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贼特工

容时左朝归全文阅读男配宠辱不惊完整版无删减在线分享

容时左朝归 热门小说 2020-07-31 09:15:41
  • 男配宠辱不惊合集版免费阅读-男配宠辱不惊(容时左朝归)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男配宠辱不惊全文,故事主角是容时左朝归小说的情节感人,《男配宠辱不惊》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容时左朝归之间的有趣经历:时弟此言差矣,水有水之明丽秀澈,山有山之巍峨峻拔,花鸟鱼虫,万物皆有其自身之美,人亦然。如何能相互比较?朱闻琅振振有词,似是心得颇深...

容时左朝归小说男配宠辱不惊公开章节选读:

容时拎着包裹,步履悠然的穿过如蜗牛一般缓缓挪动的的进城队伍,凡所过之处,男女老少尽盯着他瞧。走到守城的兵士身边站定,容时掏出代表身份的文书递过去。
“在下乃县学的学生,需进城返回书院。”
这兵士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容时,不为其他,只如此容貌风姿,世无其二。他本正盯着人发呆呢,不料人竟直直的朝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还停在了他身前。他顿时脸色涨红,正绞尽脑汁想该怎么赔礼才好,一份文书被递到了跟前,还有同时响起的清冽淡漠的声音。
士兵一愣,忙伸手小心接过文书,稍作验看后双手递还。“原来是容秀才,身有功名之人无需排队,您请随我这边来。”
“有劳。”容时点头以示感谢。
“您客气了。”士兵忙回以一礼,然后转身在前引路,容时随后跟上。
县学位于整个县城的东面,距离县衙不过隔了两条街。想来当初选址之时便已考虑到学院的安全问题,又便于地方父母官考察了解当地学子的学识水平。
容时踏进书院大门时,霞光已经染遍了半边天空。他对着兀自发呆的守门人微一点头,径直走了***。
待人去了老远,守门人才回过神来,叹道,“容秀才风采愈发非凡了!”
容时不知身后之事,沿着花木掩映的蜿蜒小道一路往客舍而去。此时正是饭点,满院师生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到饭堂去用饭,故而一路走来,容时几乎没碰到什么人。
延着记忆找到原主所住的客舍,容时推门而入,只见不大的房间内,除了房门这一侧外,其余三面皆靠墙摆放着一张床铺,一张小几,窗前则放着一台置物架。
容时踏进房间,走向左侧这张床铺,原主在书院时便是睡在这里。他随手将包裹放在床上的矮几上,整张床除了垫着的被褥外,只有一只竹枕,一床薄被,床脚还有一只大木箱子。
容时走过去,蹲下,将箱子打开。只见里面大半是书,另有几件衣物,一双鞋和一枚宣纸包着的松烟墨。他将里面的书一一拿出,放置于小几上,又将包裹拆开,取出笔墨纸砚,其余都放进箱中,盖上盖子。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隐隐说话声及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片刻后,两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出现在门口,二人看到洞开的房门皆是一愣,片刻后反应过来,大踏步跨进门来,喜道,“容兄?可是容兄回来了?”“时弟,你可算回来了!”
