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搞爆笑

龙小郎龙傲君全文阅读要命小病娇在线分享txt大结局

龙小郎龙傲君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1:01
  • 要命小病娇合集版免费阅读-要命小病娇(龙小郎龙傲君)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要命小病娇全文,故事主角是龙小郎龙傲君小说的情节感人,《要命小病娇》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龙小郎龙傲君之间的有趣经历:思绪到此处突兀一跳第一次寻访美人太过兴奋的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凝香泉旁山为何宁,鸟为何静?就在她和MAX沟通时,少年早已悄无声息破水而出,踏浪奔袭,顺手将堆在池畔的...

龙小郎龙傲君小说要命小病娇公开章节选读:

思绪到此处突兀一跳
第一次寻访美人太过兴奋的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凝香泉旁山为何宁,鸟为何静?
就在她和MAX沟通时,少年早已悄无声息破水而出,踏浪奔袭,顺手将堆在池畔的黑衣往身上一卷,腰间红巾一系。
下一秒,破风声至。
她尚未来得及看清人脸,便被他一剑寒光闪到眼睛:“登徒子,死!”
但x星小殿下并非酒囊饭袋,反应亦是迅速,随手扯了大石旁的一根竹子猛地一弹,闪身躲过致命一击。
少年招式凌厉,翻飞间还顺手给自己蒙上一层黑帕,只露出精光摄人的一双桃花眸,眉目凛凛。
“误会,都是误会!”她一边大喊一边躲闪,往山侧东边的茂密竹林跑去。
然而少年不愿罢休,剑尖如骤风急雨,一路纠缠。
那时她随手掰断一根竹枝应战,两人于地上打到天上,周身碎叶纷飞,脚下竹枝乱颤。
故意卖个破绽给他,被他用剑尖指着喉咙:“我输了我输了,不打了行不行?”
少年露在帕子外的桃花眸得意的弯了弯,瞳仁是漂亮的琥珀色,又清又亮,和他的眼睛比起来,什么南风馆北风馆第一公子,都成了瞎子。
“可以,今日我心情好,不取你性命。”他声音磁性清冽,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奶味儿,说出来的话却十分酷辣无情:“你自废双目,这便可以走了。”
她震惊:“不至于吧?”
“你不愿意?”他剑花一闪,骤然贴近她的颈侧:“那就留下命!”
龙傲君飞快挡下他一剑杀招:“再这么凶,我真不客气了。”
刷刷两刀将少年逼退至三米外的竹枝:“小少爷火气别那么大,我真不是故意偷看你洗澡。”
“你......还敢提!”少年露在黑帕外的眼圈都气红了,将剑一横,又待杀来。
“等等!”她一扬下巴:“既然已经这么莫名其妙斗上了,你不肯放过我,我也不愿意自残,那便设个赌局,你若赢了,我任你宰割,我若赢了,你以身相许,如何?”
少年听到这话本欲刺出的剑尖一顿,眼睛一眯,冷然:“好,我若赢了,你自废双目,还要割下聒噪的舌头。”
这么狠?
龙傲君严肃起来,从缠金腰带内缓缓抽出一把软刀,于手中一抖,刷拉一下笔直指向少年鼻尖:“你赢不了。”
后来两人又从天上斗到地下,从竹林斗到花海
十里春风,樱花树下
一片花瓣打在了少年眼睫之上,便趁这千分之一秒他眨眼的瞬间,龙傲君的刀尖挑向少年的蒙面黑巾:“美人儿,让我看看你的脸。”
少年却抓住这近身机会,一剑刺向她的心脏,龙傲君临时回刀架住剑抬高三寸,左肩立刻被狠狠刺了个对穿。
这一下激出真火,龙傲君再不手下留情,一刀回挑,飞快砍断还插在肩头的长剑。
少年飞身后退。
龙傲君这时哪里还肯放过他,忍着剧痛抢上两步,将他手中断剑一刀斩落,随即翻转刀身,于少年后背重重一拍。
少年被迫跪伏于地。
滴血的刀尖挑起少年的下巴,左肩的剧痛让她抖出一身帝王威仪,神情凶煞:“孤赢了,自今日起,你就是孤的人,生是孤的人,死,也是孤的人!”
