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游法师

阮慈全文阅读借剑分享全文小说完整版

阮慈 热门小说 2020-07-31 09:16:30
  • 阮慈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借剑(阮慈)完本版合集版免费阅读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借剑全文,故事主角是阮慈小说的情节感人,《借剑》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阮慈之间的有趣经历:“你抬起头来。”阮慈抬起头让皇后娘娘打量,她很小心,并不四处探看——也没什么好看的,宋京禁宫她也来过几次,皇后的宫室无非大了些,也没什么特别的。阮容才貌双全、清...

阮慈小说借剑公开章节选读:

她是太子钦点的嫔妃,皇后娘娘也无计可施,只是微微摇头,想了一转,叫她站起身来坐到身边,问她几句话,阮慈一一答了。
她口齿灵便、声音娇甜,卖相也好,皇后讲了几句话,由不得也喜欢上她,携着她的手叹了几口气,说道,“是个好孩子——只是委屈了你,要怪,只能怪这世道不好罢。”
大人说话,孩子听不懂也是常事,阮慈眨着眼做出懵懂的样子,其实心里大略是明白的,太子点嫔,是二夫人造访之后的事,大约是有件大事已在酝酿,她的婚事,无非是此事的一部分而已。
宋国七百年来争斗不休,门阀家的女儿,锦衣玉食、少见天日,不用承受那火瘴干风的磋磨,自然也要付出代价,阮慈对自己的婚事并无主见,一切不过是豪门博弈的一部分,她已拜过皇帝,此刻拜过皇后谢恩,又去拜见太子。
太子正在碧华轩小书房读书养静,他叫从人都退到门外,让阮慈坐近一些,又给她吃点灵玉。“你姐姐怎么样了?”
阮慈幼时是跟着阮容一起进宫的,阮容大她两岁,太子又大阮容三四岁,两人年纪差距很大,阮慈年方豆蔻,太子已是弱冠之年,两人坐在一起,仿佛隔了一辈,彼此毫无绮念,阮慈说,“姐姐自然很伤心吧,我也不晓得,昨日得了消息,今天一早就来谢恩了,还没和她照面。”
阮容自然是要怪责太子的,这点阮慈不说两人也明白,太子笑了笑,他似乎也是有些难过,但已消解过了,只慢慢地说,“那也没办法,都会好的,这样做,对阮家最好,你父亲会解释给她听的。”
阮容是嫡系出身,阮家主支唯一的大小姐,天下间能配得上这份出身的门阀都不太多,若是她嫁入天家,自然是太子正妃,将来也就是一国皇后,阮容正是想要做皇后才瞒着自己的符道修行,但皇后的陪嫁自然要比一个妃嫔贵重,阮慈昨晚想了一夜,隐约已有猜测,此时不禁问道,“是和坤佩有关吗?”
太子不免对她另眼相看,沉吟片刻,也不瞒她,点头道,“周帅上疏,请为我择配,这是好事,东宫不便回绝。”
周帅正是北地周家之主,阮慈肩头一颤,已是全明白过来,“昨日二夫人进宫请安,皇后娘娘便是对她提起了此事。”
皇后与周、阮两家都沾亲带故,居间也是难为,阮家也很难回绝皇家提亲,更不好主动推出阮容之外的人选,若是由皇家开口,阮容被聘为太子妃,阮家该拿什么陪嫁呢?要是天子受了周将军蛊惑,开口索要坤佩做嫁妆,阮家该不该答应?
只有太子,在自己婚事上到底是能做得几分主,由他出面是最妥当的。他不娶阮容,心下怕也是有几分失落的,要再择人,除了阮慈,年龄相当的阮家姑娘也没见过别人了。阮慈没有说话,只叹了口气,太子摸摸她的额头,不无歉意,“承乾宫人口简单,我也自然会照顾你的。”
