:“你干什么?”
“去我的房间。”悠然老实回答。
“这里没有‘你的房间’。”屈云道。
“那我睡哪里?”悠然紧张起来,难不成刚才的那声老猫叫是白费了?
屈云瞟了她一眼,接着,上楼,一分钟后,下楼,手中拿着枕头和被子,并将这些东西扔在沙发上。
“你让我睡这里?!”悠然睁大眼,虽然沙发很软,但毕竟不是床,再说,正常男人不是应该有风度地让出房间吗?何况这么大的房子应该不止一间卧室吧?
可惜的是,屈云不是正常男人,他点头:“是的。”
想起上学期这个男人修理自己的手段,悠然不得不承认,屈云没有让她睡厕所已经算好的了。
“晚上想吃什么?”屈云问。
“清蒸大虾,红烧肉!”悠然忙回答,心中暗喜,自己受到的屈辱,还是有价值的。
接下来,屈云递给她两张红色钞票还有一个环保购物袋:“去吧。”
“你,让我去买?”悠然想要确定屈云的意思。
“因为是你想吃。”屈云给出了一个悠然无法反驳的答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悠然只能拿着东西再去了趟超市。
正是盛夏,空气闷热得像是要让人窒息,悠然提着大包小包从超市回到屈云的家,已经是汗流浃背,热得发晕。
屈云看了一眼购物袋中的东西,点点头,下达了又一个命令:“那么,就麻烦你了……厨房在那边。”
此刻的悠然整个人像是浸泡在汗水中,连声音都是虚浮的:“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做饭吧?先说好,我做饭是无能的。”
“没关系,我已经给你准备了详尽的菜谱,祝好运。”说完,屈云提着悠然的领子,将她给扔进了厨房。
悠然没法,只能硬着头皮,一步步地照着菜谱做饭。
可是,两个小时后——
“你是想告诉我,这些东西,就是你口中的清蒸大虾和红烧肉?”屈云用筷子翻动着盘子中那些看不出颜色的尸体,摇摇头,“这虾还有这猪,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你的。”
“我已经说过我做饭无能了,是你非要我做的!”满脸油烟的悠然也是满肚子委屈。
“算了,我来吧。”屈云将袖子卷到手肘,露出白玉般的手臂。悠然一直觉得这个男人像是冰做的,大热天还穿长袖。他挥一挥手,“你出去吧。”
悠然转身,眼角掠过一丝狡黠。
悠然没怎么做过家事,但也不至于做得这么狼狈,之所以这么做,也不过是想让屈云展示一下他的手艺。
虽然讨厌屈云,可悠然认为,像他这种一脸聪明相的男人,做饭的手艺应该也是不错的。
但悠然再一次想错了,没多久,厨房中就传来持续的碗碟破碎声,油锅轰然起火声,还有菜刀落地声。
但自始至终,屈云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一分钟后,厨房门打开,屈云从里面缓步走出,***依旧优雅,脸庞仍然俊逸,但悠然清楚地看见,他身后的背景,是满目疮痍的厨房。
屈云将袖子放下,比云还淡比风还轻地说道:“稍稍出了点意外。”
悠然跑到厨房门口,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像是遭遇过谋杀的犯罪现场,好半天才得出结论:“你也不会做饭。”
“我说过我会吗?”屈云淡淡回道。
“算服了你,我去看看里面到底还能不能解救出些什么。”虽然买东西的钱是屈云拿的,但这些东西都是悠然亲手提回来的,都有感情了。
“不要***。”屈云道。
“为什么?”悠然边问,边迈出了脚步。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剧痛,从脚掌上传来。
