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腹黑阳光

汤凤全文阅读妖妃就该死吗阅读资源无删减小说

汤凤 热门小说 2020-09-01 09:59:26
  • 汤凤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妖妃就该死吗(汤凤)完本版合集版免费阅读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妖妃就该死吗全文,故事主角是汤凤小说的情节感人,《妖妃就该死吗》跟我们娓娓道来了汤凤之间的有趣经历:汤贵妃单手执起酒杯,凤眼流转,探寻的目光落在了西南王的脸上。威帝见她如此,担心她还有后招为难,便站出来咳嗽了一声,道:“既然弦机已经给贵妃致歉,那你就满饮此杯,...

汤凤小说妖妃就该死吗公开章节选读:

汤贵妃这句话,可谓是让龙颜大悦。既不轻不重地怨怪了皇帝,又隐隐挑明了皇帝在能臣和宠妃之间的偏向。可见,圣宠不衰的人也不光是有一副好皮囊而已。
“朕难得见弦机一面,自然要多多看顾他。你平日里受朕宠爱颇多,今日就莫要与弦机吃醋了。”威帝竟毫不避讳地握住了汤贵妃的手,笑得十分开怀。
冯弦机嘴角微抬,看来他在西南听说的那些传闻也不尽为真,起码这位贵妃娘娘就比大家交口相传中的还要美上十倍,心眼儿也多了十倍。
“罢了,皇上看重王爷,臣妾也不好多为难王爷了。”汤贵妃微微抬了抬酒杯,眼角扫过冯弦机,白嫩的脖子一仰,醇厚的美酒便顺着杯口滑入了她的喉咙。
冯弦机的手在袖口处悄悄握拳,目光难以自持地盯着她优美滑嫩的脖颈。他府中侧妃侍妾不少,但也绝不是贪图美色之人,只怪这位贵妃娘娘着实璀璨夺目,整个宫殿的灯火竟不及她眼中的一半星辉。
汤贵妃饮尽此杯,威帝大声叫好,亲自拿开她手中的酒杯扔给宫人,然后握着贵妃的手一齐往龙椅走去。
丝竹声重新奏起,殿内又恢复了方才的热闹。
鲁王端着酒杯走到冯弦机面前,嗤笑道:“什么时候你也变成了没骨头的人?哪里还是当年万人阵前独挑北狄王的鬼见愁!”
冯弦机薅了薅自己蓬松的胡子,恢复了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摆摆手道:“皇上喜欢,咱们做臣子的自然不能扫兴。”
“呵!你倒是忠心。”鲁王用眼角瞥他,似乎颇为失望。
冯弦机端起酒杯,不管鲁王如何,他伸手一碰,一口饮尽。
威帝今日高兴,频频举杯召众人同饮,汤贵妃不胜酒力,先行离席。
莲叶扶贵妃下楼,走到湖边的时候贵妃突然停住了脚步。
“这乌篷船哪里来的?”汤贵妃喝得有些上头,眯着一双狭长的凤眼指着湖边靠着的一艘小船。
莲叶回道:“这是皇上为了讨娘娘欢心特地请了工匠仿照西湖的乌篷船制造出来的,娘娘不记得了?”
汤贵妃单手扶额,皱眉嘟囔:“喝多了,记性都不好了……”
“娘娘,奴婢扶您回宫休息吧。”
“等等,这船看着不错,扶我上去坐坐。”
贵妃所命无人不从,莲叶莲藕两人合力将贵妃扶到了小船上,不仅如此,她还将两人赶到了岸边,道:“我一个人待会儿,你们莫要啰嗦。”
莲叶莲藕只得守在岸边,一眼不错地盯着小船,生怕贵妃喝醉了跌落湖中,那她们就算是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皇上砍的。
贵妃坐进了小船,刚刚从明亮之处***到这般幽闭昏暗的地方,她有一种眼前一黑之感。
“我还道你不来了呢。”小船内,有一男声响起。
汤贵妃并不意外,她双手按着太阳***,靠着床壁坐着,道:“王爷当年对我有救命之恩,既然传信与我在此相见,此时又何必见外。”
等在乌篷船内的是威帝的同胞兄弟,拥有封地最广也是在皇上面前最有体面的庆王。
“可惜今非昔比了,本王的困境还要请贵妃襄助。”庆王笑叹了一声。这声叹,既不甘又不愿。
