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载更新

乖叫朕相公免费全文阅读-乖叫朕相公(曲柚顾城安)在线资源包全章节免费阅读

乖叫朕相 连载更新 2020-01-05 02:11:37

乖叫朕相公简介:

最热门的小说资源―― 乖叫朕相公,作者是宋墨归,主角是曲柚顾城安,……那无处安放的小手终于得以解放,那无法入眠的夜色也可得到救赎。乖叫朕相公免费全文阅读 推荐给大家,千万不要错过了!...

乖叫朕相小说正文:

最热门的小说资源―― 乖叫朕相公,作者是宋墨归,主角是曲柚顾城安,……那无处安放的小手终于得以解放,那无法入眠的夜色也可得到救赎。乖叫朕相公免费全文阅读 推荐给大家,千万不要错过了!因父亲救驾有功,曲柚被太后赐婚给太子顾城安。顾城安却是个冷酷严苛的男人,新婚当日曲柚不小心打了个嗝,顾城安冷着脸让她以后不许贪吃。洞房花烛夜,顾城安没去。新婚第二日,顾城安穿上戎装直接上了战场,离开前也没看曲柚一眼。

曲柚顾城安小说资源简介

顾城安去了若水居后,未曾再来看过曲柚,曲柚喝了流云的药膳,躺到了翌日,外面的太阳照进寝殿内,透过暖帐投到曲柚身上。
曲柚将小脸露出被子,被那暖阳照拂了半晌,昏昏沉沉的意志清晰了一些。
或许因为今日天气格外好的缘故,曲柚能把身子从被窝里撑了起来。
闻见动静,流云立马跑了过去。

