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种杀手

厉宁筝裴鹰全文阅读过分纵容完整版小说全章节无删减

厉宁筝裴鹰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2:09
  • 过分纵容合集版免费阅读-过分纵容(厉宁筝裴鹰)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过分纵容全文,故事主角是厉宁筝裴鹰小说的情节感人,《过分纵容》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厉宁筝裴鹰之间的有趣经历:裴家破产,厉宁筝受友人之托救出深陷绝境的裴家独子。本以为捡回家的是只可怜兮兮的败犬,没想到是一匹藏匿着所有情绪的孤狼。跟在厉宁筝身边的那两年,是裴鹰装纯良无害的...

厉宁筝裴鹰小说过分纵容公开章节选读:

第3章
“……”
裴鹰话音落后,车内一片死寂。
厉宁筝闻言,没有回答,抿着嘴唇开出小区,沉默着一脚油门轰上环线,直到进了自家车库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她下车前瞟了裴鹰一眼,见他背脊僵直,垂着脑袋,两手放在膝上紧紧攥着那块毛巾。
漂亮的瞳仁微微抖着。
俨然一副不习惯她这幅喜怒无常的模样。
“愣着干嘛,下车。”
她语气平静,说完便探身离开。
走了两步,转身锁车时,裴鹰正关着后座的车门,被她扔在后座的雨伞握在他手上,湿漉漉的,水滴顺着他的指尖一滴一滴落在地下。
厉宁筝无声叹了口气。
说实话,她并不意外这个十七岁的少年能堂而皇之说出那句话。
“富贵传家,不过三代。”
严格算,裴鹰恰巧就是裴家的第三代。
他父亲裴世诚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年轻时的种种风流事迹到现在还在厉宁筝他们这群小辈中传播。
她来南城前,哥哥跟她分析过南城豪门圈的关系网,直言裴家从裴世诚接手那日,就注定了日后的颓败之势。
作死到如今破产和牢狱双重灾难加身的地步,作为南城资本博弈的牺牲品,倒也不算无辜。
而裴鹰在父亲身边,自小耳濡目染,能第一直觉有这种意识……也不是没有可能。
有哪个孩子是自愿长歪的呢?
听贺盏说,裴夫人当年临走前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自己总是耗在医院治病,没能多陪陪孩子。
想着想着,厉宁筝的步伐就慢了下来。
很快就和裴鹰并肩走成了一排。
在门口停下,厉宁筝抬手输入指纹进屋,往里走了两步,回头却看见裴鹰笔挺地站在门外一动不动。
她转身,倚着门框,抱臂看他。
“说跟我走的人是你,不进来的人也是你,觉得我很好脾气吗?”
裴鹰抬眸,沾水的黑发垂在额前。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他说。
厉宁筝眉眼忽地一弯,轻笑起来。
“我直说了,我不是什么好心圣母来替贺盏照顾孩子。本来只是想送你去禾沁住的……”
“但是?”裴鹰冷静地反问她改主意的理由。
“但是你太对我胃口了,全方位符合我的审美。长相,外形,身材……”
裴鹰眼皮跳了跳,手上隐隐鼓起青筋。
厉宁筝眼中闪烁着一种属于艺术家独特的疯魔和野性,她眨眨眼,踮脚拍了拍裴鹰的肩。
“别想歪,我只是缺一个新设计的灵感和行走的衣架子。我设计过程中需要你的帮助,正好抵房租,划算吗?”
裴鹰沉默不语,眼里的怀疑淡了几分。
厉宁筝掌心从他肩上滑下,从他手里拿过那把雨伞,转身轻轻放进一旁的沥水架上,薄唇轻启:“我们都是这把伞,都是工具人。我保证你衣食无忧,你保障我灵感不枯。”
“就这么简单?”
“你就非要往不简单的方面想?”
“……”
“你放心,追姐姐的队伍排了不知道多长,养你?我看上去有那么闲?”
裴鹰眼眸深邃,眉骨锋利,直直盯着她。
要将厉宁筝看穿似的。
厉宁筝心跳平白快了几分,脑海里缤纷的线条和色块止不住地往外冒。
“如果我……”
她见他唇瓣动了动,没等他说完,立起食指,轻轻贴了上去。
“嘘——”