汤贵妃半眯着眼,道:“王爷请讲。”
“贵妃日夜陪伴圣驾,可知皇上准备何时让本王归藩?”这是庆王最关心的事情。明面上他的封地最广,地盘也是最好,但他人一直在京城,封地的一切都不属于他。威帝一向乾纲独断,纵然他朝内朝外的活动了两三年,让他归藩的事情迟迟没有论断,威帝似乎打定主意让他在京城养老了。
当日他救下凤女,便是在威帝身边契一个钉子,好随时供自己差遣。可他万万没想到,凤女竟有如此本事,让威帝神魂颠倒。这对他来说并不是好事,起码证明当年弱小可怜的女人有了更大的依傍,她不会再盲目地听自己差遣了。
“皇上疑心重,莫说各位王爷了,便是公侯伯爵又有哪一家没有遭过申斥?王爷是诸王中最年轻最能干的,又是皇上的同胞兄弟,自然对王爷更加关注。”汤贵妃轻轻笑道。
庆王在朝内朝外蹦跶得这么欢,难道皇上没有眼睛吗?他越是得人心,皇上就越不会放他归藩,就是如此简单的道理。
庆王受到指点,一时间有些语塞。
难道他这么多年的路子竟然是错的?扮痴作傻才能平安归藩?
正当庆王皱眉思索的时候,听见汤贵妃幽幽地道:“王爷可小心了,皇上现在可只有一个身子孱弱的大皇子啊……”
庆王身躯一震,汗水滚滚而下。
莫非,皇上早已对他们这些宗室亲王存了除根的心思?
汤贵妃抽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这船内怪热的,我就先走了,王爷也赶紧回去罢。”
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拉住了汤贵妃的衣袖。
汤贵妃惊诧回头,见朦胧的月色之中,庆王脸色青如翠竹,额前的汗水渗得比她还要凶猛,他咬牙恳求:“当日本王救贵妃一命,不知今日可否请贵妃相还?”
庆王将凤女推入威帝身边的时候只是想要一双眼睛,如今看来,这更像是自己种下的救命仙草。
“自然,我一向不喜欠别人的,尤其是命。”汤贵妃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庆王的手背,“王爷所求,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庆王如获福音,手中一松,袖面从他手中滑出。
“奴婢参加西南王!”
汤贵妃的手停留在帐子的边缘,她知道这是莲叶莲藕在向她报信。她警惕地回头看了一眼庆王,担心是他设下的“捕兽网”。
幸好,庆王看起来比她更紧张,若不是夜色黑,恐怕连他的汗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西南王习武,两人稍有动静便会被人发现,因此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选择停留在了原地。
汤贵妃一离席,冯弦机便觉得宴席索然无味,本想起身散散酒意,不料刚好从楼上瞧见了贵妃的两名婢女。
莲叶莲藕还算镇定,她们也许猜测到小船上不止贵妃一人,可面对一身杀伐之气的西南王,她们更不能表现得有半分错失。
“你二人怎么会在此处,难道娘娘就在这附近?”冯弦机瞥了一眼乌篷小船,有意将声音放大了说。
莲叶半蹲着,心里自然是慌的,这位西南王在席间便对娘娘不敬,若得知娘娘在此处与人见面,这样的把柄落在他手中,还不知他会如何报复娘娘呢!
“娘娘喝了酒有些疲乏,见这乌篷小船停留在这里便说要***躺躺,奴婢二人正是在此守候,以免旁人打扰了娘娘。”莲叶回答得还算妥当,小船里的汤贵妃还算满意。
外人见冯弦机力能扛鼎,且身型壮硕,定会以为他是那种挥着大斧在阵前左劈右砍之人。事实上,他不仅心细如发、耐力超群,更习得一门独特的心法。只要他站在那里,半里之类有多少人,一清二楚。
“既如此,不打扰娘娘休息了。”冯弦机颇为识趣地道。

