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贼特工

鞠景白全文阅读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全章节下载全文txt

鞠景白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0:38
  • 鞠景白合集版免费阅读-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鞠景白)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全文,故事主角是鞠景白小说的情节感人,《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鞠景白之间的有趣经历:鞠景白护着身前的晚饭,匆匆和一个骑自行车的男生擦肩,进了宿舍楼,幸亏一路上再没出别的灵异事件。直到进到宿舍楼里面,鞠景白才算松了一口气。她蹦蹦跳跳的踩到楼梯上,...

鞠景白小说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公开章节选读:

鞠景白护着身前的晚饭,匆匆和一个骑自行车的男生擦肩,进了宿舍楼,幸亏一路上再没出别的灵异事件。
直到进到宿舍楼里面,鞠景白才算松了一口气。
她蹦蹦跳跳的踩到楼梯上,她就说嘛,就一只老色鬼,她能吓得后遗症都出来了么,她也没怕鬼怕到那种程度吧!!
“甜甜开门,我回来了。”鞠景白敲宿舍门,“咱们宿舍几个人啊,我在外面听着怎么这么吵啊?”
“什么几个人啊,宿舍里面就我一个,初秋和似水去买饭了。”倪甜甜开门,转身挠头发坐回座位上说道,“我在做作业,这破题太难做了,做的我连音乐都没敢放,生怕一时间打扰到思路。”
鞠景白却忍不住后退一步,张张嘴甚至没叫出声来,她眼睁睁的看着倪甜甜坐在一群小鬼当中抓耳挠腮的做题,而她身旁挤挤挨挨的青色鬼影将小半个宿舍挤得满满当当,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齐齐挥舞的手臂表明,这可能是她床上那只街舞仔的个人演唱会……
现在,街舞仔伸手向她,那群鬼面目狰狞的扭头,每一个都在盯着她。
啊啊啊啊啊!
“操,这破题我不做了,做的头疼死了,小白你还在外面傻站着干什么?不进来么?”倪甜甜一摔本子,奇怪的问道。
鞠景白再次后退一步,扶住墙,她腿有点软。
“啊啊啊啊!”与此同时,宿舍里的鬼也开始鬼叫。
“***,小仙女回来了,你快看看我脸上有没有脏东西?”
“坏了,坏了,我昨天晚上忘记拿贡品小黄瓜敷面膜了,快看看我脸色差不差……大佬说不定看到了我的绝美容颜就再也不怕鬼了。”
“说什么鬼话呢,就你还绝美容颜,你不是没有头嘛。”
“我脱没脱妆?你们说我要不要给大佬表演一下街舞秀,说不定大佬一喜欢,就把怕鬼的毛病治好了呢?!”街舞仔激动的从鞠景白床上跳下来,鬼们在宿舍中徘徊起来,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鞠景白僵硬的听着鬼们的话,尖叫堵在嗓子眼中。
“嗯?小白,你怎么站在走廊上,不***嘛,我今天买到了二号食堂的创新菜,你可要尝尝。”初秋和何似水买饭回来,诧异道。
“小白你吃饭了么?怎么这幅动作?”何似水落初秋一步,问道。
鞠景白扶着墙,僵硬的提起嘴角,刚想打一个招呼,便对上一双猩红色的眸子。炽白的灯光下,何似水的剪影之下,一个浑身泛青红色光芒的男孩,男孩脸上的肉糜烂不堪,如同肉制品腐烂之后的模样堪堪挂在脸颊上。
鬼男孩和她对视了一眼,双手捏着何似水衣角,对鞠景白露出一个示好般的拘谨笑容。
鞠景白登时被吓得一哆嗦:“我我的…妈呀!!”
“小白怎么了?没事吧?你别是生病了吧?”初秋纳闷。
“没事,没事,我去趟厕所。”鞠景白紧紧的扶着墙向走廊那边的厕所走,忽然想起她白天说的只有可能是有一宿舍的鬼她才会跟许歌去捉鬼,这不就是一宿舍的鬼嘛,她现在只想回白天把说话的自己打死,没实力立什么flag??
