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搞爆笑

俞昭温南屿全文阅读温柔火下载全集免费阅读

俞昭温南屿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2:36
  • 温柔火合集版免费阅读-温柔火(俞昭温南屿)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温柔火全文,故事主角是俞昭温南屿小说的情节感人,《温柔火》跟我们娓娓道来了俞昭温南屿之间的有趣经历:治疗结束,俞昭回国几年后,俞昭在酒吧里看见了温南屿彼时的他,面色冷然,孤傲而冰冷地坐在一角当晚,俞昭被打劫。昏暗的巷子里,俞昭第一次见到温南屿狠厉的一面许久,温...

俞昭温南屿小说温柔火公开章节选读:

老男人
温南屿:“下午我要去学校一趟,客厅里我准备了些书,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
“好。”
温南屿定定地看着俞昭几秒,他和女生相处得不多。原本以为来的是一个撒娇爱闹的姑娘,却不想是一个温婉乖巧的俞昭。
往下看去,因为有伤,所以俞昭穿的几乎都是***。细长的腿露在外面,纤瘦得很。
温南屿继续道:“有什么不方便的,让沈姨去做,或者等我回来。”
俞昭还是点头,清澈的眸子看着温南屿,“温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够开始治疗?”
“过两天。”温南屿低声道,见她手里捏着那颗糖,解释一句,“先适应环境,放松心情再治疗。”
俞昭应下,朝天空看去。今天的天气很好,除了阳光,却不晒。
来希本的第三天,阳光明媚。
吃过了午饭,俞昭便窝在门口的吊椅上看书。八月的希本,还是有些热的。而外面微风阵阵,吹得很是***。
沈姨出来看了好几次,以为俞昭是想家了,便没敢打扰。她这人嘴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
温南屿回来的时候,俞昭正靠在吊椅上面小憩。越是懂事的女生越没有安全感,就像是现在,比起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俞昭或许更喜欢把自己暴露在人多的地方。
温南屿低眉看了一会,放轻脚步走了***。
沈姨刚好端菜出来,瞧见了温南屿,连忙道,“温先生回来了?我瞧着昭昭在外面呆了一下午,这是不是想俞先生了?”
毕竟是亲哥哥,应该会想的吧。
沈姨见他没有动作,又忍不住劝了一句,“昭昭还小,又初来乍到的,温先生要不去哄哄?”
温南屿倒了杯水,没有回答,“沈姨今晚做些什么?”
“做点你爱吃的菜。”沈姨擦着桌子,“以前就我们两个人吃饭,怪冷清的。好在现在多了个昭昭,白天里也有人陪着我了。”
”这小姑娘懂事得很,知道我年纪大了,中午还给我弄了一碗什么麦片,味道还挺好喝的。”
温南屿笑了笑,“做得清淡点吧,小姑娘留下疤就不好看了。”
“我就怕这个,酱油我都没敢放。”沈姨道,回头看见温南屿站着,“我刚洗好了水果,温先生要是饿了,先吃些垫垫肚子,这菜马上就好了。”
温南屿“嗯”了一声,从沈姨手里接过抹布,“我来吧,沈姨您先去做饭。”
“好好好,温先生忙了一天,估计饿坏了,我这就去做。”沈姨擦了擦手,便往厨房走去。
俞昭醒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坐在她身边的温南屿。他正低着头,睫毛垂下,因为身高原因,即便温南屿坐在矮她一节的凳子上,依旧能看清他清黑的眼眸。莫名的带着暖色,极其温柔。
他的手间拿着一张纸,顺着他的动作看去,手指匀称修长,指节处微微弯曲。
“醒了?”注意到俞昭的视线,温南屿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中几下,形状已经叠好,轻轻放在俞昭腿上,“下次要睡,记得拿上靠垫,这样对腰椎受力不好。”
“我也不知道会睡着。”俞昭拿过纸飞机,有些疑惑,“温医生?”