厉宁筝眼尾微红,眯起眼睛,声音轻轻柔柔:“你没有其他选择。裴鹰,不要试图惹一个疯子,不然她会有一千种你不想看到的方法达成目的。”
唇上她指腹传来的温热,有些微痒。
裴鹰从那双明眸中读出了另一句话:至少现在,你还没有资格和厉家作对。
“好。”他轻轻点头。
一楼的浴室不在客卧里,裴鹰洗完澡,换上厉宁筝从衣柜里随手扔进给她的衣服,撑着水池站在镜前。
去年的春夏男装高定,被她扔来当睡衣。
裴鹰轻嗤,抬手擦了擦满是水雾的镜面,他看着洗净的指缝,镜中露出的半张脸挂上粲然的笑。
“洗完了?”
一楼东侧是厉宁筝的开放型工作室,和客厅之间隔着一道黑白相间的珠帘。
她手边放着稿纸,俯身铺着布料,透过珠帘,余光瞥见少年高挑的身影。
那套衣服并不是最好看的款式。用厉宁筝的话说,就是用窗帘随便赶了一套出来。
哥哥听了这个评价,嫌弃地把衣服送给了她。
可就这一身,偏偏被他穿出一身贵气。
哪怕毛巾搭在头上,也一副矜贵帅气的模样。
从浴室出来的裴鹰隐隐约约带着水汽,仿佛仙境中走出的神明,让厉宁筝有些沉溺。
“嗯。”
裴鹰身体一僵,步伐顿了顿。
厉宁筝没再看他,从一旁拿过剪刀,落在她标记好的位置“唰”地裁剪下去:“桌上的卡你拿着,缺什么自己买,客厅电话簿上有司机电话,成年之前不准碰车。”
裴鹰脚下转了个方向,往客厅走去,桌上小信封里放着一张熟悉的卡面。
以前裴世诚给他的也是这款,额度高得吓人。
他垂下眼眸,那边厉宁筝还在说。
“没别的事你进屋吧,别在我眼前晃着,耽误人。我今晚得通宵把活干完呢。”
裴鹰:“……”
听这话说的,好像他是什么红颜祸水似的。
他长舒了一口气,见厉宁筝似乎并没有什么见色起意的模样,看这个黑白色调为主色调的室内设计都顺眼了许多。
转身离开,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谁这么晚了还过来?”厉宁筝撇了撇嘴,南城知道她住在这里的人不多,应该是熟人,“裴鹰,帮我开个门,谢啦。”
听见厉宁筝扬声使唤他,裴鹰回头,看见她正专注地和手上的剪刀和布料交流感情。
他抿起嘴,面无表情地走到门口。
显示屏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精英男士站在门口,脸紧紧绷着,看不出任何表情和情绪。
哈,他今天还真是顾虑多了。
只是……唔,她喜欢这一款吗?裴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按下按钮,听到开门声响起,转身回屋。
“厉宁筝——”
还没走出玄关,忽然听见一道淡漠的声音。
冷冷的,却异常清晰,声音大得厉宁筝在里面恐怕都能听清,声音里隐隐藏着咬牙切齿般的震怒。
裴鹰眼皮跳了跳,想揣测一下这声音里的情绪。忽然屋里传来一声清脆的砸地声。
他没有理会来人,转身大步走向客厅,珠帘后,厉宁筝正蹲在地下捡起剪刀,脸上挂着的笑容里似乎有些讪讪。
“没你的事,先进屋。”她淡淡地说。
裴鹰颔首,转身进屋。
关门的刹那,他听见来人走进客厅,远远对着厉宁筝说:“辛辛苦苦帮你收拾好酒店套间,你就直接把人带回家了?”
他不由自主勾起嘴角。
瞧,真不只有他一个人会这么想。
门开了一条缝,裴鹰隐在暗处听着墙角。
听到厉宁筝略显歉意的声音:“岚哥,在我这儿当助理委屈你,我记性不好,如果不习惯的话,我让我哥把你调回凛北。”
“我……”被叫岚哥的人愣了一下。
裴鹰透过缝隙看到门外男人紧攥的手。
啧啧。
裴鹰摇了摇头,心想果然只有男人懂男人。
在门口和这位岚哥对上眼神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是什么心思。
客房服务交给酒店,助理吩咐一声下去就好。
既然他会到这里来,说明他分明是没有在酒店等到这位大小姐才过来的。倘若他对厉宁筝没其他心思,不是想看看厉宁筝忽然收拾套房是做什么事,又何必要等她的出现?
不把自己当助理的助理,有些逾矩哦。
裴鹰歪头,揣度着厉宁筝语气。她似乎并没察觉到这位助理的怀春心思。
裴鹰眼里升起的几分兴致又落了回去,他起身,准备爬***远离八卦现场。
门缝合拢的刹那,忽然听见厉宁筝说:“再说了,我看上的人,自然是想带到哪儿就带到哪儿。”
“……?”
这和你刚才对我说的不一样啊?

