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贼特工

郑璃萧牧全文阅读穿成皇帝他姨母免费全集分享完整版

郑璃萧牧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0:10
  • 穿成皇帝他姨母合集版免费阅读-穿成皇帝他姨母(郑璃萧牧)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穿成皇帝他姨母全文,故事主角是郑璃萧牧小说的情节感人,《穿成皇帝他姨母》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郑璃萧牧之间的有趣经历:一场车祸,郑璃穿成了小说《盛势》里的路人甲,可身份却不得了。太后得管她叫姐姐,战斗力最强,十五岁就令蛮族闻风而降的大将军,是她的亲弟弟。男主都要对她敬重有加,毕...

郑璃萧牧小说穿成皇帝他姨母公开章节选读:

郑茂看着面前神色坚毅的少女,心情复杂。
他抚了一把自己的胡须,开口叹道:“璃儿,叔祖知道,你放心不下你的弟弟妹妹。“
”可是你说的事情却使不得,你一个闺阁女子,几年内就要嫁人,如何养育稚弟幼妹?”
郑宁听郑璃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惊得差点直接跳起来反驳。
可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这种事情不需自己出面,就会有人反对,自己只需在一旁等着就好。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他所料,他且看这个不听话的小妮子如何接招!
郑茂说的是问题吗?对于其它女生来说可能确实是问题,毕竟这个时代,女子嫁人才算是有了最终归宿。
但对于穿越而来的女强人郑璃来说,让她安分去嫁人,极大可能还要嫁给一个和她这具身体差不多年纪的毛头小子,她实在是接受不来。
在现代的时候,有的人喜欢小奶狗,小鲜肉,她却一直是敬谢不敏的。
于是她开口道:“璃可以向在座的诸位族老保证,在弟妹们未***、成家之前,璃愿一直在侯府,以长女的身份担起这份胆子,直到琥儿继承侯府!”
让她去嫁人,相夫教子?想得美,她更愿意做有挑战性的事情,比如说把侯府产业扩大什么的。
而且她既然继承了人家小姑娘的身体,自然就应该担起自己应该负的责任。
原主小姑娘最大的执念就是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不能保护好弟妹,那她自然就应该这两件事情做好了!
谁知她的这句话一说出来,却如同一滴水溅在热油锅中,厅上的人瞬间就炸了!
郑宁直接开口说道:“诸位叔伯,你们听我这大侄女儿说的是什么话?她这是被侯府的权势迷花了眼吧?竟想以女子之身掌控侯府,她……”
郑茂听他越说越不靠谱,直接出言阻止了他,他说道:“二郎,我相信璃儿她不是这样的姑娘,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完全是因为她对弟弟妹妹们的一片拳拳之心,你刚刚说的那些揣测,过了。”郑宁第一次发现这老头竟如此威严,他更明白,自己若想掌控侯府,必须过族里这一关。
得罪这些族老,只会给他之后的行事带来麻烦,他也只能暂且忍下。
郑茂看他消停了以后,严肃地对郑璃说道:“璃儿,你可知你刚刚说的话的严重性?女儿家的花期,也就是这几年功夫,误了再想嫁人,就只能嫁给那些鳏夫做继妻,或者身有不足之人,你不怕?”
郑璃摇头:“璃不怕,为侯府计、为弟妹计,璃愿意!“
”且璃今年年岁已经十六,为亡父亡母守孝三年后,将近二十,年纪已然找不到好姻缘,倒不如干脆再晚几年。”
郑茂又开口问:“琥儿今年两岁,你把他养大,就算他十五成家,也需要十三年。“
”那时你已经三十岁,你的闺中密友,估计再过几年,都能抱上孙子了,你也不悔?”
郑璃坚定点头:“璃不悔!叔祖,璃今日既提出此事,已经全面考虑好这个选择所带来的后果。“
”璃只求族里,答应璃的请求,璃会好好守着弟妹过日子!”
郑茂被少女的坚韧所震撼。
大郎之前做事,就有一股子韧劲儿,否则,他也当不上朔州军的镇国大将军。
要知道洛城这么多的勋贵,真的能坐上实权位置的武将,没有几个人。
莫非这就是虎父无犬女?
郑璃这番话说出来后,郑茂有些意动的神色,郑宁自然看在了眼里。
心里感觉到不妙的他先跳了出来,开口反对道:“大侄女,你如此贪恋侯府权势,是想做那等牝鸡司晨之事?”