温南屿:“顺手折的。”本来想弄个新奇玩意哄哄她,只不过他实在不深谙这种,“等你好了,就能回国。实在想念的话,也可以让俞先生过来看你。”
她倒是不怎么想念俞燃,只不过是因为在不熟悉的环境下,她才会不安。
俞昭捏住纸飞机的一边翅膀,还是白纸折的,毫无美感可言。
温南屿看着她的动作,眼神忽而悠远起来,“以前小的时候,很喜欢纸飞机。借助风的力量,想去哪就去哪。”
俞昭也想起了自己的以前,“我初中的时候也想着坐飞机环游世界,后面看着我哥全国各地飞,那么累的时候,又突然觉得家里挺好的。”
俞昭用手捧着纸飞机,抬到了眼睛跟前。
“很丑?”温南屿问她。
俞昭摇头,难得地说了谎,“就是有点意外。”
温南屿倒也不觉得尴尬,“女孩子应该更喜欢娃娃。”
“也还好。”俞昭好像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
“温先生,昭昭,进来吃饭了。”里头传来了沈姨的声音。
俞昭连忙起身,手边还紧紧地拿着纸飞机。
说实话,是有些丑的。
不过,她不嫌弃。
-
八月的希本与南城有所不同,有太阳,天气却不算炎热。窗户大开着,外面有缕缕微风吹进来。
俞昭认真地把测试写完,递给对面的温南屿。这样的治疗,俞昭在七岁那年也做过。只不过年岁太久远,很多事情都忘记了。
紧紧盯着温南屿的表情,俞昭握紧了水杯,好半晌才问,“温医生,我需要吃药吗?”
温南屿放下测试题,轻声问她,“俞小姐不想吃?”
“不想。”那样的话,俞昭会觉得自己是个病人。可是她不觉得自己有病,只是因为伤心的事情,所以暂时走不出去而已。
“那就不吃药。”温南屿的声音很温柔。随着风扇旋转吹动的风一起落入俞昭的耳中,如同山间的清泉,柔和而又潺潺,“只不过如果出现轻微的狂暴或者抑郁的心理,俞小姐都要随时告诉我。”
俞昭应下,“温医生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我有点不太习惯这样的称呼。”
平时接触的也是朋友和亲人,都直呼名字。“俞小姐”这样的称呼,对于才高中的俞昭来说,太过陌生。
“俞昭。”温南屿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一下。名字是好名字,只不过念起来却感觉有些拗口。“昭昭?”
俞昭一怔,有些不自在地别过脸,“也可以。”
一整个早上,俞昭接受了第一次心理疏导。她表现得太过冷静,平平淡淡地叙述完过往,仿佛经历这些的不是她一样。
温南屿看了一眼测试题,往往心理越成熟的人越难走出心理阴影,而俞昭很显然就是属于这一类。所以急不得,在俞昭没有完全信任他之前,都得慢慢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回忆了一边过往,夜深人静的时候,那段回忆又涌了上来。俞昭不敢入睡,辗转反侧,房间内依旧亮着灯。
“咚咚咚。”
俞昭怔了怔,桌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一点。温医生……还没睡着吗?
“进来。”
门被推开,外面不意外地站着温南屿。他的神色有些疲倦,眼底却很清明。
在心理测试报告中,俞昭失眠为主,而且伴随着噩梦不断,俞昭逐渐形成了下意识。因为害怕做噩梦,所以会强迫自己清醒着。
“温医生。”俞昭想要直起身体,却又被温南屿打断,“昭昭,你该睡了。”
俞昭还在长身体,长期熬夜,不仅是心理上,对于身体,更是一个不可逆的伤害。
“我现在就睡。”俞昭听话地闭上眼睛。周围安安静静的,空气中却浮现着一股冷柠的香味,让她知道,温南屿还没有离开。
过了一会,俞昭泄气地睁开眼睛,轻柔的嗓音中带着些许恼意,“温医生,我能吃安眠药吗?”
