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轻松冷酷

安棉心高随屹全文阅读八零暖婚小福妻下载阅读在线全文

安棉心高随屹 热门小说 2020-07-31 09:16:37
  • 八零暖婚小福妻合集版免费阅读-八零暖婚小福妻(安棉心高随屹)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八零暖婚小福妻全文,故事主角是安棉心高随屹小说的情节感人,《八零暖婚小福妻》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安棉心高随屹之间的有趣经历:安棉心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吐槽了几句狗血年代文,就阴差阳错下穿越到了书中世界,成为了男主角高随屹的炮灰前妻女配。更是从天而降两只小包子粘着她,为了改变自己的...

安棉心高随屹小说八零暖婚小福妻公开章节选读:

第1章穿书八零
"天啊,她真的把农药喝下去了?"
"完了!这回非得闹出人命来不可。"
"……"
正值盛夏,烈日当头,原本应该在家里吃晌午饭的村民们,一蜂窝的齐聚在高家门前。
个个伸长了脖子瞅着趴在地上头发散乱的女人,她手边扔着刚喝空的农药瓶。
"娘~娘呜呜,你怎么了?醒醒。"豆芽菜身板的小姑娘趴在女人身上呜呜哭个不停,听得人心都不***。
"哭哭!就知道哭!家里的晦气都是你哭来的!"话音刚落,从堂屋走出来个骂骂咧咧的小老太太,佝偻着后背,满是褶皱的脸上都掩饰不住她锐利目光,死瞪着躺在地上的女人,"要死都不知道滚远点!"
额吵!闹!安棉心被这括噪的声音吵得头疼,不耐烦的蹙了蹙眉,下一秒像是预知到危险的睁开眼。
紧接着,身子比大脑反应的还要快,搂住怀里的'豆芽菜'顺势往旁边一滚。
"哗啦--"原她躺的位置上已经满是臭烘烘的泔水。
"呕~"几乎是生理性的干呕出声,安棉心转移视线看向泼她水的女人。
对方似乎是都没想到安棉心会突然醒过来,面上明显一慌,但随即想到什么似的,梗着脖子骂道:"娘,你看这女人果真就是装的!"
小老太太冷哼一声,那两条细窄的眉毛紧紧的扭到一起,"既然醒了,就去没人的地方死去,少在这碍我的眼!"
这,什么情况?安棉心瞅了瞅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脑子乱哄哄的直响。
紧接着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娘,还跟她废什么话,直接一扫帚把人打出去算了!"高美音厌恶的催促道。
小老太太锐利的眸子一眯,看着安棉心这副呆愣模样,想着肯定又是不知道在捉什么妖!
"果然是个没皮没脸的,听不懂人话吗?"
在旁边久久没有说话的安棉心整理好思绪,免不了倒吸口凉气,她这是赶上穿书热潮了?她不过是在看《八零锦绣人家》时吐槽了几句中的剧情太过于美好的不现实,一觉醒来,竟穿越成了书中男主的炮灰前妻,安棉心。
书中的原主懒得要命不说,而且还毫不讲理,胸大无脑。高随屹常年在外省工作,每年回家的次数一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原主早已经是喜欢上别人,听信他人甜言蜜语,折腾着高随屹回来要离婚,她好再嫁人。
原书中的安棉心的确是心满意足的离了婚,转头二嫁邻村王麻子,却不想婚前有多甜言蜜语,婚后就有多悲惨。
王麻子本就是个好吃懒坐的主,又染上赌瘾的恶习,天天跟安棉心要钱花,不给就上手打骂,原主常常被打的鼻青脸肿,还没等她有离婚的念头,王麻子在一次喝醉酒后,拿着砍刀活活将她砍死。
而高随屹后来娶了女主柳雪兰,两人互相扶持恩爱一生。
而跟安棉心生的一双儿女,对柳雪兰异常反感,根本听不***她的管教,以至于越长越歪,一个成了小混混,一个成了破坏别人家庭的***,以至于高随屹最后对前妻生的这两个孩子彻底失望,彻底和他们断绝关系。
而今天,原主是被人窜腾着假装喝药***威胁高随屹回来离婚的。
当然,药瓶里装的不是农药,而是她随手捡来的空瓶子,又特地清洗好几遍,拿来吓唬婆家人的。
大概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原主真死了,这才成就了她。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背着我哥在家偷人,用不着你提离婚!等我哥回来就把你给休了!"
高美音特地把"偷人"两字提高音量,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要死要活的离婚,敢情是找好下家了?"