这一前一后不同的声音话语,称容兄的这位二十四、五的年纪,相貌端正,眼神清明。而另一人则看起来二十出头,容貌俊秀,神采飞扬。
容时早在二人进门之时便已站了起来,伸手拂去袖摆沾染的灰尘,拱手为礼,“严兄,朱兄,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 对面的严知鹤、朱闻琅视线触及眼前之人,微愣,片刻后急忙回礼。
“之前听闻容兄病了,现在身体可无碍了?”严知鹤目露关切。
“劳严兄挂心,已无大碍。”
容时看看二人还拎在手上的书袋,“你二人可是刚从饭堂过来?”
“正是,你可是还不曾用饭?不如出去吃?我请客,就到一条街外的‘再来阁’如何?正好我也没吃饱,我跟你说今天饭堂的这菜真的是难吃得连猪……咳……”朱闻琅说到一半顿住,扫了一眼容时,不自在的咳了声。“那什么,真的是非常的难吃。”
“算了。”容时摇头拒绝,“我刚赶了一下午的路,也没什么胃口,去饭堂随便吃点就行。”
“那不如我与你同去,正好跟你说说,夫子这几日上课都讲了些什么?”一旁的严知鹤忽然道。
“那就劳烦严兄了。”这次容时没有推辞,将几上的东西稍微理了理,便准备出门。
眼见两人先后起身,朱闻琅不由有些着急,眼珠子转了转,叫道,“我突然觉得饭堂的饭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吃,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再吃点吧,不然我怕晚上会饿醒!”说着急忙将手中的书袋丢到床上,不待二人答应,大跨步先行走出门去。
严知鹤摇了摇头,看向容时,“容兄,我们也走吧。”
容时颔首,与他相携出门。
按理来说,严知鹤年龄比容时大了这许多,本不该以兄称之,只不过他为人严肃认真,对与科举学问相关的事尤甚。而在他看来容时如此年轻,便与他同科考中秀才,实力自然在他之上,达者为先,便不该以年龄论长幼。
三人一路向饭堂的方向去,沿路已不似之前那般冷清,时而可以遇到三五成队的学子路过,而几乎所有人在经过三人身旁时,都要停步回望,相互间问询着什么。
朱闻琅看着又一个经过的学子且行且回头的模样,不由面露庆幸,“幸好时弟你不曾答应与我出去用饭!”
严知鹤疑惑,“此话何讲?”
容时也侧头看向他。
“观者如堵,掷果盈车,”朱闻琅摇头晃脑,“古有卫阶、潘安,今时弟甚矣!”
严之鹤沉默,继而点头,甚觉有理。
容时摇头,“朝雪暮云,夜雨晨风;晴空去燕,晚照归鸿;三尺游侠不平剑,六钧亡将止战弓;秦岭云横八千路,巫山雨洗十二峰;软红尘十里烟火,渺云天九重仙宫……”
他信步往前,“一人之美,何足道?”
“时弟此言差矣,水有水之明丽秀澈,山有山之巍峨峻拔,花鸟鱼虫,万物皆有其自身之美,人亦然。如何能相互比较?”朱闻琅振振有词,似是心得颇深。
“所以这就是上月你被夫子抓到逛花楼的原因?”一旁的严知鹤突然插嘴道。
“严兄,你可莫要冤枉我!”朱闻琅俊秀的脸上满是憋闷,“那日分明是吴道成几人约我出游,谁知游的却是那等地方,我到门口发现不对,正要回来,谁知就恰好撞见了夫子巡查。”
他至今想到这事都还觉得冤,那吴道成与李孟白是学院丁字班的学生,至今身无功名,都是靠花银子买进来的。平日就带着几个自知科举无望的跟班到处厮混,不干正事。若非自家生意与这两家有合作不好撕破脸,他理都不想理这两人,又哪里料到他们平日撩鸡逗狗就算了,竟还往花楼里钻。
害得他如今在夫子那挂了名,怎么解释都没用,朱闻琅唉声叹气。
“原来竟是这么回事。”听他讲完前因后果,严知鹤不由目露同情。
容时亦递过去一个冷淡的眼神。
几人一路随聊随走,待从饭堂用罢饭出来,气氛已是十分融洽。待容时从二人处了解清楚了夫子近日所授课程,回到客舍,几人便各自忙碌,时不时交谈讨论一番,时间便如此自然的流过。