郑璃反唇相讥:“二叔莫不是糊涂了吧?牝鸡司晨是这样用的么?二叔不知长姐如母四字么?“
“我只是想把琥儿养大,然后就会把侯府交到他手上,哪里担得起您说的那四个字?“
“我既没有嫁人,又没有子女,就算我把侯府夺过来有什么用?“
”若是琥儿出事,侯府会直接被皇上夺爵,我这个当姊姊的能有什么歪心?“
“倒是二叔你,你敢当着你大哥大嫂,当着你父亲母亲,当着你生母丽姨娘的牌位发誓:你对侯府爵位,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且会护着琥儿长大,将侯府完全集整地,交到琥儿手上,否则你将无颜面对逝者,你敢吗?“
郑宁气的眼睛发红,他闷声开口道:“若是我敢呢?侄女该当如何?你可知你刚刚那番话,有逼迫长辈之嫌?“
郑璃抬眼看向这不怀好心的叔父,笑道:“若二叔敢发这个誓言,且有族里监督,侄女自然是放心的,放心把幼弟交于二叔。“
“至于侄女逼迫二叔一事,侄女会在二叔发誓后,自请去家庙修行。“
”若二叔还不忿的话,侄女可以自请除族,二叔满意了么?“
吕昭自大外甥女开口,说她不嫁人起,这心里就难受得紧。
他刚刚一直在忍耐,他能觉察到大外甥女的决心,是以他虽然不太能理解她的抉择,也没有出言阻止。
却没想到郑宁这个***,居然敢如此污蔑璃儿,还逼得璃儿说出“除族“之类的不详之语!
他气得眼睛通红,冲上去就要打郑宁,口中呼喝道:“郑宁,你这个***!你是不是人?“
”你用如此重话去指责璃儿,你可有想过她是一个失恃失怙的孤女?”
郑宁侧身躲了过去,不过脸颊还是被吕昭的拳头蹭到了。
他面色阴沉地看着吕昭,开口道:“吕昭,你这个疯子!我大哥大嫂尸骨未寒,你竟然敢在侯府打人?你不怕惊扰到你姐姐的安宁么?”
郑宁素来不怎么相信神鬼之说,因此他能厚着脸皮把郑安和吕氏抬出来挡枪。
郑璃听了他的话,只觉得恶心,哪怕她不是侯爷,侯爷夫人的女儿,也会被郑宁的嘴脸给气到。
她不再顾忌什么,而是愤怒地瞪着郑宁,开口道:“二叔,你居然敢把亡父亡母给抬出来,我父母若是听到,二叔在他们两个亡故不久,就如此针对欺辱他们的女儿,不知他们会不会给二叔托梦,训诫一番?“
说罢,她突然跪下,眼角含泪,抬头喊道;“父亲,母亲!您都睁开眼睛看看吧,女儿都要被人给逼死了。“
“璃儿今日,若是护不住弟弟妹妹,使得姊妹兄弟分离,我情愿直接就自尽于堂前,以全孝道!”
郑璃一哭,本来在一旁红着眼睛,茫然无措地看着众人交锋的郑琬,也上前跪在了郑璃身旁,流起了眼泪。
从大姊说她宁愿不嫁人,也要保护她和琥儿,她就被震到了。
身为一个受正统闺阁教育长大的女子,她自然知道自家姊姊说出的这句承诺,其牺牲有多大……
可即便如此,这厅中还有人要逼迫阿姊,阿姊被逼得连做尼姑和除族的话都说了出来!
她一直撑着没有哭,她要把这些人,这些事儿记住,这辈子都不能忘!
她要记住,没有能力的人,连自己和亲人的命运都护不住!她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强大!
郑璃不知道的是,从今晚起,她身旁的小姑娘,未来的贤太后就有长歪的趋势。
她性格上的转变会带来多少不可预知的改变?只有天知道。
两个姊姊都在哭,本来坐在那里打瞌睡的郑琥也开始哭嚎了起来,一瞬间,大厅中好不热闹。
郑茂瞧着这乱糟糟的局面,十分闹心,刚刚郑宁那句话一说出来,他想出声阻止已然来不及。
哪里会有人以“牝鸡司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亲侄女的?
当然,后面璃儿说的那些,也有些太过激了一点,真的是一本糊涂账!
他抬手敲了敲桌子,吼道:“够了!还嫌家里不够乱么?还是说你们打算让下人看笑话?”
