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腹黑阳光

褚婷凌易全文阅读独占他心无删减资源下载小说

褚婷凌易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2:27
  • 独占他心合集版免费阅读-独占他心(褚婷凌易)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独占他心全文,故事主角是褚婷凌易小说的情节感人,《独占他心》跟我们娓娓道来了褚婷凌易之间的有趣经历:众人皆知,惹祸精褚婷在国外镀金的时候,和她学院里的一位东方男神在一起了。说是在一起谈恋爱,可在褚婷的心里却只是多了一个玩伴而已。她在...

褚婷凌易小说独占他心公开章节选读:

看着眼前这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男人,褚婷脸上露出公式化的客气微笑:“原来是你。”
她连一声好久不见都没有说,毕竟她和凌沥也算不上是熟人。
凌沥长得高大威猛,因为勤于锻炼浑身肌肉挤在西装里,体块很大,身高将近一米九。
褚婷抬头看他,只见凌沥脸上有一抹难色,他问褚婷:“我爸听褚叔叔说,你在回国之前和男朋友分手了?”
褚婷表情淡定的点头,并没有掩饰什么:“是的。”
不过她和凌易分手很大原因是凌易过度的独占欲和控制欲她受不了罢了,和凌沥之间的婚约没有一点关系。
“其实你也不必为了两家的婚约做成这样,自从你和别人谈恋爱之后,这个婚约就可以说是无效了。”
凌沥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褚婷不答话,他就只能一个人在那里尴尬。
见凌沥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褚婷转头看了一眼今晚的月色,觉得时间是真的有些晚了,她也不求凌沥有什么绅士风度,他能早些放她回家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不用遮遮掩掩的。”
凌沥见褚婷都开口了,稍微放下些心,开口说:“我不希望我们两个人的婚约束缚彼此,我还以为你回国之后我们就会结婚,三年前知道你谈恋爱的时候我其实挺气愤的,所以我这两年也找了个女朋友,我很喜欢她,至于婚约的事,你和你爸爸说一下,我们解除婚约怎么样?”
褚婷微微皱眉,她仔仔细细琢磨了一下凌沥这话的意思,三五秒之后没忍住笑了笑。
凌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笑,表情有些疑惑。
“凌沥,虽然我大学不是在国内读的,但上高中那会儿学校里可是流传着你不少的风流韵事,你把锅往我身上推,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什么叫她谈了恋爱之后他才找的女朋友,有必要这样又当又立么。
褚婷在心里腹诽着,表情却还是优雅端庄,仿佛刚刚那样质问凌沥的人并不是自己。
凌沥皱了皱眉,没想到褚婷会这样回击,刚刚装出来的绅士面具也瞬间摘了下来,冷声道:“但确实是你那样张扬高调导致我们两家的婚约……”
“凌先生。”褚婷打断了凌沥的话,“解除婚约的事,你最好还是亲自来我褚家和我爸爸说,你如果是个男人,就有些担当,不要什么责任都往我身上推。”
“我是在给你面子,女方解除婚约至少不会那么难看,你怎么还倒打一耙?”
“那可真是要谢谢你的体恤,你这份面子,似乎有些薄。”褚婷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神态自若,倒是凌沥有些急眼了的模样。
笑话,如果是褚家主动提出解除婚约,那到时候要给凌家赔多少礼?
凭什么让他们凌家得了便宜还卖乖,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事。
见褚婷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凌沥浑身的肌肉都暴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打人了,旁边有不少人过来稍微听到了两三句,大概知道这两人是在吵什么了。
没想到褚婷居然为了婚约和男朋友分手了,也没想到这时候凌沥居然有了女朋友,怎么说这两人以后都不会走到一起去了吧?
真是一笔烂账。
不知何时凌沥身边来了一个女伴,和褚婷一样穿着一件小白裙,不过她身上那件裙子款式有些老了,虽然穿在她身上挺好看,跟朵小白花似的。
“阿沥,这位就是你的未婚妻吗?”