妖妃就该死吗汤凤全文阅读

“恭送王爷。”
冯弦机转过身后侧头,装作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不过,你们做奴婢的也得提醒主子,这天黑水深,一脚踩滑,后果不堪设想啊。”说完,他大步离开。
这话让莲叶如芒在背,可她只能尽力地压低头颅,不敢再回话。
小船内,汤贵妃唇角微抬,轻吐:要你多管!
经过这一小段的插曲,汤贵妃和庆王都没有久留,前后脚离开。
汤贵妃回了承乾宫,宫人早已将沐浴的一应事宜备好了。
轻纱帷幔后面,蒸汽腾腾,一只可供数十人同浴的大木桶此时为一人所占。香肩半露,水珠轻附,钗环尽卸,长发挽起一个松松垮垮的髻,她眯着眼享受按摩。
“娘娘,秦大学士递话进来,若娘娘肯助他那个不孝子脱困,他愿意奉上黄金千两白银十万两。”莲叶一边为主子按摩一边低声说道。她虽然对刚刚湖边发生的事十分好奇,可却也只字不提。
“呵。”
“娘娘是觉得少了?”
“让他再翻一倍,本宫便可让他儿子活蹦乱跳地从诏狱里出来。”贵妃扬唇,轻描淡写地就要掏空一家的家底。
“是。”
莲叶不再多话,专心致志地给她擦背。
两刻钟后,汤贵妃着一身翠绿纱裙从浴室中出来,她身姿曼妙,轻透的织锦随着她的步伐飘荡,行走之间便有一股醉人的风情。
纵然莲叶莲藕在她跟前服侍了三年有余,可仍旧有被这样的风姿迷花了眼的时候。
莲叶为她绞干了长发,莲藕点上了寝殿安眠的薰香。汤贵妃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退下了。
“奴婢们告退。”这是汤贵妃的规矩,守夜的宫人只能在外间,她休息的时候是不喜欢旁人睡在脚踏上的。
夏风多有柔情,汤贵妃的酒意已醒了大半。她寝殿的西窗对出去便是一片花圃,若有人去数,便知这花圃揽尽了百种名花,纵然是夏日夜晚,也能趁着月色尚好品一番名花的容颜。
她推开窗坐在窗边,单手支着脑袋,斜面迎对晚风。
只有这样的时刻,她才觉得自己不是汤凤。
——————————————————
次日,汤贵妃巳时一刻才醒来。
洗漱、描妆、穿衣……待她坐到餐桌边,也不知是该用早膳还是午膳了。
莲叶为她布菜,可往常行事最为稳妥的她,今日一块笋竟然掉了两次。
“奴婢该死,请娘娘恕罪。”莲叶慌忙跪地。
贵妃放下筷子,捻起巾子擦了擦嘴角,一言不发。
莲叶埋头,双眼紧闭,自知难逃一罚。
汤贵妃治下极严,她不喜欢打人板子也不喜欢扎人胳膊,她喜欢撵人走。用不习惯的,一律送走。莲叶是大宫女,从前为她撵了不少人离开,今日怕是要把自己送走了。
莲藕于心不忍,噗通下跪:“娘娘恕罪,莲叶也是心系娘娘,昨夜娘娘离席之后户部的陈侍郎便将自己的女儿献给了皇上,皇上封她为贵人,昨夜便是在陈贵人处留宿的。”
汤贵妃皱眉,用手绢擦手,轻蔑地说道:“陈侍郎?他竟然当众献女,他们文人不最注重清名的吗,怎会大庭广众之下行这般跌份儿的事情?”
此时莲叶咬牙,抬头道:“娘娘有所不知,那陈侍郎的女儿在京中素有美名,德言容工样样出挑,陈侍郎此举恐怕不是他一人所为……”
“你的意思是他们为皇上举荐美人是想分夺本宫的荣宠?”汤贵妃侧目。
莲叶无奈点头。
汤贵妃扔了手中的绢子,漫不经心地:“好啊,这宫里没点儿风浪也着实让人***……但愿这位陈贵人有拿得出手的本事,别让本宫白白期盼一场才好。”
莲叶莲藕对视一眼,心里七上八下。贵妃荣宠不衰,已经让很多人看不过眼了,他们今日这般明目张胆地送贵女入宫,足以证明了前朝某些人对贵妃的不满。可此时贵妃的态度又让她们觉得不必杞人忧天,燕雀安能与鸿鹄比肩,陈贵人在贵妃面前不过是一只蚂蚁罢了,什么时候踩死都是看心情的事儿。
今日威帝精神抖擞地醒来,想必是昨夜颠鸾倒凤甚是愉悦,虽过了四十大寿,但人瞧着是越来越年轻了。
陈氏初来乍到便得封贵人,足以见皇帝对她的满意。她抱着云被娇羞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想要起身却频频被他制止。
“好生休息,朕晚些时候再来看你。”威帝身心舒畅地道。
陈氏羞怯低头,耳根子都红了。
威帝大笑离开,步伐轻松。
陈氏被族人觊觎了厚望,自知此身进宫便不再是属于自己一人,她的肩头扛着的不是小情小爱而是政治使命。若能在后宫分夺皇上对贵妃的宠爱,那么前朝的乱象大约也能有所改善。
陈氏揽镜自顾,心道:这般的容颜,这般的女儿身,虽不能像男子一样入朝为官封侯拜相,但总能为这天下做些什么吧,即使是去迎合一个与自己的父亲年龄相仿的男子。
晚膳时分,皇帝果然驾临延禧宫。
陈贵人一边欢喜着为皇帝布菜,一边惴惴不安地道:“臣妾今日还未向宫中的各位娘娘请安,怕有失礼数。”
“旁的可以缓一缓,但贵妃那里朕明日陪你去请罪。”
陈贵人讶异:“何至于此?臣妾自去便是了,怎么能劳驾皇上呢。”
威帝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你可不知道,朕的贵妃实在是个小气的女子,你独自前去恐怕会被她吃了的。”
陈氏越发惊骇,这汤贵妃在皇上的心中竟有如此份量?男子一贯厌恶争风吃醋的女子,可眼前人贵为天子竟然会对女子的拈酸吃醋视作平常,实在让人震惊。
如此一来,恐怕她此行是艰难重重了。
这一晚,威帝照样留宿延禧宫,自然又是一番云雨。想必在贵妃的威压下,威帝很久没有尝过这般新鲜的了,自然是频频光顾。
陈贵人欣喜之余,心里也难免忧虑。她被如此明目张胆地送进宫,即使未见面,恐怕也早已被贵妃恨上了。

本站推荐理由

妖妃就该死吗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