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客明星

陆寒筱陆遥风全文阅读他的小温暖完本分享小说全集

陆寒筱陆遥风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0:38
  • 他的小温暖合集版免费阅读-他的小温暖(陆寒筱陆遥风)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他的小温暖全文,故事主角是陆寒筱陆遥风小说的情节感人,《他的小温暖》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陆寒筱陆遥风之间的有趣经历:空气里,荼蘼的味道渐渐地浓了,挑起那两人越发高的兴致,嘤咛的声音如伴奏,***得粗喘声越发高昂。男人的头微微偏,目光回视,似乎朝门边看了过来。...

陆寒筱陆遥风小说他的小温暖公开章节选读:

朦胧的床头灯,都感到羞涩,明明灭灭,不敢照亮整个房间。
床上的薄被遮住的并不多,一耸一耸,被子慢慢地滑落,男人精壮的后背露出来,汗渍泛着光泽,他的肌肉贲起的臂膀撑在身下人的两侧,两只藕白的臂膀从他的腰间向上,紧紧地攀在男人的肩上,纤细的十指狠狠地***,似乎承不住,从那古铜色的肌肤上慢慢地滑下去,留下数道红色的抓痕。
空气里,荼蘼的味道渐渐地浓了,挑起那两人越发高的兴致,嘤咛的声音如伴奏,***得粗喘声越发高昂。
男人的头微微偏,目光回视,似乎朝门边看了过来。
并不知道,他只是调整一下***,还是……真的看了过来。陆寒筱的手已是哆嗦,一颗心支离破碎的痛都忘了,她不敢看这张脸,南驰景的脸,怕真的是他,领着她的堂姐在她的床上驰骋。
她落荒而逃,脚底一滑,整个人,便从楼梯上滚落下来。
头重重地磕在楼梯的边缘,只感觉脑子里一空,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最后的一瞬间,她有些好笑,她怕什么,背叛那场婚约的人又不是她啊!
陆寒筱又做梦了,她梦到自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红色的粘稠的***蜿蜒而下,她清晰地闻到了浓浓的***味儿,是她自己的血,流那么多的血,在梦中,她就那样摔死了!
那是她的前世,前世的事,一遍遍地在陆寒筱的睡梦中重现。
陆寒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腾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吓得慌了,她不想再死一次。
眼前,葫芦娃图案的被褥还盖在自己的身上,她伸出胳膊,小小的短短的胳膊,不足前世一半大的手掌,她松了口气,她还活着。
她不再是前世信阳陈家那个陈寒筱了,她重生在了江市陆家这个九岁的小寒筱身上,一具鲜活的身体承载了她的灵魂,将要开始新的人生。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照进来,初夏的天气,在江市,已经透出了暑热。
陆寒筱看了一眼光影,已经照上了窗格,怎么睡过头了呢?她从床上弹跳起来,斜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七点四十了,离上学时间只有十分钟了。
她昨晚明明定的闹铃是七点整,怎么睡到了这么晚?陆寒筱拿过闹铃,看了一眼闹铃的开关拨向了“OFF”,她淡淡地笑了一下,笑意不达眼底,带着丝丝寒意。她不是那种糊涂的人,自己做的事自己都记不清楚。