她声音也细细柔柔的,褚婷听着浑身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
褚婷稍微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她脸上没有露出什么鄙夷的表情,那个女人倒是盯着褚婷看了又看。
凌沥拍了拍女人的手背,没再说什么,只是皱着眉狠狠看了褚婷一眼就搂着那女人越过褚婷离开了。
褚婷深吸一口气,想着不要为这种没有脑子的男人生气,不能气着自己。
这人想走古早霸总路线在女朋友面前出头让她当炮灰那是不可能的,现实并不是小说资源,不要和脑残计较。
她做好心理建设之后笑着转身准备离开,此时凌易放下酒杯径直朝褚婷走来,凌沥还以为凌易是要上前来和自己搭话,站在那里一脸微笑,可没想到凌易直接越过他走到了褚婷面前。
一瞬间凌沥面子尽失,旁边的宾客无意间往这边看,转头的时候嘴角似乎都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
“小汐,我送你回家。”
凌沥咬了咬牙,只觉得凌易这小子不识抬举,和朝汐一起离开了。
那对男女离开了宴会厅,但没谁会特别注意到他们,凌易走到褚婷面前倒是吸引了一大片的目光。
“要走了么?”凌易挡在褚婷面前,他没有凌沥那么魁梧,但站在褚婷面前也跟一座大山似的,他的脸还是很白,看着褚婷的那双眼似乎永远都饱含深情。
褚婷叹息一声,抬眼看着凌易时的眼里有些许疲倦:“累了,想回家睡觉。”
凌易很想摸一摸褚婷的脸,但猛然想起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于是按捺住的那种想法,柔声道:“那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有车送我回家的,谢谢你。”
褚婷拒绝了凌易,她没有看见凌易失望的眼神,离开宴会厅之后她拎着裙子走到酒店门口,从手包里拿出手机给司机打了个电话,结果司机说他没有收到要接褚婷回家的指示,并没有在酒店那儿等。
在夜风中瑟瑟发抖的褚婷捏着手机简直要被气笑了,现在让她回宴会厅找阳纱帮忙显然也不是那么现实,阳纱是跟着她父亲过来的,自然不会有时间顺路送她。
可以的老褚,为了一个凌家你把你女儿扔在这深夜的冷风中,好狠的心啊。
他不是还以为凌沥会送她回家吧?
这男人要是稍微有一点绅士风度,就不会说出那些令人难以言语的降智话语。
褚婷有些难过,她纠结着准备喊个车来接她,但刚拿出手机就看见一辆加长劳斯莱斯停在她面前,司机从车上下来请她上车,只说是凌总吩咐的,还请褚婷再等一会儿,凌总马上就出来了。
这个凌总是谁自然是不言而喻,但褚婷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她并不是很想坐陌生人的车。
前男友……应该也不是陌生人吧?
褚婷在凌易的车子里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凌易和一群商人一起握手道别后送他们离开,然后司机过来开门,凌易上了车后看见里面坐着的褚婷像是很满意,和以前在国外时一样,伸手摸了摸褚婷的头。
那会儿褚婷也没反应过来,直到车子启动,凌易说了一声“回酒店”她才骤然回神,开口问:“你不送我回家?”
凌易伸出手把西装外套的扣子解开,松了松领带,动作流畅自然,但怎么都感觉有点别的意味在里面,褚婷看着他修长有力的手咽了咽口水,默默低下了头。
这人手可真好看,绝了。
当年就是因为凌易的美色褚婷上了他的贼船,现在怎么还是没长一点记性。
凌易长长呼出一口气之后半是挪揄道:“为什么要送你回家,上了我的车还想跑么?”
“你是不是也和凌沥一样吃错药了?”
