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兽勇猛

谢云岫全文阅读总有继子想给我挣诰命在线完整版txt资源

谢云岫 热门小说 2020-07-31 09:16:27
  • 谢云岫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总有继子想给我挣诰命(谢云岫)完本版合集版免费阅读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总有继子想给我挣诰命全文,故事主角是谢云岫小说的情节感人,《总有继子想给我挣诰命》跟我们娓娓道来了谢云岫之间的有趣经历:杜若兰和庾青青没想到会碰见凌王府的人,还是京城素来最为人忌惮的二公子,两人忍不住往后缩了步子。蒋承弼可不管两人如何想,冷声道,“我父王乃为国征战,负伤而死,本是...

谢云岫小说总有继子想给我挣诰命公开章节选读:

蒋承弼冷淡的眸子扫过二人,落在杜若兰身上。
“杜姑娘似乎对圣上赐婚的圣旨很不满!”
“不敢!”
杜若兰吓了一大跳,这顶帽子扣在她头上,整个杜家都要遭殃。
她心里郁闷的很,这蒋承弼莫不是吃错了药,这语气怎的听着似乎是要给谢云岫做主似的?
不应该理都不理她,完全不屑她,甚至还怪责她克死了自己的父亲吗?
庾青青见蒋承弼脸色不好,心下也有点慌,她刚刚对谢云岫趾高气扬,那是因为她觉得谢云岫对不起庾家,现如今庾家在朝堂还没站稳脚跟,而眼前的凌王府可是皇帝最信赖的功臣之家,庾家得罪不得。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连忙认错道,
“给二爷请安,我们几位随府上长辈过来探丧,因前殿人多,故才来此处透气,却没想到叨扰了二爷。”
蒋承弼无情打断她,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道,“没错,你们不仅叨扰了我,还冒犯了母亲大人?”
什么?
母亲大人?
他说的是谁?该不会是谢云岫吧?
杜若兰闻言眼珠子都差点要掉下来,而庾青青也险些站不稳。
他居然称呼谢云岫为母亲?
有没有搞错?
蒋承弼年纪比谢云岫还大一些吧?
何止是她们不可思议,就是谢云岫自个儿都差点栽倒。
她暗暗瞪了蒋承弼一眼。
收到谢云岫的眼神,蒋承弼暗暗好笑,不过他面上不显,却是不理会旁人,忽然神态语气十分恭敬道,
“我本是去明熙堂给母亲请安的,哪知道母亲已经到了半路,遂追寻到此,父亲征战多年,因战伤去世,也算死得其所,父亲遗言,不许我们大办,要我们高高兴兴送他,还望母亲莫要难过。”
蒋承弼一席话,再一次把大家给惊呆了。
如果不是那里站着一个十五岁娇滴滴的小丫头,杜若兰甚至还以为蒋承弼真是谢云岫的儿子呢!
那语气,那神态,简直恭敬温和到了极致,与刚刚狠戾的样子判若两人。
湖面微风拂过,平添了几分清凉,谢云岫一时也颇为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庾青青首先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咬牙奉承道:
“是的,想必王爷仙逝,夫人极为伤心….”庾姑娘话说到这,瞅到谢云岫那***欲滴的脸蛋,那气色红润得不得了,实在是不像是伤心的样子,气得咬牙话也说不下去了。
“嗯…”蒋承弼这才把目光投向她们二人,
“既是如此,那你们二人该当何罪?”
杜若兰闻言险些要晕倒,庾青青也是面色铁青。
这个蒋二爷,怎么抓着不放呢?
蒋承弼逼人的目光直直落在她二人身上,这是逼着她们道歉。
庾青青气的七窍生烟,她能怎么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绷着脸,忍气吞声朝谢云岫道,
“刚刚多有得罪,还请夫人海涵!”
蒋承弼再看向杜若兰,杜若兰一口气差点晕过去,一张脸也能滴出血来,她咬着唇,死活不肯开口,最后是她身边的嬷嬷轻轻推了推她,示意她认错,她才不情不愿敷衍地福了福身,
“刚刚言辞不当,还请夫人莫要计较。”
谢云岫轻轻哼了一声,自是无语至极。
蒋承弼一改刚刚咄人的气势,忽然又眼神温和看向谢云岫,“母亲若是心里不痛快,我就这让人把她们赶走….”
谢云岫哭笑不得,蒋承弼给她撑腰,她却不能真的把人赶出去,遂道,“她们两位还年轻,我就不跟她们计较了,我们去灵堂吧!”
杜若兰跟庾青青气个半死。