过分纵容免费阅读

第4章
清晨,一缕阳光洒进屋,几经折射,在厉宁筝白皙的脸颊上印下点点光斑。
感受到暖意,她迷迷糊糊睁开眼,伸了个懒腰,看着桌上的狼藉和电脑界面上已经发送出去的邮件,舒了口气。
品牌设计方案和期末作业截止日期堆在同一天,本来就是件要人命的事情,偏偏昨天晚上……
就很烦。
“咕噜——”
肚子叫得突兀,厉宁筝揉了揉太阳***,支起身朝厨房走。
她不习惯家里有其他人,因此张姨要跟来南城的时候被她婉拒了。
可这通宵后一饿起来,才想起张姨的好。
至少不用自己动手就能吃上现成的。
厉宁筝边想边走,步伐有些虚浮,低头钻进厨房,不料忽然撞进宽阔的背脊。
裴鹰正微微弯腰,在冰箱前站直,感受到背后的温软,身体一僵。
他慢吞吞转过身,只见厉宁筝微微打结的发丝散乱披着,睫毛似乎承了千斤的重量,不住地下垂。偶尔强迫自己睁大眼,就能清晰地看见眼底的黑眼圈和眼中的血丝。
“睡得好吗?”厉宁筝微微侧脸,抬手捂嘴,打了个哈欠,余光落在桌上的早餐上,“哦吼,还挺丰盛。”
通宵后脑袋钝钝的,她甚至来不及去诧异,这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少爷居然会做饭。
“做了两人份的,一起吃吧。”
裴鹰低声说,低沉的声线在耳边震颤。
厉宁筝愣了愣,莞尔:“谢了。”
早餐的餐桌十分寂静,只有餐具碰撞时发出的清脆白噪音。
她是困倦懒得说话,不知道裴鹰是不是在恪守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
两人在餐桌两端,相顾无言。
裴鹰吃得很快,动作却很赏心悦目。
厉宁筝强忍着困意欣赏了一会,最后实在抵不过眼皮的重量,吃完最后一口,把餐具往前一推,两手撑着额头闭上眼。
裴鹰默不作声地拿起她面前的餐具。
水声哗啦,很快,他一个人洗好了所有餐具,认真放回橱柜。
他看了一眼小憩的厉宁筝,放轻脚步离开。
“辛苦了。”
厉宁筝略显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裴鹰步伐微顿,转身轻声说:“应该的。”
无论厉宁筝出于什么原因留下他,他此时都是寄人篱下的状态。
他清楚,他是客,厉宁筝才是主人。
“我等下要出门。”他听话地报备。
他没有厉宁筝家里的钥匙,若非她在家,他都是进不来的。
她睁开一只眼:“去学校?”
“嗯,拿成绩单,通知暑假安排。”
厉宁筝忽然想起一件事。
暑假啊,那岂不是马上就该高三了?
“贺盏哥和我说,你现在没有监护人。就差一个月成年了,这事应该不需要***心吧?”
“嗯。”
“行,去吧。回家前告诉我。”
裴鹰淡淡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厉宁筝目光从那漂亮的背脊线条收回,重新闭上了眼睛。
*
“所以,你是真看上那个孩子了?”
咖啡厅的角落,宇文珊两眼放光盯着厉宁筝。
厉宁筝捏着小匙搅拌着杯里的咖啡,顶着几层遮瑕都盖不住的黑眼圈,无言地望着宇文珊。
她咂了一口,幽幽说:“我很确信,你和我对‘看上’这个词的理解不一样。”
宇文珊笑得眉眼弯弯:“那你的那位助理呢?”
“隋岚?”厉宁筝放下杯子,“他很优秀,工作能里也很好,但是……”
想到昨晚这个人冒然前来的模样,厉宁筝微微眯起眼睛。
他逾矩了。
就算他到南城时,收到了哥哥托他照顾自己的嘱托,这也并不代表他能随意过问她的私事。
真把自己当监护人了。
