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贼特工

云姒齐璟全文阅读圣眷全章节分享资源免费

云姒齐璟 热门小说 2020-09-01 09:59:53
  • 圣眷合集版免费阅读-圣眷(云姒齐璟)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圣眷全文,故事主角是云姒齐璟小说的情节感人,《圣眷》跟我们娓娓道来了云姒齐璟之间的有趣经历:闻声,齐璟停住脚步,她声调里的惊慌,不难透析。短暂沉默后,齐璟不急不缓半侧回身,深邃的眸光锁视于她。四目瞬息相对。云姒压下心底慌乱,轻轻咬唇:臣女...

云姒齐璟小说圣眷公开章节选读:

闻声,齐璟停住脚步,她声调里的惊慌,不难透析。
短暂沉默后,齐璟不急不缓半侧回身,深邃的眸光锁视于她。
四目瞬息相对。
云姒压下心底慌乱,轻轻咬唇:“臣女斗胆,请陛下移步步澜宫。”
侍立一侧的李桂为之惊愕,陛下后宫虚空,除却太后所居永寿宫,其余宫苑皆闲置一处,得陛下应允前往步澜宫梳洗,已是莫大荣焉,可这云四姑娘竟还出言相邀。
于后宫寝殿,邀君王共赴,这其中意味无庸赘述。
即便她同陛下早有婚约,也难免引诱之嫌。
李桂侍奉齐璟身侧多时,深知其最不喜人奉迎献媚,当下欲出言相劝:“云四姑娘,陛下从不……”
“理由。”
缄默半晌后,齐璟突然出声,嗓音深沉但无甚情绪。
他开口了,李桂立即戛声。
外面云光淡若不见,殿内的百盏金灯交相照映,玉阶之上人影交叠。
云姒低眉垂首,闪烁其词:“臣女有事相告,此处多有不便……”
流光清冷,衬出男人睫下的幽深重影,眸心似无底深渊,叫人捉摸不透。
“哀家倒不知云四姑娘何时入宫了。”
圆润昂亮的声音突然自殿外响起,颇具威势。
李桂忙俯身叩拜:“给太后娘娘请安。”
云姒羽睫一颤,心猛得揪紧,她还在同冷虎周旋,这恶狼又紧随而来了。
孝懿太后,当朝皇帝生母,十五岁嫁入皇家为后,在后宫辗转几十年,后老来再得子,因而膝下除齐璟外,还有一七岁皇儿。
在臣民百姓心里,孝懿太后端庄淑德,为后时治理后宫有方,竭力为皇帝分忧,实乃一代贤后。
但云姒心里早已透彻,那光鲜的微笑背后,是人心的阴险凉薄。
那夜她死于非命,太后领军围剿的冷笑尤历在目。
她徐徐步近。
惊悸之余,云姒稳住心绪,勉强婷婷行礼:“永安侯府云姒见过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不必多礼,”太后余光在云姒玲珑起伏的身躯上堪堪扫过,尾音一扬:“云四姑娘怎么湿了一身?”
话语关切至极,更是慈眉善目,云姒却只觉有锋锐刀刃,在她的身上寸寸割过。
她垂眸:“是云姒愚笨,不慎落水。”
太后并未深究,语重心长:“眼看就要入冬了,天凉,易染风寒,云四姑娘迟早是要入主后宫的,莫要伤了身子。”
字句分明,溢着垂爱,实是无比阴诡。
太后又转眸看向齐璟,笑得无声:“哀家正要回宫,陛下若无事,不如让云四姑娘跟着哀家,顺路去步澜宫沐浴更衣?”
云姒瞬然失色,呼吸微促,倏地抬眸将那人望住。
她全然没有脱身之法,那只握住她命脉的手,如今唯他可解。
美人眼波如水,那般娇怜楚楚,染着迷离光晕落入齐璟眼底,她眸心显而易见的哀色,因狭长的如凤眼尾,反而透出蛊惑的意味。
齐璟眼帘淡敛,似笑非笑:“母后所言,倒显得朕不怜香惜玉了。”
玄色龙纹长靴慢悠悠移近两步,他疏懒抬手,微凉的指尖抚过云姒的侧脸。
他突然的动作,云姒***一颤,却不敢妄动。
男人清俊的深眸凝视着她:“既是朕的未婚妻子,朕陪着去趟步澜宫也无妨,便不劳烦母后了。”
太后微讶一瞬,很快又平静笑言:“陛下有兴致到后宫走动,实属难得。”
齐璟淡淡一笑,这笑意味深长,喜怒难辨。
指腹掠过她精巧的下巴,轻轻勾住,他冷峻又轻挑:“云四姑娘以为如何?”