阮慈不敢生受,盈盈下拜,“是奴要多谢殿下照拂阮家。”虽然她的婚事因此断送,但太子却是一番好意,在这样的乱世之中,坤佩对阮家,远远比一两个女儿的终身要重要得多。
太子从前看她,是阮容的小妹妹,这一次对阮慈是刮目相看,不但仔细地看了她很久,而且还告诉她许多阮家人不会告诉阮慈的事情。
“三宗共镇宋国,以百年为期,轮番派驻真修执掌符门,十五年前,盘仙门高道潜修去了,凌霄门却未派往昔的陈仙师回京,而是由柳仙师履新,据我所知,阮家与陈仙师相交莫逆,和柳仙师没什么交情。”
“原来我们大宋的豪门世家,都有供奉仙师么?”阮慈问道,“我们家供奉了陈仙师,那么……周家供奉的是哪一位呢?”
“便是新上任的柳仙师,”阮慈一点就透,太子和她说话也轻松,他低声道,“听说,柳仙师对周帅很是赏识,甚至收他做了外门弟子,传下一套炼体***。”
“炼体?”
阮慈疑惑稍去,可问题却也越来越多,“甚么是炼体***?是武功么?盘仙门、凌霄门、玉溪派,这些门派为何我从未听说过,他们都是修符的么?”
太子有些无奈地笑了,“这些事,以后慢慢再告诉你吧,你只管回去把这些话告诉家里人便行了。”
阮慈不情不愿,却也只能拜别,太子牵着她的手,亲自将她送到门前,又突然叹了口气。
“像你这样的小娘子,若是甚么都想知道,到我的承乾宫来自然是极合适的。”
为防风沙,豪门府邸内无不是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廊亭连缀,便于家人行走,禁宫自然也是如此,太子透过深深的回廊,望向天井处洒落的一丝日晖,他生得白皙清俊、风神如玉,他望着远处,阮慈却看着他的侧脸,一时两人都有些出神。
“将来,你会知道许多人一辈子都不知道的事情。”
太子轻喟一声,缓缓说道,“但是知道得多了,也许你又会巴不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呢。”
阮慈一向觉得他虽然身份高贵,却一点也不倨傲,但没想到,太子居然也有如此忧愁彷徨的时候,她不禁心头一紧——有什么样的事,能让一国东宫做如此情态?
#
无论如何,阮慈极得太子喜爱,这是有目共睹的,她入宫谢恩被太子留住,出门时更被亲自相送,这些小道消息似乎长了翅膀,在阮府内翩翩飞舞,阮慈从宫中回来,就觉得家下人对她的态度大不相同。她却并不以此为乐,抱着收养的大狸猫发呆,晚饭也不想吃,她的侍女小狸笑道,“慈姑,用饭吧,吃完饭,大老爷大约也得闲了,还要过去请安那。”
阮慈惦记着太子所说的‘把这些话告诉家里人’,便坐起身和小狸一起吃晚饭,宋国人只吃一种饭,主仆之间也无甚分别。这是灵玉旁伴生的‘粒稻’,埋在土里一块一块,灰突突的,宋人煮玉为饮,将灵玉煮化之后,放入粒稻,稻熟自然褪壳,将稻皮扬弃,饮汤嚼米,便是裹腹的饱餐。
阮慈吃了两块粒稻就吃不下了,把汤饮了几口,便拿过猫碗,将残食倾倒***,大狸猫‘喵’了一声,凑过去大吃大喝起来。把碗***光了,伸出爪子在那里***自己的毛。小狸埋怨道,“慈姑总是这样喂它,它便更加娇惯了,吃过煮熟的粒稻,再不要吃生的。”
“谁说的?”阮慈从怀中取出一块灵玉,掰碎了递到狸猫嘴边,狸猫站起身抱着她的手,一粒一粒吃个不停,小狸气得跺脚,直道这狸猫谄媚,阮慈大有面子,不由嬉笑起来,一时也忘怀了连日来的动荡波折。
大老爷一直没遣人叫她过去,阮慈在屋里来来回回踱步许久,还是抱着狸猫溜出去找阮容。阮容气色不太好,有气无力的,但到底还是见了她。

