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柔情似水

郑璃萧牧全文阅读穿成皇帝他姨母全章节阅读分享全文

郑璃萧牧 热门小说 2020-09-01 09:59:53
  • 穿成皇帝他姨母合集版免费阅读-穿成皇帝他姨母(郑璃萧牧)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穿成皇帝他姨母全文,故事主角是郑璃萧牧小说的情节感人,《穿成皇帝他姨母》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郑璃萧牧之间的有趣经历:她强撑着病弱的身体,顺着那道意识来到了一个花厅外,站住了,厅外守着的仆人瞧见了她,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她有眼神止住了。只见得那厅中聚集了十数人,在谈论着什么,站...

郑璃萧牧小说穿成皇帝他姨母公开章节选读:

风和日丽,惠风和畅。
崇恩侯府,云裳院中,郑璃拿着一本账本瞧得仔细,时不时拿起炭笔在上面勾勾画画。
突然她听到一阵呜咽之声,她身侧的豆蔻少女伸出手指,对她撒娇道:“阿姊,我做女工把手指扎破了,好疼。”
另一侧的小娃娃啃着手指求她抱:“阿姊……抱……糖!阿弟要吃!”
满心疲惫的郑璃忙放下手中的账本,起身道:“……好的,阿姊来啦!”
这两个活宝,现在如此有活力,可谁能想到,几个月前,郑璃差点就要失去他们!
她犹记得那是个暴雨如注,电闪雷鸣的下午,不过是申时,天空却黑得如同泼了墨一般。
雨幕中整座洛城仿佛都提前几个时辰***了沉寂。
而崇恩侯府的正堂却灯火通明,气氛凝重。
刚醒来不久,才把自己眼下的情况搞清楚的郑璃,脑中仿佛有一道意识一直催着她赶快起身。
她强撑着病弱的身体,顺着那道意识来到了一个花厅外,站住了,厅外守着的仆人瞧见了她,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她有眼神止住了。
只见得那厅中聚集了十数人,在谈论着什么,站着的数名下仆时不时走动一下,挑一挑烛火,免得被屋外的风吹熄了蜡。
突然,隐在大厅外的郑璃听到座中的一个青年人脸色愤愤冲对面的中年男子吼道:“我不同意!郑宁,你不能把琬儿,琥儿带走。”
郑琬?郑琥?这不就是《盛世》小说资源中男主的母亲和舅舅的名字?自己竟穿越到了这本书里?还成了未来男主的姨母?
那中年男子低头饮了一口酽茶,然后把杯子放在桌上。
抬眼瞥了一眼青年人道:“哦?吕昭,我这个叔父不能带走年幼的侄儿侄女,莫非你这个舅舅可以?诸位族老,不说我郑家,只这天下间可有此道理?”
堂上坐的几位老人纷纷摇头,其中一位年纪最大的开口道:“吕都司,我知你这个当舅舅的也替孩子们忧虑,可我们郑家全族皆在,断没有让他们去母舅家生活的道理,你说是与不是?”
对于郑家的族老,吕昭还是很尊敬的,他对对方点头施礼,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是啊,琬儿琥儿他们族人都在,哪里会允许自己这个外姓人带走他们郑家血脉?
可郑宁此人,他还在洛城的时候就听说他人品不好,真的把外甥外甥女送给他养,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郑宁自然没有错过族老们和吕昭的神色,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他笑着再度开口:“那族叔,族伯,就依照我之前所言,我把琬儿,琥儿带回汝州去。“
“之前忙着大哥大嫂的丧事,一直没能成行,唐氏早盼着几个孩子过去,家里的几个孩子也等着他们姐弟俩呢。”
还是那个年纪最长的郑茂开口道:“二郎,你既打算接走大郎的子女回汝州抚养,何不把璃儿她们也接过去?”