这番言辞所谓何意,听者自然心知肚明。
然太后犀利的目光,如锋芒在背,云姒咬住唇,只盯着那人的靴子,不动亦不答,而在旁人看来,却是默认的娇羞之态。
齐璟松了手,抬步越过她身侧时,收了淡笑,低沉一句:“跟着。”
当下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云姒朝太后福了福身子,莲步轻移,随着齐璟出了金銮殿。
*
步澜宫内殿,暗香漂浮。
华烛涟荡流光,投在案前那人俊逸的面庞,映出的身影半暗不明。
良久后,珠帘轻响。
“陛下。”
长案上,齐璟掀了掀眼皮,视线从书卷上抬起。
女子换了干净的衣裳,一身烟紫色留仙宫裙,衽口描有金丝花蔓纹理,裙裾上鸾鸟刺绣细致,她纤指撩开珠串,立于帘外,以目相询。
齐璟静漠须臾,视线落回书卷上,语气浅淡:“坐。”
云姒暗暗吸了口气,步入内室,精美的***逶迤,曳过案沿,端端正正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她内心腹诽,明明说了简素的便服就好,可那些服侍她沐浴的宫女,还是给她取来了这般华美的宫服,不仅如此,还偏生要给她梳妆描眉,说甚是对陛下之敬。
真当她来侍寝的不成!
齐璟不急不缓翻了一页:“说吧。”
云姒愣神片刻后反应过来,自己之前为了避开太后,扯谎说有事相告,才请了他过来。
现在该如何圆谎才好……
云姒攥了攥手心:“嗯……臣女先前说的退婚一事……”
好一会儿,对面的人仍旧默不作声,云姒悄然抬眸。
男人眼底古井无波,慢慢阅览着文字,声调淡如流水:“这婚事乃太上皇所赐,云四姑娘方才直接将此事同太后言明,岂不更好?为何又要随朕过来?”
跟太后说,除非她想死得更快一些。
云姒抿抿唇,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又想起金銮殿上他亲昵又饱含深意的言行,和现下自己精心的打扮,心跳不禁错乱了几分。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局促不安,齐璟抬眸,淡淡扫了她一眼。
女子美目潋潋,脸蛋如白玉般凝透,胭脂只是浅然淡抹,也尤为***嫣然。
他将书卷往边上一放:“不必紧张,朕不强人所难。”
这话让云姒暗自舒了口气,皇帝陛下如此正人君子,她刚心生赞赏,随即便又听他慢条斯理道:“不过退婚之事,牵系诸多,姑娘还是再想想。”
云姒深思片刻,明白他这话并非故意与她为难,她毕竟是侯府嫡女,与皇家结亲,不只是入宫为后,母仪天下那么简单,这背后的明争暗斗,牵扯确实不少。
从前是她天真,如今再活一遍,心里已然清明,太后势必要留着这御赐的婚约,让她二姐姐代替她,因此断不会应允她退婚。
如此想来,这婚,她退了,是自己明着找死,不退,是被设计暗着等死。
齐璟没有直截了当说明,只让她多想想,也算是给了她活路了。
原以为自己会落到太后手里再受一次折磨,却没想到皇帝真的庇护了她,因而对他,云姒此刻是心怀感激:“多谢陛下提醒,云姒铭记在心。”
齐璟默然,执过案边瓷盏,沏了茶送到她面前后,又给自己沏了一盏。
他徐缓斟茶的动作和习惯,突然就让她想到了某个人,云姒不禁思绪一荡,目光缓缓落在那七分满的茶水上。
轮廓分明的下颌,还有浅薄的双唇,也是那般相似,就连临死前,自己都将他认做了那人……
凝着杯中茶,云姒怔怔低问:“陛下可有去过东渝坞巷?”
