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贼特工

景然苏慕全文阅读嫁给任前四叔全集完本免费全文

景然苏慕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0:06
  • 嫁给任前四叔合集版免费阅读-嫁给任前四叔(景然苏慕)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嫁给任前四叔全文,故事主角是景然苏慕小说的情节感人,《嫁给任前四叔》跟我们娓娓道来了景然苏慕之间的有趣经历:上一世,苏慕叶因为婚约高嫁了侯府表哥,本是一门人人艳羡的好婚事,苏慕叶却受尽冷落,看着叶修逸抬了闺中好友秦雪婵作贵妾,才知道二人早已暗通款曲,她不过是因为性子柔...

景然苏慕小说嫁给任前四叔公开章节选读:

侯府寿宴结束后,苏慕叶回了苏府,在门口看见一辆熟悉的马车,心情雀跃起来,“二姐姐回来了?”
苏清岚是苏慕叶庶出的姐姐,生母是苏慕叶母亲叶容陪嫁的丫鬟,因难产去世。苏清岚自幼养在叶容身边,同苏慕叶关系亲近,前两年嫁去了江家,江家虽不是勋贵世家,也是书香门第,家境殷实。
苏慕叶一进堂屋,便见苏志和,柳氏都在,苏清岚起身朝她笑笑,眼里有些忧愁。
苏志和摸了摸特意蓄的胡子,“慕儿从侯府回来了,正好你姐姐也来了,你们俩姐妹也许久没见了,回院子说说话”。
柳氏给苏志和递了个眼神,苏志和只作没看到,笑着目送二人。
苏慕叶留了个心眼,出了正房便放慢脚步,隐约听见柳氏的声音,“老爷,说好同慕儿提的,怎么……”
“你急什么,岚儿回来了,你说这个合适吗?”
苏慕叶凝眉,这二人又在打什么算盘。
回了青竹院,苏清岚问了问苏慕叶侯府的情况,“老太太疼惜你,二舅母也喜欢你,你嫁过去日子肯定舒坦”。
这话苏慕叶听多了,并不在意,见苏清岚眉间有些愁绪,“姐姐,你怎么了,可是在江家过得不顺心?”
苏清岚面色一僵,“瞎说什么,你姐夫天天闷在书院读书,婆母又是个不爱管事的性子,我能有什么不顺心的”。
若是上一世的苏慕叶肯定就信了这话,但现在苏慕叶一眼便看出了苏清岚的言不由衷,正色道,“姐姐,你同我说实话,姐夫到底怎么了?”
苏清岚犹豫再三,看着苏慕叶坚定的眼神,还是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姐夫失踪三日了,他朋友来说他欠赌债不还,所以被赌坊扣下了,可你知道的,你姐夫书呆子一个,平日里连酒都不沾,怎么会去赌坊这种地方”。
苏慕叶若有所思,“欠了多少赌债?先把人赎出来要紧”。
苏清岚眼中含泪,“两千两,这些天公公身体不好,婆婆一直在跟前照料,我也不敢告诉两个老人,想着回来先找爹借点,可爹一听到银子二字,就……”
苏慕叶捕捉到一丝不对劲,“只有你知道?赌坊怎么不派人直接告诉江老爷”,江行之欠了赌债,赌坊按理该去找江家当家的,怎么找到苏清岚一过门没多久的儿媳妇身上。
“不是赌坊的人,是你姐夫的朋友陈谦来告诉我的”。
苏慕叶越发觉得不对劲,“姐姐,你先别给银子,等我派人把情况打听清楚再说”。
“那你姐夫不会有事吧?我还是再去求求爹”,苏清岚看着年幼的妹妹不太放心。
苏慕叶按下要起身的苏清岚,“前些天我在柳前街开了家布庄,手下也有些人手,打听个人还是没问题的,爹的性子你不清楚吗?谁能从他手里讨到银子”。
苏清岚看着苏慕叶一怔,不知不觉自家妹妹已经这么沉稳了,心中定了几分。
苏慕叶开了铺子后,李嬷嬷便把自己小儿子杨槐带到铺子里做伙计,杨槐常年在市井街头游荡,有不少狐朋狗友,脑袋也机灵,得了苏慕叶的吩咐,不到一日就把事情原委查了个大概。
“给二姑奶奶报信的陈谦是西郊人,家里人供他到白河书院读书,他倒好,三天两头往赌坊花楼跑”。
“前些日子,陈谦欠了一大笔赌债还不上,见同窗江行之老实就打上了他的主意,哄骗他在借据担保人那处按了手印,等赌坊来要债时就哭着喊自家还不上,但江家底子厚有银子。赌坊的小头目也知道陈谦的把戏,乐得配合便扣下了江行之”。
“陈谦心虚,不敢把事情闹大,只敢同二姑奶奶说这事,见姑奶奶着急筹钱的样子,觉得十拿九稳了,便躲了起来,想着等江家当了冤大头还了赌债,他再出来”。
杨槐说完,苏慕叶了然,这事果然有猫腻,思忖片刻,带上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伙计,直接去了赌坊。
赌坊小头目吴功进了二楼平时用来待客的房间,瞧见苏慕叶和她身后的伙计,眉毛动了动,“你找爷?”
