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腹黑阳光

宋萤玥凌楚墨全文阅读***养崽宠冠六宫在线无删减txt全文

宋萤玥凌楚墨 热门小说 2020-09-01 09:59:56
  • ***养崽宠冠六宫合集版免费阅读-***养崽宠冠六宫(宋萤玥凌楚墨)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养崽宠冠六宫全文,故事主角是宋萤玥凌楚墨小说的情节感人,《***养崽宠冠六宫》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宋萤玥凌楚墨之间的有趣经历:莫名其妙穿成大启朝后宫里的一个小透明,后台拼不过,宫斗斗不过,宋萤玥唯一的愿望就是佛系活着。按照大启朝的规矩,等到皇上驾崩之后,所有未侍寝妃子都会放出宫。宋萤玥...

宋萤玥凌楚墨小说***养崽宠冠六宫公开章节选读:

第 5 章
这一路上,宋萤玥目瞪口呆地见识了小团子的本事。
虽然这团子看上去笨笨呆呆的,但是只要有脚步声,马上就能反应过来,迅速在别人看到之前躲起来。
刚刚走入飞星苑的大门,宋萤玥瞬间愣住了,范婼英那边不知道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整个院子里都乱糟糟,丢了一院子杂七杂八的杂物。
“是哪个宫的粗使宫女?来帮忙把院子里这些东西清出去。”
只是路过,并不想凑热闹的宋萤玥刚走了几步就被人揪住了袖子,抬眼对上的就是如歌趾高气扬的脸。
“宋……宋美人……”如歌看清楚自己拽的是宋萤玥之后瞬间愣住,讪讪地松了手,“宋美人这一身装束,奴婢没能认出来,还请宋美人见谅。”
说的话虽然客气恭敬,但是语气却和话语内容截然相反,自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
宋萤玥也不在乎,左不过是在嘲笑她这个主子打扮潦草,没得样子。
但是,谁下厨房穿一身绫罗绸缎啊,那不纯粹给自己找麻烦吗?这一身深色粗布短衣多方便,洗不干净就算丢掉都不心疼。
不想跟她计较,宋萤玥点了点头,转身就准备走。东偏殿这边天天鸡飞狗跳的,惹不起但是躲得起。
“哟,原来是宋美人啊,不只是如歌看岔了,我也差点看岔了,这一身衣裳倒是独特,我都没见过。”
宋萤玥回头,就看到范婼英盈盈走了过来,身上一身翠青色锦缎裙,脖子上挂着的璎珞圈上嵌着熠熠闪光的蓝宝石。
“英美人自然是要配绫罗绸缎的,怎么可能见过我这些粗布衣裳。”宋萤玥这会儿不想和她争执,干脆就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
范婼英满意地笑了笑,继续说:“东偏殿太破旧了,该扔的东西都得扔了,免得过几日皇上的封赏到了,没地方放,这会儿乱了点,应该没影响到宋美人了。”
“不影响不影响,恭喜英美人得到皇上青睐了了。”宋萤玥懒得和她言语争锋,随口敷衍回答。
这会儿满脑子想的都是,竹篮里的糕点凉了就不好吃了,哪有空和这个女人打太极拳。
范婼英的虚荣心在她的附和之下得到了极大满足:“其实这偏殿真的住着不***,过几日我就住到主殿去了,到时候,这宫里你我二人还是要相互扶持的。”
“哦?”宋萤玥适时流露出震惊的表情,“那我以后也要改口称娘娘了,还请娘娘多多关照了。”
这句话夸到了范婼英的心坎里,也不再拉着宋萤玥炫耀寒暄,这才放了她走了。
绿茵沏了壶凉茶,把宋萤玥迎进来道:“英美人的父亲,前些日子在西南剿匪立了功,不仅自己升了官,过几日皇上还要给英美人加封。”
宋萤玥这才明白范婼英刚才为什么趾高气昂的,忍不住嘀咕道:“有母家做后盾,嚣张点儿也无可厚非。但也不至于眼睛都长到脑袋顶上了,天天用鼻孔看人吧!我看她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美人……”绿茵吓得手一抖,忍不住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按照宫规在背后是不能议论主子的,被发现了可是有重罚的。”
“我也是主子,她能拿我怎么着?”宋萤玥喝了口茶水,嘴里含糊不清,偏偏还要倔强地顶一句。一句话出口,就觉得大事不妙。
果然,听到绿茵继续说道:“加封的诏书都已经着内务府拟定了,按照宫规,英美人差不多已经是嫔位娘娘了……”
宋萤玥梗住,在这个时代,还真是官高一级压死人。
不过,最让她糟心的还是绿茵满口的宫规,真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穿越到古代也摊上一个“管家婆”,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开始絮絮叨叨的开关……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我闭嘴。”宋萤玥搪塞而敷衍地打断管家婆的絮絮叨叨。
宋萤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趁绿茵还没反应过来,从桌上的篮子里取出一块梅花糕塞到了绿茵的嘴里:“来尝尝,好吃吗?”