昨晚,她已经睡在床上了,她那“好妹妹”抽风一样地跑过来,说是没有和她道晚安,她进了门,跑到床边状似亲热地趴到她的枕头上,在她的耳边说“晚安”时,不小心触倒了床头柜上的闹钟。
闹钟差点掉在地上,是陆寒婷手快地抓住了,捧着放在了原位。
真是好手段呢!陆寒婷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哪有什么亲热可言?
没时间多想,陆寒筱抓起放在床边的衣服,快速地套在身上,又去卫生间洗了手脸,上完厕所,出门时七点四十五。
她的速度已经够快了。
陆寒筱拉开门就往楼下冲,可以想见,此时的陆寒婷必定是坐在校车上,急巴巴地盼着车快点开动,好让自己撵不上。
啪嗒!
陆寒筱被撞得收住了脚步,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人手中的手机飞了出来,在楼梯上翻滚,接二连三地跳过好几阶楼梯,落在了楼道转角处。
而这人,幸好他眼疾手快,一把攀住了楼梯扶手,要不然下场就和那手机差不多了。
两个人的目光都从那摔破了屏的手机上收回来,投向对方。陆寒筱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撞的这个人是小寒筱的哥哥,族中排行第三。
她怎么能冲撞上他呢?
重生而来,做了这人的妹妹已是大不幸。要知道,小寒筱与他虽是同父异母的兄长,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可小寒筱从小就不喜欢这个哥哥。她瞧不起他,嫌弃他是私生子,明里送他白眼,暗里没少下/阴招,把这人往死里得罪了的。
偏偏,在他回来的第一时间,她又把他的手机给撞飞了,屏也裂了。他一定以为她是故意的,毕竟,从前恶意而为的事,小寒筱没少做过。
真不知那小寒筱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她若是知道,这人日后将是掌控***商业帝国的上位者,若是知道他会是左右世界经济命脉的巨头,眼见得他冷酷无情,出手狠辣,算无遗策,会不会后悔,怪自己眼拙偏见?
至少,前世今生,陆寒筱都是不敢的,不但不敢,她还想着要怎么去和这人修复一下关系,至不济,也不能让这人记恨自己,将来报复。
用膝盖想也知道,拥有一个牛逼哄哄的亲哥哥,比树一个强大到无边的敌人还是要强很多倍的。
近乎完美的脸,他背对着光,晨曦透过窗,在他的身上打下了金色的光辉,令得他的脸有些暗,却依旧能看得清楚那硬朗的轮廓。他还是少年,十五六岁,五官透析分明,可见日后俊美无俦的雏形。他眉高眼深,一双凤眼斜长,眸光清透潋滟,正如此时这天边的云霞,亮极、艳极、美极,妖孽横生。
这人,是个难得的美男子。前世,陆寒筱曾在信阳陈家看过他一眼,他被簇拥在人群中,周身团着光,众星捧月。
他这样一个人,一抬手,一回眸,便是如风一般轻,却也能在人的眼里心中刻下重重的一笔,永生难忘。
而此刻,陆寒筱只有九岁,却是一眼已迷失。
这个人,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倾城。明明只是一个私生子,明明他站得比自己低,可他一身的贵气与生俱来,似才从那九五之尊的位置上下来,缓步慢行,高贵而神秘。
“哼!”
轻轻的一声冷哼,陆寒筱一惊,回过神来,这才记起自己做了什么。眼前这人,两道***的眉,紧紧贴在一起,一双好看的凤目中,渐渐酝酿起风暴,脸部的线条刚硬如刀刃,薄薄的唇抿成了一支箭。
这人生气了,真是不妙。可陆寒筱实在是没有时间了,她刚才的一晃神,又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时间,校车赶不上,她今天上午半天课,就废了。