借剑全文阅读

“他只问了那一句?”她细问阮慈入宫见闻,问得太子只说了一句‘你姐姐怎么样’,不由眉立恼道,“这男人实在没有良心。”
阮慈最好她只埋怨太子,当下拼命附和,“确实,男人都靠不住得很。”
阮容被她逗笑了,弹了她一个爆栗子,“我又没有怪你——难道我是那样不讲理的人么?只是你的性子要改了,禁宫可不是甚么好去处,既然你去了,那便要好好地说说你。”
说是这样说,但依旧难免惆怅,阮容能不迁怒阮慈已算难得,阮慈也不敢贸然开解,小心地在阮容身边坐着,望着窗外发呆,她有好几个月没见过天日了,宋国甚至还有不少贵族少女,从生到死,一步也没有踏出过屋顶。
但阮慈是想要出去看看的,她心里装着许许多多的疑问,盘仙门、凌霄门、玉溪派,三宗共镇宋国,为什么要用镇字呢?难道宋国有什么妖邪不成?可谁也没说过这些,就连太子所说,和阮家交好的陈仙师,阮慈也从未听说过他的事情。
大狸猫被她抱得久了,有些不耐烦地扭动起来,阮慈把它放到地上,阮容说了句,“这猫儿倒生得胖大,只是被你惯坏了。”
宋国几乎人人家中都饲了狸猫,狸猫爱吃粒稻,能嚼灵玉,探矿往往能够帮手,还喜欢捕食野外逢火瘴之气而生的凶鸦,是第一吉祥有用的益兽,阮家也不例外,府中有上百只猫,阮慈身边这只是她小时候抱到屋里来养的,和她一样久不出门,每日里好吃懒做,阮慈说,“我没有惯着它呀,我对它很严格的,是不是呢,大狸奴?”
大狸猫长长地喵了一声,走到门口回头看她,小狸笑出声道,“它想回去了。”
阮慈本就呆着尴尬,阮容一会儿还要给她上课,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她起身要去捉猫,大狸猫一扭身子就跑了出去,阮慈拎起袖子直追上去,口中叫道,“狸奴,你去哪里?”
她跟在狸猫后头,跑了一段,累得停下来歇口气,大狸猫也就不走了,在远处望着她,阮慈追上去,它又扭头跑远,阮慈被逗得且跑且笑,她心中有种难言的快慰,似乎所有的忧愁都在奔跑中被暂时忘却,阮慈也不知道十几岁的小姑娘应该是怎样的,在这个乱世,似乎谁都没有纯真的本钱,就连阮容和太子都不曾无忧无虑,可她确实又很想冲出这重重屋宇,在星空月色下跑上一遭,又或者甚么都不做,只是享受那自由自在的感觉。
若是在平时,阮慈是不敢这样跑的,阮府千年古宅,有许多地方不许孩子们去,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阮家养女了,阮家养大了她,她也为阮家付出了自己的终身,就要这样生生嫩嫩地闯入禁宫中去,阮慈今夜不再处处小心,她的嬉笑声在重廊里撞起阵阵回声,追着狸猫也不知跑到了哪里,这才逮着一个空档,从背后猛地一扑,抱住了大狸奴。
“你作死呀!”她搂着猫一顿乱搓,大狸奴懒洋洋地倒在阮慈怀里,宋国的猫都生得高大,大狸奴要是人立而起,几乎有阮慈一多半高,阮慈是揉不痛它的,狸猫被搓了一会,反而咕噜起来,阮慈佯怒道,“好厚的脸皮,我是在罚你呢。”
她自己撑不住笑起来,笑完了,慢慢弯下腰,把脸靠在大狸奴厚实的毛发上,伸出手望着指尖,青濛濛的符力正自流转,将汗意污垢带走,阮慈出了一回神,突然又难过起来,低声道,“你这么野,带你入宫是害了你,可你又这么懒,不带你***,你该怎么办呢?”
她像是在问自己,也像是在问狸猫,“你说,容姐会好好待你吗?会不会她见到了你,就想起了我,私底下偷偷地拿你出气呢?”
她在阮家,虽然衣食起居一如阮容,但终究没有父母,伯父、伯母的照看,和亲生父母总是有所不同,自幼陪阮慈长大的只有这只大猫,阮慈不敢带它进宫去,却又很舍不得,她突然被择选为太子嫔时并不开心,今日知道自己的婚事不过是博弈的结果,也没有难过,唯独此时想到要和狸奴分离,却实在不易接受,搂着猫呜呜咽咽地哭了一会儿,擦擦眼睛,抱着猫要回屋舍去。“唉,我们这是在哪儿啊,天色又黑,我可找不到路了。”