“不能。”即便是拒绝,温南屿也那么温柔,让俞昭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对上俞昭略带恼意的眼睛,温南屿想了想,问她,“昭昭现在高中,有没有想过以后读什么专业?”
“还没想过。”俞昭也不想去想,从小学开始,很多事情都是俞正远安排的。似乎很多都是理所当然,她也不会去想,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现在想想,她似乎就没有很认真地思考过自己的人生规划。
小手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俞昭看向面前的温南屿,“那温医生呢,当初为什么选择心理学?”
“人的情绪心理一直都是个复杂的事情。”温南屿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喜怒哀乐,迷茫焦虑乃至暴躁,很多人即便性子成熟了,也依旧会控制不住情绪。”
“那温医生呢?不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吗?”
温南屿怔了怔,“也会有。”对上俞昭的眼睛,他道,“听沈姨说,你喜欢下雪。这边冬天雪厚,到那时你的腿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带你去滑雪场看看。”
“希本的冬天会早一些,大概十一月,就已经是大雪天。你生在南方,可能会有些不习惯,不过家里都有暖气,倒也不会很冷。”
“我还没感受过暖气。”俞昭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温南屿的声音很好听,这会夜深了,轻缓而又低沉。慢慢的把俞昭从一个残酷的现实拉到虚构的梦幻之中,远离痛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床上的俞昭安安静静的,没有再回答温南屿。
“昭昭?”
温南屿朝俞昭看去,她呼吸浅浅,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他轻轻替她把额前的碎发弄到一边,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好一会,才起身离开。
俞燃是在第二天的晚上,打电话过来询问治疗的事情。
“温医生。”俞燃那头的声音嘈杂得很,想来是在什么活动上面,“听俞昭说,昨天你给她做了心理测试。”
“嗯,创伤后应激障碍。”温南屿缓缓道,“伴随着轻微的焦虑。只不过俞昭性子内向,情绪不外露。”
俞昭比温南屿远想的要会隐忍得多,而性子的养成跟家庭有关。现在他大概能猜出俞燃所说的,为什么比起在国内治疗,更愿意让她在希本。
俞燃在那头听得皱了皱眉头,“很严重?”
“目前来说,不算严重。”一个人表面显得越冷静,在梦中,一个潜意识的状态下,就会越恐惧。这也是为什么俞昭看上去并无大碍,却时常噩梦不断的原因。
俞燃沉默了一会,那头的林生喊了一句,他便匆匆道,“有什么进展,温医生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好。”
挂了电话,温南屿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一点,也到了俞昭该喝牛奶的时间。他思索几秒,朝楼下走去。
刚洗完澡,俞昭正坐在桌前抹着水***,唐满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她点开接通,“满满。”
“在那边没人欺负你吧?”唐满的镜头有些晃动,过了好几秒才回归正常。
俞昭找了个支架放好手机,一边盖上水***的盖子一边回她,“没有,我平时不出门,家里只有阿姨和温医生。而且听说这边的人很和善,你不用担心了。”
唐满是俞昭从初中开始就认识的朋友,俞昭性子比较内向,平时也不爱说话,不过成绩很好,加上家里又有钱,总难免会有些人嫉妒。
而唐满和俞昭的性子截然不同,强势而又冷酷。在学校的时候,只要有人对俞昭有任何不满,唐满都会护着。
唐满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跟她说,“这几天阿深一直念叨着你。我看这小子胳膊肘往外拐,光是记着你,连我这个亲姐姐都不记得了。”
唐满有个弟弟,从小身体就不怎么好,近一年都是在医院里面。逢着青春叛逆期,执拗起来连唐满的话都不听,不过倒是很听俞昭的话。
“我也想阿深。”俞昭问,“他最近情况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唐满的眼神躲闪了一下,岔开话题,“别聊我了,话说你那主治医生怎么样?靠不靠谱?”
“温医生人很好。”提到温南屿,俞昭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桌面的纸飞机,笑了笑道,“虽然年轻,但是很照顾我。”
“年轻?”唐满扬了扬眉,有些好奇,“他多大了?”