乖叫朕相公免费阅读

顾城安去了若水居后,未曾再来看过曲柚,曲柚喝了流云的药膳,躺到了翌日,外面的太阳照进寝殿内,透过暖帐投到曲柚身上。
曲柚将小脸露出被子,被那暖阳照拂了半晌,昏昏沉沉的意志清晰了一些。
或许因为今日天气格外好的缘故,曲柚能把身子从被窝里撑了起来。
闻见动静,流云立马跑了过去。
“娘娘,您醒了!时辰还早,要不要再睡会。”
看曲柚的上半身露出被子,流云赶忙跑去取了架子上的水蓝色狐裘,给曲柚罩上后,又跑去给曲柚倒了被热水。
曲柚扶扶发胀的额头,想是躺了这么些时日躺得久了,把脑袋都躺得晕晕的,而且她都连续好几日没去誉乾宫和银徽宫给太后和皇后请安了,她若再躺下去,估计得出事。
于是汲了口流云端来的热水,曲柚对流云摇摇头,想从床上爬起来。
流云吓了一跳,“娘娘您等等!等奴婢也把紫蔓她们几个唤来!”
若曲柚想起床洗漱,得有人备好洗漱的热水和帕子才是,流云怕自己一个人会照顾不周又害曲柚着凉,只能扯了被子来盖住曲柚伸出来的小脚。
“没事。”
曲柚皱了皱眉,又把小脚伸出来,看流云紧张得那模样,曲柚不禁怀恋起往昔自己健健康康的样子,而今,她怎么就变成这样一副病壳子了呢。
流云只能依了曲柚的意,赶忙找来衣裳给曲柚一件件穿上,并给她拢上锦鞋。
曲柚都坐到妆奁前了,也不见青葇和紫蔓几个小宫女来,流云气得不行,再看曲柚那痩得都能显出骨窝的小脸,眼仁又不争气的红了。
陪曲柚嫁进宫前,流云原想的是等嫁进来了,肯定有一大排宫女和太监围着曲柚伺候,哪晓得这六个月,东宫的太监和宫女根本不把曲柚当回事。
曲柚明明是尊贵的太子妃,却还不如做曲家三小姐来得快活。
躺了这么多日,难得见曲柚气色好了一些,怕影响曲柚的心情,流云赶紧把泪水憋回去,咧嘴对曲柚笑嘻嘻的说道:“娘娘,院子里那颗红梅树又开了几枝呢,而且这几日都没怎么下雪,那红梅盛得很呢!”
听了流云雀跃的声音,曲柚苍白的唇角浅浅弯了弯。
突然想到什么,曲柚问:“这些日子,殿下都在哪歇下?”
“......”
流云给曲柚梳头发的手顿住。
她以为曲柚是在关心太子是不是这几日都宿在了那柳韫若居里,怕曲柚又被***到,流云赶忙说:“娘娘,殿下都住在西苑呀,说来殿下也是心疼娘娘的,知道娘娘身体抱恙,就让娘娘安心在主殿养病,自己跑到西苑去住,将主殿完全让给娘娘住呢。”
即便流云心里对顾城安一万个愤恨,但为了让曲柚宽心,她自是得往好的方面说。
谁知她话音刚落,曲柚说:“等会收拾东西,搬去落梅苑。”
流云愣住,“娘娘,为何要搬去落梅苑啊?”
“落梅苑梅景好,本宫住那,好画梅。”曲柚抠着手里的那串步摇说。
流云:“......”
“娘娘,这、这您要画梅,主殿外面的院子里也有梅花啊,那梅树也开得盛的,不然奴婢扶您去落梅苑再回来也成,作何一定要搬去落梅苑呢,听说那落梅苑不烧地龙的。”
流云攥着梳子的手都抖了,不知道曲柚怎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本宫就想去那,以前住在曲府的时候,也没有地龙啊,还不是照样过来了。”
“可是娘娘,您现在的身子骨......”
“流云,听本宫的吧。”
“......”
流云抿紧唇,顿时不说话了,见曲柚执意要搬,她只能领了吩咐。