"这人长的这副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爷们常年不在家,这是耐不住了!"
"……"听着周围村民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嘀咕,高美音眉眼间都透着得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美音,把嘴放干净点儿,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轻淡的嗓音响起,夹杂着丝丝被农药残液烧坏嗓子的沙哑。
安棉心美眸一凛,原主会想出这种极端法子,全拜跟前这位小姑子的蛊惑。
"呸!少往自个脸上贴金,我才没你这种不要脸的***!"高美音朝着地上狠狠的啐了口吐沫,翻了下白眼。
"呵呵,我怎么记得你昨天晚上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安棉心冷笑一声。
瞧着高美音逐渐变得僵硬下来的脸色,继续说道:"你特地去找我,说你哥实在是不体谅人,心疼我在家没人照顾,又说会帮我跟你哥离婚,你是为我着想才想出这样的办法。"
"你胡说!"高美音吃惊的看着安棉心,她的头发凌乱,衣衫很脏,皮肤粗黄甚至还是那副蠢样子,但她背脊挺的却很直,面容冷静,连眼神中都不再是透露着愚笨,而是前所未有的冷静,可以把握一切局面的冷静。
高美音脸开始变得扭曲起来,磨了磨牙,"那是我哥!我怎么会,会让我哥离婚!"
眼神要是能够杀人的话,安棉心估计早已经被片片凌迟。
这会儿围观的村民都在看热闹,没曾想还挺精彩的。
"你这个问题问的妙。"安棉心眉峰微扬,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没想到这么容易上道。
"其一,我跟你哥闹别扭,是想让他回来工作,你担心你哥以后不会把工资交给娘,直接影响到你这生活水平。"
高随屹的工资每年都会从邮局寄回来,婆婆每次都会全藏起来,一分不给安棉心娘仨。
安棉心没少因为这事闹过,可钱在人家手里,不管她怎么闹腾,就是分文不给。
高家兄妹三人,除去老大高随屹之外,婆婆丁氏最疼爱的就是这一双小儿女,每年的新衣服都不重样,吃食都是最好的。高随屹到时候回来工作,这工资肯定会贴补他们这个小家。
"第二,你是想让我赶紧给你那个好闺蜜腾位置吧?"她的声音淡淡,却极其有重量!
原著中,高随屹之所以会娶柳雪兰,这其中不缺乏高美音的撮合。
安棉心说的这几条,几乎是条条命中,高美音脸色瞬间惨白。
安棉心说话什么时候这么条理清晰了?不知不觉间,她竟然着了安棉心的道。
"你,你……"你了半天,高美音愣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这老高家还真够乱的。"
"不过说来也是,这高美音姐弟俩红光满面,再看安棉心这两个孩子瘦的跟火柴棍一样。"
"真是欺负人。"
"……"安棉心闻言,眉心微敛。
人就是如此擅长见风使舵,看热闹的人只管看戏热不热闹,谁管背后的人有多少苦楚和不易?但此时,他们就是她东风,没了这堆看客,她还真翻不了身。
"娘,我们娘仨下个月的粮食钱还没给呢,您看?"安棉心看着丁氏,一副怯懦的样子问道。
丁氏站在旁边早就将安棉心的情绪全收入眼底,却丝毫压不住心里的震惊。
不,这不是安棉心,她说话不会这么条理清晰。
狠狠的咽了两口吐沫,丁氏咬了咬牙,"不是刚给了粮吗怎么又要!饿死鬼托生的!"
"娘,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我们娘仨要是真饿出个什么好歹,你说等随屹回来……"安棉心解释道,料定丁氏不敢不给她。
高随屹是家里的金钱来源,每次离开前都会对丁氏千叮咛万嘱咐好生照顾他们娘仨。
要是他们真出了什么事,丁氏以后可别想再从高随屹那里拿钱了。
"给给给!闹够了就赶紧滚!"丁氏从兜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五毛,像是打发叫花子般,厉声骂道:"大家伙儿热闹该看够了吧!要不我这个老婆子再给你们表演一段?"
围观村民看她这副撒泼样子,纷纷散开。
这丁氏同样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还是离远点好。
没了观众,安棉心懒得说,眼前阵阵眩晕感袭来,再加上她刚重生,这会儿脑子还乱的狠。
麻利的拿上钱,牵着怔神的女儿明夏转身回家。
早晚有一天,她要让丁氏把高随屹的工资全吐出来。
只是刚走到自家门前,一股家禽的粪味扑鼻而来。
安棉心看着跟前凌乱破旧的小院,忽的眼前一黑,紧接着晕了过去。
"娘!"耳边响起明夏惊慌的喊声。
晕倒前,安棉心又深深的吐槽了一把,这味道,这院子,是人住的吗?

