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男儿

苏慕叶叶修逸全文阅读嫁给前任四叔全章节大结局免费分享

苏慕叶叶修逸 热门小说 2020-09-01 09:59:42
  • 嫁给前任四叔合集版免费阅读-嫁给前任四叔(苏慕叶叶修逸)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嫁给前任四叔全文,故事主角是苏慕叶叶修逸小说的情节感人,《嫁给前任四叔》跟我们娓娓道来了苏慕叶叶修逸之间的有趣经历:待紫澜给苏慕叶换上一副新筷子,苏慕叶才回过神来,恢复了常态,开始用膳。苏慕叶表面如常,内心则掀起了惊涛骇浪,这混混头子竟是侯府的四爷,她的长辈?苏慕叶回想起之前...

苏慕叶叶修逸小说嫁给前任四叔公开章节选读:

待紫澜给苏慕叶换上一副新筷子,苏慕叶才回过神来,恢复了常态,开始用膳。
苏慕叶表面如常,内心则掀起了惊涛骇浪,这混混头子竟是侯府的四爷,她的长辈?
苏慕叶回想起之前几次同叶景然的相遇,第一次是他以江行之来威胁她续租茶楼,她气不过要了一千两黄金的租金。
第二次是意外落入山谷,她因为太害怕巨蟒,不顾大家闺秀的礼仪,赖在了他身边睡了一夜。
第三次是她为了退婚,男扮女装去万红院设计叶修逸,被叶景然撞了个正着。
苏慕叶欲哭无泪,怎么每次遇见叶景然,她都不是寻常娴静知礼的模样。不用说了,叶景然肯定觉得她这晚辈……
苏慕叶越想越羞愧,恨不得直接回点水院。这时叶景然已经坐下了,他难得回来一次,老太爷高兴极了,拿酒同他连饮了两杯。
听着二人对话,苏慕叶悄悄抬眼,正巧对上了叶景然看过来的眼神,有些清冷又别有意味。
苏慕叶有些慌张,赶紧移开视线,去打量桌上的其他人。
叶景然这几年深得圣眷,连升几级,手里还有兵权,故就算叶老太太再不待见这个庶子,此刻脸上也带了笑。
叶家其他人更不用说了,叶秦叶愈的官职全靠祖荫,手上并无实权,现在外人提起承达侯府,只会想起叶景然,二人对着叶景然都是赔着笑脸。
其中叶愈的奉承就差写在脸上了,果不其然,一会儿叶愈就说道,“李大人把这棘手活派下来,让我去抓刺客,可连羽卫就那么几个人,我怎么抓?”
叶愈脸上满是讨好的笑,“不知四弟这边可否……”
叶景然淡淡一笑,“二哥都开口了有何不可,一会儿我就让李禾从营里挑几个人给你”。
“谢谢四弟,我就说你肯定不会忘本的,想当年……”话未说完,就被老太太瞪了一眼,叶愈讪讪地住口。
用完晚膳,苏慕叶逃似地回了点水院,暗暗发誓这两日绝不再迈出点水院一步。叶景然并不在侯府常住,等他走了,二人就不会碰上了,她也不用觉得尴尬了。
翌日,墨画来传话说大太太和二太太请她过去坐坐,苏慕叶都以需要清点行李拖延了。
苏慕叶整个人靠在软榻上,看着窗外的杏花,思绪纷飞。明明旁人都叫叶景然四爷了,她怎么就想不到他就是侯府四爷呢。
不对,苏慕叶愤愤地捏起拳头,是那日在山谷叶景然故意骗她的,说什么他叫简定。叶景然肯定早就认出她了,还故意糊弄她。
“表姑娘,门外……”
“我说了,今日不见客”,苏慕叶不耐地转身。
墨画小心翼翼道,“是四爷请表姑娘过去”。
苏慕叶探身从窗户往外看去,果然见一身官服的李禾等在院子里。
苏慕叶惴惴不安地随着李禾到了叶景然住的鸿羽院,叶景然该不会是要找她秋后算账吧。毕竟她之前待他实在算不上尊敬,不仅没有大家闺秀的礼仪,还因为重生放肆了不少。
叶景然既然没在老侯爷面前拆穿她的把戏,那就是打算私下敲打她?