褚婷觉得她今晚肯定是在梦里,她一脸纠结的表情,觉得要是以前凌易是绝对说不出来这种话的。
凌易不知从哪里拿了一块湿巾,给自己擦了手之后又递给了褚婷一块,褚婷抬手接过,也开始擦起了手。
他俩洁癖都不轻,和人握手之后等到了没人的地方必定会做清洁。
“他吃没吃错药我不知道,不过我今晚有点醉,万一酒性起来了,你多担待。”
把湿巾扔在一旁的小垃圾桶里之后褚婷双手环胸,一脸警惕的看着凌易。
凌易看着她这幅模样,嘴角露出一抹凉薄的笑,说出来的话和刀子一样锋锐:“我就说你为什么这么干脆的和我说分手,原来是国内已经有了未婚夫啊,褚婷,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我们之间分手和我有没有未婚夫根本没有关系!”
褚婷把手放下,她不知道为什么这群人都以为她和凌易分手是因为和凌家的婚约,可事实上和凌家没有一点关系,凌沥就是纯属自恋,凌易为什么也会这么以为?
她和凌易分手确实是有自己的私心,但分手和婚约之间是没有必然联系的。
褚婷想解除婚约就只是她一句话的事情而已,但她心里还有很多疑问没有破解,这个婚约就不能这样轻易的解除。
见褚婷这么激动,凌易冷静的望着她,但是褚婷说完那句之后鼻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红了,然后豆大的泪珠落在她的礼服上,把凌易给看呆了。
这,怎么就哭了?
褚婷还在哭着,凌易赶紧给她擦眼泪,“那你说说,我们在一起的那几年到底算什么,我扪心自问对你就不算是最好,但也倾尽了全力,我到底哪里惹着你不高兴了你要和我分手,你倒是和我说啊?”
凌易纵横商场好几年,虽然年轻但没谁敢小瞧他,也就在褚婷这里受了挫,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好。
褚婷摇了摇头,咬着唇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然后抬眼看着凌易,那双眸子像是琉璃一样,被水汽侵染着,看着楚楚可怜。
“你自己发现不了,我就算告诉你了也没有用。”
说完她赌气般的转头朝窗外看去,抢了凌易手上的纸给自己擦眼泪。
今晚月亮很圆,凌易内心凌乱。
他深吸一口气之后靠在座椅上像是被气笑了一样,抬手揉了揉太阳***:“我和你置气就是在给我自己找麻烦,算了。”
孩子太小,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她任性就由着她吧,反正他也拿她没办法。

独占他心免费阅读

到了酒店之后褚婷被凌易带去了一间总统套房。
她原本都打算和凌易分道扬镳了,但凌易像是不愿意放她走一样,自从下车之后前往酒店房间的一路上手臂就环在她腰上没有松过。
褚婷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南城认识她的人很多,让别人看见她深夜和凌易一起来酒店那到时候问题就有点大了,更何况她现在和凌易还分手了。
凌易看见褚婷这幅模样心里别提有多煎熬,他之前原本在车上的时候还想着不要把人逼得太紧了些,但是现在他瞧见褚婷这样避嫌,那些被埋藏在心里的,隐秘的恶念就这样重新被挖出来。
等到了套房之后他把褚婷抵在门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褚婷,那双眼里是深不见底的黑。
褚婷心里“咯噔”一下,觉得有些不妙。
“你,你不会是想把我关在这里吧?我和你说哦,这里是南城,唔……”
凌易看见她那双喋喋不休的小嘴就很想堵住,褚婷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凌易的亲吻,她仰头承受着,闭上眼睛***着,她好像能感觉到凌易心里的那一种焦灼感,但她救不了他。
她不是那个能把凌易拉出深渊的人,褚婷做不到,这些年来一直都不行。
除非他自己愿意挣脱牢笼,或者是褚婷愿意为了他尘封自己。
但现阶段来说,哪一种都不可能。
凌易对褚婷的确是非常不错,但这种好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褚婷承受不起。
褚婷狠狠推开了凌易,她瞪着凌易一字一句说:“凌易,我们分手了,我要和你说多少遍,你才能稍微听***些?纠缠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没有什么好处,你为什么就不能试着松手呢?”