八零暖婚小福妻免费阅读

第2章便宜帅老公
意识再次恢复时,安棉心闻着萦绕在鼻翼间的消毒水味,整个人头脑都变得清明些,不过头还是疼得厉害,下意识的抬手去摸。
"别动。"耳边响起一道好听但有些冷硬的男音,随后手背覆上一只温热的大掌。
顺着声音看去,才发现床边还站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寸头,英朗的五官,健康的小麦肤色,一双深邃犹如黑潭般的墨眸中透露着丝丝担心。
担心?安棉心陡然回神,属于原主的记忆再次汹涌而来,这就是原主的便宜帅老公高随屹?
男主果然不愧是男主,真是作者的"亲儿子"。
跟他相貌相匹配的是他这周身的气势,身姿笔直,虽说穿着身土蓝色的工作服,但丝毫掩饰不住他清冷矜贵的气质。
这会儿娱乐圈要是盛行,那高随屹可是枚妥妥的清冷国民老公男神!
"大夫说等你醒了去叫他,过来再给你检查一下,我过去找下。"嗓音淡漠,迈着修长的双腿离开病房。
"哦……"安棉心眨了眨眼,没在说什么。
将她的情绪全都看在眼里,高随屹墨眸又暗了几分,转身离开。
随着男人疏冷的身形消失在门口,安棉心这才收回思绪,想起她那对便宜崽子。
上辈子她是孤儿,好不容易在大学毕业之后,找了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到头来还没享受新生活,就被穿书了。
或许是老天爷可怜她,能让她感受把血缘的亲情,虽说跟她没什么关系,但跟她这副身体是有联系的。
为了防止这两个崽长歪,她都不能轻易跟高随屹离婚,至少不能重复原主的老路。
想罢,这才打量起眼前极为简陋的小屋,听高随屹刚才话里的意思是在医院。
不一会儿,高随屹折身而入,身后跟着穿着白大褂的老大夫,给安棉心做了番细致检查,又问了些情况,确认没事,才点头他们可以回家。
"在吃饭方面有没有要注意的?"高随屹叫住大夫,仔细问道。
"清淡为主。"
"好,谢谢大夫。"
呦~好贴心。安棉心对他的印象添了那么些许好感。
……三间毛胚房,用泥土筑的墙,院里地上满是家禽粪便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安棉心强忍着胸口涌上来的阵阵恶心,快步走进屋。
然而屋里的异味同样没好到哪儿去,被旧纸糊住的窗户遮住从外面打进来的光线,小黑屋里泛着霉味,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破了腿的八仙桌还是用木头根子垫着,炕上七零八落的被褥跟衣服搅成一团。
这是猪圈?安棉心虽说没洁癖,可看到这乱糟糟的模样,很难想象原主是怎么带着孩子们过日子的。
"你先休息,我去接明夏跟明尚。"身后男人紧随而至,似没注意到安棉心嫌弃的模样,撂下两个军绿色旅行包转身径直离开,仿佛早就已为常。
安棉心深吸了口气,随后又缓缓吐出,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慢慢收拾下。
所有被褥全抱到院中晾衣绳上去味,揭了窗户上的黄纸,屋里一下子亮堂起来,地上黏糊糊的,只能用洗衣粉拿刷子刷干净,再冲洗。
这一通折腾下来,安棉心是连喝口水的劲儿都没了。