想到是叶景然提醒老侯爷把她接过来,苏慕叶更纠结了,叶景然是不是连苏家的情况也一清二楚了,才会这么做。
“表姑娘,里面请”,李禾推开梨木门,恭敬地弯腰请苏慕叶***。
门一开,明亮的光线照进了屋子里,整个屋子原本有些暗,此刻显得肃穆起来,一男子坐在上首,翻看手里的书册,听到声响抬起头来。
一双凤眼目光锐利,眉宇间是若寒冰的冷冽,侧脸棱角分明,只让人觉得上位者的气势逼人。
苏慕叶不自觉地退后了两步,上回在山谷遇见叶景然时,虽然也觉得他外貌出众,俊朗无双,但当时她并不知他位高权重,只觉得他有些清冷孤傲罢了。
现在知道了叶景然的身份,苏慕叶心中默默叹了口气,谁给她的勇气在当世权臣面前耍小心眼。
“表姑娘,里面请,四爷正等着您呢”。
苏慕叶朝李禾扯出一个无力的笑容,低着头默默进了屋子。
虽未抬头,苏慕叶都能感受到男人投来的目光,带着上位者自然而然的审视。
“慕儿见过四……”
舅舅?
话直接堵在嗓子眼说不出来,苏慕叶飞快地瞟了叶景然一眼,他看着比她大不了几岁,让她喊他舅舅实在有些难为。
反正叶容也只是叶家养女,同老侯爷没有血缘,苏慕叶不再左思右想,落落大方地行了一礼,“慕儿见过四爷”。
叶景然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好像浑然不知苏慕叶内心的挣扎,“这本书是你送来的?”
欸,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苏慕叶定睛一看,叶景然手里拿着的正是她之前送去致谢的医书。
“确是慕儿送的,当时还送去了清远茶楼的店契,不知四爷可有收到”,既然收到了,就别和她计较了,一万两买个茶楼也不算太亏。
叶景然点头,“那就好”,踱步走到书柜前,轻轻抽出一本书,书柜“登”一下缓缓移动,露出一条幽暗的通道,通向黑暗的地下。
暗道?
苏慕叶紧张地忘了呼吸,叶景然做什么要在她面前暴露这么重要的东西,完了,按话本子的说法,她看到这么关键的东西,今天是不是出不去了。
“苏姑娘?”叶景然已经下了暗道,回身看向有些慌张的苏慕叶。
苏慕叶两眼一闭,提着裙子进了暗道,反正她也打不过叶景然,今个儿要死也要死个明白。
暗道曲曲折折,设计复杂,走了一盏茶的功夫,二人眼前才开阔起来,进了一间暗室。
一黑衣男子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昏迷不醒,腹部明显受了重伤,留下大块乌黑的血迹。
“欸?”苏慕叶很快适应了地下的昏暗,被男子的伤势所吸引,“他中的也是琴花毒?”
不待叶景然回答,又仔细看了看,“不只琴花毒,这里面还加了好几味毒药”。
叶景然点头,“好眼力,上回我中琴花毒,承蒙姑娘送药,不知这毒苏姑娘可有法子解”。
苏慕叶长松一口气,原来叶景然特地提醒老侯爷去接她是为了让她帮忙救人啊。
“琴花毒虽是剧毒,但自前朝起就有神医研制出了解药,故一般人中了毒,只要用药及时都无大碍。这次的毒却复杂多了,看伤势这毒里至少还混合了蓬青,妙松等多种毒药,若解药用得不对,只怕会适得其反”。
“我才疏学浅,只是幼时在祖父身侧听过几味药罢了,四爷还是请京城名医更妥些”。
叶景然看着躺在床上的男子,神情凝重,“我已请过几位名医来看,都道难解。若不是进退维谷,也不会来寻求苏姑娘的帮助了”。
苏慕叶默默无语,叶景然如今在朝中呼风唤雨,权势滔天,他说的名医自然是高人了,至少也是从宫里出来的御医的水平。御医都解不出的毒,叫她做什么?
