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种杀手

赵阿福贺荆山全文阅读农门胖丫全集资源分享阅读

赵阿福贺荆山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0:57
  • 赵阿福贺荆山合集版免费阅读-农门胖丫(赵阿福贺荆山)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农门胖丫全文,故事主角是赵阿福贺荆山小说的情节感人,《农门胖丫》跟我们娓娓道来了赵阿福贺荆山之间的有趣经历:赵阿福本是二十一世界的天才医生,一朝飞机失事,她阴差阳错下穿越到了穷乡僻壤的古代,还成为了一个身世可怜的小农妇,嫁给了穷徒四壁的罪臣之后贺荆山,还有一个嗷嗷待哺...

赵阿福贺荆山小说农门胖丫公开章节选读:

小贺元眨眨眼,“娘亲好看!”
赵阿福吸吸鼻子,吧唧亲了一口小不点的小脸蛋,心满意足。
小贺元被亲得一愣,瞬间红了脸,小圆眼瞪得更大,娘亲居然亲自己了!
小贺元摸摸自己脸颊上的痕迹,这就是娘亲的味道吗?
赵阿福没体会到小不点的震惊,主要是外面的风实在猖狂,顺着缝隙就呼呼的刮进来,她就下床这么一会儿,就冻得受不了,这还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更不知道如何了。
赵阿福忍不住呵着热气搓手,她的病还没好,现在风吹了一会儿,就开始咳嗽得厉害。
小贺元看着娘亲一直咳嗽的样子,眼里满是担忧。
赵阿福摸摸孩子的脑袋,心里想着,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要是等着贺荆山回来,恐怕她们娘俩都得冻成冰棍儿。
赵阿福让阿元乖乖的坐在床上,然后自己就去了厨房。
贺家房子的结构简单,她刚刚躺的炕,是里间,三间土胚房连着,最后的厨房空间狭窄,一看就看完了。
大堂的布置也简单,就一张看着厚实的木桌子,应该是自己做的,款式简单,就胜在敦实不容易坏。
厨房的角落还有砍好的木材,赵阿福抱了几块,先把火烧起来,没有打火机,不过有火折子。
趁着烧水的工夫,赵阿福将厨房看了一圈,仰天长叹,全面脱贫的21世纪,她真的没有见过穷到这个地步的。
米缸已经见底,菜篮子是空的,整个屋子最值钱的大概就是她们两个人了。
最后,在厨房的碗柜里,赵阿福找到一些白面,其余的,要啥啥没有。
这大冬天的,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她家值钱开餐馆的,买彩票暴富后就混吃养老了。
赵阿福又多烧了一锅水,最后做了一顿疙瘩面汤,调料也少得可怜,只有简单的粗盐,胡椒粉,罐子里的一点点油,赵阿福都给刮了。
忙活完,屋子里渐渐温暖起来,炕也烧热了。
赵阿福将阿元的夹袄找出来,重新给他穿上,不过衣服可能是谁淘汰给他的,大小不是很合适,而且还有补丁。
赵阿福端起自己的大粗搪瓷碗,一面对看着自己的小不点说,“看着时间不早了,娘亲做了疙瘩汤,等吃完,娘亲给你洗澡,晚上睡觉才暖暖的。”
小贺元***的点头,娘亲好温柔啊,还会给自己做吃的,真好,他希望娘亲永远都这么好。
忽然,大门被推开,风雪跟着簌簌的灌进来,随后门被关上,看到屋里的场景,头戴蓑衣的男人身形高大,身后背着弓箭,进门后看到两双齐齐望着自己的眼。
沉默几秒,男人沉声对赵阿福说,“你既然醒了,那我就直说,我只能从宋举人手里保你一命,你要是想做官太太,我给不了你这样的生活,和离书我给你,你走吧。”
见赵阿福呆呆的望着自己不说话,贺荆山不悦的皱皱眉,随后不管她,兀自将身后的弓箭取下,挂在门边的墙壁上,将满是雨雪的蓑衣解开,抖了抖。
这儿是宁古塔,他贺家是罪臣之后,三代不可入朝,发配至此,整个贺家死的死,疯的疯,就剩下他这一脉,他爹能保住命已是万幸。
他要保住阿元,若非意外,他大半辈子就会在这儿继续扎根。
宁古塔十几年才出的一个举人,她居然看上了。
赵阿福所求太高,他给不了。
赵阿福捧着热气腾腾的大碗,愣愣的看着突然进来的男人,这……这是贺荆山?
男人转过身,赵阿福彻底看清男人的脸,妈呀,型男,超级man的型男!
贺荆山身形高大,快一米九了吧,臂膀厚实健壮,有一双极为英气深邃的眼眸,鼻梁高挺,面容硬朗,粗黑的头发被凌乱的扎起,从眉骨到太阳***上方,有一条拇指宽的疤痕,晃眼一看那伤疤确实增加了不少戾气。
别人或许怕,但在赵阿福眼里,这男人太有型了,大帅逼一个。
赵阿福觉得,他们的关系,或许可以再拯救一下。
一双眼眨了眨,赵阿福说,“那个啥,要不,我们不合离了?”