苏慕叶开门见山,“江行之在你们手上?我来赎人”。
“赎人没问题,银子带了吗?”
苏慕叶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吴功露出笑意,待看清银票的数额,笑意僵在脸上,粗壮的手一拍桌子,吼道,“你耍爷呢,陈谦那厮连本带利欠了两千两,你拿两百两来,打发叫花子呢”。
两个伙计立刻挡到苏慕叶身前,苏慕叶神色不变,挥了挥手,示意伙计退到身后,“你也说了是陈谦欠的,我来赎江行之,付两百两都多了”。
吴功见苏慕叶神色从容,面上没有半分惧意,有些意外。他刚才的模样,别说十来岁的姑娘家了,多少成年男子见到都要吓得抖三抖,苏慕叶却没有半分被震住的样子。
吴功往后坐,靠在椅背上,“白纸黑字写着江行之替陈谦作担保,现在陈谦找不着了,我不找江行之找谁?”
苏慕叶从容道,“若真是江行之替陈谦做担保,我掏这银子也就罢了,可这份保书怎么来的,您不清楚?”
吴功神色变了变,一般保书需要去衙门公证敲章,陈谦是哄骗江行之按手印,自然不可能走这途径,那有公章的保书多半是陈谦从二道贩子那买来的。
吴功冷哼一声,“你这是何意,我只知道陈谦欠了赌坊银子,他人不见了,就要江行之还”。
苏慕叶嘴角弯了弯,“您这是何必呢,闹上衙门可就不好看了”。
吴功眉头皱了皱,没料到苏慕叶来这招,冷笑一声,“行啊,你上衙门喊冤去,看看出来了江行之会不会缺胳膊少腿?”他可不是一个受人威胁的性子。
苏慕叶面带笑意,“我就是知道结果,才特地来寻吴爷您商量。你我本无仇,全因那陈谦算计,他说掏不出银子,可他一家老小都在城郊住着,有房有地的,他倒好,使这一出,将吴爷陷于这尴尬境地”。
吴功一听,觉得有理,他本来听陈谦哭穷说实在拿不出银子,才答应了扣下江行之逼江家拿钱,但看眼前姑娘的架势,从江家拿钱可不容易,若这姑娘真闹到衙门去,他就惹了一身***了。
苏慕叶见吴功神色,知道他已听明白了其中利害,“我这两百两不是替陈谦还债,只是孝敬吴爷您的酒钱,陈谦那边的债您该怎么要就继续要,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家人都在城郊住着,您何必担心收不回银子呢?”