“四爷谬赞,我不过三脚猫功夫,如何能帮到四爷”。
叶景然清冷的目光停在苏慕叶脸上一刻,才道“这毒十年前京城有人中过,靠一位神医妙手回春,不仅捡回了一条命,还能如常行动”。
“是谁?竟这么厉害,中了这么多味毒的病人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大多不是废了腿,就神智不清了”。
叶景然笑笑,神色不明,“你祖父”。
“欸”,苏慕叶愣了几秒,爷爷这么厉害?怪不得当初苏志和不肯继承他衣钵时,他如此心痛。
“但爷爷并没有告知我……”
叶景然摇头,“他告诉你了,只是你没发现”,晃了晃手上的医书。
在书里?苏慕叶想了想,“爷爷的医书都在我院子里,四爷若有兴趣,可以请李侍卫借去”。
叶景然扫了眼苏慕叶乌黑的长发上的碧玉簪,心道苏家这姑娘有时冰雪聪明胆识过人,怎么有时又这么憨厚,没有一点算计。他要救人,知道她那有医书,自然早派轻功高手去“拜访”过了。
“听闻苏神医早年收徒弟,被徒弟反咬一口,伤了心,从此再不向外人传授绝学。解此奇毒的方子,苏神医留下了,但除了苏姑娘可能无人发现得了”。
苏慕叶扶额,叶景然可太看得起她了。她六岁时,爷爷便去世了,她当时连字都不认不全,爷爷如何会把如此重要的东西留给她。
苏慕叶刚想拒绝,一抬眼就对上了叶景然清洌的目光,苏慕叶又看了看身后的暗道,她这是骑虎难下啊。
“我试试吧……”
叶景然点头,看着黑衣人道,“只需让他神智清醒过来便可,腿废了就废了”。
苏慕叶一回点水院,立刻让舒玉把医书都拿了出来,一头扎了***。
晚膳用好后,舒玉道,“姑娘,你让扶枝盯着三姑娘,那边果然出问题了”。

嫁给前任四叔全文阅读资源试读

“苏公子,怎么这么巧?”
“这是我妹妹开的店铺,沈兄也来看书画?”苏兴思知沈弘是叶景然身边的人,故对沈弘态度颇为恭敬。
“你妹妹?”沈弘朝里间看了一眼,若有所思,“沈某有一不情之请,不知……”
“不用客气,沈兄尽管说”,沈弘跟着叶景然做事,叶景然最近连破大案,在朝中炙手可热,连德亲王都对叶景然少不了要巴结一二,苏兴思自然很乐意帮沈弘的忙。
“我看上了苏姑娘身边的一个丫鬟,不知可否劳烦苏兄出面替我讨要?”沈弘说得十分自然,不过一个丫鬟,他看上了就是他的人,他都亲自开口了,苏兴思稍懂人情世故,都知该怎么做。
里间的素云听了,心都快跳了出来,生怕苏兴思直接答应了。
苏兴思沉默不语,有些犹豫不决,这时苏慕叶径直走了出去,“没想到沈公子来留雨居,是瞧上了我的丫鬟”。
“那我今日便告诉你,绝无可能。沈公子,请回吧”,苏慕叶扬声道,“杨槐人呢,还不过来送客”。
二人皆没想到苏慕叶反应这么大,苏兴思朝沈弘拱了拱手,“我这五妹妹性子向来直爽,沈兄莫见怪,既然五妹妹不愿意,还是……”
沈弘挑眉,不经意地朝帘子后看了一眼,“行,我先回去了,改日去苏府拜访”。
待沈弘走后,苏慕叶安慰了被吓得心惊胆战的素云一番,心中暗道,沈弘休想再得逞一次。
清云街上书画铺多,故苏慕叶的留雨居在里面并不显眼,世人买书画只为附庸风雅,一味追求名家佳作,并不在乎画作具体的水平,故留雨居的生意一直不咸不淡。
苏慕叶见书画卖得不好,干脆专卖些平价的笔墨纸砚,也算勉强有了入账。
留雨居生意不佳,门可罗雀,苏慕叶坐在柜台后思索,她还是把做生意想得太简单了,之前开布铺衣坊,都是她原本就熟悉的东西,故开起来还算顺风顺水。字画这方面,她只是略有涉猎,哪比得上行家。
“慕儿?”
苏慕叶抬眼,竟见一身青袍的叶修逸立在眼前,神色不明地看着她。
苏慕叶向后退了两步,语带防备,“你来这儿做什么?”