“小白怎么回事?去厕所干嘛不把东西放下再走?”初秋不解道。
“是不太对劲,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何似水道。
“要我说,小白哪哪都很厉害就是胆子太小了,那些鬼玩意有什么好怕的。”倪甜甜摇摇头,“天下这么大,漂亮舒适的地方那么多,鬼还能愿意跟我们这些大活人挤一个宿舍不成,我要是变鬼了打死再不来学校了。”
鞠景白自然不知道舍友们的谈话,她进厕所都再三小心的看了每个隔间,这才小心翼翼的***,锁门。
腿软的靠着大门蹲了下去,她大概能知道她为什么会见到鬼了。
普通人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如果长时间遭受阴气侵蚀,也会根据自身体质条件短暂出现能看到鬼怪的情况,但普遍都是芸花一现的接触,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怪力乱神的消息传出来,却从来没有确切的证据流露。
大概是她长时间修炼***,自身也接触这些东西。
她今天暴揍那老色鬼后,才触发了如此严重的反弹,这阴阳眼恐怕需要外力才能关闭了,鞠景白气的咬牙。
那个老色鬼,进了局子还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鞠景白深深的觉得她今天揍轻了,她就应该再狠一点把他牙都打掉的。
还有跟在何似水身边的那个烂脸的小孩,他好像并没有恶意,不止如此,他还在跟她释放好意啊!鞠景白暗忖,之前被家里人保护的很好,出来上大学晚上也从不出门,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鬼了,但鬼是这样温和的吗?
这一点都不正常吧,鞠景白印象中鬼就应该和那些老色鬼一样啊!
夸我小仙女是什么鬼??还大佬?说的什么鬼言鬼语?
鞠景白忍不住拿出手机,低头给她爷爷打电话。
她爷爷鞠行,是行一教掌门人,职掌二十一年。
行一派取知行合一之意,依水傍山,现在是她们镇上小有名气的道观,但再往前推二十年,行一派还是个没落的不知名门派。
她爷爷职掌唯一的一点后遗症是:行一教原本是典型的南天师教,贬斥符箓,讲究精、气、神的修持法,现在却以贩卖符箓为生。
不得脱道袍,不得婚嫁的种种规定更是如同虚设。
学着南天师教的知识,反而干起了北天师教的行为,以至于现如今天师协会都不承认行一教是他们的一员。
嘟—嘟—嘟,电话接通,是一个提前录好的自动回复语音:“师父于十月初闭关中,闭关未出,到时出关会给您回电话,谢谢配合。”
鞠景白泄气,爷爷还没出关啊。
鞠景白从背包里拿出油性笔在瓷砖上画出简易的太极,将现有的工具细致化,算出的讯息会更加丰富,垫好卫生纸,坐上去,端正***。
鞠景白想着行一教的模样,抛出手中的铜钱 。
……
她刚刚算了三卦,第一卦算行一教呈现出的是拨云见日之相,她爷爷明显在闭关中乐不思蜀了。
第二卦算己身,说她自己的正桃花过于强大,引得乱桃花频频窜动,隐隐有形成桃花煞的趋势。鞠景白忍不住撇撇嘴,她算自己从来就没算准过。
第三卦算何似水,何似水的卦象未变,那么就说明不是那个小孩的问题,还是要找许歌啊!
鞠景白认命的打了许歌的电话。
“喂,老板。”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像是一直在等着她的电话般。
“我就说你会来吧!”许歌笑起来,明朗的笑音让鞠景白气的磨牙。
“那我去你们学校门口载你,大概十分钟就能到,委托信息给你发到微信上了。”许歌似乎比鞠景白还急迫。
“知道了。”鞠景白点头。
许歌没再回话,鞠景白刚想挂断电话,就听到电话那边的嘈杂声音,接连的滴滴声中,马路上的大喇叭声也传进来。
——来来,指引迷途君子,提醒久困英雄啦!云想衣裳花想容,想知道您今生是大富、中富还是小富吗……
“许家小子,怎么样我卖的桃木剑好用吧,挂在床头上,驱邪转运什么的样样都不错吧?!”中年大叔的声音响起。
“当然了,这桃木剑拿到手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了,这不是今晚上我朋友做噩梦,我给她送把挂床头。”这是许歌的声音。
“驱除噩梦的话,你上午买的那把八卦镜也不错。”
“都拿着呢……”许歌兴许是见她长时间不挂断电话,亲自挂了电话。
“……”那个卖八卦镜的摊子,她似乎在游乐场中看过,肚子咕噜叫了一声,鞠景白垂头看了眼手中的晚饭,忍不住轻哼了一声,不会不会,再怎么说武器也是用来保命的,这也要用冒牌货未免太抠门了!!应该不会吧?