“我不想松手,我不甘心,我不要你离开我。”
凌易的发丝已经有些凌乱了,落在他额头和眼角,彰显着一场疯狂,他抬手抚摸着褚婷的脸颊,一直伪装得很好的面具终于被撕下,眼中满满的都是偏执与热切。
褚婷有些累了,她觉得自己很无力。
她承认在和凌易的这段感情里她并没有像凌易那样认真,刚开始两人接触她也是处于被动状态,觉得凌易对自己还挺不错的,而自己也因为凌易的容貌心动不已,就这样答应了凌易的交往请求。
那时候褚婷也正值叛逆期,被家里的婚约束缚得不成样子,和凌易在一起也只是抱着玩玩看的心态,所以在一开始她就和凌易说到了毕业如果褚婷觉得凌易不合适,那两人就还是分开。
很意外的是凌易居然答应了这样的条件。
又或许说是他觉得自己很有魅力能够留住褚婷,但终究还是失败了。
和凌易说分手的那天下着很大的雨,凌易下班之后看见褚婷在家里等他,心里满足得不行,在玄关的时候把她抱在怀里好好腻歪了一下,咬着她的耳朵问:“婷婷,你现在也毕业了,我们结婚怎么样,我会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送在你面前,让你快乐,让你幸福,好不好?”
褚婷顿了顿,并没有答话,她仰头看着凌易,很是认真的道:“我们分手吧。”
凌易抱着褚婷的手像是僵***一般,他缓缓松开褚婷,见她面色并不像是在开玩笑,温柔一笑,抬手松了松领带,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失态,他问:“理由?”
“我们一开始不是说好了吗?等我毕业我们就分开啊,你可别食言。”
褚婷并不知道她这句漫不经心话让男人心中燃起了多大的火。
他在想自己是哪里做得不好。
明明这些年他们之间相处得很不错,不是吗?
所以为什么要分手呢?
为什么会把当年他答应的那个无理要求重新翻出来辖制他呢?
褚婷转身之际,凌易从背后紧紧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肩窝,嗓音低沉喑哑:“不食言,可把我用完就扔并不是一个好习惯,我帮你改改。”
他一把将褚婷抱起来,扛进了卧房。
褚婷“啊”了一声,被凌易扔到床上,眼看着就要开始进行一场运动,褚婷连忙道:“你能和我一起回国吗?如果可以的话那我们就不分手。”
凌易刚在一家新公司上任不久,褚婷这么说无非就是让他做出选择。
是选择她,还是选择事业。
凌易思考了几天,就在他做出决定的那几天,褚婷溜了。
她跑回了国内,凌易问她是否安全降落之后她报了个平安之后就把他给拉黑了。
凌易没有犹豫,递交辞呈之后应了好友的邀请,孤注一掷来到南城想找她复合,却听见一首分手快乐和她其实有了婚约的消息。
凌易很崩溃,但他没办法和褚婷表达他的情绪。
成年男人,如果这么轻易的把自己这样狼狈的状态表露在外,他会无地自容。
褚婷也很难受,他们两个人所想的事情完全就不在一个层面上,既然无法理解,又何必相互折磨。
“凌易,我不想再和你争论什么,我讨厌你总是这么管着我,束缚我,你越不想松手我就越要你松手,越要离开你。”
“我现在都跟着你回国了,你也不回头再看看我吗?”