齐璟指尖一顿,一瞬后继续浅饮手边清茶,而后缓缓放下茶盏,语气淡淡,不动声色:“未曾。”
云姒凝望于他,似是不甘心,复问:“漪心湖呢?”
齐璟的眼神掠过微不可见的动容,须臾,他俊眸微抬,“云四姑娘想说什么?”
云姒抽回悠远的思绪,突然觉得自己问得可笑,分明是毫无干系的两人,她竟能扯到一处。
她轻轻弯唇:“无事,只是觉得那儿风光甚好,坞巷口品一碗甜水,月渡桥下游一趟夜湖,不失为消愁解乏的好去处,都说劳逸要结合,陛下为百姓劳神费心,也该适当消遣。”
齐璟捕捉到她语气间一闪而过的失望,指腹缓缓摩挲着盏壁,许久,他才淡声:“既如此,不妨等来年开春,邀卿共赴。”
烛光旖旎,疏影淡淡。
“承蒙陛下不弃。”她说。
来年开春,她能否活到那时都犹未可知。
他的茶水见了底,云姒轻然抬手,如雪皓腕半隐半露,为他再斟满一杯,边低柔言道:“臣女有个不情之请。”
齐璟眼神深湛,锁视在她凝香的素手:“说来听听。”
云姒放下青白瓷壶,轻轻开口:“陛下可否派人送臣女出宫?”
但求庇护之意如此明晰,实是迫不得已。
杯盏捏于指间,微微转动,齐璟静默瞥了眼轻晃的茶面:“如此,云四姑娘是否欠朕一个人情?”
说起来,不算上一世,今日是她第一次入宫,第一次亲眼见到齐璟。
上一世她猝不及防锒铛入狱,和他未有过多言语,今时今日再回首,此番下来,云姒觉得传闻中不怒而威的清冷君王,倒也没有那么狠戾冰冷,不近人情。
烛火半残。
一人乌发长垂,容色艳丽。
一人玄衣峻拔,心深似海。
云姒一字一句,颔首细语:“臣女所言一心效忠陛下,绝无虚假。”

圣眷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华阁美苑,雕栏画栋,越过千重缦回的廊腰,才至宫门处。
李桂弯了弯身子:“小的就送姑娘到这儿,马车已在官道候着了,云四姑娘出了宫门自会有人接应。”
云姒略一颔首,微笑道:“麻烦公公相送了。”
李桂恭着腰,缓声禀道:“云四姑娘客气,陛下有旨,他日若姑娘有求,命人知会小的一声便可。”
听得此言,云姒愣了愣,她为了挡太后那一箭,请了皇帝同去步澜宫,后又提了这般无理的请求,君心如渊,她的心思他又怎会不知。
但只要那人掌权一日,后位就绝不会是太后的亲信,如此一来,她倒是和他站在了一边,祸福相倚。
着实出乎她意料的是,她借以自保的小小伎俩,他非但不怪,更是允她一诺,也许只是因为她的身份他才如此,不过侯府终归难靠,或许将来这会是她的一条后路。
极短的一瞬惊诧后,云姒会心一笑:“烦请公公替云姒谢过陛下。”
上辈子在囚牢,李桂对她照拂不少,皇帝身边的人,云姒对他还算是信任。
李桂恭敬告退后,云姒抬步出了宫门,而守卫无人敢阻拦。
绝处逢生,有惊无险,云姒此刻舒心不少,除了这一身华贵的烟紫金丝留仙裙太过乍眼外,一切都觉得甚好。
她抬了抬小巧柔皙的下巴,仰望着天,分明才未时,却是日月无光,乌云重重将天地卷入黑暗。
仿如魑魅魍魉人世行,万丈尘土入坠阴间,紧紧压迫着咽喉和胸口,让人不由心生恐惧。
但云姒已经不足为奇了,当下只觉得天煞妖女、不祥之兆,有这诡异的天色陪衬,还真像那么回事。
妃色红唇牵出一丝苦笑,突然一道月灰色身影自城头纵身一跃,稳稳落在云姒身前两步远。
云姒陡然往后退开一步,看清那人后微微一愣,扬眸睇了他一眼,啼笑皆非。
风昭言见她抚了下心口,一贯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自责的神情:“属下是不是吓到四姑娘了?”