曲柚浓密的眼睫毛垂着,盯着手里的步摇看,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漫不经心的抠着步摇,一不小心就将镶嵌在步摇上的那颗小粉珠子给抠了下来,曲柚呆了呆,下意识就将珠子给摁回去,但是稍微动一下步摇,那小粉珠子就掉了下来,啪嗒一声滚到地上。
曲柚弯身捡起来,又将珠子给摁回去。
方才,她说给流云听的,不过是她随口扯的理由罢了,她之所以要搬,是为了将主殿腾出来还给顾城安。
顾城安是太子,她只是太子妃,顾城安既然不愿意来同她一起住,她怎可能一直霸占着主殿,现下身体有点力气了,趁早搬了的好。
-
给曲柚梳好妆,流云就去西苑向顾城安请示曲柚想搬去落梅苑的事,她本幻想着如果顾城安不同意便好了,怎想她话音刚落,顾城安就淡淡的说了一句“随便”。
流云只能认命,回主殿后立马唤来几个小宫女和小太监开始搬东西。
曲柚嫁进东宫这六个多月,也没多添置多少东西,许多本就原属于顾城安的,能搬的不过是一些衣裳棉被还有曲柚画的那一大摞画。
顾城安外出征战的六个月,曲柚只要有点精神,几乎每日都会画上一两幅画,六个月累积下来,起码能有上百幅,有几幅曲柚甚是满意的也都装裱了起来。
流云知道曲柚爱画如命,便是在搬动她那些画框和画轴的时候,给下面的小宫女和小太监嘱咐了好多遍让他们轻拿轻放,一定要小心。
可再小心,若是有人故意要使坏,那岂是流云能拦得住的。
比如说这紫蔓。
紫蔓嫌累,就尽往轻的画轴挑,这一趟她挑了剩下的最轻的两幅,然后往落梅苑搬去。
不想走到半路,瞥见顾城安朝这边走过来,男人一拢藏黑色蜀锦长袍,华贵的金丝云袖腰带束在腰间,一块墨色的玉佩坠在上面,脚踩黑色皮靴,整个人气质冷沉,远观就能压得人喘过气来,但他那张俊逸无双的面容实在让人心悸。
紫蔓一咬牙,鼓足了胆,在顾城安愈发走过来之际,她立马佯做踩到了裙脚,然后摔到地上,她抱在手上的画自然也摔了下来,其中一幅画轴的轴头都被摔破了,整幅画也卷开了一大半,此时顾城安正好走了过来。
紫蔓慌忙爬起来,对顾城安福下身:“对不起殿下,是奴婢毛毛躁躁的,竟没注意看路被石头给拌到了脚,碍了殿下的路,奴婢......”
谁料她话还没说完,男人伸来一只白皙苍劲的大掌,捡起了摔在她身前那副卷开了大半边的画轴。
男人捡起那画,将其全部卷开。
紫蔓不敢抬头看顾城安,低垂着头,以她的视线,能看见顾城安握着画轴的手。
眼见着,那握着画轴的大掌突然猛颤了一下,渐渐凸起一根根青筋,那双手,越颤越厉害。
紫蔓心口一跳,在想自己是不是闯祸了,惹了顾城安的怒,张开嘴,试着喊了一声“殿下?”。
“这画,是太子妃画的?”
男人浑厚的声音响来,有些抖。
即便画上落款了“曲柚”两个字,还有一行小诗,还有那独一无二的蓝色蝴蝶,顾城安还是不敢相信。
这画分明是他那娇气的小太子妃画的,可是,画上那娟秀的小字和那只蓝色蝴蝶,却是她独有的。
也只有她,能把梅花画得如此传神。
紫蔓被顾城安那涨红的脸和青筋爆凸的手吓得身子打颤,以为顾城安是生气了,她赶忙抖着声音回:“是、是、是的殿下,娘娘、娘娘她喜欢作画,尤其是画花类,她......”
只觉眼前一花,身前一凉,一阵疾风闪过,紫蔓抬起头,男人已经不见了。