又一个在线试吃官到位!
绵软香甜的味道充斥在口腔之中,被冷不防打断了刚才的话,绿茵一下子忘记了刚才说到哪儿,讷讷道:“挺好吃的啊……这个味道还是蛮独特的。”
宋萤玥一脸坏笑:“那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绿茵总觉得有种被骗到坑里的错觉,小心翼翼道:“奴婢不知道美人说的是哪句话?”
“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宋萤玥嘻嘻一笑,又往她嘴里塞了块山药糕,“所以,你现在吃了我的东西就嘴短,不能再在我面前絮絮叨叨念叨了。”
绿茵浅浅笑了笑:“奴婢知道了”。福身行礼退下。
一直到走出门外,嘴角仍挂着无奈的笑。但是好在,她又变回了之前活泼快乐的样子。
自打宋知县去世之后,宋萤玥就仿佛变了个模样,整日郁郁寡欢,她也只好在宋萤玥面前多说点话,转移她的注意力。现在看来,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范婼英加封这件事的确是出乎宋萤玥的预料。
这宫里主位的主子不多,按照规矩后宫分位当是一后二贵妃四妃八嫔无数美人。
但是今上后宫寥落,也就一个贵妃,一个受宠的丽妃,外加几个主位嫔位。
范婼英这一加封,至少是个嫔位,就有住主殿的资格了,也算是跻身娘娘之列了。毕竟美人只能算半个主子,主位主子才在宫里有话语权。
以后日子定然是不好过了,飞星苑里就她们两个人,范婼英就是个嚣张跋扈的性子。
现在表面的和谐是因为两个人份位相等,范婼英不敢压她一头。
只是现在还没有正式加封,她都这么张扬了,不用脑子就能想象得到,以后范婼英尾巴要翘到哪儿去了。
她倒并不觉得范婼英以后能有如何造化,瞧她那一身流光溢彩的出格装扮就知道是个蠢的。
这宫里还有太后,再不济还有贵妃和丽妃,就她这样张狂嚣张的,迟早得罪其他人。
但是,盘算着至少还要在宫里待个十年八年的,宋萤玥觉得自己的前途有点堪忧。
范婼英怎么扶不上墙,可终究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不由得愁眉苦脸托腮坐在桌子边上叹了口气,默默盘算着过些日子循例找贵妃娘娘请安的时候,让娘娘点头同意换个住处的可能性有多大。
他正站在内室的窗口边上,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给英美人加封这件事是太后提出来的,英美人母家在剿匪中立下汗马功劳,这也算是笼络她家人的一种方式。
但是他真不知道,所谓的加封诏书中贤良温和的范婼英竟然是这么嚣张跋扈欺负人的性子。
凌楚墨更气的是,宋萤玥怎么这么笨?
难道看不出英美人是在贬低嘲笑她?就这么平白被欺负了,还笑意盈盈迎合奉承别人,真的是蠢到家了。
“你都看到了?”宋萤玥走过去揉了揉小团子的头,无奈道,“有时候呢,就是这样,明哲保身最重要,你还小,还不懂。”
顿了一下,她又加了一句:“和她聊天太累了,懒得和她扯那么多。”
凌楚墨无语,瞬间明白了她的话中意。
她不是没看出来……就是懒得理英美人,还搞出一副明哲保身的理论来。
而且,看她样子,居然对英美人的加封赏赐一点都不在乎,难道她不是后宫的妃子吗?他对别人好,她都不吃醋的吗?
凌楚墨觉得作为皇上,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受重视的感觉,心情突然就变差了。
凌楚墨在屋子里面踱来踱去,额上紧皱的眉毛越来越拧成一团,那些东西,都是他叮嘱着内务府写好了单子之后按照单子送过来的。怎么这屋子里还是原来的样子?