鞠景白在微信上和宿舍里的人打了声招呼,向学校外走着点开许歌刚刚发给她的文件,文件内只有短短的几行字。
人物:思雨折(影后)
丈夫:崔牧泽
经纪人:千亦
事件:被小鬼***扰。
“这就没了?”鞠景白对自己轻率的决定产生迟疑。
***
“铃铃铃。”
思雨折看着那无风自动的铃铛,神情一动,激动的看着面前面容肃穆的女人,面前女人也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注视,嘴里冒出了许多神神叨叨的拟声词。
她跳起来的动作如同受到了牵引般,做出了若干不可能发生的动作,好一会儿才缓缓停下了动作。
思雨折见面前的大师挣开紧闭的双眼,期待的询问:“大师,怎么样了?您把那脏东西赶走了没?”
“哎呦闺女,你这房间可了不得。”神婆露出笑来,“跟在你身边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小鬼王啊,我可算知道你为什么会遇见那么多小鬼了,鬼王可是能号令万鬼的。幸亏老婆子我这些年来积善行德造就了一身功德,否则我还真不一定能打败他,现在好了,这个房间你就踏实住吧,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了。”
思雨折满心喜悦的看着她,正要说话,忽然间愣住了。
梳妆台的桌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欲滴的玫瑰花。
“大师,你确定把脏东西赶跑了?你骗我??”思雨折示意神婆回头看,神婆看到的那一瞬间,***欲滴的玫瑰花突然间枯萎掉。
神婆眉飞色舞的神情突然间萎掉了,她可从来没遇到这么怪异的事情,紧接着房间里莫名出现了一双小小的红色碎花鞋,鞋尖正对着床头,神婆忍不住大叫一声,推开思雨折伸过来的手尖叫着飞奔出去了。
“有鬼啊!!”神婆的吆喝声余音绕梁。
思雨折后退两步扶住墙,哭泣的声音在空荡房间内响起,她忍不住蹲坐到了地上,又是这样,又是,她必须找崔牧泽谈谈,她要坚持不住了。
怪事从她来到海城就开始了,她从小县城满怀期待的赶过来。
可没想到来了之后便是恐怖的开始。
原来还只是做噩梦,她会梦到一群孩子,正在读书的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孩子们,围在她身边玩耍的孩子们,因为突如其来的山体滑坡,包括她自己在内,一个个被压的血肉模糊,她能清晰的看到每一个孩子死亡时的神情,痛苦被体验了万次,直到她自己闭上眼睛,听到有人说话‘道长,实在是太好了,我们这次实验成功了。’。
那句话问的就好像山体滑坡是人为改造的,她在梦中都要觉得自己死不瞑目了,太真实了,也太恐怖了,那是她做的最恐怖的噩梦。
噩梦一连做了好多天。
直到她因为工作的原因住进这间酒店,她终于不做噩梦了。
但紧接着她房间里会多出很多不是她的东西,小孩的袜子、小孩的衣服,然后就是这玫瑰花,***欲滴的玫瑰花总会在瞬间枯萎。
这阵子玫瑰花成为了想让人尖叫的存在。
她也不是没想换地方住,她也去去崔牧泽那边住过一晚上,但没想到只是一晚上,她肚子上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小孩足印。
这足印越来越深。
她不得已只能再次回到了这个酒店。
回到酒店后,她开始频繁的接触网上的那些玄学大师,花了大把的钱请人过来,但往往结果不尽人意,她总觉得她就像一只毛茸茸的绵羊,一拨人过来薅完了羊毛,另一批人又打着同样的理由过来再薅一遍。