又问他:“名字。”
少年被迫仰起头,微红的眼睛滚落下一颗屈辱的泪。
这滴眼泪让她心口微微一抽,可那股怜惜又很快因为伤口的剧痛而烟消云散:“孤现在命令你,把面巾取下来。”
少年点点头,终于肯听话,伸手去摘脸上的面巾。
龙傲君这才松了口气,她伤口疼的要命,也怕自己拿不稳刀伤到他,刀尖遂往下压了压。
面巾落下,龙傲君瞳孔剧震,脸上一红。
神魂荡漾。
便在此刻,少年指尖咻然弹出一颗圆珠,触地炸开漫天烟尘。
龙傲君被呛的眼泪鼻涕横流,等回过神来,那少年早就逃得无隐无踪。
......
“郎艳倾城,世无其二,狡若莹狐,身如玉树。”
来到古代星球成为炎国女帝的第三天,龙傲君,重伤,拔剑时的惨痛简直无法回忆,前胸后背后至少要缝几十针。
虽然丢脸至极,但却对自己挑选的第一个攻占目标赞不绝口。
又美又辣又飒又狠又狡猾!
她那刻看的分明,少年左眼眼尾下方,竟还点缀着一颗芝麻粒大小的泪痣!
那败后跪伏于地屈辱掉下的一滴眼泪真真儿打在她心尖,叫人一回味,便咬牙切齿,横竖颤三颤。
真销魂!
那时侍卫长望着她肩头拔下的半截断剑皱眉:“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小殿下真不考虑换个目标?”
龙傲君:“不换。”
MAX抓住机会吐槽:【颜性恋是没救的。】
之后女皇于芳华园遇刺的消息很快飞一般传开,关于她的伤势众说纷纭,不过看太医们一波又一波往内宫召见的架势,让朝廷上下所有人都预感女皇这次可能真的要挂。
几位朝中大佬都已经开始暗地商量陛下突然宾天的应急方案,以及下一任炎国皇帝又该如何产生的问题。
可过了几天后,他们的女帝再次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了朝会之上,用精神抖擞的笑容搅乱了四大门阀的阵脚,以及快因为立储问题内斗起来的朝中局势。
众朝臣这次终于目标一致,齐齐逼宫,逮着机会就上折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帽子一顶顶往女帝头顶上扣。
他们打的什么主意龙傲君哪有看不出来的?只要后宫风花雪月任何一位生下她的长子,身后的家族便能水涨船高。
但龙傲君也十分理解大臣们的想法,毕竟在古代,人的寿命都没有那么长,似她这般年纪的别国女皇早就膝下成群,定下储君。
而她的前任至今没有令后宫一人生子,坊间已有很多流言,怀疑炎国国主缺乏生育能力。
但她的异能基因多么宝贵,龙傲君只想要和最匹配自己的男人进行生子活动,至于其他那些人,在基因匹配度不高的情况下,临幸他们是没有意义的。
因此自三月前芳华园遇刺后,她便借口伤势,对于后宫四美更加冷淡处理,临幸之事一拖再拖。
但昨夜南风馆遇刺,不小心再次挑逗了大臣们的神经。
龙傲君换位思考,若自己是大臣,陛下遇刺当然值得同情,但遇刺的地点如此微妙,加上后宫四美已经被前任女皇晾了几年,都快成各国之间的笑话,大臣们这次群起攻之,也是被女帝遇刺,后宫无子,储位空悬一事又给***到,可以理解。
理解归理解
当晚花内官捧着一个漆盒,上托四个绿头牌来到寝宫时
龙傲君继续选择装缩头乌龟。
“孤要养伤。”她捧着还绑着纱布的手,面露惆怅:“委屈四位美人再多等几日,等孤养好身子......”
“陛下”花内官噗通一声跪人跟前:“等不起了。”
在花内官声泪俱下的讲述中,龙傲君惊悉后宫巨变。
竟是雪美人听说女皇昨夜夜访玉芙蓉在南风馆遇刺一事后,今日一早留下绝笔:桃花已因无情死,只怨东风,尽顾芙蓉,春尽红颜褪,憔悴无人怜。
然后就一条白绫抛向雪香殿的房梁。
上!吊!了!