褚婷仰头,心好像被什么重物狠狠敲了敲。
她是有一些动容的,但是一想到以前和凌易在一起的那些无法言语的时光,她还是退缩了。
不能再被他管着,像个小动物一样没有自由了。
“我正在看着你啊,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至少现在不能。
褚婷的表情很坚定,凌易总说她小,但其实她也有自己的思考能力。
她不是故意想要气凌易,但是两人之间没有办法解决矛盾。
他们不懂彼此。
凌易像是非常沮丧般的低头,他往后退了两步,褚婷开门要走,凌易却握住门把,开口道:“你睡在这里,我再去开一间房。”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语气却是不容置疑,俊美的脸上有着数不尽的失落。
凌易离开后没多久有服务员送来了一件睡袍,那件睡袍是褚婷的尺码,没有半分差错。
褚婷坐在套房的大床上揪着睡袍想着事情,她突然就记起和凌易在一起大概两周年的时候,凌易请了年假说是要和褚婷一起放暑假,褚婷以为两人会去哪里旅游,还满心期待着,但是没想到凌易带她去了他住着的别墅,还让佣人们也放了假。
褚婷还以为凌易是要给她什么惊喜,但她被凌易圈着,带入了一场漩涡。
两人一起在那栋宅子里度过了无比堕落的一周。
那时候的颤栗感觉好像现在都刻印在褚婷的身体和脑海里,她一想起浑身就会忍不住的想要抖一下。
当时的凌易,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把她禁锢在掌里,帮她洗漱,给她喂饭,两个人就像是连体婴儿一样,形影不离。
褚婷能看见凌易眼中的癫狂和隐秘的快乐。
后来褚婷发了一场很大的脾气,凌易才稍微收敛了些。
在经过一系列的学习和成长之后褚婷发现她和凌易之间的关系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褚婷太过随性,而凌易容易较真,有时候他们之间发生矛盾可能会很难沟通。
事实证明也的确是这样的。
她只想要自由,而倦鸟总会归巢,凌易不懂放手,褚婷就不可能回头。
.
褚婷这一晚上没睡好,她生物钟本来就难调整,这天又起晚了。
手机一直在响,褚婷眯着眼睛寻着声源伸手去找,接通电话之后她就听见褚峥威暴怒的声音:“褚婷!你昨晚去哪鬼混了!”
褚婷把手机放的离自己耳朵远了些,她才刚起床,意识还有些不太清醒,“没鬼混啊,昨晚家里没司机来接我回家我就去酒店住了一晚上,怎么了嘛。”
“现在南城都是你和JY集团的那个凌易的绯闻八卦,你这样不是让褚家和凌家蒙羞吗?!”
褚婷撑起身子坐直,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神智慢慢拉回来,打了个哈欠道:“爸,为什么我做什么都是在给两家蒙羞,凌沥也让两家蒙羞了您怎么不去找他说教呢?”
褚峥威简直要被褚婷气得不行,他怒哼了一声,对着电话咆哮道:“你是我女儿,我当然要管着你!你要是不想当褚家的女儿,不当也罢!明天我就亲自上门去凌家道歉解除婚约,有你这么个女儿我真是……”
“爸,您和凌叔叔是好朋友,但我不是。我在回国前和男友分手,是不是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但是凌沥呢,他昨晚当众带着他的女朋友过来让我在南城各家女眷面前丢面子,甚至还先行离开,连送我回家都不愿意,我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如果不是凌总好心帮忙我昨晚说不定都要去睡大街了,您为什么还要去给凌家道歉?难道不是凌沥欠我褚家一个交代吗?”
褚峥威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他逐渐冷静下来,皱着眉头沉心思考着。
凌沥,真的敢那么做?
褚婷听褚峥威不说话了,抬手拨了拨头发,没发觉此时房内悄悄进来了个人,认真道:“爸,我知道我前男友是谁你反正也不在乎,但婚约这件事我是不会松口的,除非凌沥上门来解除婚约或者是道歉。什么女方先解除婚约会比较有面子,这些都是虚的,当年凌沥在高中有多少女朋友我都能给您把证据给找出来,所以这件事绝对不是我有错在先,我需要凌家的一个交代。我今天把话给您说明白就是希望您能多疼疼我,就算我不是一个男孩,也别这样把我给卖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卖你了?啊?!”