破碎碗碟的碎片,生生插入了悠然的脚掌。
“因为,你的脚下有碎片。”在悠然的泪眼迷蒙中,屈云将她给扶起,让她坐在沙发上。
“你是故意的!”悠然看着那些从自己身体中流出的殷红的血,又惧又恨,开始痛骂屈云,“你卑鄙无耻下流!你不是好人!你……”
悠然的话被屈云的动作所制止——他单膝跪下,很自然地将悠然受伤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就这么,低着头,细心温柔地,为她包扎起了伤口。
悠然惊得目瞪口呆。
悠然也不明白自己的心理,虽然屈云曾经像对付阶级敌人一般,用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恶整了自己,但当他像王子一样跪下来,将自己的脚丫放在膝盖上的那一瞬间,悠然就彻底地原谅了他。

兽类辅导员全文阅读

或许,每个女人心中都有童话心结。
又或许,是悠然患上了那传说中威力***,遇佛杀佛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悠然努力地追究自己这种心理的根源,以至于她……失眠了。
失眠的悠然躺在沙发上,吹着空调,盖着薄被,满脑子想着的,就是下午屈云垂头认真为自己敷药时的样子。
从她的角度望去,屈云的眼内,多了一层少见的柔情,像是冰山上的火,黑夜中的星,岩石缝隙中流过的涓涓清泉,因为少,带来的震撼却更明显。
上一次悠然这么满心满眼想一件事,是在高中军训时——整整一个月,她没有沾冰激凌,于是乎,做梦都梦见那软绵甜美的滋味。
想到这儿,悠然忽然从沙发上猛地坐起。
同理可证,她之所以这么想着屈云,是因为……她想将他一口吃掉?!
悠然开始唾弃自己,一定是思春过度,产生了可怕的错觉。
“你在梦游吗?”黑暗中,屈云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悠然转头,发现不知何时,屈云已经来到了沙发边,一双眼睛,暗闪着流光。
“根据我们离各自床的距离来看,梦游的人是你才对吧。”悠然道。
“解释一下,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屈云说着拿出一个小型星空仪放在玻璃茶几上,按下开关,顿时,黑暗的客厅中出现了璀璨的星光,细小的光晕,在天花板上,在墙壁上移动,将这个夜晚变得梦幻。
“好看吗?”屈云问。
“嗯。”悠然看得出了神,而心中,更是像被柔柔碧波推了一下,没想到……屈云也会这么浪漫。
但接下来,屈云的话,差点让悠然倒地:“以前我养的那只猫,特别喜欢这个东西。”
猫,又见猫。
“那,那只猫呢?”悠然问。
“有一次吃太多,消化不好,撑死了。”说完,屈云慢悠悠转过头来,看着悠然,眼中是一种怀念,“你和它,真的挺像的。”
悠然:“……”
说完后,屈云再慢悠悠走上楼去,剩下五味杂陈咬着被单的悠然——原来是把她当过世的猫来着。
再五味杂陈,这觉还是要睡的,悠然在梦中上天入海,穿云坠雾,忽然看见前面有一白衣飘飘的少侠站在山巅。
悠然一个激动,刚想扑上去自我介绍一番,可不幸踩上一块香蕉皮,连号都来不及号一声,就这么向着无底的山涧坠去。
脚猛地一蹬,悠然醒了,满头大汗——被吓的。
一半原因是为了掉下山崖的噩梦情节,另一半原因,则是因为……那位少侠,侧面居然和屈云一模一样。
悠然彻底明白,这次,她对屈云的感情,要比当年那一个月没吃到的冰激凌复杂得多。