男配宠辱不惊全文阅读

千里之外。
冷月如钩,群星隐没,暗云浮动间,树影重重,犹如山妖鬼魅,张牙舞爪。
林间寂静无声,唯有风声轻啸,似乎连蝼蚁都察觉到危险,万虫息声。
“嘎——”一只乌鸦陡然发出尖厉的叫声,振翅欲飞。
刷——
冷亮的刀光闪过,乌鸦自半空摔落在地上。
一道黑色人影是树后缓缓走出,周身被黑衣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冰冷的眼睛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四周,浑身紧绷,每一步都蓄势待发,泛着幽光的利刃横于身前。
“咯吱——”轻微的树枝断裂声从右侧传来。
黑衣人陡然暴起,雪亮长刀挟着破空声向那处劈去。
“——噗呲”,刀剑入肉的声音在黑暗中清晰可闻。
只见黑衣人双眼睁大,似是不可置信。
血花飞溅,突然出现在黑衣人身后身穿玄色轻甲的男子将贯穿其后心的剑猛然拔出。
不在看黑衣人一眼,男子随手甩去剑上的血珠,缓缓吐出一口气。明月西斜,月光透过树缝洒落下来,刚好照在男子的脸上。
英俊深邃,眉眼锋锐,气势凛然迫人,又隐带兵戈铁马,沙场征伐的煞气。
“国公爷,夜色已深,下一波袭杀应该不会这么快来,您看是否先找个地方稍作休整?”一身穿精铁甲胄,手持长刀作护卫打扮的男子从先前黑衣人扑击的树后走出,恭声问道。陆续又有四五个做同样打扮的大汉从树后或灌木间走出,围拢在男子身周呈防备护卫之态。
男子环顾一圈,将剑归鞘。目光扫过众人,只见每一人身上都带着轻重不一的伤口,神态疲惫,眼神却如刀锋一般坚硬刚利。
“只剩这几人了?”男子声音冷沉。
听闻此话,之前的护卫眼眶一红,声音沉痛,透着咬牙切齿,“是,咱们二十人人的近卫队兄弟,如今只剩了属下几人,其他的都……”说到最后,声音已透着几分哽意,周围其他人亦是眼圈泛红。
男子沉默。
片刻后道,“先找个地方稍作休息,其他的,日后再说。”
众人领命,各自散去捡拾柴火,准备猎物。只有之前的护卫首领径直走到黑衣人的尸体旁,仔细翻找着什么,片刻后,从黑衣人心口处翻出一物,转身递到男子面前。
“主子,这是从那黑衣人首领身上找到的。”
男子伸手接过,只见那是一枚两指大小的黑金令牌,正中有一个‘隐’字,龙纹环绕。
“龙隐卫,这是已经认定我回不去了?”男子随手将令牌抛于地上。“如今北狄大患已除,我这个左家唯一的后人再“战死沙场”,他就再无后顾之忧了,倒是好打算。”
男子,亦或者该叫左朝归,大延朝卫国将军并超品鼎国公,开国主将左清锋之后。左清锋乃前朝故将之后,当时左家被前朝末帝罗织罪名九族抄斩,只他一人深山学艺,逃过一劫。出山后改名换姓机缘之下结识了本朝开国□□共同推翻前朝统治,此后南征北战,从无败绩。元朝立国后,周边各国虎视眈眈,屡次来犯皆被其一一击退,其战绩功勋,威名赫赫,爵位一升再升,于晚年被□□皇帝钦封为一品护国将军并国公爵位,赐食邑封地,世袭罔替,风光一时。然而虎父犬子,其子在行兵打仗上并无天分,最后只领着兵部闲职,几代下来也只靠国公爵位撑着。直到这一代出了一个左朝归,在战事上,他比之其先祖要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18岁自请带兵出征,将来犯的南越各小国打的割地赔款,称臣求和,被先帝赞颇有乃祖之风,受封从二品镇国将军,之后一升再升,如今已是正一品卫国将军,授超品鼎国公爵,手下的一支定北军骁勇善战,令各国闻风丧胆。
只可惜五年前先帝驾崩后,新帝继位。继任新帝屡次试探打压,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
半年前与北狄的一战,歼敌十数万,打得整个北狄丢盔弃甲,望风而逃,迁都北去数十里,最后送上牛羊马匹,赔款求和。如今的北狄已是不成气候,起码数十年间再无力南下作乱。
如今边关已定,外患已除,新帝再无所顾忌,各种手段轮番使出,如今更是连□□立国时秘密建立的只听命于帝王的隐龙卫都出动了。也是,如今的左家只剩他一人,只待他一死,到时群龙无首,再分而化之,便可轻易消去这心腹之患。
心中这般想着,左朝归面上却是一片冷漠,并无丝毫愤恨不平之色,只眼中幽暗深沉,晦涩难明。
半月后,花莲村。