“但是什么?”宇文珊抬手捏了她的脸,“宝贝啊,你下个月生日过完也才二十,能不能像寻常小姑娘一样傻乐,别整天心事重重的样子。”
厉宁筝挑了挑眉:“你让寻常小姑娘试试一边完成学业一边做创业品牌,看她们有没有时间傻乐。”
“你不愁吃穿,干嘛吃苦创业呢?”宇文珊问,“现在还善心大发帮别人养孩子,你不累谁累。”
厉宁筝看了宇文珊一眼。
她是厉宁筝在学校公共课上认识的好闺蜜,大她两级,如今在读建筑系的研究生。
宇文珊和她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对南城这些金主大佬们更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厉宁筝家里有钱,要照顾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
“花自己的钱才叫不愁吃穿呢。”她轻笑,“靠家里的财富那不叫财务自由。谁知道我家会不会是下一个裴家呢?”
“就你这居安思危的意识,我就觉得不会。”
“就借你吉言啦。”厉宁筝看了看表,拎包起身,“还有点事要忙,改天请你吃饭。”
“不是都忙完了吗?”宇文珊撅嘴,“咱们都好久没逛街了。”
厉宁筝歉意地笑道:“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
厉宁筝确实暂时忙完了自己手头上的事,但不代表别人的事没有忙完。
她重新回到了裴鹰家的小区。
迎面碰上了正在进进出出的搬家公司员工。
“你们老板呢?”她下车,拉住一个人问。
“和这家律师交接完,告诉我们怎么处理就走了,他的助理在那边打电话,您有什么事?”
“我想***看一眼……之前送给这家主人的拍卖品不知道还在不在。”
厉宁筝随口扯着谎,脸不红心不跳。
“这样啊。听说值钱的应该都被法院拿去拍卖了,而且还是……不要***得好。”搬家公司的员工为难地看着她,“你一小姑娘,***可能会被吓到。”
“吓到?”厉宁筝不解。
“你站在玄关看一眼就知道。”
厉宁筝狐疑地走进她昨晚踏足过的地方。
定睛一看,霎时明白那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在裴家富丽堂皇的客厅,在散发着人民币气息的装潢上,涂满了血红的漆!
墙上意义不明的花纹如同诅咒。
地板上一摊红漆仿佛干涸的血迹。
赤色从天花板延伸到地板,勾勒出一副极其可怖的光景,厉宁筝似乎从中看出了一股压抑已久的愤怒和崩溃。
蓦地想起昨天在裴鹰指尖上看到的暗红,和他三番两次阻止自己开灯的举动。
心如擂鼓,厉宁筝背上竟冒了冷汗。
这孩子,果然是怎么歪怎么长的吧?
“哎姑娘,姑娘让让——”
有两人抬着沙发往外走,唤回了她的神思。
“姑娘,是不是你电话响了?”
厉宁筝从包里拿出手机,看着一串毫无印象的数字,皱了皱眉,接听。
“喂,请问是厉女士吗?裴鹰的临时监护人?”
“对,我姓厉。”
我是厉女士,临时监护人就算了吧。
“有什么事吗?”她问。
“是这样的,我是裴鹰的班主任。裴鹰和他的同学打架,现在正在……”
“什么?打架?”厉宁筝声音拔高了几分,离开裴家的大门,踩着小皮鞋哒哒往车上走,“打到脸了吗?”
苍天啊,谁打他?谁敢打她的人!
那张脸毁了怎么办!
那可是她的灵感之源!

厉宁筝裴鹰

小说资源过分纵容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