他这话一出来,厅中纷乱嘈杂的声音终于小了点,只有琥儿的哭声和郑琬的抽泣声。
郑茂指了仆人,命其将琥儿的***母给喊来,把小孩儿的哭声给止住了先。
又告诫了在厅中伺候的仔细着点,今日之事不可胡乱外传,免得带累郑家名声。
然后他看向郑宁,批评道:“二郎,你身为长辈,又是五品的守备,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用我这个老头子再教你了吧?“
“何况,你长兄长嫂刚刚去世,你身为璃儿的叔父,本就应当包容她一些。“
“大郎当年为了你这个守备的职务,可是出了不少力,求了不少人的。“
”你也知道大郎不求人的性格,他为你这个弟弟肯豁出颜面,足见其用心了,唉。“
“牝鸡司晨这四个字,岂是可以随便说的?“
”刚刚你的那番话,若是被有心人传出去,璃儿的名声毁了,我们郑家其他女儿难道不会有影响?“
“当然,在座的我们几个,关系最近的也不过和你父亲是堂兄弟罢了。“
”这关系说起来就远了不少,受影响最大的,难道不是你这个同气连枝的叔叔家吗?“
“你家珍儿,珊儿有一个名声被毁的堂姊,能有什么好姻缘、好人家会去求娶?”
郑宁被他说的低下了头,但他心里服气与否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说完了老的,又要来批评小的。
他叹了口气说道:“璃儿,我知你心中委屈,可你也不应该那么对你叔父讲话,更不应该逼迫他发毒誓。“
”最不应该的,就是说出除族之类的话。“
”你是想抛弃家族么?若不是念你处于病中,我定然是要罚你的!”
三叔祖的这番批评,郑璃低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错。
当然,她本就有其目的,刚刚才会那么失控。
自己把话说那么死,起码面儿上和郑宁闹开了。
待会儿族老们商讨之时,就不得不顾忌自己和郑宁糟糕的关系,自己想要达成目的就有了更大把握。
郑茂各打了五十大板后,方才决定着手来解决这件麻烦事。
他先开口问郑宁:“二郎,你真的想接琬儿,琥儿回去抚养?”
郑宁点头道:“正是!我不信她一个小丫头,能教养好琥儿,我更不信她会坚持那么多年不出嫁!”
郑茂点头,又扭头问郑璃:“璃儿,你铁了心要抚育年幼弟妹,直到他们自立?你才考虑自己的事?”
郑璃也坚定地点头道:“回叔祖的话,璃儿早已下定决心,不会再更改!“
”刚刚二叔提到,璃儿不能教养好琥儿。“
”那我且问二叔:是洛京有识之士多,还是汝州多?“
“二叔可敢在此保证,定会为琥儿延请名师,教琥儿知礼,又能为琥儿请来武师父,让他习武,不坠我父威名?”,

穿成皇帝他姨母全文阅读

郑宁被她这一番话逼问得有些狼狈,他自是不敢应的。
教武艺的武师父倒是好请,毕竟崇恩侯府本就是武将勋贵,随便从故旧里找几个武艺高强的,不算什么难事。
那些名师大儒就难了,尤其是他们大多数不喜和勋贵有接触,若是他能请来名师,何不让对方教导自己儿子成才?
他避开了这个问题的回答,开口反问道:“不知我们这位心气儿如此之高的大侄女,能否做到自己所提之事了?”
郑璃直视着他的眼睛,轻启朱唇道:“我不保证我一定能为琥儿找到大儒,但我敢保证自己一定不会放弃这个念头,为此,无论多难,我都会坚持下去!”
眼瞧着这叔侄俩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凝重起来,郑茂不得已再度出面调停。
最后由他拍板,商议出了一个众人都不满意,但也勉强能接受的方案。
那就是在他们姐弟几个守孝期间,侯府暂时由侯府嫡长女郑璃掌管,郑琬,郑琥也由她来抚育。
三年后守孝期满,若是郑璃想嫁人,或者其对侯府事务管控不好,亦或者她没有教养好幼弟,则再度讨论侯府和孩子们的归属问题。
郑茂提出来这个方案的时候,郑璃已然十分感激对方,她也知道自己想实现之前所提的目标,需要打持久战。
若不是这个老人家处事比较公允,今日之事想善了就难了。
有这三年的功夫,她不信自己做不到上面的那些要求!虽说管理侯府和管理企业定然有诸多不同,也会面对很多挑战和困难;
但对郑璃这样的企业家女强人来说,没有挑战的事情她还不屑于接手呢,挑战越大,战胜挑战以后的心理愉悦才会更大!