床上挂着的依旧是那张白褪色的床幔,屏风也还是那个,多宝格上空空荡荡,摆着几个粗糙的喝水用的青瓷杯。
简朴实用,并且透露着一点粗糙。若是说是乡野之间的粗陋房屋,倒也是有人信。莫不是英美人在背地里欺负她,把所有的都夺走了?
再怎么说,宋知县因公殉职,也是功臣。宋美人是美人份位,也是主子。
范婼英家里有点军功的是不假,这么骑在人头上耀武扬威也是活脱脱的自恃功高。
凌楚墨默默思忖着,看来范家是需要敲打敲打了,随便在宫里横行霸道,简直是目无王法。
正这么想着,忽然看到了未关严的柜子门,隐隐透露出一点白色。溜达溜达的小团子,随手就打开了掉了漆的柜子门。
映入眼帘的是张洁白的羊绒毯,没有拼接痕迹,是一整块羊皮绒制成的,柔柔软软。
开着的柜子里面摆着各色的金银珠宝和布料锦缎,除此之外,还能看到装满了半个箱子的银锭子。审视了所有存货之后,凌楚墨得出一个不可置信的结论,这些银子应该都是用那些送来的古董摆件什么的换的……
宋萤玥忽然觉得有种被人***了家底的错觉,慌忙道:“团子,你别动我东西!”
“嗷呜~”凌楚墨不解,这团子……喊的是自己?
一时之间意识到自己错口的宋萤玥讪讪笑了笑,略有点尴尬:“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你也没办法跟我交流,我就只能给你取个外号了啊……”
“嗷呜~”小团子露出一个单纯无暇的无辜表情,手中灵力一挥,羊毛毯瞬间被折叠成了和床铺同等大小的姓张,铺在了床榻上。
“你这也太败家子了。”宋萤玥恨铁不成钢道,“这一张毯子要值几百两银子呢,卖出去能买多少食材和原材料回来啊。就这么铺床用了,这也太浪费了。”
只是还没等她说完,小团子盘腿坐在了毯子上,一副我就是不起来的耍赖皮架势。
外号都给孤起好了,用你一张毯子还这么小气,真的是抠门到极致。
凌楚墨忽然觉得今天来这一趟,三观都被刷新了。合着这女人不是被英美人抢了东西,而是本身是个守财奴性质的财迷,东西都有,但是都准备换成银子。
不争不抢,啥都不要,被人欺负了懒得回应,守着银子就能过一辈子……
后宫的女人不是图宠爱,就是图地位。这位挺独特,住在皇宫里,离皇上太后那么近,不去想着攀附地位,就想着这几百两银子,真的是,胸无大志且目光短浅。

***养崽宠冠六宫免费阅读

第 6 章
细细软软的白色羊绒毯铺在床榻的里侧,趴上去绵绵柔柔的,鼻翼之间都是温暖的气息。
宋萤玥有点昏昏欲睡的舒适感,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声有钱阶级的腐朽生活……还真是挺***的哈。
冬天的午后,最***的事情就是趴着好好睡个午觉,宋萤玥蹭了蹭之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瞧见还立在床边的小团子,宋萤玥微微一笑,眼睛里满是不可捉摸的深意。
忽然觉得似乎被不怀好意的目光盯上了的凌楚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只手揪到了床榻上。
“午后就是要好好睡个觉。”舒***服地发出一声感叹,宋萤玥把小团子塞到了旁边的被窝里。
没有毛绒抱枕的世界,抱个软软的崽睡起来也挺***的。
正准备用灵力把搂在被子上的胳膊弹开,凌楚墨抬眸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睡颜。
宋萤玥不是顶顶好看的女子,只是闭眸准备入睡的时候,她嘴边仍带着惬意的浅笑,映照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忽有种岁月静好的安宁。
她身上脱了外衣,但是仍能闻得见身上的甜香,做糕点的时候沾上的奶香味。
犹豫之间,凌楚墨蓄好的灵力缓缓散了,打了个哈欠,趴在羊绒毯上睡着了。