她把狸猫放下,令它带路,狸猫却并不动弹,四足稳稳站定,仰头看她,大眼瞪得圆圆的,阮慈一阵纳罕,她这头大狸猫一向是很灵的,很能听得懂人话,让它带路,它不可能分辨不出方向。
“怎么了,和我闹脾气了?”
她回身要自己寻路,狸猫又绕到她身前将她拦住,仰首长长地嘶叫了一声,叫声凄厉嘶哑,阮慈被它吓得倒退了一步,跌坐在地,惊疑不定地道,“出什么事了么?”
宋国野外甚是荒凉,只有寥寥几种异兽生长,各有神异之处,狸猫便是以善感变化见长,阮慈听过许多传说故事,许多地动山摇的大灾变,都有狸猫示警,只是她从未想过宋京这样的大城也会有什么地动、星陨这样的大灾,正不知所措,远处突地一阵嘈杂,‘铛’地一声,钟声响起,隐隐还有马儿的嘶鸣声,但很快就都沉寂了下去。
阮府迎客,门钟要么不敲,要么没有只响一声的,贵客也万万没有夜里登门的道理,阮慈脸色发白:这些年来,宋京风云诡谲,这样的响动她听到过好几次,都是邻人的动静,她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军士临门,抄家灭族的声音。
她也明白了太子脸上的忧郁之色——怀璧其罪、形势逼人,这一次,阮家是真出大事了,恐怕太子心中也隐隐有所感觉,这一次,可能连他都护不住阮家。
狸猫‘喵’地一声,站起身引着阮慈往回廊深处跑去,这里越跑越深,连月色都照不进来,只有阮慈胸前青符散着朦胧的光,阮慈将青符拿下,勉强照着前路,大狸猫不时转身回望,眼中幽幽的亮光像是浮在空中的烛台,阮慈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跌跌撞撞跟在大狸猫身后,跑了好一阵子,狸猫停住了脚步,人立而起,爪子不断地刮擦着前方的门板。
为避风沙,世家大族均将屋宇用回廊连并,这回廊周折幽曲,如同迷宫一般,世代绵延不断加盖,踵事增华之余,也有许多幽僻之所罕有人迹,孩童走丢,寻不回路,如果进不了屋,符力耗尽后就死在哪个荒院也不是甚么稀奇的事,阮慈此前就从未来过这个处所,她推了推门,又用符照了照,“门锁住了。”
铁锁坚牢,在青符下反着雪白的光,阮慈碾了碾手指,心下纳罕:这个地方这样偏僻,按说早该尘灰遍布,可符力没有丝毫反应,可见这里应该常有人来打扫。
身后,喊杀声渐起,极远处更有火光亮了起来,照红了半边天空,隐约可见火瘴凶鸦在天边来回飞舞,粗哑叫声在空中隐隐飘散,‘当亡、当亡’,叫得人心烦意乱。阮慈回望身后,又低下头看了看狸猫,大狸猫蹲坐着偏头望她,似在沉吟着甚么,猫脸本就表情甚少,它看来并不为乱象所动,依旧冷静非常。
阮慈注视它一会儿,轻声道,“狸奴?”
她其实也不知自己在问什么,狸猫却像是听懂了,它缓缓站起来,弓起背抖了抖毛,扬爪一抓,阮慈眼前一花,什么也没看清楚,只听得当啷一声,铁锁落地,她放低青符看了一眼,锁身整整齐齐断成了几节,犹如被利器划过。
寻常狸猫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点的,若等闲如此,宋国人就不敢养猫了,阮慈心中不知作何想法,望着大狸猫说不出话。
大狸猫打了个呵欠,******爪子,往门缝里一蹿,阮慈猛地回过神来,又回头看了看远处的火光,一咬牙推门而入,回身摸黑闩上了门。

本站推荐理由

借剑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