吴功眉毛挑了挑,这姑娘倒着实厉害,几番话下来,他真有些心动了。收陈谦的债再多也是交给老大,他拿不到半分,苏慕叶的两百两却是实打实的到了他手里。
“四百两,你一给钱,我就放人”。
苏慕叶道,“三百两,我们只是平头百姓,三百两已经竭尽全家之力了”。
吴功看了苏慕叶半响,“行,我看姑娘你也是明白人,就三百两吧”。
苏慕叶接过按有江行之手印的保书,松了口气,来之前她并无百分百的把握,好在吴功被她镇定的模样唬住了。若吴功坚持要两千两才放人,她也只能给银子,毕竟如果闹上衙门了,吴功他们便会对江行之下狠手,她可担不起这个风险。
“吴爷,这是三百两银票”。
吴功不客气地收下,又叫来手下,当着苏慕叶的面吩咐道,“去把江行之带到这儿来,要快些,最多半个时辰”。
苏慕叶暗道,赌坊果然有专门关人的地方,伙计来回要半个时辰,说明关江行之的地方大概率在城外。
苏慕叶正默默思索,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推开门一看,原本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的赌场一楼现在乱作一团,一群黑衣男子闯了进来,挥刀砸桌,赌客纷纷窜逃。
“放肆”,吴功一挥手,叫上一排手下冲了下去,“哪来的混人,竟敢来爷爷头上动土,知不知道我们老大是谁?”两伙人打成一片。
那群黑衣男子的领头人身着黑甲,放肆一笑,“你们老大,就是那姓苟的?”朝吴功甩出一个木盒。
吴功一手接住,冷哼一声,“就这功夫?”随手打开盒子一看,瞬间面无血色,连退几步,直接把木盒甩在地上,洒下几滴鲜血,接着滚出一个头颅。
一个赌坊伙计靠得近,定睛看清那人头后大惊失色,“老大”,指着人头的手不住颤抖,“是老大”。
吴功手臂紧紧撑着身后的桌子,才勉强支撑自己身体没有倒下,老大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连京城里的达官贵族都要给他几分薄面,怎么会……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领头男子斜着眼,甩了甩手里的剑,“我叫季游,你肯定没听过,不过我的头儿,四爷,你该知道吧”。
吴功顿时面如死灰,怪不得老大死得那么惨,原来是得罪了权势滔天的叶景然,再不抱任何希望,“季爷,小的有眼无珠,得罪了,得罪了”,连连擦汗,“不知四爷前来是何意?”
季游神色猖狂,“能有什么意思,你家老大死前还没还完债,四爷派我来收了这赌坊抵债”。
吴功神色不安,“那我们这些兄弟……”
季游一脚踹了上去,将吴功踢得一丈远,“当然是滚了,怎么,还想留着给你家爷陪葬,有点眼力劲就不要让爷在京城再见到你们”。
吴功一听立刻东西也不拿了,灰溜溜地跑了,他一走,其余手下见势也溜了,嘈杂的赌坊一时只剩下了季游一众人。
楼上的杨槐看着满地血迹,惊魂未定,“姑娘,我们,我们先回去吧”。
苏慕叶扫了一眼楼下,吴功已经跑远了,之前他吩咐去放人的伙计也跟着跑了,不禁皱眉,本来谈的好好的,怎么这么这么不巧碰上这档事,银票付了,人却没救出来。
苏慕叶拿着保书下了楼梯,走到季游面前,“这位公子是赌坊新的东家?”

嫁给任前四叔全文阅读

季游看着苏慕叶有些意外,没想到赌坊里还有这么个清丽的姑娘,“现在是我打理,怎么?”
苏慕叶将刚才她与吴功的交易简单说了一遍,“就是这样,我银票付了,吴功也答应放人了,偏巧公子你们来了,赌坊一下换了东家,你看我这事……”
“你不会想让我放人吧,我可没收你银票?”
苏慕叶咬牙,她就知道会这样,“那不知能否同公子你再谈谈?”