屋里是打扫干净了,可要跟她原来的小公寓比,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肚子这会儿饿得是咕咕乱叫。
说是厨房,不如说是杂货间,除了垒到半人高的柴火堆外,油盐粮食更是没有,只有放在小缸内的一小把湿面条。
闻了闻味道,还有些霉味,似乎是快放坏了。
刷了锅,添了柴,幸好当初在民宿特地学过生火,加水,待水开后下面条。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安棉心好歹都算得上是美食鉴赏家,可如今只能在这儿白水煮面条。
"娘~"清脆细软夹杂着丝丝怯懦的嗓音传来,安棉心转头看去,面黄肌瘦的小姑娘身上披着宽大的旧衣服,头发更是乱糟糟的成一团,脸上不知道从哪儿蹭到的黑灰。
"夏夏。"油然而生的一股亲近感,安棉心拽过她,亲昵的贴了下她额头,小丫头如今刚四岁,正是黏人的时候,可明夏却跟她这个娘过于生疏,准确些来说是害怕与她相处。
原主闹着要跟高随屹离婚,连带着不喜欢她的这双儿女。高明夏年纪小,被原主常常非打即骂,久而久之,孩子对她非常恐惧。至于高明尚,终究是男孩子比较皮,天天不在家待着,原主想骂都骂不到。
高明夏睁着双惊恐的眼睛,单薄的小身板忍不住的发抖,安棉心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只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种事情还得慢慢来,别回头再把孩子吓坏了。
"先出去玩,娘做好饭喊你。"
"……"
看样子还真是把孩子吓坏了,都开始同手同脚。
"路过小卖部买了点盐跟油。"说话间,高随屹高大的身子瞬间挤入厨房,本就不大的地方,更显的拥挤起来,嗓音淡淡,"明天再去集市上买些白面。"
"哦好。"安棉心应着,反正她没钱,正愁这事。
看着小女人忙碌的背影,高随屹幽深的黑眸微缩,她的这些举动变化是什么意思?为了离婚的新把戏吗?在外工作怎么可能会不想家,实在是不想看到她吵着闹离婚的场面,也只能是通过别人了解到她的近况。
不过,她从早上到现在,似乎还没提过关于半字"离婚"的事。
安棉心不提,他更不会主动提起。
高随屹放下东西没有想走的意思,安棉心拿起筷子挑了下面条,还差些火候,"你先给夏夏洗把脸,待会儿吃饭。"
院里已经是变得干净,包括屋里都散发着股洗衣粉的香味,双眼一扫,小小惊讶了下,随即恢复正常。
到午饭点依旧不见高明尚回来,每人一碗面条盛好,安棉心端出厨房时,高随屹已经是利索的将桌子跟凳子都搬了出来。
清汤寡水的面条,加了些盐,味道的确不咋滴,但扛不住饿了后吃什么都是香的。
安棉心除了时不时帮夏夏擦嘴角,全程跟高随屹没什么话说。
主要是上辈子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她,这突然得了个便宜老公,搁谁都没法适应。
"呦~都吃上面条了!"一道不适宜的阴阳怪气嗓音响起。
安棉心翻了下白眼,得!挑事的又来了。

安棉心高随屹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八零暖婚小福妻 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