当然很快被伺候的宫人救下,只是他这一率先上吊引起连锁反应。
风美人剪断了自己最爱的琵琶弦,并扬言:柔肠已断,不堪更惹其他恨。
花美人更进一步,他选择在宫内绝食两顿,如今唇白惨淡,还硬拖着无力的身子,拿起锄头跑到花香殿后池塘里,跳下水中要去削了所有的芙蓉根。
“花美人不会游泳,要不是宫人们发现的早,差点儿就溺水身亡。”
龙傲君咕咚咽了口唾沫:“那,还有一个?”
花内官脸上再次露出沉痛表情:“月美人一向寡言少语,这次倒是说了不少话,亲自去到其他三位美人宫中,安慰他们。”
龙傲君抚了抚胸口,暗道终于有个懂事的。
花内官:“他说,既与三位弟弟有缘共同入宫侍奉陛下,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如今四位美人已经约好,今夜一起服毒***!”
龙傲君倒抽一口凉气,恍然大悟,原来她后宫这四位美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迅速用眼光寻找侍卫长,莫长渊目光与她一对,朝龙傲君点点头,又飞快扭过头,他在此时空只负责监督小殿下是否遵纪守法,其余事情皆可高高挂起,不掺和,无意见。
龙傲君只得疯狂擦拭手上的红宝石戒指,内心狂吼:MAX,求助!
MAX愉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小殿下终于主动cue我了,眼泪都要流出来。】
龙傲君:废话少说!
MAX:【根据我的计算,这次也推送殿下三个最佳选择】
【一.今晚召幸四美其中之一,于他身上一展威猛,逮着一个尽情夜夜夜耕作,不仅可以打破外界关于炎国女皇没有生育能力的传言,还可让他从此成为后宫众矢之的,为殿下挡枪。】
龙傲君:emm......
【二.谅他们也不敢真的服毒***,派人盯着就好,万一服毒及时救治,小殿下还是继续做你的缩头乌龟。】
龙傲君:诶......
【三.索性一口气翻完四个人的牌子,今晚全部解决,与四位美人大被同眠,让他们享受一次久旱逢甘霖的皇家雨露,以后定期轮流布施,看四位谁运气好第一个产子,用您的无穷精力堵住前朝后宫所有人的嘴。】
龙傲君:咦?......
她自塌上站起身,缓缓朝跪着的花内官走去。
鲜艳的红指甲在托盘里发着光的四枚绿头牌上依次掠过:“我选......”

要命小病娇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啪!啪!啪!啪!
四枚泛着幽光的绿头牌在内官震惊的目光中被依次翻开。
“风吟珠,花宁一,雪灵尨,月彦欢”龙傲君终于在穿越后的第三个月全部弄清了后宫四美的名字。
一盘青玉,四种风流。后宫长夜漫漫,美人们一向只徒留孤影。
哪料今日竟被同时翻牌?
花内官都要泪奔了,陛下金口玉言自然不可更改,他压抑着内心的喜悦,飞快的捧着漆盒出门传旨。
刚迈出陛下寝宫大门,又喝令鸾凤宫的侍应们打叠精神,料定今晚必有大戏上演。
......
龙傲君对着铜镜整理自己的仪容,又将缠在左手掌的绷带一层层绕开。
她体质特殊,属于宇宙级别怪胎,昨夜刚缝的伤口,今天掌心就化出一条硬硬的痂,试着动了动手指,虽然还是挺疼,倒也勉强可用。
过得一炷香,内官来禀,四位美人的轿辇已至鸾凤宫外。
立刻正襟危坐。
“宣”漫不经心一撩指,态度透着随意,心情却莫名紧张。
“宣——”内侍们将帝王圣旨旋风般一递一递的传出门外,传至廊下。
咯吱一声,她寝宫的四散雕花红木大门竟同时打开,四个男人的身影背着光同时跨过门槛,又上前几步,齐刷刷跪在十来米远的软垫之上,朝她一揖:“陛下圣安。”
因是背光,那四人又都垂着头,看不分明脸,只一律都穿着轻薄的白色长衫,应该是刚沐浴过。看身形却也都是蜂腰长腿,个顶个的好身段。
龙傲君咕咚一下,手指头蹭了下宝石戒指,再次同智脑确认:这样真不属于违法行为?会被侍卫长抓到把柄吗?