他哪里知道,他等在宫门外的这小半日,自己要守护的人在另一个触不到的世界,受了一个月的磨难,也历经了人世间的生死和大悲大苦。
他一向神出鬼没,是她隔了一个月,差点不习惯了。
他为护她,身中千刀万戟,倒在血滩的画面赫然在目。
云姒眼睛一酸,摇了摇头,放柔了声音:“昭言,你还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被她那亦深亦浅的如丝眼眸看住,风昭言顿时脸颊一热。
云姒转瞬浅笑:“等了很久吧,我们回……”
唇角的笑痕蓦然止住,思绪回到那夜,云姒眸色一黯,那时候,整个侯府只有他不顾生死来救她。
——四姑娘,属下带你离开。
——离开……我还能去哪儿呢……
能去哪儿呢?
回家?侯府哪里还是她的家。
利则娇宠,无利则弃,她和名利比起来,便成了微不足道的敝履。
沉默须臾,云姒恢复淡淡笑意:“我们走吧,”想到什么,她眸色微深:“骤雨将至,路上得快些。”
风昭言点头,略微一顿后问出心中疑惑:“四姑娘怎么换了身衣裳?”
低头瞧了眼身上的华服,在步澜内殿的情景瞬息浮现,脸侧似乎还残余着那人指尖掠过的触感。
云姒眼眸微敛,随口带过:“手抖,溅着茶水了。”
奉命护送云姒归府的马车自官道缓缓驶了过来。
待其言明来意,风昭言才掀开帷帐,请云姒上车后,他又极为顺手地将原来的马侍赶了下去,自己驾上了御赐的马车。
奉了陛下的旨意,务必安全送云四姑娘回到侯府,这突然毫无防备就被人拽下了马,马侍愣愣站在一旁,茫然又为难。
风昭言端坐马上,丝毫没有歉悔之意,云姒忍俊不禁,最后出言解释了一番,马侍瞅了眼马上那人,只***着头皮回去复命了。
马车华贵宽敞,在如暗夜般的天地间绝尘而去,疾且稳。
云姒以手支颐,倚着窗牖静思,风拂进,轻纱窗缦扬起,又飘落,渺渺烟纱下精致的容颜,浮光掠影般依稀而现。
心静下来,重新活过的感觉也真实了些。
微枝末节,现在细细回想,实有诸多蹊跷。
避开有人暗中在她药里下毒的那事不说,她头一回入宫,太上皇便毫无预兆地驾崩,于是她的拒婚之举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太后关她入狱的完美说辞。
惊雷暴雨连接轰鸣七日难以避免,可为何前面一桩桩的事情都那般凑巧?
云姒眉尖凝惑,她当时无故落水,耽搁了离宫的时间,想来跟太后脱不了干系,如此一看,既是早有预谋,那太上皇之事……
“四姑娘,到了。”
马车缓缓停下,风昭言沉稳的声音自车外响起,云姒这才收了思绪。
裙裾轻曳,她徐缓踏下马车,浓密纤长的眼睫轻抬。
朱漆大门两侧雌雄双狮矗立,颇有气势,金丝桃木匾额上飞龙凤舞的“云府”二字写尽了尊贵,雕栏砌,琉璃瓦,极致高雅的永安侯府,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看着这个从小生活长大的地方,曾以为自己是这儿最娇贵的云四姑娘,那融入心坎的归属感,依赖感,骄傲感,皆随着那夜冷彻心扉,尽数消散。
如今,看透了冷暖,只觉得这里的一切,那般可笑虚伪。
云姒眼风淡淡扫过,敛了敛眉梢处的冷漠,她轻掸衣袖,提步而入。
“昭言,我去看看我娘,你先回兰苑吧。”
“……是。”
*
幽静的屋子,点着紫砂观音熏炉,一缕青烟如雾缭绕。
谢之茵端坐在桃木椅里,素净眉眼轻阖,串在掌心的小叶紫檀佛珠一颗一颗轻缓拨动。
湘绣挂帘微微动了动,有人无声走进,步履柔缓。
那人绕到她身后,轻轻扬臂搂住了她的脖颈,谢之茵拨弄佛珠的节奏倒是未被打乱,任由那人抱着,淡唇弯起。