而郑宁也比较满意,虽说表面上看起来,自己这次失败了。
但不过是三年时间罢了,三年时间能做的事儿太多了,无论是在管理侯府诸多事业上,给自己这个大侄女挖坑,还是逼得她不得不嫁人,都有太多功夫可以做了。
若不是怕影响到自己的女儿,今夜就让自己这个大侄女儿失去名节,让她一个闺阁女子,背负在守孝期间失节的骂名,让她没办法和自己相争,刚刚他也不是没考虑过!
最后他抬眼用阴鸷的眼神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郑璃,就从大厅中离开了。
以郑璃她在现代锻炼出来的对人情绪和目光的敏锐洞察力,自是感觉到了郑宁那如同毒蛇一般阴冷的目光。
要知道,在现代和人谈判的时候,对对手情绪的拿捏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能力,拿捏不准就可能会给自家公司带来损失,或者造成双方谈判破裂。
对那眼神透露出来的恶毒心思,她皱了皱眉,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小心为妙。
她站在门口让仆人们将族老们一个个送回客院,郑茂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看着郑璃,似欣慰又似苦恼地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也离开了。
最后厅中只留下了他们甥舅四人,并郑璃的贴身丫鬟红柳,照顾郑琬起居的管事嬷嬷齐嬷嬷,以及郑琥的奶娘吴氏。
郑璃有些事情要与吕昭说,自然得先把弟弟妹妹们给送回去,她出言吩咐道:“齐嬷嬷,吴妈妈你们两个带琬儿,琥儿回自己院子吧,我有些事情要与……舅舅说。”
说起来眼前这个年轻人,也不过二十四岁,只比原主大八岁,却高了原主一辈,让她这个四十岁的老阿姨喊人二十四岁的为舅舅,真的是有些难为人了。
不过幸好,这个时候的男子以蓄胡为美,倒是让吕昭的年纪看起来没那么小。
听了大小姐的吩咐,齐嬷嬷和吴氏连忙应是,若说以前,她们对大小姐吩咐的话,会有所忽视的话,经过今晚,她们两个是再不敢轻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们两个都觉得,今日的大小姐言谈举止之间,很有那种上位者的气势,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柔弱感。
齐嬷嬷伸手去拉郑琬的时候,郑琬躲开了,她几步上前,站在了郑璃面前,紧咬着下唇,就那么倔强地看着自家阿姊。
齐嬷嬷忙歉意地看了郑璃一眼,她完全没想到素来听话的二小姐会突然做出此番举动,莫非是被大小姐影响了?
她对郑琬轻声哄道:“二小姐,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回芍药居了,跟嬷嬷走吧。”
哪知,郑琬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并未接话,就继续先前的动作,盯着郑璃,也不开口说话。
齐嬷嬷没想到二小姐今日竟起了倔性,她瞧着身边抱着小少爷不尴不尬地等着自己的奶娘吴氏,就有些脸皮发烧。
郑璃忙出言劝她道:“嬷嬷莫恼,琬儿应是被今日之事吓到了,想和我这个长姊多待会儿罢了,她素来听嬷嬷的话,嬷嬷且纵她这一次,让她在这儿多待会儿吧。“
“嬷嬷先和琥儿他们一起回去吧,我稍后和舅舅谈完事情,就送琬儿回去。”
有大小姐温言劝着,齐嬷嬷感觉好受了很多,这才和吴氏一道,施礼离去。
郑璃刚刚倒不是怕了齐嬷嬷,而是她明白,对于贴身照顾的人,最是要在意她们的情绪和面子。
何况,这个时代,对教养嬷嬷和***母,主人家都会有几分尊重,若是因为一两件小事儿,让她们心中生了怨愤,在教养小孩子时,稍稍不用心或者起了坏心思,那对孩子来说,无异于灾难。
毕竟这个时代的大户人家,与孩子相处最多的不是他们的父母,而是仆人。
遣走了无关紧要的人,郑璃这才看向眼前的小姑娘,抬手把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半搂着她。
轻声问道:“刚刚琬儿为何不和齐嬷嬷一同回去?”