MAX:只要他们心甘情愿,小殿下在此时空宠多少个也不违法,只是不能始乱终弃,完成任务后要把他们全都带回x星。
龙傲君:这条法律到底谁定的,总觉得和咱们x星现在的律法不兼容,怪怪的。
MAX:是您母亲登基那年为了方便自己收集美男子改的,修.宪的时候忘记改回来了。
龙傲君:我爱妈妈。
“美人们不必拘礼,今夜,咳——”话没说完,上首的帝王自己先红了脸:“都起来,站近些。”
四人依言站起身,面上均无拘束之色,坦然走近。
MAX暗自为龙傲君介绍:【左起第一位就是风吟珠】
龙傲君看向身姿挺拔如松柏的风美人,殿内烛光隐照,在他脸上映出一片浓浓的阴影,更显眼窝略深,眉峰如刀,眼底闪过一线浅蓝,竟给人一种异域风情,但他眉目静沉,虽一脸棱角分明,却奇异的又整个人透出柔和安宁之气,彷如一朵自带柔光的优昙陀花。
见女帝正在看他,朝她微一颔首,搓了一下手上绕的珠串子。
龙傲君刚想问,MAX就立刻在她耳蜗里补充:【他是风家家主与胤族男子所生,自幼被家族送去西疆的大悟寺进修,三年前女皇征夫,被风家从西疆召回,送入宫内。】
大悟寺?
龙傲君心念一动,MAX又解释:【是这个古代世界里和尚庙,一寺都是看破红尘的得道高僧。】
龙傲君惊诧的瞪大眼睛,所以?
MAX:【这样一想,他竟是为了陛下您特地还俗的呢。】
不是为了我好吗,是为了我的前任。而且一想起之前花内官的禀告,风美人因听闻她夜访南风馆在宫里剪断了心爱的琵琶弦,emm.......没想到看起来这么温文儒雅的一个男人,竟是一个还俗后还喜欢弹琵琶的假和尚。
龙傲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风吟珠,又移动目光来到第二个男人身上。
MAX:【这位看起来非常倨傲,满身都透着我谁也不服的就是花宁一了。】又迅速介绍了一遍花宁一的来历,原来他并不是花府长房嫡子,而是当初四大家族为在女皇后宫抢占山头,趁着女皇征夫之际从旁支过继的假儿子:【他原出自胤族,花家为了让他进宫,给他改了族籍,他叔父户部尚书花云铮其实见都没有见过这位便宜侄儿,早上朝堂倒是亲情满满,为这侄儿哭的眼泡子都肿了。】
和风吟珠成熟温润的气质不同,花宁一整个人都崩的像一柄剑,一双丹凤眼非常醒目,见女皇看他,竟挑衅朝她一勾唇,露出两颗小虎牙,这一笑顿时让他之前那股肃杀气质破了功,两颗虎牙又给他平添了三分稚气,好似一棵池塘边刚抽芽的小白杨。
据内官说花美人已经绝食两顿,又因为吃醋女皇夜访南风馆跳了冰凉的湖去砍芙蓉根,还差点溺水而亡。
眼下见他,满面血气方刚,精神矍铄,正在肆无忌惮的打量女帝,脸上并无半分弱态,眉宇间全都在说:“就这种女人也配让我侍奉,竟然将我抛在后宫三年不闻不问,小爷才不理你半毛钱”。
emm......还真是过于清澈单纯又很强势的胤族男孩子。
龙傲君视线继续扫过,身子微微一颤。
MAX:【这雪灵尨是否让小殿下觉得眼熟。】
何止眼熟,这雪美人与她此行的匹配目标竟有七八分相似。
MAX:【雪家三少爷,雪家族长最疼爱的小儿子,也是四家之中最先甄选入宫的,原本你的前任“龙傲君”定的他直接征为皇夫,后来那场婚事被其他三家搅合,言陛下后宫只聘一位不成体统,这才变成眼下四大美人齐聚后宫,却一个都没有被宠幸的情况。】
雪美人原本微垂着头,感应到女皇目光看向自己,便抬眸悄悄瞥了一眼她,那眼中仿似藏了小钩子,三分柔情,三分嗔怪,四分幽怨。