过了年之后还有一个重要的节庆——元宵花灯节。过节三天之后的祭天什么的事情向来和宋萤玥这样的小透明无关。
元宵节和宋萤玥唯一有关的事情是,这天四更天就要起床,五更天的时候就要去翔凤宫给庆贵妃请安,然后去给栖凤宫给太后磕头。
被绿茵喊起床的时候,宋萤玥还觉得睡意朦胧。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昨天跑来找她玩儿,晚上在这儿睡下的小团子居然早就没了影踪。
经受不住一个崽子也比自己起得早且勤快的残酷现实,宋萤玥一怒之下用凉水洗了把脸,算是振奋了精神。
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坐在软轿里出门晃晃悠悠还没走了几步,就再次意识朦胧,坐着开始小鸡啄米式打盹儿。
行至中途,轿子忽然停了下来。
没稳住身子的宋萤玥一个趔趄,脑袋直接撞到了轿门旁边的木杆上,尖锐的木头棱角瞬间在额上印出一道红痕。
宋萤玥顿时觉得睡意飞到了九霄云外,还顺带着附送了眼前一圈的金星。
绿茵掀开门帘,瞧见的就是宋萤玥丝毫不顾形象的吃痛揉额头的场景,轻咳两声,低声道:“美人,前面是皇上的架辇。”
什么玩意儿来着……宋萤玥在脑子里反应了半晌,意识到她现在穿越回到了古代,这是在皇宫,要遵守宫规。
宫规是什么来着……又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要行礼。
不情不愿从暖暖和和的软轿里钻出来,迎面的冷风把刚才迟钝不清的脑子一下子唤醒了。
幸而,并非是殿上面圣,不用跪礼,屈膝礼即可。饶是如此,宋萤玥也觉得,屈膝到整个身子都摇摇欲坠了,一直到架辇从目光中消失,才能站起来。
风卷起架辇的半卷窗帘,抬着架辇的宫人行色匆匆,并没把路边行礼的宋萤玥放在眼里。
让宋萤玥气得忍不住跺脚,你不理我,倒是别定这脑残规矩啊!
让我平白无故跑下来被风吹得透心凉,然后看都不看一眼,扬长而去,这游戏……真好玩。
被吹得双颊冰凉,宋萤玥气愤地望着远去的架辇,忽而发现了什么似的,喃喃道:“我怎么看轿辇里是空的?”
“是吗?”绿茵也怔了一下,“奴婢倒是没有看见。”
扶着宋萤玥回到轿子里,绿茵才继续说道:“美人还是少关注这些事情,有没有人都是一样的,按照宫规律令,太后以及皇上皇后的架辇通过,都是要行大礼的,不论主人是否在架辇内……”
宋萤玥忍不住想捂耳朵,不过就是条件反射嘟囔了一句,自家管家婆又开始了。
趁她还没继续说下去,宋萤玥迅速笑了笑,搪塞道:“知道了,知道了,等下误了时辰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轿帘被放下,宋萤玥才舒了口气,还好还好,没给管家婆机会絮絮叨叨什么宫规,什么行为举止的规范。
这丫头别看年纪不大,真的念叨起来,一个更比六个强,张口闭口就是按照宫规,让人头大。
不过,这皇上真的是够独断专权的啊,空架辇都要让人拜。
暴君!继抠门鬼和疑心病之后,宋萤玥给自己未曾谋面的丈夫下了第三个印象判断。
翔凤宫是如今后宫最尊贵的处所,整个翔凤宫也只住了一个人,如今后宫唯一的庆贵妃。
庆贵妃出身低微,只是太后母家的一个小侍女,随着太后入宫的。
庆贵妃打小照顾皇上,算得上是是皇上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后来就封了妃,一步步走到贵妃的位置。
虽说这皇上到目前为止听上去各种不靠谱,但是在感情上,看上去还算是痴情了。
后位空悬,唯一地位尊崇的贵妃却是个身份低微的青梅竹马,怎么都不符合古代封建等级制度的情况,倒是像极了偶像剧。
若是不能立你为后,也要让你做后宫最尊崇的妃子。这故事真的是荡气回肠,让她忍不住想起在现代学过的历史书里的某贵妃。
脑补一出宫廷偶像剧的宋萤玥表示,忍不住顿时对庆贵妃这个暴君的白月光起了极大兴趣。到底是怎样的女子能得到一代帝王的倾心,难不成也如历史上某贵妃一般倾国倾城?