季游看着苏慕叶姣好的脸蛋,眯了眯眼睛,“你同吴功谈了什么我不关心,但你要从我这赎人,光靠银票可不行,得看……”目光朝苏慕叶脖颈下看去,一旁的手下听了,纷纷露出心神领会的表情。
“你……”,苏慕叶一听这话就知季游是故意耍她呢,但也不能与他硬碰硬的,只能带着几个伙计先回了衣坊。
季游瞧着苏慕叶的背影,垂涎地盯了半响,旁边一个有眼色的手下见状说道,“季爷,今个儿您也辛苦了,不若今晚咱上招红院,听说新来了个姑娘,长得那叫个绝色”。
季游一拍他脑袋,“想什么呢,今晚我还得回军营给四爷汇报”。
手下惊叹,“爷您都能见上四爷了,有机会可要提拔提拔小的,让小的露露脸”。
“去你的,四爷是谁都见的吗”,季游一脚踹上手下的***,得意地往外走去,心中还想着苏慕叶窈窕的身段,暗暗盘算着等在这京城站稳了脚跟,就去把她抢过来。
待季游到了军营,只见空空荡荡,平日里忙于操练的士兵都不见了,只剩几个把守的卫兵。
正摸不着头脑,迎面碰上了叶景然身边的侍卫李禾,“禾爷,可算见着您了,这军营里人都去哪了?”季游脸上挂满了谄媚的笑。
李禾皱眉,“军营里人去哪儿岂是你能管得着的”,转身朝看门的卫兵喝到,“谁让你们放他进来的,军事重地,闲杂人等怎能进来”。
两个卫兵面色一黑,原来这季游只是江北州的混混头子,恰逢叶景然带兵去江北一带剿匪,有些事不方便亲兵动手就雇了季游的一批手下,李禾见季游有眼色,做事狠,就干脆带回京城,让他帮着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
不想季游却抖上了,没少打着叶景然的旗号在外作威作福,今日李禾的一番训斥,才让卫兵明白过来,季游不过就是一条狗,还不如他们这些当兵的呢。
季游见状,立刻夹紧尾巴,跟在李禾身后讨好道,“是赌坊的事解决了,我想着来汇报一声”。
李禾点点头,“你小子可以啊,做事够快的”。
季游满脸讨好的笑,“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小的赴汤蹈火都给办了”。
李禾想起了最近一件棘手的事,“还真有一事,一家茶楼我们上月刚刚截获,只待那边的人出手,我们就能抓到证据,可这茶楼偏巧租约到期了,房主说什么都不肯续约”。
季游眼睛一亮,“禾爷您放心,这种小事我一定给您办得干净漂亮”,几番保证后,兴奋地离开了。
瞧着那背影,李禾冷笑一声,季游还真是不知轻重,以为自己多重要呢,用他不过是为了出事时找人顶缸,他还得意上了。
单说这茶楼的事就不好解决,房主是四爷的外甥女,还是侯府订下的孙媳妇,虽说四爷同叶家众人关系不好,但这事也不能闹到台面上。
不过若季游把这事办成了,李禾也乐见其成,若办砸了,李禾冷笑一声,少一条狗还清净些。
季游回去后,立刻就派手下去打听,知道茶楼房主只是一个无实权的五品文官的女儿,收回茶楼不租只是为了扩张自己的布铺,不禁得意道,李禾那厮做事就是束手束脚,没他胆大,这种小事还办不成,这次事办成了,定要在叶景然面前露个脸,看他李禾还傲什么。
季游立刻带了几个手下去了云水坊,见到坐在柜台后的苏慕叶不禁一愣,随即调笑道,“姑娘,咱可真是有缘,这就又见面了”。
苏慕叶心中浮起不详的预感,“你们来干嘛?”
季游倚在柜台前,一副流氓做派,“没什么,就来和苏姑娘谈谈清致茶楼的租约”。
苏慕叶皱眉,这些天她见布铺生意不错,便想趁热打铁再开一家成衣铺,正好自己手里有一家茶楼的租约期满,那地儿也热闹,再合适不过的选址了。不料那茶楼掌柜几次三番来要求续约,还加了四五倍的价格。
但苏慕叶开铺子是为了长远打算,一时的利益打动不了她,便拒绝了。
不过现在,苏慕叶想到至今没有寻回的江行之,“要续约也简单,你把昨日我要赎的人给我,铺子直接给你续两年”。
季游一愣,赌坊原先扣的那批人,他仗着李禾不知情直接卖给了人牙子,将银子中饱私囊了,现在苏慕叶找他要人,他自然是拿不出。
不过,他不认为苏慕叶有什么资格和他谈条件,“我根本不知道你那什么人,但我话放在这里,今个儿你若不续签租约,你这儿生意也甭做了”,说罢身后几个混子刷的都亮出了刀剑。
苏慕叶扫了眼众人,这茶楼掌柜先礼后兵,眼看砸钱不行就找来一群混子威胁她,这里面定有乾坤,他们才会如此大费周折。
想到母亲留给自己的铺子被这帮人拿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苏慕叶面色一冷,“不租,劳烦你告诉掌柜的一声,十天后就到期了,请他到时候主动搬走”。
听了此话,季游一拍桌子,身后的混子立刻掀了摆放布料的架子,踹开桌椅,店里的客人见状立刻散开了。
“故意闹事是吧”,苏慕叶愤怒不已,“好,你今个儿就别走,杨槐,去报官”。
“哈哈哈”,季游肆意地笑了起来,“报官?你知不知道你挡着谁的路了?”