郑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多管闲事的老东西,面上却笑着:“非是宁不愿接走璃儿,而是璃儿近日病重难行,不宜远行,我怕会加重她的病情,倒不如让她先在侯府养着,我会派妥帖人来照顾她的。”
郑茂闻言,脸上的表情不便,继续开口道:“那琬儿,琥儿的教养问题你待如何?“
“二郎,非是我老头子啰嗦,而是大郎夫妇既然不在了,我们自然要多关心一点他的遗孤,免得大郎死后都难安!”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睛就那么望着郑宁,郑宁没来由地心中一慌,忙开口答应道:“侄儿侄女的教养问题,我和唐氏自然会用心,待他们如同自己的儿女一般。”
他在心里冷笑,我接他们过去不过是为了图个名声,同时为了他那短命鬼大哥头上的爵位,想让他好好替人养孩子?想得美!
他那大侄女儿眼看着也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他才不会把对方给带回家,给自家寻晦气呢。
二侄女儿,已经十二岁,将养个三年,守孝结束,随便找个人家嫁了,说不定还能给自己谋点福利。
至于那个侄儿,听话的话就先养着,毕竟自己是侯府庶子,继承爵位的话是要降等的,到时候用好了,他好好听自己的话,做个傀儡是最好的结局。
若是他敢有异心,弄死一个人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呵。
郑璃听罢,却兀自在心中冷笑,这个二叔可不是个善茬儿!要知道,《盛世》里虽然没怎么着墨郑琬和郑琥小时候的事。
但是郑琬当时和儿子感慨过自己有时在叔父家过得十分艰难,她经常被自己的堂姊妹和婶母苛待,而她弟弟,国舅上私塾的笔墨纸砚都经常被叔父短缺。
为了自己喜欢的角色——书中的太后,自己现在的妹妹过得那么糟糕,郑璃暗暗下定了决心。
接下来像是怕这老头子再问出什么来,他自己就先开口道:“各位叔伯,接下来咱们就先来理一下府上的银钱,铺面,庄子等物,免得被那黑心的奴仆给昧了去!”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直视对面的侯府管家郑杨,他来侯府这么些天,一直在努力收服府中奴仆,对他最不配合的就是这个郑杨!待他取得侯府权柄,他一定要发卖了他!
郑茂知道郑宁的小九九,可他确实有些无可奈何,谁让大郎夫妇去的如此突然,让他们每个人都措手不及。
吕昭却适时开口说道:“我这里拿了我家大姐姐嫁进府中的嫁妆单子,又去寻了我姐姐陪嫁过来的管事和管事妈妈,得到了一份单子,大家可以看看。“
“我大姐姐嫁妆这份我需要看着,待璃儿,琬儿出嫁之时,给她们当嫁妆。“
“否则我怕她们到时候连嫁妆都没有就被嫁过去,在婆家吃了亏,百年后,我可没脸见我大姐姐!诸位意下如何?”
没想到书中从未着墨过的,原主的这个舅舅倒一直维护自己,郑璃只觉得心里有些暖。
那些族老闻言,脸色都有些不虞,这吕家小子说的什么意思?
郑宁更是脸色黑得像锅底一般,吕昭这话里话外的就是在刺自己会对孩子们不好啊!
最后还是郑茂出头,点头道:“吕都司说的确实是这个理儿,大郎媳妇的嫁妆由你这个舅舅看着确实更好,到时候璃儿,琬儿出嫁的时候,再交还给她们姊妹俩就好。“
“对了说到她们女儿家的嫁妆,今日也把这个问题讲清楚吧,我们是该提前分些东西给姑娘们备着了,二郎,你可有意见?”
郑宁心中恨极,他大嫂的嫁妆他之前在他大哥成婚时可是见到了,说是二十里红妆都不为过,就这么让他交出去,他实在是肉疼。
他开口道:“三叔,我……”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有些暗哑的女声打断:“三叔祖父,我有意见!”