他的小温暖全文阅读

而她,一个死了亲妈,在这个家中,跟着后妈苦苦讨生活的人,还真没有什么资格任性旷课。
暂时,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和眼前这个人打交道呢。
“三哥,我,我……我来不及了!”
陆寒筱猛地向后一跳,绕过陆遥风,朝下冲去。她生怕一脚踩在陆遥风的手机上,收脚时,趔趄了一下,好在她反应还算敏捷,一手扶着楼梯,两条小短腿三跳两跳,就下了楼,出了家门。
陆遥风的手紧紧地在楼梯扶手上抓了一把,他忍住心头的气,转过身,迈下两步,从转角处拾起自己的手机。屏裂了,勉强还能看清楚,已经七点四十七了。冷而魅的眉眼越发沉,但想到以往,从陆寒筱口中说出的话,“不过是***生的,和他妈妈一样贱!”陆遥风闭了闭眼。
陆寒筱到底还是赶上了校车,看到她气喘吁吁地在校车关门前挤了上来,陆寒婷撇了撇嘴,笑了,喊道:“姐姐,姐姐,快,我帮你抢了个位置。”
车厢里的同学都朝陆寒筱看过去,嘲笑声正待响起,陆寒筱淡淡的眼神扫过,看似漫不经心,可却压得整个车厢里一片寂静。
陆寒筱没有让陆寒婷失望,她坐在了陆寒婷旁边的空位上。她们毕竟是两姐妹,陆寒婷如此殷勤,陆寒筱也想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姐,你是不是没来得及吃早饭啊?”陆寒婷待陆寒筱把背后的书包卸下来放在腿上后,就挨近了,抱着陆寒筱的胳膊,一脸幸灾乐祸地笑道。
陆寒筱扭头看她,到底只是不到十岁的孩子,心里想什么,就算不说,脸上还是写的清清楚楚。若是之前的小寒筱,必定是看不出这么多的,还以为自己这妹妹真的对自己好呢。
但那个小寒筱早已经在感冒高烧中死去了,如今,这具小小的身体里,装的是另外一个灵魂。陆寒筱将自己的胳膊从陆寒婷的怀里抽出来,她深深地看了陆寒婷一眼,“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离我远一点!”
说完,陆寒筱便靠在座椅靠背上,闭上眼,不再理会陆寒婷。
她看不见陆寒婷此时脸上的表情,怔愣、惊愕、害怕,精彩纷呈。陆寒婷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陆寒筱了,之前的那个刁蛮、愚蠢、说话行事不过大脑的人,怎么变了?她说最后一次,是不是已经发现,她床头的闹铃是自己偷偷关掉的,才害得她又迟到了?
想到这里,陆寒婷心里一阵窃喜,知道了又怎样?陆寒筱能把自己怎样?她要是敢欺负自己,妈妈一定不会让她好过。谁让她的妈妈早就死了,妈妈说,能让她长这么大,对得起她了。
陆寒筱还想怎么样?难道还想活得比她要好不成?陆寒婷觉得,陆寒筱自从发高烧好了之后,脑子越发有问题了。
江市外国语学校一共有小学、初中和高中三部,在整个江市的教学机构中,实力排在前五。
当然,学费也排在前五。
陆家早年做铝合金窗户,依附房地产商做些买卖,发家之后,就进驻卖场酒店,很积累了些资产。在江市,也算得上是高门大户了。
陆寒筱和陆寒婷上完幼儿园之后,参加江市外国语学校考试的时候,陆寒婷考上了,陆寒筱名落孙山。当时,高玉凤拿到陆寒婷的录取通知单,张扬得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人人都知道。
“都是这么教的,我也没管她,鬼知道她怎么就考上了。我还以为考上的会是寒筱呢。”高玉凤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照理说,陆寒筱应该只有上普通小学的份,但陆父花了十万块钱的赞助费,还是让陆寒筱进了外国语学校。为此,高玉凤还和陆父狠狠吵了一架。
曾经,小寒筱一直以为自己是真笨,脑子不灵光,比不过妹妹,才没有考上外国语学校。如今,陆寒筱心里却很清楚,只怕高玉凤在后悔,早知道要多花十万,还不如一开始就让陆寒筱跟着陆寒婷去上外国语学校的预备班呢。
不过,十万块钱没有白花,陆寒筱上小学一年级开始,陆寒婷就在帮忙做宣传,如今到了四年级,差不多全校人都知道,陆寒筱是花十万块钱买进来的。
陆家真有钱,十万块钱,买进来读个小学。陆寒婷脸上也很有光。
第一节课是听写,语文老师刘建堂一直站在陆寒筱的旁边,看似没有看她,但刘建堂居高临下,只要陆寒筱有点小动作,刘建堂都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并责骂她。
小寒筱没少被这老光棍骂,什么“猪脑子”,“蠢得要死”之类的。
“隆冬。”刘建堂敲着陆寒筱的课桌,边报生词,边扫视全班同学,“写完了没有?下一个词:愉快,好好写自己的,不要东张西望!”
也不知道刘建堂呵斥的是谁,陆寒筱在生词本上很快写下“愉快”二字,便静静地等着,她的同桌陈奕然飞快地朝陆寒筱瞟了一眼,看到她作业本上工工整整写的生词,略有些纳闷,陆寒筱怎么都会呢?
陆寒筱从一年级开始,学习成绩就很差,每次考试在班上都是下游甩尾。她在三年级上学期时,从家里偷面包,搭台时不小心摔了下来,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成绩就越来越差,最后就一直稳居班上倒数第一。
陆寒筱这个位置是她专有的宝座,最后一排,靠走廊的位置。班上其他的同学每周换一次位,唯有陆寒筱,从来不换。不是她不想,而是班主任说了,好位置不能让她糟蹋。
陈奕然也是周一才换过来和她做同桌的,陆寒筱抄别人作业的事,他不是没听说过,他原以为陆寒筱会偷看他听写的词,却没想到,她比自己写得还快。
“最后一个词:火辣辣。”
刘建堂刚刚报完,话音还没有落下,便一把抓起陆寒筱的生词本,看都没看她一眼,“其他的同学,都交给自己的小组长。”

本站点评

他的小温暖免费全文阅读这本小说资源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人翁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