“小丫头片子,听说过四爷吗?”季游敲了敲桌子,不屑地扫了眼犹豫不决的杨槐。
四爷?苏慕叶想起昨日季游在赌坊也提到是替四爷办事,又见季游的得意嘴脸,暗道若今日妥协了,日后不是天天有混子上门闹事了,“杨槐,让你去报官没听见吗?”
杨槐咬咬牙,往外跑去。季游心情轻松,真叫来衙役又能如何,他不过是“不小心”撞翻了货架罢了。
这时季游的一个手下跑了进来,在季游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季游一听面色一沉,扫了苏慕叶一眼,轻咳一声,“走,回去了”,带着浩浩荡荡的一拨人直接就走了。
杨槐刚出门几步,就见季游带着人都走了,于是又折返回来,“姑娘,他们怎么忽然走了,看刚才的架势分明是不租到茶楼不罢休”。
苏慕叶柳眉一皱,也摸不清季游的路数。这时,被苏慕叶派去打听消息的小厮彭奇跑了进来,“姑娘,打听到二姑爷的下落了,有人说在京郊人牙子的车上见过”。
苏慕叶握拳,这季游还真是下作,“杨槐,多叫几个人,我们直接去城外”,人牙子出城了,多半是打算把人卖到外省,去晚了就真追不上了。
这边季游出了云水坊,拐进一条巷子,对着刚才来报信的手下抬脚一踹,“苏慕叶同四爷沾亲带故,早你怎么不说”。
手下灰溜溜爬起来,“小的也是刚知道的,一打听到就立刻给头儿您来报信了”。
季游猛地一砸墙,“就知道这李禾没安好心,他肯定知道这里面的关系,故意不提醒,好看我热闹”。
手下战战兢兢问道,“头儿,那咱们?”
季游神色愤愤,当即决定去堵李禾,果然在他常去的酒楼门口拦下了他。
“李大人,这么急着去做什么?”
李禾瞧了一眼季游脸上不平的神色,猜到他要说什么,“我还有事,你要说什么等会儿”。
“李大人有官职在身到底不一样,说话底气足啊”,季游咬牙切齿,“得罪人的事就派我去,欺我刚来是吗?”
李禾扬眉,“那又如何,你不过是四爷的一条狗,本就是用来咬人的,怎么?四爷夸你几句,你这狗尾巴就摇上天了?”
“你……”季游性子鲁直,哪受过这等侮辱,直接一拳上去,李禾身子一闪避开了,季游又朝他脸上打去。
“做什么呢?”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李禾立刻停了下来,屈身行礼,“四爷,您来了”。
只见来人高大英武,身着墨黑锦袍,通身贵气,只立在那儿,就有上位者逼人的气势。
季游见状忙弯腰,“四爷您来了,小人有要事禀告”,李禾一听,狠狠瞪了季游一眼,季游满不在乎地撇开视线。
叶景然淡淡扫了二人一眼,“说”。
“李大人派小的去同茶楼房主谈续约,小的不知轻重直接去了,不知里面大有内情”,季游心中得意,李禾仗着是叶景然身边的侍卫没少欺负人,看他告完这状,他还得意什么。
叶景然看向李禾,“一个月前就让你去谈了,这事怎么还没办妥?”
李禾连连擦汗,“四爷您有所不知,这房主说什么也不肯续约,我们使什么法子也没有,而且她,她同侯府颇有渊源,我们也不好太……”
“渊源?”
“那茶楼是侯府二女儿当年的陪嫁,她去世后就留给了自己女儿,这位苏姑娘同侯府沾亲带故,又同侯府二房订了亲”。
叶景然听罢,脑海里全然想不起这号人物,人人都当他是叶家人,他却对叶家没有丝毫情分,一个表姑娘与他何干,沉声道,“就因为这个,你们就迟迟搞不定茶楼?”
李禾道,“软的都用过了,今日派季游去来硬的,不知效果如何?”
皮球又踢回了季游这儿,季游心中暗骂李禾鸡贼,正欲说李禾故意不提醒他,被叶景然冷冽的目光一扫,腿不禁一抖,心中胆寒,不敢再推卸责任,“那苏姑娘实在狂傲,我同她谈,她直接搬出承达侯府的名头,要我小心”。

本站点评

嫁给任前四叔免费全文阅读免费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免费全文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资源。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