偏偏她还不能拒绝,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思雨折哆哆嗦嗦的站起来,点***头柜的安神香,闻到安神香逸散出的香味,这才定了定心神,坐立不安的等待晚上来的天师。

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全文阅读资源试读

“舍丽尔大酒店?”鞠景白下车,下意识扫了眼酒店门前的装修,招牌明亮装扮雅丽,门前空旷,旋转门前的台阶取了五层,是生财的装修。
舍丽尔酒店也确实是很早就成为就高奢酒店的象征。
下一秒,她猛的抬头,五楼上面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小孩子,整个身体都腾空着,似乎马上就要掉落下来,鞠景白惊呼一声,没顾得上疑惑为什么就她一个注意到了,便要向酒店内跑上去。
“喂,你现在可是我助理,要去哪?”许歌把人搂回来。
“上面有一个小孩…”鞠景白猛地止了声音,五楼那里哪还有什么小孩,她打了个哆嗦,唾弃起自己的不争气,又被鬼给骗了。
“若是人的话,难道我还会见死不救?”许歌背好自己的包,递一把桃木剑给鞠景白,说道,“不要随便认错,人们会把你当成神经病的。来,拿好桃木剑,作为玄学大师的助理,就要有大师助理的样子,其余的事,我不吩咐,你就不要管,不讨好的事情咱们不干。”
鞠景白点头,接过轻飘飘的桃木剑跟在许歌身后向里走,刚刚在车上还没注意到,许歌穿的是玄学例会发下来的纪念体恤:“老板,你怎么穿了这件衣服?”纪念体恤整体是金黄色的,胸前是一个大大的八卦阵图,当时她爷爷从例会上一拿回家,就眼不见心不烦的扔进小仓库里,说是没见过这么丑的衣服。
人家都说人靠衣装,而许歌简直是大大拉高了这衣服的审美。
许歌低头抻了抻衣服,笑道:“一看你就没接过多少雇佣,咱们这种年轻天师,得靠衣服衬衬,别看这衣服不起眼,有的雇主可就吃这种官方的制服,要是遇上年纪再大点的雇主,我得把道士协会发的袍子穿出来。”
鞠景白听着许歌讲述他摸索出来的大把经验,放松下来。
“对了,老板我去查过思雨折了,这些天她很少出现在观众视线中,网上都在传她嫁入豪门之后要渐渐息影了,专心在豪门做豪门太太。”进了电梯,鞠景白看许歌摁下五层,说道,“但她那婚姻,就面相来说,其实挺不好的。”
思雨折是国际上知名的大影后,人美心善,成名后资助过很多贫困生,还在全国各地盖了不少以她家乡青山为名的希望小学,人也是长寿幸运的长相。她当时学看相的时候特意扒过思雨折的面相,面相特别好,她去年宣布结婚,嫁入了豪门,出来的新闻也是说她怎么怎么美满的。
鞠景白是今天查资料,第一次看到了思雨折老公的长相,她才发现她老公的面相和思雨折并不合适,二人结婚后,思雨折的面相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不清楚,但住这边的应该只有思雨折一个人。”许歌若有所思。
鞠景白出电梯后,就觉得视线暗下来,五楼没有大厅那么明亮,为了配合奢华的装修取得是暖黄色的灯光,右拐***走廊后,鞠景白更是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股被窥探的视线,她忍不住轻轻的捏住许歌的衣角。
忽然间,走廊的灯光闪烁起来,封闭的空间内,微风轻轻的吹拂在鞠景白额头上,鞠景白咬着牙,这些鬼真是柿子净捡软的捏。
轻声的呼唤便在身后响起,鞠景白垂下头紧紧跟在许歌的身后。
“那个姐姐真好看啊,比我奶奶家的小妹妹还好看。”
“我妈妈说天上的小仙女才是最好看的,那个姐姐会不会就是仙女啊?你说我要是送仙女姐姐玫瑰花,仙女姐姐会不会要?”