这道听起来有些柔弱的声音如一道炸雷炸在厅上的众人心间,大家纷纷抬头朝声音源头,大厅入口看去。
只见一个看着有些病弱的二八少女款款而来,她头上只戴了一支素白簪,身着一裘白衣,看似弱不禁风,眼睛则似嗔还怒,望向厅中众人。
许是因为强撑病体,她行路不疾不徐,几步走入了内厅中。
大厅中众人的讨论对象,却存在感薄弱的郑琬看到大姊出现以后,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倔强的小姑娘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如同那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出眼眶。
再怎么聪明,她也不过一个才十二岁,家中突遭大变,父母离世,大姊卧病在床,没见过几次面的叔叔就要把她和弟弟给带离家中。
她内心的仿徨,忧虑无可诉说,今日她故意带着弟弟前来,就是想努力抓住自己的命运。
与其去那个她不喜欢不熟悉,看她和弟弟的眼神仿佛看银钱一般的叔叔家中,她更希望能去那个对她们真心疼爱的舅舅家。
可惜舅舅势单力薄,争不过族中之人,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弟弟的命运朝不可预知的地方滑去,她再不愿,也只是红了眼眶,她怕自己一流泪就会被人看轻。
谁知,这个时候,阿姊竟来了,她之前从未发现,阿姊那不算伟岸的身躯竟也能让她如此安心。
只是阿姊能拗过族老和叔叔们么?她也不过是比自己大三四岁的少女罢了。
少女走近她,摸了摸她的脑袋和脸颊,轻声说道:“别怕,也别哭琬儿,阿姊在呢,阿姊会保护好你们的。“
然后她松开了自己的手,弯腰行了一个不那么标准的福礼,开口道:“璃儿见过诸位叔祖,伯祖,见过二叔,见过小舅舅。”
她行礼之时,郑宁心里蓦地一突,这突然出现的大侄女儿绝对他今日一番谋划的最大绊脚石。
他指着少女身后的侍女说道:“你家小姐还在病中,外面还下着雨,怎可让她见风?快扶她回屋里休息去!”
那侍女木着脸,没有动静,少女却开了口:“二叔,我本只是小病,之前因为父母的事情,伤心过度,这才看起来好了一点,眼下略好了点,自然就过来听听大家的议事。”
郑宁眼下还没取得侯府,自然需要扮演一副好叔叔的模样,他关心而又慈爱地看着少女。
开口劝道:“璃儿,你眼下在病中,合该好好休息才是,冒失出来只会加重病情,而且琥儿还小,若是过了病气,这……”
他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族老中有的对他们商议事情时,少女突然闯入本就不喜,眼下听了郑宁这番话,心里更是不忿。
其中一个比郑茂年轻些的老者皱眉道:“璃儿,你二叔说的对,你弟弟还小,他是你父亲唯一的儿子,是你该明白其重要性。“
“还有这里是讨论大事之处,你一个闺阁女子,还是安心待在房中,听你二叔的,回房去吧。”
郑璃闻言,低眉敛目,她知道自己不可和这些族老争辩,撕破脸,这个时代的族老权威之高,不是她所能抗衡的。
她只是开口道:“既是讨论琬儿,琥儿的归处,还有侯府家财的处理,那我这个侯府长女也是要参与进来的,您说是不是?五叔祖父?“
“璃儿有一点不明之处,想请教一下二叔,为何如此着急要让璃儿回房?二叔可是觉得璃儿在此不方便或者碍了眼?”
郑宁被这番话激得手都哆嗦了起来,他这个大侄女儿不是素有贤名,听闻最是和顺不过的性子,今日怎就如此牙尖嘴利?
且每句话都能正中他的痛处?她话里话外说的不就是自己要谋图些什么么?他气的指着少女吼道:“放肆!你……你这是要忤逆么?”
其它人也纷纷皱眉,只郑茂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抬眼看向少女,用苍老的声音问道:“璃儿说你想参与进来,那你想怎么参与?”