人是不能想的,这不,悠然额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擦拭一下,屈云便从楼上下来了。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睡衣,看似宽松悠闲,但有些部位还是很自然地紧贴着皮肤,轻松地勾勒出他那***完美的肌肉。
悠然吞口唾沫——感觉有那么点儿热。
“睡醒了?”屈云问。
悠然点头,脑子还有些蒙蒙的。
“那么,就去买早饭吧。”又是一次命令。
这次悠然没有反抗,没有嘀咕,甚至没有皱一下眉头,她快速换好衣服,接过屈云递给自己的钱,开门就往外冲。
毕竟,她确实需要远离屈云几分钟,好好想一想。
人是远离了,但一直到买好早餐,走在回家的路上,悠然仍然没想出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想什么。
悠然觉得奇怪,几天前她体内那股恨不得咬死屈云的狠劲到哪里去了呢?为什么就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内,她对屈云的感情,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难道说,自己真的是患上了那令人闻风丧胆,见之飙尿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想到这儿,悠然不禁打个寒战。
大条,事情有些大条。
可老天的想法和她的相反,他认为事情不够大条,所以,他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雨可是毫无征兆的,才几秒钟的时间,那黄豆似的雨滴就开始砸在地上,悠然赶紧撒开蹄子,护住眼睛,往前狂奔,奔着奔着,她奔不动了——前方,屈云撑着一把伞,就这么向她快步走来。
悠然像是中了定身法,顿时定在原地,看着屈云用伞罩在自己头上,遮住了那漫天的雨。
“这下,你可是名副其实的脑子进了水。”屈云边调侃着,边接过悠然手上的早餐,轻轻搂过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家走。
此刻的悠然,脑子确实像是进了水,晃晃悠悠的。她觉得这个情景实在是很熟悉,就像是前生发生过的事。
难道——自己和屈云真的是琼瑶奶奶所说的缘定三生?想到这儿,悠然的一颗心跳了起来,怦怦的,可欢腾了。
但没走几步,她醒悟了,原来是把刚才那幕和《新白娘子传奇》中白素贞给许仙送伞的情节给混淆了,奶奶个缘定三生呢。
雨实在是太大,就算是有伞,回到家时,两人还是淋得像落汤鸡。悠然坐在地板上脱下鞋子,翻转过来倒出里面的水。
无意间抬头,她看见沙发边的屈云做了一个动作。就是这个动作,导致了她和他的缘分,或者是,猿粪。
悠然清楚地看着屈云双手交叉拉着T恤的下摆,同时往上一撩。随着T恤的失守,屈云的身材逐渐暴露在悠然的眼前。
虽然从一开始悠然就意识到屈云有一副好身材,但那都是隔着衣服,像现在这般亲眼目睹,还是头一次,因此,那种震撼,更大了。
屈云的胸膛有着紧实的肌肉,并不是壮男的彪悍粗犷,而是一种细致温润的强壮,那种安全感,带着一种华丽。
咕噜一声,悠然咽下了一口口水。
还是满满一口腔。
“怎么了?”屈云抬起那妖魅的眸子。
“没,就是有点渴。”悠然像遇到鬼一般,快速奔入厨房,找出杯子,拼命地喝水。
顺便用冷水冲脸之后,才渐渐冷静下来,悠然发现自己好像中计了,还是传说中的美男计。
那啥,屈云这厮实在是卑鄙啊!
口水咽下去了,但这口气却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人家佟掌柜都说了,咱不蒸馒头争口气!