叶修逸已知苏慕叶对他没了爱慕,一心只想退婚,但一回想起苏慕叶从前待他的痴情,叶修逸就觉得是自己太冷落苏慕叶,她才会彻底灰心,只要他主动示好,苏慕叶肯定会回心转意。
但没想到,苏慕叶对他的出现这么惊讶,叶修逸眼神有些黯淡,怪不得苏慕叶如此防备,他之前从没主动找过苏慕叶,都是苏慕叶缠着他。
叶修逸轻咳一声,“书院放假了,我来买些笔墨”。
苏慕叶长舒一口气,喊来掌柜的招呼叶修逸,不愿与叶修逸多说一句话。
“慕儿,你真的不肯”,叶修逸自幼被捧着长大,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地说话,“不肯原谅我了”。
苏慕叶这次受的惊吓比之前更大了,叶修逸这是怎么了?难道中邪了?他素来自视甚高,更看不上她,从来只对秦雪婵温柔,这回真转性了?
想到秦雪婵,苏慕叶冷静下来,“我同叶公子无冤无仇,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叶公子莫自轻”。
“你,你分明还在气……”叶修逸忽然停住,他与秦雪婵的来往只是私下,他并不知道苏慕叶到底有没有看出问题。
苏慕叶看着叶修逸涨红的脸庞,只觉退婚的难度又加大了,正心烦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苏姐姐,上回就听你说要开书画铺,果真……”秦雪婵迈进了留雨居,才似刚刚看到叶修逸,“叶大哥,你也在这儿”,语气熟稔亲密。
叶修逸面色明显变了,颇有些尴尬。
苏慕叶目光在二人之间来回打了个转,眼里有了笑意,今天可有意思了。
见叶修逸不说话,秦雪婵没有丝毫尴尬,热络地与苏慕叶聊天,“苏姐姐布铺,衣坊都开得好,现在连书铺都开了,生意还这么红火,可真是厉害”。
苏慕叶扬了扬眉,铺子里除了二人,再无客人,生意实在冷清,秦雪婵这是反讽?苏慕叶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秦雪婵精致的妆容下,透着说不出的疲惫,看来蒋家的动作,让秦雪婵焦头烂额了好一阵。
这时叶修逸开口了,“我们书院常常要买笔墨纸砚,若慕儿愿意,我可以开口同夫子提一提”。
听到叶修逸对苏慕叶的称呼,秦雪婵脸上的笑容明显一滞,苏慕叶察觉了她的失落,忽然一计上心头,看现在的形势,她要退婚可是难上加难,若是……
苏慕叶朝叶修逸展颜一笑,“那可太好了,书铺开了这么久,都没什么生意,慕儿先谢谢表哥了”。
叶修逸面上一喜,对上苏慕叶清澈动人的眼眸,心漏跳了一拍,“无妨,不过举手之劳,我与夫子向来交好……”目光紧紧黏在苏慕叶娇美出众的脸上。
“二舅母果然没说错,她说表哥最愿意帮助人了”,苏慕叶看了叶修逸一眼,又飞快垂下了眼眸。
叶修逸被这一眼看得失魂落魄,“之前都是我的错,没发现慕儿的好……”
二人一来一往,只当秦雪婵不存在,秦雪婵气得把指甲掐进肉里,怎么会?怎么会?