他对少女会说什么倒是有了些兴致,郑璃闻言,对他施礼,开口道:“三叔祖父,璃儿愿一力抚养弟妹!”
“你说什么?”一向自持的郑茂听了少女的话,都有些失态的开口问了句。
遑论厅中其它人,都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郑璃直起头来,坚定地回答道:“璃愿以长姊身份,抚育弟妹,不愿至亲分离,让他们寄人篱下!”
多年后,当上太后的郑琬对儿子说道:“……那时候啊,阿姊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母后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就又落了下来,真的是一句话,一瞬间,母后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变亮了!”

穿成皇帝他姨母全文阅读

郑茂看着面前神色坚毅的少女,心情复杂。
他抚了一把自己的胡须,开口叹道:“璃儿,叔祖知道,你放心不下你的弟弟妹妹。“
”可是你说的事情却使不得,你一个闺阁女子,几年内就要嫁人,如何养育稚弟幼妹?”
郑宁听郑璃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惊得差点直接跳起来反驳。
可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这种事情不需自己出面,就会有人反对,自己只需在一旁等着就好。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他所料,他且看这个不听话的小妮子如何接招!
郑茂说的是问题吗?对于其它女生来说可能确实是问题,毕竟这个时代,女子嫁人才算是有了最终归宿。
但对于穿越而来的女强人郑璃来说,让她安分去嫁人,极大可能还要嫁给一个和她这具身体差不多年纪的毛头小子,她实在是接受不来。
在现代的时候,有的人喜欢小奶狗,小鲜肉,她却一直是敬谢不敏的。
于是她开口道:“璃可以向在座的诸位族老保证,在弟妹们未***、成家之前,璃愿一直在侯府,以长女的身份担起这份胆子,直到琥儿继承侯府!”
让她去嫁人,相夫教子?想得美,她更愿意做有挑战性的事情,比如说把侯府产业扩大什么的。
而且她既然继承了人家小姑娘的身体,自然就应该担起自己应该负的责任。
原主小姑娘最大的执念就是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不能保护好弟妹,那她自然就应该这两件事情做好了!
谁知她的这句话一说出来,却如同一滴水溅在热油锅中,厅上的人瞬间就炸了!
郑宁直接开口说道:“诸位叔伯,你们听我这大侄女儿说的是什么话?她这是被侯府的权势迷花了眼吧?竟想以女子之身掌控侯府,她……”
郑茂听他越说越不靠谱,直接出言阻止了他,他说道:“二郎,我相信璃儿她不是这样的姑娘,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完全是因为她对弟弟妹妹们的一片拳拳之心,你刚刚说的那些揣测,过了。”
郑宁第一次发现这老头竟如此威严,他更明白,自己若想掌控侯府,必须过族里这一关。
得罪这些族老,只会给他之后的行事带来麻烦,他也只能暂且忍下。
郑茂看他消停了以后,严肃地对郑璃说道:“璃儿,你可知你刚刚说的话的严重性?女儿家的花期,也就是这几年功夫,误了再想嫁人,就只能嫁给那些鳏夫做继妻,或者身有不足之人,你不怕?”
郑璃摇头:“璃不怕,为侯府计、为弟妹计,璃愿意!“
”且璃今年年岁已经十六,为亡父亡母守孝三年后,将近二十,年纪已然找不到好姻缘,倒不如干脆再晚几年。”
郑茂又开口问:“琥儿今年两岁,你把他养大,就算他十五成家,也需要十三年。“
”那时你已经三十岁,你的闺中密友,估计再过几年,都能抱上孙子了,你也不悔?”
郑璃坚定点头:“璃不悔!叔祖,璃今日既提出此事,已经全面考虑好这个选择所带来的后果。“
”璃只求族里,答应璃的请求,璃会好好守着弟妹过日子!”