“二十四五吧。”俞昭也不知道他具体岁数,不过推算起来,也就是这个年纪上下。
而且可能是因为温南屿还在就读博士的原因,所以看上去并不大。气质温温和和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大学生。
“二十四五?”唐满的声音拔高了一些,撇了撇嘴,有些嫌弃,“好老。”
“唐满。”俞昭轻轻喊了一声唐满的名字,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
俞昭赶紧扭头去看,温南屿手里拿着一杯牛奶,还未洗澡,所以身上穿着的依旧是白天那件深蓝色衬衫。
“昭昭?”那头的唐满因为手机屏幕的角度问题,完全看不到人,一时间还纳闷。
俞昭想起刚才的事,有些忐忑,连忙道,“我改天再和你说。”
关了视频,俞昭再次朝温南屿看去。
大概是因为天气炎热,所以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了,露出了一小片白皙的肌肤。往上看去,便是喉结。微微凸起,在那张温润的脸上,平白的增添了几分禁.欲的气息。

温柔火免费阅读

紧张
“打扰到你了?”温南屿缓步走了过来,把牛奶放在她的桌面,“抱歉,只是牛奶冷了会不好喝。”
“没关系。”俞昭摇头。洗完澡她还出去拿了东西,进来得急,她又拄着拐杖,一时间竟然忘记关门。
******地喝着牛奶,俞昭忍不住偷瞄着温南屿。也不知道刚才和唐满的聊天,他听到了多少。
把俞昭的小眼神尽收眼底,温南屿浅声问了一句,“在想什么?”
俞昭把杯子放在桌面上,“温医生,我能不能挑选几本散文集?”
温南屿扫了一眼她的桌面,“不喜欢言情小说资源?”他还以为小女生都喜欢看这些,翻了很久,才找到以前艾伦恶作剧时送给他的书。
“我不怎么看那些。”俞昭老老实实地回答,她最近失眠,倒是更想看一些散文集,历史古籍之类的。
温南屿微微颔首,思索几秒,“我带你去书房选。”
俞昭正准备起身拿拐杖,却不想温南屿微微弯腰。冷不丁的,微暖的呼吸落在脸上。只是一瞬,便又拉开了距离,“要上楼,我抱你去。”
温南屿并没有急着动作,似乎是在等她的同意。
俞昭有些脸热,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刚想开口道谢,又想到那日温南屿说的话,唇瓣动了动,把话给咽了回去。
温南屿浅笑了一下,手臂微微往下捞,轻而易举地抱起了俞昭。
除了俞燃,俞昭还没有和其他男人那么亲密过。周围又都是陌生的冷柠气息,她紧张得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能尴尬地搭在肚子上面。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担心,温南屿督了她一眼,意有所指,“放心,我还没老到抱不动你的程度。”
俞昭:“……”
原来,他听到了啊。
温南屿上楼的步伐很稳,俞昭半靠在他的怀里,那好闻的气息扑鼻而来。隐约间,还能听到他从胸膛里传来的心跳声。
抬眼往上看去,消瘦的下巴,侧脸在灯光的照映下,轮廓分明。他的下颚微微紧绷,看不出喜怒。
“温医生。”俞昭捏着自己的衣角,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刚才是我朋友乱说的,你别生气。”
上了二楼,温南屿示意俞昭打开书房的门,这才轻缓地把俞昭放在地上。弯腰的时候,与她平视间,俞昭眼眸似水,白皙的皮肤几乎泛光。她的手指捏着自己的衣角,显露了些许紧张。
“我没生气。”温南屿也多少能够明白,在俞昭这个年纪,成年人对于她们来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俞昭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温南屿,“其实温医生很年轻。”二十四五的年纪,怎么样都和老沾不上关系。
温南屿失笑,安抚性地摸了摸俞昭的脑袋,“好,我知道了,先去选书吧。”
书房很大,几个长形书柜有序的摆放,像是在一个小型的图书馆里面一样。
俞昭挑选了几本散文集,外国著作温南屿买的都是全英文。俞昭的英语成绩虽然不错,但是口语和实际阅读能力,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选好了?”温南屿随手拿了一本看着,见俞昭蹦跳着挪到他身边,连忙把书放了回去,一只手搀扶住俞昭。
“先这几本吧。”俞昭轻声说。
正逢夏季,穿的都是短袖。温南屿的手心温度有些烫,贴在她的手臂上面,像是有一团火一样。
俞昭低了些头,还不太适应这样的接触,“温医生,我下周就能拆石膏了。”
这段时间洗澡很艰难,虽然沈姨说过可以帮忙,可俞昭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袒露。好在浴室里面有浴缸,慢慢来,也是能够洗澡的。可是,终究是很不方便。
“下周我带你去医院。”温南屿横抱起俞昭,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路程有点远,可以克服吗?”