农门胖丫赵阿福贺荆山全文阅读

阿元看到爹爹回来了,眼睛又亮了亮,然后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跑到贺荆山跟前,抱住男人的大腿,仰头叫,“爹爹。”
男人弯腰,大掌在小不点头顶摸了摸,又摸了摸手,不如以往整个身子是冰凉的,这次阿元的小手居然是暖和的。
见贺荆山不理自己,赵阿福叹口气,看来真是对原主失望透了。
也是,想想原主干的那些事儿,是个人都不能接受!
更何况贺荆山条件这么好,长得这么有男人味,穷点是穷点,但是脸好啊!指不定多少小姑娘暗暗喜欢他呢。
休了自己,贺荆山肯定分分钟找到更好的姑娘娶进来。
可是这冰天雪地,贺荆山真放和离书了,她一个声名败坏的女人,就算回了娘家,也是死路一条。
就算要走,也得等到开春暖和了后,她出门谋生路不至于被冻死。
思及此,赵阿福放下疙瘩汤,眨眨眼,露出一副悔过的表情,恳切道,“现在冰天雪地,我要是被合离,我肯定活不了,我知道我错了!”
抱着孩子的贺荆山诧异的抬眸,幽黑的眼里满是探究,她居然认错了?
“以前的赵阿福就是被猪油蒙了心,狼心狗肺!”赵阿福看男人不为所动的神色,搜索着词汇继续说,“经过这次后,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决定以后洗心革面,好好做人,我们暂时,不合离了吧!”
本以为她言辞这么恳切,贺荆山应该相信她了,可男人抱着阿元岿然不动,眼眸沉静。
半晌,男人才开口,“宋举人是宁古塔十几个村镇,邙山脚下,十几年来唯一出的一个举人,他家你别想了,我以后不会去宋家卖东西了。”
宋淮是宋家几辈才出的一个天才,就这样一个贫苦的地方,宋淮靠着那几个不靠谱的教书先生,秋闱的时候居然拿了乡试的解元,翻了年等就要去考春闱,宋家所有的希望,都在宋淮身上。
带着宋家脱离宁古塔,就看他了。
赵阿福:“啊?
啥意思?
她言辞这么恳切,贺荆山居然不信!
将男人话里意思的咀嚼了几遍,赵阿福懂了,宋举人地位超凡,是个女人都会惦记,贺荆山怕自己没死心,以后可能还会继续顺着他的路子勾引宋举人?
也是,自己认错太快,贺荆山不信,情有可原。
也得到一个消息,这儿是宁古塔?
是她知道的那个历史里的宁古塔吗?
可宁古塔不是流放罪人的地方吗?贺荆山一家在这儿,是因为什么罪名流放至此的?
赵阿福心神一闪,将念头按捺下,当务之急是留下。
暗戳戳的掐了掐自己身上肥胖的肉,赵阿福努力挤出几滴眼泪,“你误会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这样丑陋不堪的人,怎么敢肖想宋举人,你看我腿都打残了,打也打怕了,怎么还会有那种心思。”
贺荆山的视线落到赵阿福腿上,他得到消息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下半身鲜血淋漓,饶是他看了也心惊,养了一两个月还没好全。
她的确是吃足了苦头。
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万一什么时候她好了伤疤忘了疼?
贺荆山将阿元放下,随意的嗯了一声,又开了门,将刚刚放在门边的几只野兔提进来,还有一桶已经冻硬的鱼。
赵阿福这个愁,他就嗯一声是什么意思?答不答应给个话呀。

小说资源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农门胖丫赵阿福贺荆山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