悠然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天傍晚,悠然特意穿着一***的小可爱加蓬蓬***外加***袜,坐在正在制作课件的屈云对面,左右摇摆,用尽浑身解数勾引。
还是很有效果的,屈云看着她,眼神森森。
悠然更加得意,动作弧度越发大了起来,左倒右斜,上摸下捏,就差在额头上写上“我在***你”几个大字了。
勾引不仅是个技术活,那也是个体力活,十多分钟后,悠然已经是气喘吁吁,但既然对面的观众屈云如此合作,也不能冷场,咬牙继续。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直到分钟走了一圈,悠然终于支持不住,瘫倒在沙发上,不过心情还是贼好的。
屈云必定是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吧。
正在欣慰之中,屈云开口了,声音淡淡的:“提醒一句……你的***,破了个大洞。”
在那瞬间,悠然连死的心都有了。
秒杀屈云之路,漫漫也。
就在这样的打打闹闹中,日子刷的一下就过去了。
在此期间,悠然一直将手机关机,也不知究竟有谁找过自己。
又过了大约一个星期,悠然估摸着要躲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了,便打开了手机。
果然,短信提示有许多通未接来电,而古承远的号码,只出现了一次。
不用多打,一次便能看清所有的事情。
永远都是这样,他从来不做多余的事。
而剩下的,就是母亲白苓的号码,悠然正准备打过去,母上大人便打来了。
白苓的语气中没有任何责备,只是淡淡说道:“你哥走了,回来吧。”
挂上电话,悠然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屈云问。
“我要回去了。”悠然道。
“哦。”就这么一个字母,发音太短,悠然听不真切里面的含义。
“你怎么就对我这个***室友没什么依依不舍的感情呢?”悠然十分不满。
“距离产生美。”屈云回答。
“无情无义。”悠然给屈云做了名词解释。
屈云抬抬眉毛,不置可否。
白苓没有骗悠然,古承远确实已经离开了。而白苓对悠然的出走也没过多地询问,只是让她进屋休息。
悠然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面没有了星空仪的光,还挺不习惯的。
想到这儿,悠然忍不住给屈云打电话:“你猜我是谁?”
可惜屈云对这种小孩子游戏没兴趣,干脆道:“不认识。”
悠然也不生气,继续问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屈云道:“接你电话。”
太无情太残酷,再怎么说自己也和他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将近半个月吧,怎么他就能如此淡定呢?
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也不知哪里来的气愤,悠然对着话筒道:“我打来只是想问候老师你一句话……去地狱吧,好走不送!”
悠然承认自己这么做有点没品,可人在气头上,那是什么也顾不得的。
但最让她无法理解的就是,自己为什么会在气头上?
他不理会自己就算了啊,为什么她会对他的忽视生这么大的气?难道说……打住打住。
潘多拉的盒子,还是不要打开算了。
据说,人的一生,平均有六年的时间在做梦。
悠然虽然才活了小半辈子,但梦也做过无数次了,可让她记忆深刻的梦,数量并不多。
其中一个是巧克力色的。
是的,悠然梦见自己来到一个巧克力和糖果的世界,那里的草是碧绿的糖丝,那里的花是红色的糖葫芦,那里的河水是白色的巧克力,那里的土地是黑色的巧克力。
喜爱甜食的悠然觉得自己简直是来到了仙境,她放开肚子,开始不停地吃喝起来。
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最爱,就连空气,也满是薄荷糖的香气。
那个美梦持续了许久,久到悠然的肚子在睡梦中饥饿。
所以,她醒了过来。
当意识到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无法重温这个梦时,悠然做了最后的努力——她没有睁眼,她想要重新回到那个连凳子都是***奶糖堆成的地方。
结果自然是没有如愿,悠然闷闷不乐地睁开眼。
这时,她看见自己的小窗前站着一位少年。
那时的悠然,因为年龄尚小,眼界很窄,所以她形容人的相貌,都是以电视剧中的人物为参照。
此刻,悠然觉得,面前这个英气的少年,似乎比小青她家的张公子还好看。
英气的少年伸出手,而手心中,则是她最爱的巧克力,长方形,分成了许多的格子,像是一扇门。
“送给你。”少年说。
在那一刻,悠然觉得,这个少年,似乎比西游记中唐僧骑的小白龙还好看。