褚婷深吸一口气:“行,是我用词错误,我向您道歉,我只是希望您能和我统一战线,别再让我伤心了,毕竟我们之间才是有血缘关系的。”
当年那些事对褚婷来说是一场不小的打击,生母离世,褚峥威再娶,褚婷有了一个***后妈,从那以后父女两人几乎没有好好坐下来认真聊过。
那后妈一直致力于给褚婷生个弟弟,可这么多年她肚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褚婷很少和褚峥威说这么多话,而这次褚婷很明白的告诉他:褚婷现在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她做事有自己的考量,她也不是个孩子,像未成年时那样冲动了。
挂了电话之后褚峥威拿着电话愣在那里,江竹在旁边一直就那样看着褚峥威,也不知道褚婷在那边都说了些什么。
把电话放好之后褚峥威深吸一口气对江竹道:“这些事你就先别管了,婚约的事暂时还不急,我相信婷婷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江竹一脸柔弱,笑得很是欣慰:“我就说婷婷那孩子怎么会置褚家名声于不顾,她还是懂事的。”
“嗯。”
褚峥威缓缓闭上眼睛,江竹轻轻给他摁着肩膀,她笑容逐渐淡下来,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很轻微,也难以捕捉。
褚婷把电话挂了之后将手机一扔,转身准备下床穿鞋,她嘴里还唱着:“没人疼没人爱,我是地里一颗小白菜。”
“小白菜,中午了。”
凌易的声音从褚婷身后传来,褚婷转头看着凌易,凌易今天穿着一身灰色西装,衬得他身形修长,站哪都是风景。
褚婷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有些尴尬的挠挠头。
没想到都快一点了啊。
凌易手里拎着一件玫瑰颜色的裙子,递给褚婷道:“请你吃饭,吃完饭送你回家。”
“你不上班吗?”
褚婷记得凌易好像才入职JY集团不久,应该很忙才是。
凌易垂眼看她,开口道:“午休。”
“哦。”褚婷点点头,拿过凌易手里的裙子去洗漱了。
中午他们吃了一餐有些沉默的饭,褚婷以前喜欢吃饭的时候玩手机,但是在凌易的管控之下逐渐改掉了这个坏毛病,因为是中午,外面阳光大,所以窗户旁边都往下拉了帘子,褚婷就只能看着凌易吃饭,而凌易也一直盯着她。
这种诡异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午餐结束,褚婷坐上凌易的车子之后就一直看见凌易在旁边很是认真的看着财报,他还戴了一副银丝边框的眼睛,泛着些冰冷的光芒。
褚婷觉得玩手机也没什么意思,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问:“你以前不是在车上看东西脑子会晕吗?管我管得倒是挺厉害,我说的话你就全都没听过。”
那时候凌易陷入一场千钧一发的商战之中,每天都绷得很紧,他去接褚婷放学的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在车里工作,不过没多久他就会取下眼镜揉着太阳***,褚婷在旁边能看得出他的不适。
所以那次之后褚婷总是会给凌易备上几颗薄荷糖和晕车药,还总是叮嘱他不要在车子上工作,要不然晕车会很难受。
从那之后凌易就再也没在褚婷眼前工作,怕她担心。
凌易听见褚婷的话微微抬眼,拿着财报的手突然有些***,转头看着褚婷:“分手了还要关心我吗?”
褚婷突然哽住,转头去看天空,留下一个后脑勺给凌易。
凌易摘下眼镜把财报放在一旁,靠在椅背上有些疲倦的闭上眼睛,喃喃道:“你对谁都能好好说话,唯独总是对我模糊不清,褚婷,你什么时候也能多疼疼我。”
他其实已经有在努力改变了,但是褚婷看不见。
如果那时候凌易真的想留住褚婷,褚婷是根本没办法回国的,他可以用各种办法让褚婷逃不开他。
但是他心软了。

褚婷凌易

小说资源独占他心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