之前采雪坊关门了,叶修逸还安慰她,等风头过去了,就替她再开一间铺子,怎么才几日不见,他眼里就彻底没有她了。
秦雪婵有些慌了,勉强笑着道,“叶大哥对苏姐姐真好,让我好生羡慕”。
“我是慕儿的未婚夫,自然要待她好了”,叶修逸不是傻子,刚才苏慕叶还对他爱答不理,秦雪婵一进来她就换了个态度,明显是知道了他同秦雪婵私下的往来,借此向秦雪婵***。
明白了这层,叶修逸心中半喜半忧,喜的是苏慕叶还喜欢他,所以才会吃醋,忧的是要撇清二人关系,秦雪婵定会伤心。
叶修逸最后决定还是先讨好苏慕叶,毕竟秦雪婵一直喜欢他,等后面纳进来后多宠着她些就行了。
苏慕叶瞧着二人脸上神色变化,只觉得看了出好戏,故意再添一把火,“表哥这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这是自然,我向来言出必行”,叶修逸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我呸,苏慕叶心中不以为然,面上还是挂着笑容,“那表哥可要记住今日所言”。
叶修逸买了些笔墨,未与秦雪婵多说一句,就径直走了,秦雪婵看着他的背影,不甘心地追了上去。
苏慕叶立在原地拨了拨算盘,希望秦雪婵不要辜负了她今日的这番表演,能不负所望做出些大动作来。
苏府。
自那日在留雨居撞见沈弘后,苏慕叶就再不带素云出门,把她留在院子里,以避开沈弘。
素云开始几天提心吊胆,后面派人回家打听,知道家中并无异样,便放下心来。她不过一丫鬟,沈弘一时起兴才会向姑娘讨要,过几日自然就抛之脑后了。
苏兴思这几日在德亲王府当差得了些赏,便让素云拿回去给苏慕叶。
素云捧着首饰盒往外走去,迎面撞上一高大的男子,首饰盒一晃,眼看着翡翠玉镯要摔在地上,男子轻轻一伸手,将首饰盒送回她的手上,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待素云看清来人,小鹿般的眼眸里满是惊慌失措,忙往后退了两步,“奴婢莽撞,冲撞了公子,请公子责罚”。
沈弘嘴角上翘,意犹未尽地感受着手上的余温,回想起落水那日素云为了救他,二人紧紧贴在一起的触感,不由地笑了出来,“我怎么会怪你”。
身后响起苏兴思的脚步声,素云慌张地行了一礼,匆匆忙忙地离去,活像撞见猛兽的小鹿,慌不择路。
沈弘悠悠展开扇子,看着素云的身影消失在小路尽头才慢慢收回目光。
苏兴思显然看出了二人之间的猫腻,但他是个聪明人。若今日沈弘是对苏慕叶逾矩,他必定对沈弘拔刀相向,但素云不过一个丫鬟,沈弘看上便看上吧。
“沈兄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听说最近四爷在查大案,手底下的人都忙得团团转”,苏兴思拱了拱手。
沈弘合上扇子,“有什么忙的,南清国的刺客案都快破了”。
“案子破了?”苏兴思身体前倾,“听说那刺客来头不小,四爷自幼习武,神功盖世,都被他伤了”。
“不过些下流的技法”,沈弘抿了口茶,他来苏府,见素云只是顺便,真正的目的是来当说客,“苏兄文武兼备,才华出众,在德亲王跟前当差,不觉得委屈?”
苏兴思没料到沈弘会说这话,微微一动,二人目光对上。
……
素云急匆匆出了东院,刚松一口气,就被一个褐衣小厮拦下,“素云姑娘请留步,我家公子一会儿便来”。
素云咬唇,谁要见他家公子,“五姑娘在等我回去呢,耽搁了姑娘会发脾气的”。
小厮不以为然,“素云姑娘可想好了,若是公子真生气了,指不定会去城西转一圈”。
素云听了这话脸一白,她家正在城西,沈弘是拿她家人威胁她,只得在原地等着沈弘。过了半个时辰,沈弘才告别苏兴思,往这边走来。
一见到沈弘,素云便有些胆怯,身子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
沈弘居高临下地看着素云,打量了她好一会儿,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小巧的檀木盒,“上回路过奇澜阁,见里面首饰精巧,就给你挑了对灵珠坠,你瞧瞧可中意?”
素云不敢接,也不想接,“奴婢只是一个小丫鬟,哪配得上这么好的首饰,望沈公子看在奴婢曾救过公子的份上,放过奴婢吧”。
沈弘眉头皱了皱,上回在留雨居碰了壁,他回去想了想,是不是自己态度太强势了。这回特地买了西域稀有的灵珠来哄素云开心,没想到她一个丫鬟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他。
沈弘语气戏谑,“救过我?那不正好,你以身相许,我来报答你”。
“你……”素云被沈弘无赖的语气气红了脸,“我,我不想给你做妾”。
“哦?”沈弘冷笑一声,“不想给我做妾,那是想嫁给谁?”
“嫁给你那青梅竹马的恒哥哥?”
素云瞬间抬起头来,眼里满是错愕,他怎么会知道?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苏慕叶叶修逸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