“可以的。”一回生二回熟,刚才上来还有些紧张,这会在温南屿怀里,俞昭也能逐渐放松下来。
俞昭偷偷地朝温南屿侧脸看去,默默地收紧了腰腹。
把俞昭抱到床上,温南屿继而坐在她旁边,低声道,“明天我要去莫尔两天,实在睡不着,可以给我打电话。”
心理治疗向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俞昭刚刚做过心理咨询,按照正常来说,应该需要给一个适应期。而且,俞昭不够依赖他,很多治疗都没办法进行。
俞昭点了点头,把散文集放在书桌上。腿弯上似乎还有温南屿手掌的余温,她拉过一旁的毯子盖上,“那……温医生晚安。”
温南屿问了一句,“不需要我陪着?”
她又不是小孩子,睡觉前还得哄着。虽然温南屿是她的主治医生,有权负责这些,可是俞昭总觉得太过麻烦他。“我看会书就睡。”
温南屿颔首,拿过一旁的杯子,“好好休息。”
睡自然是睡了的,只不过俞昭依旧是被噩梦惊扰,睁眼到天明。直到外面的天边泛白,她这才又浅浅地睡了一觉。
温南屿离开得比较早,俞昭出来吃早饭的时候,已经不见人影了。
沈姨乐呵呵地从厨房里端出三明治和牛奶,“昭昭,你得多吃点。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太瘦了沈姨看着都心疼。”
“谢谢沈姨。”俞昭咬着三明治,下意识地朝着对面看去,“沈姨,温医生平时很忙吗?”
“有课题的时候就会很忙。”沈姨说,想了想又道,“不过他学校里的事情,我也不太懂。昭昭是不是觉得一个人无聊了?”
桌面还有一些甜点,俞昭看了一眼。她是不爱吃的,温南屿也不在。今天……是有客人要来吗?
“没有,就是随便问问。”俞昭把早餐吃完,和沈姨一起收拾好,这才拄着拐杖去到院子里。
希本的空气很清新,夏天也不热。而她性子又是喜静的,时常就是捧着一本书,在外面的摇篮上坐上一个下午。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俞昭刚刚学完数学,伸展了一下腰肢。拄着拐杖走到客厅,便看到沈姨带着两位老人进来。
“这就是那位小姑娘了吧?”老奶奶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和蔼可亲的目光落在俞昭身上。
俞昭连忙站直了身体,用英文打了一个招呼,“您好。”
“是的,刚来不久,乖巧得很。”沈姨笑了笑,和俞昭解释,“他们是旁边住着的邻居,伯特先生和吉尔夫人。喜欢中国的甜食,所以时不时会过来拿一些。”
难怪一大早的,沈姨就做了很多甜食。
“一把年纪了,还吃那么多甜食。”一旁的伯特先生带着一副金框眼镜,秃了半边头发,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孩子气。
俞昭听不太懂他们说话,只能勉强地听懂几个词。而且她性子也慢热,第一次见面,基本不爱说什么话。
沈姨注意到了她的不自在,拍了拍她的手,“没关系,他们都是很和善的人。”
吉尔夫人不理会自家的老伴,心满意足地拿了一块糕点,美滋滋地吃了起来。吃了一块,又记起俞昭,“小姑娘,一起吃一点?”