郑茂被少女的坚韧所震撼。
大郎之前做事,就有一股子韧劲儿,否则,他也当不上朔州军的镇国大将军。
要知道洛城这么多的勋贵,真的能坐上实权位置的武将,没有几个人。
莫非这就是虎父无犬女?
郑璃这番话说出来后,郑茂有些意动的神色,郑宁自然看在了眼里。
心里感觉到不妙的他先跳了出来,开口反对道:“大侄女,你如此贪恋侯府权势,是想做那等牝鸡司晨之事?”
郑璃反唇相讥:“二叔莫不是糊涂了吧?牝鸡司晨是这样用的么?二叔不知长姐如母四字么?“
“我只是想把琥儿养大,然后就会把侯府交到他手上,哪里担得起您说的那四个字?“
“我既没有嫁人,又没有子女,就算我把侯府夺过来有什么用?“
”若是琥儿出事,侯府会直接被皇上夺爵,我这个当姊姊的能有什么歪心?“
“倒是二叔你,你敢当着你大哥大嫂,当着你父亲母亲,当着你生母丽姨娘的牌位发誓:你对侯府爵位,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且会护着琥儿长大,将侯府完全集整地,交到琥儿手上,否则你将无颜面对逝者,你敢吗?“
郑宁气的眼睛发红,他闷声开口道:“若是我敢呢?侄女该当如何?你可知你刚刚那番话,有逼迫长辈之嫌?“
郑璃抬眼看向这不怀好心的叔父,笑道:“若二叔敢发这个誓言,且有族里监督,侄女自然是放心的,放心把幼弟交于二叔。“
“至于侄女逼迫二叔一事,侄女会在二叔发誓后,自请去家庙修行。“
”若二叔还不忿的话,侄女可以自请除族,二叔满意了么?“
吕昭自大外甥女开口,说她不嫁人起,这心里就难受得紧。
他刚刚一直在忍耐,他能觉察到大外甥女的决心,是以他虽然不太能理解她的抉择,也没有出言阻止。
却没想到郑宁这个***,居然敢如此污蔑璃儿,还逼得璃儿说出“除族“之类的不详之语!
他气得眼睛通红,冲上去就要打郑宁,口中呼喝道:“郑宁,你这个***!你是不是人?“
”你用如此重话去指责璃儿,你可有想过她是一个失恃失怙的孤女?”
郑宁侧身躲了过去,不过脸颊还是被吕昭的拳头蹭到了。
他面色阴沉地看着吕昭,开口道:“吕昭,你这个疯子!我大哥大嫂尸骨未寒,你竟然敢在侯府打人?你不怕惊扰到你姐姐的安宁么?”
郑宁素来不怎么相信神鬼之说,因此他能厚着脸皮把郑安和吕氏抬出来挡枪。
郑璃听了他的话,只觉得恶心,哪怕她不是侯爷,侯爷夫人的女儿,也会被郑宁的嘴脸给气到。
她不再顾忌什么,而是愤怒地瞪着郑宁,开口道:“二叔,你居然敢把亡父亡母给抬出来,我父母若是听到,二叔在他们两个亡故不久,就如此针对欺辱他们的女儿,不知他们会不会给二叔托梦,训诫一番?“
说罢,她突然跪下,眼角含泪,抬头喊道;“父亲,母亲!您都睁开眼睛看看吧,女儿都要被人给逼死了。“
“璃儿今日,若是护不住弟弟妹妹,使得姊妹兄弟分离,我情愿直接就自尽于堂前,以全孝道!”
郑璃一哭,本来在一旁红着眼睛,茫然无措地看着众人交锋的郑琬,也上前跪在了郑璃身旁,流起了眼泪。
从大姊说她宁愿不嫁人,也要保护她和琥儿,她就被震到了。
身为一个受正统闺阁教育长大的女子,她自然知道自家姊姊说出的这句承诺,其牺牲有多大……
可即便如此,这厅中还有人要逼迫阿姊,阿姊被逼得连做尼姑和除族的话都说了出来!