“你们不会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吧?保护雨折姐姐才是我们的任务,虽然这个姐姐也很好看,让我想摸摸。”奶声奶气的声音在鞠景白***后面响起来,鞠景白犯愁,这鬼怎么回事?她今天遇到的鬼量超标了吧??!
“你们鬼多势众的,围过来想干什么?”许歌停下脚步,适时回头。
鞠景白攥紧许歌的衣角,心里面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猛地回过头去,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腿软。在她的背后,是一个个到她腰部的小鬼头,青白的透明身体,一双双没有眼白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见她看过来,顿时咧起嘴笑起来,露出没有牙齿的黑嘴巴。
“妈呀。”鞠景白快吓哭了,伸手就从兜里往外掏符箓,什么平安符、挡煞符都往脸上贴,她师兄弟知道她怕鬼平时总送她符箓,因此符箓倒是不缺。
“太浪费了。”许歌看到鞠景白拿着符箓贴的满脸是,忍不住嘀咕道,转过身将鞠景白挡在身后,和小鬼们对视。
“哥哥,你能看到我们啊?”小鬼们挤挤挨挨的推出了一个高一点的小男孩,小男孩作为代表,询问道。
“能,你们知道你们是怎么死的么?”许歌蹲下来直视小鬼。
鞠景白连忙跟着蹲下来,闭着眼睛,安静的听着老板和小鬼们的谈话。
“我们都是平山区青山小学的学生,月初的时候那里下雨发生了山体滑坡,波及到我们学校了,我们都是被压死的小孩。”小鬼头认真回答道。
“那有鬼差来接你们么?”许歌皱眉询问。
“鬼差,死了之后真的会有鬼差么?”小鬼眼前一亮。
“当然,每个人死之后都会有鬼差来接你们,让你们转世投胎的。”许歌抬手摸了摸面前的小鬼,“你们死之后都没有见到鬼差哥哥是吗?”
小鬼忍不住蹭了蹭许歌的手掌,黑洞洞的眼眶中好似透出了亮晶晶的光,他问道:“哥哥,没有鬼差接我们,我们是不是就不能投胎了?”
“当然不是。”许歌笑起来,“哥哥或许可以帮你们?你们想走么?”
“现在还不行。”小鬼摇摇头,回头和朋友们小声嘀咕了一阵,“雨折姐姐还没走呢,雨折姐姐的丈夫是坏人,他想杀了雨折姐姐。”
“我就说那桩婚姻不好!”鞠景白忍不住嘀咕。
“我们得保护雨折姐姐的,雨折姐姐太笨了,上次在她丈夫的家里,我鬼王哥哥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保护了她。”小鬼嚷道,言语中满满的自豪。
“那告诉哥哥,你们是一死亡就到了这个酒店中么?”许歌没在意小鬼话里的鬼王,以为是小鬼们的外号,转而询问道。
“是啊。”小鬼乖乖点头,老实的说道。
“哥哥知道了,等哥哥去救了你雨折姐姐,就送你们离开好吗?”许歌笑着问道。
“好。”小鬼说着,又跟小伙伴们去商量了一下,攥着东西放到了许歌手里,笑道,“我们送给你和姐姐的,这个给你,这个姐姐的。”
许歌低头一看,啧了一声:“我可谢谢你们了。”说着,他从小鬼手中接过礼物,看着小鬼们如同潮水般躲藏起来,站起身说道,“小白,睁眼吧。”
鞠景白这才睁开眼,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松了口气,说道:“老板,那群小鬼不对劲吧,一般人死之后怎么可能没有鬼差来接呢。”
“是啊,可能是被人害死的。”许歌语气也很严肃。
“那么多小孩。”鞠景白一惊,忍不住暗自心酸,死之前都是刚到她腰部的小萝卜头呢,“谁害的啊?这已经不是普普通通的捉鬼案了吧?”
“恩,给,这是小鬼头们送你的礼物。”许歌柠檬精道,“这群小鬼太讨厌了,送你鬼伴礼,送我的却是普通的桃木剑,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区别对待了吧?我这个才值多少钱啊?我太亏了!!”