俞昭摇头,思索两秒,回了她,“我吃了午饭,这会还不饿。”正值青春期,容易发胖。俞昭对自己的热量摄入一直都是有控制的,甜食几乎不吃。
吉尔夫人也不勉强,等到沈姨去忙活收拾厨房的时候,她才擦了擦手,坐在俞昭身边。她的目光落在俞昭的腿上,有些意外,“是不是很疼?”
俞昭的英文词汇实在是有限,只能简单地回了一个,“现在不疼了。”
伯特先生见此,拍了拍自己的老伴,朝俞昭露出一个笑容,“我夫人就是这样,别见怪。”
俞昭也笑道,“没关系。”她很羡慕这样的性子,人老心不老,是对生活喜爱,所以才会这样。
吉尔夫人似乎在和伯特先生说些什么关于她的话,俞昭有些尴尬,视线在甜点上面看了一会。也说不上话,只能干巴巴地坐着。
好在沈姨很快就出来了,坐在吉尔夫人身边,两人用流利的英语交谈着。俞昭也没打扰他们交谈,简单地打了一个招呼,便拿着书本往外走。
伯特先生和吉尔夫人待了两个小时左右,出来的时候,吉尔夫人还送给了俞昭一个可爱的发卡。
沈姨把人送到门口,又折返回来,笑着跟俞昭说了一句,“他们以后会经常来,昭昭也别紧张,他们很喜欢你。”
俞昭拿着小发卡,“他们……是两个人住在这边吗?”
“是啊,孩子都不在家。”沈姨轻叹一声,“说起来,也怪孤独的。”
俞昭垂下眼眉,看着手中的小发卡,没再说话。
一连两天,俞昭都在家里认真学习。她在网上的教学APP买了课程,虽然还是会有很多不懂的,但是查资料,慢慢理解,也多少能够跟得上。而且国内这会还是暑假,她也不需要那么着急。
到了晚上,俞昭照例和唐满视频通话。太久不见唐深,唐满总是左右推脱,她隐约能够预感到什么。但是她人不在国内,也无法求证。
视频结束,俞昭正准备***睡觉,温南屿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昭昭。”那头的声音听上去很空旷,应该是在一个很大的室内,“这两天睡眠质量怎么样?”
俞昭这还是第一次和温南屿打电话,和平时有所不同。温润的嗓音透过机械的电流穿过来,多了几分低沉之感。
“还好,能睡得着。”俞昭撒了谎。睡眠不足引起了头疼,再加上精神压力有点大,她时常会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温南屿顿了顿,身边的好友八卦地凑了上来,闹了两句。他没理会,继续和俞昭说,“明天我还要待一天,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俞昭看着床头的纸飞机,“暂时没有,温医生,你还在处理事情吗?”
“已经结束了,准备回酒店。”温南屿说,“早点睡。”
俞昭说“好”,挂了电话,平躺在床上。
温南屿刚暗灭手机,一旁的艾伦便凑了上面,“跟女生打电话?”
用的还是中文,别以为他听不懂。作为混血,虽然汉语说得不算很流利,但是基本的词他都会。
“一个小姑娘。”温南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
俞昭应该又失眠了。
艾伦反应过来,“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病人?”
“嗯。”温南屿看了他一眼,“你和女生去约会,一般送什么礼物?”
“玫瑰花呗,又或者一些小玩意。”艾伦懒洋洋地道,“不过那姑娘不是高中吗,要不你送一套题目给她?”
温南屿有些无奈,“正经一点。”
“正经啊……我的建议是不送。”艾伦说,“医生最忌讳和患者有更多的感情,虽然她呢住在你家是情势所迫。但是温,你自己要清楚,你们之间的那条线。”
温南屿沉默了几秒,收回视线,“走吧,回酒店。”

俞昭温南屿

小说资源温柔火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