谢云岫全文阅读

蒋承弼唇角微微一勾,“我送母亲去灵堂。”
一路上,蒋承弼落谢云岫半步远,谢云岫却十分不自在,余光一直盯着那一双皂靴,心想着他发什么神经,怎么这样称呼她?
而且蒋承弼这个人很奇怪,总让人捉摸不定,一时看着很好相处,一时又脸色阴冷的吓人。
前面就是灵堂,谢云岫站在游廊的拐角处停了下来,她扭头看向蒋承弼,
“二爷,刚刚多谢二爷解围!”谢云岫屈膝一礼,
蒋承弼立马侧身,“使不得!”
虽然蒋承弼一口一句“母亲”,谢云岫总不至于真的把自己当凌王府的正经嫡母了。
“二爷,多谢你的好意,只是还请二爷不必叫我母亲,你有自己的母亲,我们…..”谢云岫自己说着也很尴尬,“你就叫我一声夫人吧,这样我也自在。”
她说完,发现蒋承弼深深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让谢云岫很不奇怪,仿佛他认识她,跟她很熟似的,
正要开口,却只听见他一本正经道,
“父亲临终前,吩咐我兄弟四人并沁儿,必须奉你为母,侍候终身!”
“!!!”
谢云岫惊呆了!
凌王临死前交待了这话?
要知道这话份量可不轻!
这意味着,蒋承弼他们兄弟几个必须把她当正经嫡母来对待。
谢云岫深吸一口气,满脸的不可思议。
蒋承弼望着对面的人儿瞪大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儿跟桃儿似的,水灵灵的眼眸一眨一眨,夹着迷茫和懵懂,流淌出几分不知世事的娇憨来。
牡丹国色,也不过如此。
这样的女子,就该护着。
“母亲,咱们去灵堂吧!”
蒋承弼抬手领着她走到乾正堂的廊下,他从下人手里拿了一件麻衣,递给谢云岫的丫头,谢云岫的丫头帮着她穿上。
灵堂内已经人满为患,此刻正有人来祭拜凌王,灵堂里头一片哭天抢地的声音,蒋承弼领着她从侧边***,到了棺椁旁边的位置,这里有一个蒲团,看样子应该是留给谢云岫的。
依照丧葬规矩,只有平辈或长辈可以待在棺椁旁边,其他晚辈一概得在灵牌前面两侧跪拜。
因着人多,蒋承弼也没吭声,而是回到自己的位置。
正有几个朝中大员来上香,灵堂内哭声响亮,这些吊唁的朝官上完香,就被请到灵堂东边厅堂落座,陛下大恸辍朝三日,特派太子一早来王府吊唁,官员们都在此陪着太子缅怀凌王。
一上午吊唁的人络绎不绝,直到快晌午时,才终于得了一个空隙,谢云岫也擦了擦汗,松了一口气。
灵堂内的人都披麻戴孝,一时谢云岫也没法去认人。
然而恰在这时,一着太监服饰的人躬身来到谢云岫身边,声音略尖锐,“夫人,贵妃娘娘有请!”
谢云岫神色一惊,贵妃娘娘什么时候来的?
不知为何,她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凌王乃陛下拜把子的兄弟,整个天下有一半是他打下的,陛下在凌王病危后,加封他为凌王,是本朝唯一一个异姓王。
而这宫中的熹贵妃便是凌王的表妹。
“遵命….”谢云岫起身,便跟着太监往外边走。
这时旁边跪着的人也都看了过来,蒋承弼皱了皱眉,他也急忙跟着起身,
“公公,姑母有什么吩咐吗?”他有些担心。
那公公朝他微微一笑,“二爷稍安勿躁,娘娘就是想见见夫人而已。”
蒋承弼看了谢云岫一眼,谢云岫略略有些茫然。

本站推荐理由

总有继子想给我挣诰命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