乖叫朕相公全文阅读

流云领着紫蔓几个小宫女步回殿中,就见床榻边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太监,那太监竟然......竟然抱着她们家娘娘。
“啊!”
青葇被吓得当即叫了一声。
流云哆嗦了一下身子,红了眼睛,立马跑去拿了高案上的花瓶朝床边的那太监冲去。
“嘭”的一声,流云手里的花瓶直直砸到太监的背上。
曲柚看着这一幕,却来不及喊住流云,她惊得咬住唇,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下意识想从顾城安怀里挣脱出来,顾城安却还是将她抱得紧紧的,即便被流云砸了背,即便他肩膀伤口处的血越渗越多。
“殿下。”
曲柚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拉回理智,她挣脱不开顾城安的手臂,只能仰着头喊了他一声。
殿、殿下??
流云和紫蔓几个小宫女当即震在原地。
顾城安动了动脖子,回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宫女能有这么大的胆子砸他脑袋,回过头来,神色不愠不怒,***一边唇角对曲柚道:“你这小宫女倒是英勇护主。”
顾城安浑厚的声音响来,紫蔓惊回神,立马扑通跪地:“殿、殿下!奴婢眼拙,竟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殿下,殿下恕罪!”
她在东宫待的时间久,平时又关注顾城安,自是比流云和绿蓉几个更快的就认出眼前这太监哪里是什么太监,分明就是他们尊贵的太子爷。
这下,流云死定了。
绿蓉和青葇抖着身子,纷纷跪下,心里生出了和紫蔓同样的想法。
“太、太子殿下?”
流云瘫坐在地上。
曲柚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赶忙爬下床,在顾城安身前跪了下来,“殿下,流云也是护主心切,若流云认出了殿下,绝对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还望殿下饶了她,殿下要罚就罚臣妾吧,都是因臣妾而起。”
说完这番话,曲柚才意识到,她哪里还有什么资格请求顾城安饶过流云。
不久前,她不也用金簪刺伤了顾城安吗?
她同流云都是死罪,她想一个人担,怕是根本担不起。
曲柚跪着的身子开始打颤,她不怕死,只是她怕连累曲家满门。
早知今日,她何苦天天喝药,早病死了,也不至于连累家人。
流云还摊在地上,脸色惨白,精神已经在崩溃的边缘,都回不过神来爬上前让曲柚别替她担罪。
顾城安浓眉一蹙,将曲柚抱起来,抱回床上去。
“你夫君受伤了,你第一时间竟然不是担心你夫君的伤势如何,而是担心那小宫女的安危?不乖!”
顾城安弹弹曲柚的鼻子,在她床边坐了下来,觉得跪在身前那几个小宫女甚是碍眼,对她们挥挥袖,“你们都出去。”
“......”
“......”
几个小宫女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胆子稍微大一点的紫蔓忍不住抬头看了顾城安一眼,深深觉得眼前的太子是个假的太子,她怎敢相信顾城安会是这种反应,太诡异了。
流云还摊在地上,根本还找不回神。
曲柚也弄不清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但看顾城安那样子,不像是波涛汹涌前的平静,便对青葇和绿蓉说:“你们还不快把流云拖出去!别杵在殿下面前碍眼!”
然后才转眸紫蔓:“快去请太医。”
“......”
顾城安心里又一凉,这个女人,又是第一反应去关心她那小宫女,而不是关心自己。
真是......要气死他了。
顾城安黑了脸,“不许请太医,你们都滚出去!”
几个小宫女哪敢不从命,连忙爬起来退了出去,流云是被绿蓉和青葇托出去的。
殿内清净了,顾城安戳戳曲柚的小脸,“还不快给本宫包扎,难道你想要本宫死了才甘心?”女孩皮肤嫩,他就戳那么一下皮肤就红了。
曲柚被顾城安的话吓了一跳:“臣妾不敢。”
看小姑娘吓得不轻,顾城安才想起来她现在是曲柚,而不是前世那拧脾气的长孙梨儿,便压下了火气,将语气放缓,“快过来,给本宫包扎。”
曲柚烟眉蹙紧,袖子里的手颤得厉害,“殿下,还是宣太医吧。”
“宣什么太医?本宫就要你弄!”
曲柚:“......”
顾城安去攥曲柚的小手,将她的小手捏过来,见曲柚的枕头边有块帕子,直接拿了过来落到曲柚的手上。
“......”那是流云给她擦汗的。
“殿下真不想宣太医吗?”
见顾城安执拧,曲柚捏着帕子问道。
顾城安“嗯”了一声。
曲柚没了法,只能爬下床去翻柜子,膏药之类的东西一般都是宫女们收拾存放,她只是知道大概的位置,翻了半天没找到,心都抖了起来。
若顾城安有个什么闪失,曲家满门估计得跟着陪葬。