“有的收就不错了。”鬼伴礼是有的鬼死亡时或许会对一种东西念念不忘,或者有的鬼死在很特殊的情景里,这才能产生鬼伴礼,但不可否认每一样都是宝贝。鞠景白看着许歌将玫瑰纹身揉到自己手腕内侧,心情也雀跃起来,毕竟财帛动人心嘛。
鞠景白跟在许歌身后向思雨折的房间走过去,还没等走近,***的争吵声便从思雨折房间内传出来。
“你这是什么话,你又不是没钱,必须给我提价,我来你这一趟还不够赔本的,你可没说这有这么多小鬼,鬼王居然也在这里,鬼王把我保命的东西抢走了,我再帮你捉鬼的话,那就是拿命拼了。”男声愤怒。
“我说过有鬼的,价钱是你来之前就已经订好了的,不能更改,你真的有捉鬼的能力么?”思雨折弱势道,面前男人穿着道袍,把她的状况说对了七成,她紧绷着脸啜喏着,“道长,没有鬼的话,我也不会请你过来的。”
“可你没说过有这么多鬼,你看看普通小鬼就有多少了,那些小鬼特别不友善,看看我脸上的乌青,全都是他们干的,我这就算工伤你知不知道,应该你赔钱的,我让你加钱也不是要你命,你怎么这么固执啊。”
思雨折忽然意识到什么,崩溃的大吼:“这么说你没有能力赶他们走,又是来骗我钱的,你滚,妈的我就是一只肥羊,任谁都能宰一刀是嘛??!”
鞠景白看着许歌,许歌咳了一声,这才敲了下门推开。
鞠景白这才看到屋里两个人的样子,站在客厅中央的思雨折除了面容憔悴些,小小的一个,和镜头下差别并不大,但是,鞠景白忍不住看了她的肚子两眼,她并没有怀孕。思雨折对面站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男人对思雨折横眉冷对的,眼圈处一块乌青,此时看着他们,很是不满。
“你们是谁?”白胖男人问道。
“我们是思小姐请来的玄学天师,特意来捉鬼的。”许歌出声,道,“我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你们吵架,还挺***的,是怎么回事?”
鞠景白侧目,她老板说话自然,表情老实到他好像就是刚到。
“我是青玄道的道士千琼,千字辈的,兄弟你是?”千琼压着愤怒,他还不知道这俩人的名头,当然不能发火,有损他前辈的威严。
“你好你好,我叫许家许歌,这是我的助理小白。”许歌热情起来。
许歌?是没听过的名头,千琼笑了笑,他在教里辈分高,平时就有热情的小徒弟老往身边凑,对这股子热情的调调实在是熟悉的很:“思女士不相信我,你们来的时候应该也看到鬼了么?”
“看到了,这酒店确实不干净。”许歌点头。
“鬼那么多,来的时候吓坏了吧?”千琼笑眯眯的说道。
“是啊,鬼占了一整个走廊啊,太吓人了。”许歌摇摇头。
千琼得意的看了眼思雨折:“酒店里不只有普通小鬼,还有一些小怨鬼,特别厉害,我当时可是直接将他们赶跑了的。”
“那师兄你也太厉害了,花了不少力气吧?”许歌点头称赞。
千琼胖胖的身躯抖起来,眉开眼笑的吹牛道:“你们能好运气走到这里,是因为你们没碰到小鬼王,小鬼王生性残暴,他能带动所有人与我们这些人为敌,当时我在走廊上拿着盘龙桃木剑,和那个小鬼王打的天翻地覆,好不容易才重伤他……”
盘龙桃木剑就插在鞠景白背的包里,她歪头看了一眼。
原来小鬼们的战利品是这么来的啊??!
思雨折看着她请来的天师们,这就是她请来的天师们,都是一群骗子,他们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她的问题反倒成了他们吹牛的资本,她抿了抿唇,面色又白了几分,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边哭边叫道:“你们走,都滚啊,我算看透了,你们天师论坛都是一群骗子,既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你们怎么还有脸要求我加钱?”
“等等,谁说我们不能解决你的问题的?”许歌一脸疑惑的说道,“思小姐,你的问题都不用我出手,我助理闭着眼都能处理。”
鞠景白:“……”倒也没错。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鞠景白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