云姒埋首于谢之茵肩头,在她的素衫上轻蹭,低软唤她。
谢之茵未睁眼,含笑道:“这么大人了,还撒娇。”
轻言笑语飘落心头,漾起失而复得的欢喜,云姒泛出笑意:“再大也是娘的女儿啊……”
“腻人。”谢之茵嘴上淡淡嫌弃,清秀柳眉却蕴着温柔。
不以为然地亲昵了一阵,云姒才舍得放手,在谢之茵身边的桃木椅坐下。
谢之茵拈着串珠,心无旁骛,云姒百无聊赖地翻开桌几上的《楞严经》,指腹一压一松,书页呈扇形划动,走马观花般一览而过,密密麻麻的经文落入眸心,看得她有些困倦。
她娘亲把素持斋,一念心经便是半日,云姒不去打扰,合上经书,乖顺伏在桌几上,托着下颌静静凝望着谢之茵,须臾,娥眉渐渐凝起,她明澈的美眸染上了丝伤感。
从前怎么都没发现,那张曾经灵动的脸,开始布满细纹了……
谢之茵的出身,算不得多显赫,但也曾是美名远扬的富家之女。
彼时年少,百花盛会,一朝惊鸿一瞥,永安侯云清鸿为美色所动,当下便起了娶谢之茵为妻的心思。
权势永远在金钱之上,商贾之女能嫁入侯府做正室,谁人不觉三生有幸,乐意至极,外人更是倾羡不已,而后谢之茵遵从父母之命,成了侯府夫人,日子自是无忧,第一年便为云清鸿生下一子,她也更为受宠。
侯府的下人皆知,夫人温婉贤静,出嫁至今从不让侯爷烦忧,便连当初侯爷要纳一房妾室,也未多言一句。
妾房柳氏,乃当今太后的表妹,身份较之谢之茵,自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她甘愿屈居为妾,是因为年少情窦初开,对才貌双全的云清鸿芳心暗许,主动向太后求来的这桩姻缘。
柳氏入侯府后,生有二女,分别是二姑娘云姮和三姑娘云姚,她虽为妾室,膝下也无子,但深知如何抓住男人的心,每日打扮得人比花艳,因而甚讨云清鸿喜欢。
权臣显贵的通病,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啊!
加之谢之茵诞下云姒后,这许多年来只知在屋子里念诵佛法经书,日复一日,满脑子修心养性。
如此无欲无求的淡泊心性,在男人心里,又怎么抵得过柳氏的万种风情,所以这些年,云清鸿常宿柳氏宅院,极少会来这儿。
好一会儿,云姒轻轻一叹,不知是该心疼她娘美人迟暮,还是怪她爹不念旧情。
听见边上人的叹息,谢之茵温吞睁眼,这才发现云姒的那身华贵宫服,她眸光意外一闪,肃声:“你去宫里了?”
谢之茵突然冲淡平静的严肃,叫云姒顿了一瞬,她今日入宫,是临时起意,并未与其他人言说。
她垂眸,低头去翻经书,若无其事地低低“嗯”了声。
这不当回事的态度让谢之茵彻底变了脸,她不由分说夺走了云姒手上的书,猛得拍向桌几:“你一声不响去宫里做什么?我不是说过不许你嫁入皇家?!”
没料到她会有如此***的反应,云姒眸心微动,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她一言不发独自进宫,一方面是自己不想嫁,另一方面,是一向恬淡的谢之茵因为此事与云清鸿翻了脸,若不是念着谢之茵是云姒生母,云清鸿怕是当时气得连休妻的心都有。
可是云姒不懂,她嫁给皇帝,从今往后娘亲便能以她为贵,再不用独居冷宅受人脸色,这样不好吗?
云姒默默吸了口气,对上谢之茵盛怒的眼睛,抿着唇,声音平静却透着倔强:“为什么不行?”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云姒齐璟全集版阅读 ,整个小说资源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