郑琬低着头,轻声抽泣道:“琬儿……琬儿想听阿姊和舅舅要说些什么,琬儿想替……替阿姊分忧……”
郑璃将怀中的小姑娘转换角度,面对着自己,先用手帕给她拭去了泪花。
然后叹气道:“琬儿长大了,都能想到替阿姊分担了,下次你想做什么就跟阿姊讲,不要再哭鼻子了好不好?”
郑琬绷着小脸儿,点头应道。
郑璃看着眼前这眼角红红的小姑娘,再一次佩服起古人的早熟来,自己十二岁时还只知道到处上山下河疯玩儿,人家十二岁时就思考着参与进大人的话题中去了。
自己果然不能以面对现代小朋友的态度来看待自己这个妹妹,在之后的教育方式上,也应该有所侧重。
毕竟这可是未来的太后,若是自己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把她教得抬不谙世事,对她将来的生活,说不定有害。
哄好了妹妹以后,她抬头歉意地对吕昭笑了笑,说道:“让舅舅久等了。”
吕昭摇摇头,并不觉得有什么,郑璃再度开口:“自舅舅从管州到洛城这么久了,这还是璃儿第一次单独和舅舅说话。”
吕昭叹道:“是啊!之前璃儿你一直病着,舅舅怕打扰你养病,我瞧着你眼下还是有些不妥当,还是应该多休息,勿要累着自己。”
郑璃笑道:“身体虽不说大好了,和之前相比也已经好了太多,舅舅不必忧心,躺太久了身子骨只会发懒,更难动弹了。”
原主就是因为父母骤然离世,压力太大,得了心病。
病倒后,这个时代又不兴开窗通风,反而怕病人吹了风,加重病情,孤寂一人躺着,病得才越来越严重,最后撒手人寰,被她这个异世魂魄穿了过来。
吕昭看着身旁的大外甥女,想开口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总是停住,似乎在踌躇。
最后还是郑璃开口劝道:“舅舅有什么,只说便是,你我甥舅之间,不需顾忌太多。”
吕昭这才鼓起勇气道:“璃儿,你今日那番不嫁人的话,真的不好,唉。”
郑璃知道他是关心自己,笑道:“抚育弟妹本就是璃儿心中所愿,舅舅不必太难过。”
吕昭却摇头道:“都是舅舅没用,若是舅舅官职高一些,若是定远伯府还在,舅舅在郑家族老面前说话必定比现在管用得多。”
郑璃发现“自己”这个年轻的舅舅可能钻了牛角尖儿,她摇头道:“舅舅今日所做所为,璃儿已经感激不尽,舅舅何须如此为难自己?”
吕昭摆手道:“当年你外祖母因病去世,你外祖父又熄了续弦的心思,我姨娘又早早就没了,若是没有阿姊你母亲那几年的教养,我估计也就是浑浑噩噩长大,哪里会有现在的成就?她待我至亲,帮你是我这个舅舅应当的,哪里需要你感激?”
郑璃叹道:“舅舅既然知道母亲的选择,那我今日所做之事和母亲又有何不同?舅舅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好琥儿他们的。”
说起来原主的母亲和舅舅,和原主目前遇到的状况何其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定远伯只有吕昭这一个庶子,后来袭爵的时候,只能降等,从伯爵降为子爵,洛城的定远伯府也被皇家收回。
皇帝在洛城东边的管州给吕昭赐了一处府邸,把他打发去了那里,这也是当年她母亲出嫁之时为什么会带那么多嫁妆过来的原因。
因为她外祖父深知太多家资,最后舅舅他也保不住,倒不如让女儿带走,一个注定没落的伯府嫡长女,在嫁入侯府后,不想被人看轻,就只能依靠嫁妆了。
好在她祖母并非刻薄的婆婆,从没有说过她母亲半分不好,尤其是在她外祖父过世,定远伯府没落,侯府对待她母亲也依旧如常。
理了一下原主关于舅舅的记忆,郑璃再度请求道:“不知这次舅舅上洛京,可带的有信得过的武力好手?璃儿想求舅舅帮个忙。”
吕昭有些焦急地开口问道:“可有人要对璃儿不利?我把我带来的五个随从都交给你如何?”
郑璃摇头道:“这倒不必,人太多反而容易打草惊蛇,我只是怕我那二叔会做些什么。”
吕昭咬牙:“郑宁这条毒蛇!璃儿你放心,我今晚会派人去你的院子附近守卫。”
两个人交谈之时,未来的太后娘娘,郑琬小姑娘那灵动的双眼眨啊眨,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小说资源推荐

转眼间穿成皇帝他姨母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