小白龙接着说道:“我叫古承远,是你的哥哥……亲哥哥。”
悠然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将眼睛从巧克力上抬起,看向古承远。
他的外表,有一点点不属于自己年龄的阴沉,但是并无大碍,因为他看着悠然的眼神,是温柔的,像是海中的海藻,慢悠悠地晃动着。
古承远撕开巧克力的包装袋,又剥开锡纸,然后递到悠然的嘴边。
悠然张开嘴,轻轻地咬下了一块巧克力,不规则的形状,而古承远手上的巧克力,则留着小小的一个门牙印。
巧克力很浓滑,悠然满足地咧嘴一笑。
古承远发现,他那处于换牙期的妹妹缺了一颗小门牙。
那一年,悠然六岁。
梦里不知身是客,睁眼,窗外涌进的炙热阳光让悠然一时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打着哈欠走出门,却愣住了,她看见客厅的茶几上,放着许多补品,雪蛤,血燕,以及一些名贵中药。
看上去应该是礼物,而且,是刚送来不久的礼物。
悠然认识的人中,只有一个能有这么大的手笔,同时,那个人也就是她这两年来一直躲避的人——古承远。
“古承远来过了?”悠然开门见山地问道。
悠然爸爸李明宇皱眉:“越大越没礼貌,连哥哥也不会叫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悠然问,当然,她最关心的问题是,古承远明天是不是还会来。
白苓将女儿的行李放在沙发边,沉吟了一下,最终决定说出实情:“承远是帮我去超市买鸡精了,等会儿就回来。”
这个事实让悠然心中一震,两只脚说着就想要迈开往外奔。
白苓蹲在地上,帮着悠然将她未来得及从箱中取出的衣服一件件拿出。
悠然从来都是把衣服胡乱塞在行李箱中,所以每次回家,白苓第一件事就是把女儿可怜的衣服给解救出来。
此刻,她背对着悠然,边整理着箱子,边轻声说了一句话:“妈妈只想今天全家开开心心地吃顿饭。”
悠然承认,这句话将她给彻底打败了,不管自己和古承远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妈妈是无辜的。
想起母亲对自己的好,悠然决定忍耐一下,尽量满足她这个小小的愿望。
“好了,先去坐着,等会儿就吃饭了。”李明宇笑呵呵地跑进厨房,继续展示厨艺。
想到等会儿就要和古承远再次见面,悠然心中烦乱,哪里坐得住,便来到阳台上吹风。
身后的白苓看着女儿的身影,心中不禁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女儿是自己生的,性格只有她最了解,平日里看上去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可心却是比谁都***,比谁都脆弱,也不知怎的,自从长大后,就对承远有了一层隔阂,这俩孩子,实在是让她放心不下。
实在是闲得无聊了,悠然便躲到厕所,跟屈云打了个电话:“猜猜我是谁?”
可惜屈云仍对这种小孩子游戏没兴趣,道:“不认识。”
悠然也不生气,继续问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屈云道:“接你电话。”
“想我了没?”悠然穷追不舍。
屈云道:“你才离开不过几天。”
一连碰了几次冷钉子,悠然的热情都消失了,也不知该说什么,话筒中只剩下空气流动的声响,听着不太***。
“怎么了?”屈云感觉到了悠然的不对劲。
“没,刚才太累,在打盹儿,那我改天再给你电话吧。”悠然用这句话结束了这次通话。
放下电话之后,悠然不停地在马桶上扭动着,一不小心滚到了地上,疼得内伤,几乎就要到想哭的地步了。
奇了怪了,屈云冷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怎么这一回自己就这么憋屈难受呢?正在这时,叶小蜜打来电话:“亲爱的,想我没有?”
“上大号!”悠然没好气地说。
“听声音你很不对啊。”小蜜嗅出了异常。
“我热脸贴了冷***。”悠然坦白。
“是哪张冷***啊?”叶小蜜很感兴趣。
“朋友介绍的,你不认识。”害怕小蜜大嘴巴,悠然觉得暂时还不能将和屈云***过的事情告诉他。
“很简单,你热,是因为你喜欢人家,他冷,是因为人家不喜欢你,既然如此,别去惹了,何必纠结呢?”叶小蜜叹息。
悠然心中一动,那啥,都说是旁观者清,难道事实真的如此?自己喜欢上屈云了?而苦恼的却是屈云不喜欢自己?
这就是屈云教给她的第二课——
辅导员,是不能喜欢上的。

本站推荐理由

兽类辅导员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点击免费阅读兽类辅导员全部章节!

悠然屈云小说仅代表兽类辅导员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