顾城安盯着曲柚慌忙找药的背影看,越看越觉得自己蠢笨如猪。
新婚那日,他明明背过她,也抱过她,还同她说过话,前几日还见过她的背影,却半点没察觉出她是她,前世她的声音很娇甜,这一世她的声音有点沙哑,还软糯糯的,听起来没什么力气,是因为她身体不好的缘故吗?
好在柜子里落了瓶凝香膏,曲柚翻了半天终于翻了出来,她取过那小药瓶走回床边。
“殿下,不然还是宣太医吧。”
曲柚从没服侍过别人,捏着药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眼瞧着顾城安血越流越多,她声音都哆嗦了。
“怎么胆子这么小?嗯?”跟前世一个样,脾气又拧又倔,胆子却小得很。
顾城安将曲柚拉过来一点,挑了挑她的下巴,“要给本宫上药,第一步该做什么?”
面对顾城安的突然亲昵,曲柚神经麻了一下,她懵懵的望着顾城安。
“脱衣裳。”
顾城安粗粝的手指做坏地摩挲了一下曲柚的唇。
美人在骨不在皮,他小姑娘哪哪都好看得紧,唇小小的,软软的,怎么看怎么好吃。
曲柚涨红了脸,可是她没有躲,任顾城安抚弄她的唇,并对顾城安“嗯”了一声。
她的这一声“嗯”,让顾城安错愕片刻。
女孩这是同意了?
而且,她竟然不抗拒自己的逗弄。
前世,他亲她一口,脸上立马就会多一块巴掌印。
这么想着,顾城安将曲柚的身子扣过来,朝她粉润的唇瓣压下去,快要触碰上那一刹,曲柚小手抵了他的肩,视线投在他另一边肩的伤口上,“殿下,臣妾先给你处理伤口吧。”
先?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小唇一张一合的说话,声色温柔,不带任何排斥,顾城安呼吸一促,他松开曲柚,对她点了头。
曲柚耳根都红了,可她还是站在顾城安身前,忍受着男人盯在她身上的目光,给男人褪下衣裳,一件又一件,曲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只知道她不能躲,也躲不掉,她是他的妻,以后还是侍寝,脱个衣裳能算什么。
太监服被曲柚的一双小手脱下,顾城安光了膀子,肩膀和脊背上那刺目的伤口也全部展现出来。
曲柚给顾城安擦药的时候,没见他皱一下眉头,好似身上根本没有带伤。
其实顾城安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伤筋动骨,可不是吗,战场上刀剑无眼,这花瓶比起那铁榔锤能算什么,曲柚再狠得下心,她那小手力气终是不大的,金簪刺得深,却好在没伤到骨头。
给顾城安抹完凝香膏,曲柚是不敢真让他用她的汗巾包扎的,连忙去柜子里翻出几块纱布,并找出一把剪子。
“臣妾手笨,如果弄疼殿下了,殿下一定要说。”曲柚懦懦的说。
看着这么温柔贴心的小姑娘,顾城安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前世他哪会有这种待遇?
顾城安捏捏曲柚的鼻子,对她“嗯”了一声。
曲柚挪过去一点,给顾城安裹纱布。
因为距离太近,顾城安又是坐着,曲柚站着,以是他的眼睛就不听使唤地瞟向了曲柚微微胀鼓的某处,浑身一热。
曲柚没注意到顾城安的目光,认真又小心翼翼的做着手上的活,她记得小时候姐姐的脚被烫伤,请来的大夫就是这样给姐姐包扎的,她按照记忆里的做。
弄好后,曲柚去衣柜里给顾城安找了套衣裳,这主殿本就是顾城安以前住的地方,殿内自然备有顾城安的各类必需品。
两厢无言,曲柚伺候着顾城安穿衣,顾城安任她捣腾,只是那目光就一直没从曲柚身上离开过。
给顾城安穿好衣裳,曲柚跪了下来,“殿下,您还是宣太医来瞧瞧吧,臣妾手笨,万一殿下的伤......”
曲柚话还没说完,男人插了嘴:“过来,给本宫抱抱。”
曲柚愣住。
“过来。”顾城安又喊了一声。
袖子里的手蜷了蜷,曲柚只能站起身来,脸颊染了红绸朝顾城安走过去,刚走近一点,顾城安的手就扣了她的身子,将她扣进怀里。
顾城安将曲柚的小手从袖子里捏出来,握在手心里,曲柚的手很小,跟他那宽大的手掌合在一起,更显得小了,顾城安将自己的手与那只又白嫩又娇小的手十指***在一起,对她说:“这六个月,委屈你了。”
曲柚再一次愣住。
今日的太子,真是太反常了,先是乔装成太监闯进来,而后她刺伤了他,他也不怒,还抱着她说他是她的夫君这种话,后来男人的言行举止和反应更是反常。
他......是脑子出问题了吗?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乖叫朕相公(曲柚顾城安)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点击在线阅读完整章节

乖叫朕相小说仅代表乖叫朕相公作者观点,与本站无关,正版全文请到官网阅读。

QFace小说资讯导读网

声明 |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