咸鱼生活夹杂点吃瓜看戏也挺有意思,尤其是在这种无脑偶像剧的戏份,更狗血好看。
正殿的门都没开,前来请安的后宫嫔妃们只能站在院子里等。
宋萤玥瞧着一个个站得聘聘婷婷,袅娜身姿的女人们,心里都替她们冷。
何必呢,不过是今天给贵妃请安之后,给太后请安,可能遇见皇上。这些女人一个个都不怕冷一样,穿得根竹竿似的。
拢了拢身上的三层棉衣,宋萤玥依旧觉得冷风嗖嗖的,只有手里捧着的小手炉有着些许的暖意 。
穿着端庄褚色蝴蝶纹样的宫裙的嬷嬷开了门朗声道:“贵妃娘娘请诸位进殿。”
宋萤玥跟着大部队***,找好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后,才敢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主位上的女人,一瞬间心里有点失望。
庆贵妃长得并不算绝色,在百花盛开的后宫里也只能得一个及格分。
她眼眉柔和,笑起来一双柳叶眉弯成了好看的弧度,颇有一抹柳絮惊春水的柔美风韵。想来可能是,某渣皇帝喜欢小意温柔的类型?
只是,环顾四周,宋萤玥没见到那个传闻中恃宠而骄的丽妃,看来是真的恃宠而骄了,这个场合也敢迟到。
直到杯中的茶水都凉了一半,一袭绛红色衣裙的丽妃才扶着侍女的手款款来迟:“昨日里臣妾陪皇上看烟花,看的时间晚了,所以今日起晚了,贵妃娘娘应当不会在意吧。”
丽妃乌色的云髻上簪着流光熠熠的凤钗,一袭绛红色衣裙更是衬得皮肤白皙如瓷,丹唇一点殷红,眼波流转便是笑出了万丈风情。
和庆贵妃的低调相比,这才是宠妃的排场。端着茶碗看戏的宋萤玥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样的戏份才好看。
按照偶像剧的一般套路,庆贵妃能从一个小宫女走到现在的位置一定和皇上的心意是分不开的,只是这怎么中间还有个得宠的丽妃?
吹了吹茶碗里的浮沫,宋萤玥无奈感叹,果然是渣男,有了青梅竹马的小意温柔,还要倾国倾城的绝色宠妃。
哪怕是皇上,也逃脱不了花心男人的本质,还好她不喜欢古代的种/马男。
庆贵妃端着茶杯的手稳稳当当,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似乎并不把丽妃的挑衅当成是一回事。
随意一般微微颔首示意丽妃坐下,继续顺着刚才的话题讲下去:“往年里,美人份位是没有资格去祭天的。今日特地把所有妹妹叫来,也是为了这件事,皇上说这规矩要改改,同是姐妹,自然该一视同仁。”
宋萤玥捧着茶碗的手一顿,她居然不知道今年还有这茬。
往年,美人份位的小透明们都是在翔凤宫请个安。去太后宫外磕个头就行,进栖梧宫的资格都没有,更不必说祭天了。
殿里的氛围顿时欣喜了许多,一个个坐在末位的美人们,脸上都扬起了欣喜满满的笑容。
宋萤玥忍不住在心里扶额叹气,祭天是要三拜九叩,一系列繁琐的礼仪的,这群人怎么就这么高兴上赶着吃苦受罪,就图个在皇上面前露一面,可真行。
提及祭天,丽妃瞬间一副趾高气昂的态度:“这祭天礼在三天之后,不知为何,内务府赶制的祭天礼服一直都没送到本宫这儿,看内务府现在办事越来越不行了。”
站在庆贵妃身侧的大宫女芳茗依声回答道:“礼服早就送到翔凤宫了,丽妃娘娘今年也可以省省心,不必操劳了。”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丽妃不满地皱眉,鬓边的凤钗展翅欲飞般张扬,“历来这仪程都是定好的。”
“贵妃位同副后,这道理丽妃不懂吗?”庆贵妃说话的语气依旧平淡到波澜不惊,却平白带出一种稳重的威严来。
宋萤玥低头专心喝茶,看来前期搜索到的讯息没问题,丽妃的父亲是当朝左相,权柄在握,受尽宠爱,就是庆贵妃也得让她一头。
不过,去年科举出了个惊才艳艳的状元郎,一入朝就是右相的高位,渐渐就削弱了左相的权利,贵妃现在也不怎么畏惧丽妃了。
对,就是这样,直接怼回去,正室白月光的霸气和妖艳***的交锋!贵妃一定不要怂!
看来刚才庆贵妃不理会丽妃的迟到不是怂了,而是藐视战术啊!宋萤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宋萤玥凌楚墨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养崽宠冠六宫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全文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