她一直撑着没有哭,她要把这些人,这些事儿记住,这辈子都不能忘!
她要记住,没有能力的人,连自己和亲人的命运都护不住!她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强大!
郑璃不知道的是,从今晚起,她身旁的小姑娘,未来的贤太后就有长歪的趋势。
她性格上的转变会带来多少不可预知的改变?只有天知道。
两个姊姊都在哭,本来坐在那里打瞌睡的郑琥也开始哭嚎了起来,一瞬间,大厅中好不热闹。
郑茂瞧着这乱糟糟的局面,十分闹心,刚刚郑宁那句话一说出来,他想出声阻止已然来不及。
哪里会有人以“牝鸡司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亲侄女的?
当然,后面璃儿说的那些,也有些太过激了一点,真的是一本糊涂账!
他抬手敲了敲桌子,吼道:“够了!还嫌家里不够乱么?还是说你们打算让下人看笑话?”
他这话一出来,厅中纷乱嘈杂的声音终于小了点,只有琥儿的哭声和郑琬的抽泣声。
郑茂指了仆人,命其将琥儿的***母给喊来,把小孩儿的哭声给止住了先。
又告诫了在厅中伺候的仔细着点,今日之事不可胡乱外传,免得带累郑家名声。
然后他看向郑宁,批评道:“二郎,你身为长辈,又是五品的守备,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用我这个老头子再教你了吧?“
“何况,你长兄长嫂刚刚去世,你身为璃儿的叔父,本就应当包容她一些。“
“大郎当年为了你这个守备的职务,可是出了不少力,求了不少人的。“
”你也知道大郎不求人的性格,他为你这个弟弟肯豁出颜面,足见其用心了,唉。“
“牝鸡司晨这四个字,岂是可以随便说的?“
”刚刚你的那番话,若是被有心人传出去,璃儿的名声毁了,我们郑家其他女儿难道不会有影响?“
“当然,在座的我们几个,关系最近的也不过和你父亲是堂兄弟罢了。“
”这关系说起来就远了不少,受影响最大的,难道不是你这个同气连枝的叔叔家吗?“
“你家珍儿,珊儿有一个名声被毁的堂姊,能有什么好姻缘、好人家会去求娶?”
郑宁被他说的低下了头,但他心里服气与否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说完了老的,又要来批评小的。
他叹了口气说道:“璃儿,我知你心中委屈,可你也不应该那么对你叔父讲话,更不应该逼迫他发毒誓。“
”最不应该的,就是说出除族之类的话。“
”你是想抛弃家族么?若不是念你处于病中,我定然是要罚你的!”
三叔祖的这番批评,郑璃低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错。
当然,她本就有其目的,刚刚才会那么失控。
自己把话说那么死,起码面儿上和郑宁闹开了。
待会儿族老们商讨之时,就不得不顾忌自己和郑宁糟糕的关系,自己想要达成目的就有了更大把握。
郑茂各打了五十大板后,方才决定着手来解决这件麻烦事。
他先开口问郑宁:“二郎,你真的想接琬儿,琥儿回去抚养?”
郑宁点头道:“正是!我不信她一个小丫头,能教养好琥儿,我更不信她会坚持那么多年不出嫁!”
郑茂点头,又扭头问郑璃:“璃儿,你铁了心要抚育年幼弟妹,直到他们自立?你才考虑自己的事?”
郑璃也坚定地点头道:“回叔祖的话,璃儿早已下定决心,不会再更改!“
”刚刚二叔提到,璃儿不能教养好琥儿。“
”那我且问二叔:是洛京有识之士多,还是汝州多?“
“二叔可敢在此保证,定会为琥儿延请名师,教琥儿知礼,又能为琥儿请来武师父,让他习武,不坠我父威名?”

小说资源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穿成皇帝他姨母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是本站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