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对于农家而言本是最好劳作时间。今日的容家却无一人外出,只一早将两个最小的孩子赶出去玩耍以防不懂事捣乱。此时院中容父、张氏及其他所有主要劳力都围在一一处,中间是一以白布覆盖的不明物体。众人目光皆聚集于此,神情或激动或紧张。
“爹,时候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揭开了?”容琤耐不住性子,首先开口道。
“性子怎么这么急躁?”容旺斥了他一句,到底没反对,深吸一口气,伸手捏住焙笼上遮尘布的一角***一掀。
白布飘落于地,出现在眼前的一加形似小桌的方台,却有着层层叠叠的隔层,隔层内陈列着一张张色彩明丽的纸张。
容旺蹲下身,屏住呼吸,微抖着手小心翼翼托住一帖浅青色的纸取了出来,不待他起身,围观的众人纷纷躬身弯腰,凑近前来看。
只见此纸长一尺有余,宽约八寸,色如初春微蕊般***活泼,其上细细绘着燕穿杨柳雨的春景:杨柳绿丝绦,微雨燕***。而与时下黑白二色水墨深浅不同,其色彩缤纷似乎每一片柳叶都新旧不一,却又不过于浓重绮丽,纹理清浅拓于纸上。整帖纸质轻薄光洁,清新高雅而意趣盎然。
“这是……成了?”容父首先开口,虽是疑问句,却透着掩不住的惊喜。
“定是成了,我还从未见过如此精美的东西,竟只是一张纸!”
“三儿既然让咱们做,那铁定是能成的!”
众人七嘴八舌,喜不自胜。
“再看看其他。”容旺同样是满脸喜色,却没有回答,众人勉强将喜悦压下,看他将手中纸笺小心翼翼的放到一旁的木桌上,起身走到另一侧,小心翼翼又托出一帖,与之前的彩色锦笺不同,此帖只有黑白二色,白为底,上拓黑色双鱼纹路并古字铭文,令人一眼看去,只觉浑朴凝重,风韵雅致。
容旺面上喜色更浓,双手将笺纸置放于之前一处,又换了个方向同样取出一贴,这一帖与之前的尽皆不同。却见整张纸呈古木原色,除此别无二色,其上有精致纹路微微凸起,在阳光的照耀下,隐泛流光,瞧着厚重端严,华丽典雅之极。
“成了!”容旺终于彻底放心,大笑出声。
众人再压不住脸上的笑意,看着一帖帖纸犹如在看什么宝贝一般。
“这真成了?咱们要不先给三儿送几份去,让他验验?”张氏却又有些不放心了。
“奶,您就放心吧,造好的纸是什么样的我三叔留的方子上都有写呢!我瞧着绝对没问题。”容琤笑着宽慰道。
“没错,娘您就放宽心,保准没有问题的,何况三弟他在书院学习辛苦,我们怎好随便一点小事就去打扰他。”容旺也在一边道。三弟把能做的都做了,他如果连剩下的这点事都办不好,哪里还配提是一个当哥的。
“这……”听他这么一说,张氏也犹豫起来。
“就这样!”容父拍板道。“老二不是说三儿交代,纸做成之后,每个样式再多做一些?先每样再做二十份出来,然后各挑出五份给三儿送去。”
“行,您就放心吧。”容旺答应道。“咱们这次造了有十种样式,每式五份,用了差不多有半个月时间,不过其中一大半都用在等工匠雕刻饾板,拱花,及制造各种用具上,真正造纸的时间不过几日而已,再加上熟练后速度更快,再造二百帖,十一、二日足够了。只是这段时间田地里的活就要辛苦爹和大哥了。”
“二弟你这是什么话?大哥别的事情帮不上忙便罢,这田地里的事情难不成还得让你操心?有我和爹跟你***她们,你只管放心造纸就是。”容昌神色认真道。“你要再说这样的生分话,我可就生气了。”
“大哥说的在理,之前是我说错了,咱们兄弟齐心,何愁不能把日子过好?”容旺亦收敛了神色,郑重道。
“好!好!你们兄弟能明白这个道理,我和你们娘也就放心了!往后你们兄弟三人相互扶持,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容父神色欣慰。
“咱们家往后铁定能越过越好!不过奶,家里都好长时间没好好吃过一回肉了,您看这马上又要忙起来了,今晚上是不是去割点肉回来吃?”容琤突然从一旁凑过来的讨好道。
“臭小子,就你嘴最馋!”张氏笑骂道。
“哪有,我这分明是为大家着想。”
“二侄儿既这么想着大家,我们也不好拂了你的心意,这样,今晚上的肉你就别吃了,我们大家替你吃了吧!”
“大伯娘,您怎么这样?”
……
一时欢声笑语接连不断,飘出很远……

小说资源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男配宠辱不惊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是本站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