四人中,只他脸上血色最薄,眼神最羞涩,皮肤又最白。
果然一副春尽红颜褪,憔悴无人怜的小模样。
MAX:【他看起来很爱慕小殿下。】
龙傲君;一朵芳香的小茉莉,还挺招人。
至于第四位月美人,他个子最高,蜜色皮肤,一双猫儿眼忽闪忽闪,长得四平八稳非常周正,一身腱子肉白衫都绷不住,从衣服底下透出来。
见女皇看他,只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屑的冷意。
并不像是能够去安慰其他三人的样子,也无半分会因为女皇夜访南风馆就服毒***的模样。
MAX:【月彦欢自小习武,还参加过金吾卫选拔,本来已经编入了神武营,后来因为顶撞长官又被刷下来了,他成天在家不务正业,整日斗鸡走狗,月家受不了这才把他送进了宫里。】
龙傲君若有所思,这样一看,她的前任没有临幸这四人,也许并不全因为身体不行。
“这四人若按咱们X星的属性划分,为何?”
MAX:【按咱们X星的性态划分,这里面除了雪美人是Omega,其他三位都是ALpha。但以小殿下您顶破天的bking值,其他三个Alpha被您掰弯也是迟早的事,就是有点磋磨人。】
古代世界科技不发达,人们只知这世上有男子可孕,多出胤族,有女子能令男子怀孕,多出炎族。却不知如何判断这根底,只能依循经验来推断。
因上代炎皇为女子,最终令皇夫有孕产下皇太女,因此满朝文武默认女帝一脉皆属于体质特殊的炎族女人,但没想到被送入她后宫的风花雪月,四人中竟有三个Alpha。
本以为后宫四美个个温柔可人,没想到今夜亲眼一见,除了雪美人,其他三位都并未将女帝看在眼中。
再听了MAX这话,龙傲君原本因智脑建议顿起的淫心一下又萎了大半。
心想:AA相遇,每天生气,怪不得其他三个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
但眼下人都招来了,她已经迈出了征服后宫的第一步,总不能临阵退缩,何况小殿下平生最爱啃的就是硬骨头。
因此将四人与名字一一对上后,龙傲君便挥退殿内所有内侍,又指了指寝殿内自己那张红纱幔帐的凤床,对直挺挺站在跟前的四位美人道:“衣服脱了,都躺上去。”
风吟珠攥着珠串的手一紧,眉毛微扬。
花宁一往后小退半步,讶异的张大了嘴巴。
雪灵尨惊中微怒,捂住了嘴。
月彦欢歪了歪脑袋,下意识两个手抱拳一捏,指骨间发出咔嚓的脆响。
一句试探,四种纠结。
龙傲君唇角微扬:“不听话?”
心底忽然泛起一丝怀疑,她的前任是在宫中被毒杀的,与这四位背景各异的美男子可有干系?
四人对视一眼,月彦欢迈前一步:“陛下今日召吾等前来,是羞辱,抑或真的临幸?”
龙傲君掩唇一笑:“怎么,怕孤吃了你?”
帝王之令,莫敢不从,何况后宫一小小美人。
陛下说那话时虽然面上在笑,可眼中却殊无笑意,反倒透着挑衅和无尽的压迫。
月彦欢这才似忽然想起自己后宫美人身份,只憋的脸红脖子粗:“臣侍不怕。”他顶嘴的快,服软的也快,嘶啦一声,竟忽然一把扯尽衣衫,下身只着一条白色亵裤,大步走向凤床,往上横着一躺。
“很好。”她提出表扬,眼睛又转向下一个男人。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龙小郎龙傲君全集版阅读 ,整个小说资源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