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兽勇猛

云意姿肖珏全文阅读我渣的病娇登基了全章节免费阅读在线

云意姿肖珏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2:27
  • 我渣的病娇登基了合集版免费阅读-我渣的病娇登基了(云意姿肖珏)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我渣的病娇登基了全文,故事主角是云意姿肖珏小说的情节感人,《我渣的病娇登基了》跟我们娓娓道来了云意姿肖珏之间的有趣经历:一朝苏醒,她重生在了十年前。那个大显公子珏还没拒绝将她收为侍妾,而她也没被转送给梁国病痨鬼的时候。当了一辈子祸水的云意姿,记恨当年种种小事。看着少年模样、秀美绝...

云意姿肖珏小说我渣的病娇登基了公开章节选读:

“王子珏?”赭苏一笔一划地写。
不,当称太子珏。
早年人们称他公子珏,因他生于燮国,是为燮国公的膝下,只是从小师从异人,后又作为质子养在洛邑王都。
不久,燮国公登上王位,公子珏的身价自然也水涨船高,一跃成为了王子。
只是王子,不是太子,燮国公属意的继承人选是肖珏的兄长,原世子肖泠。
后肖泠暴毙而亡,其取代嫡兄,入主奔晷宫,成为大显太子。
其中种种,若说全然与这公子珏无关,或说,众人都信与他无关……
足见其心思深沉。
那是一个冷血无情的贵族。
而她触怒过他。
公子珏身为燮国公第四子,又是庶出,早年不受重视,在燮国公成为天子后,其于加冠之年持节,代天子巡游列国。
他游历至梁国之时,梁公设宴款待。
有女立珠帘之后,倩影绰约,修肩长颈。
虽是玩乐之宴,可场上诸人,无不是公卿显贵,一个女子,竟能堂而皇之立于此地,尤似垂帘听政。
梁公给此女的权利,未免过于大了!
有人不满,窃窃私语起来。
大胆者直言指出,梁公却扬起手臂,一脸随意地向后道:
“云姬,岂能如此失礼!还不出来拜见!”
珠帘后的身形微微一动,似是一福。
“是,主公。”
只听得声泠似雀,笼罩着若有若无的云烟。
莲步轻移,美人的身形缓缓地露于人前。
长长的***,绣着白纹昙花,层层叠叠,露出下面一圈金丝白缎,像新梳的鹤羽。
灯光照出她的面容婉丽,鼻尖秀美,长睫垂着,在眼下遮出浓浓的影。
如此美人!
众人惊艳,场上片刻,鸦雀无声。
与此同时,梁公幽幽一叹:
“吾得云姬,英雄气短。似君无美酒不可,吾无云姬不可呀!”
他欣慰地笑着,将云姬召到自己身边。美人柔恭跪下,将头颅枕在一国之主的膝上。
任由男子的大掌,抚摸她光滑黑密的长发。
她懒懒侧首,瞳孔颜色极淡。
额心一竖,竟是细细红色。
掠过场上众人,眸光所及之处,人人心神一紧。
场上不乏清正之人,心中想道:
此女之美,不似凡品。
莫非妖狐幻化?
貌美若此,梁公又盛宠不衰……传言不假,梁国云姬,实乃妖孽!
妖孽之谈,云意姿也有耳闻。
对于人力无法制约之事,便要归结于鬼神。正如,明明是守心不坚,却怪女色.***。
多么伪君子。
她轻嘲,扫视于人,满眼冷漠。
众人交头接耳,更有甚者,与她大胆地目光相接,隐含挑逗。
梁公大为不满,宽袖垂下,掩盖住美人的眉目。
“逢此佳宴,诸君筷著却纹丝不动,可是觉筵席简陋,怨怪寡人招待不周?”
竟是公开维护于爱妾。
彼时梁国兵强马壮,惹人忌惮。
各位公卿果然礼让三分,只道公好福气,我等欣羡。
唯有大显使君,已过弱冠之龄的公子珏满面漠然,一眼都不曾投向那绝色美人。
他将美酒吞咽入口中,喉结滚动,下颌绷如玉线。
***
宴散。
大显使君不胜酒力,侍内将之搀至一亭。
及至亭中。
四面秋棠帘飘,暗香浮动。女子从画屏后走出,手提宫灯,白昙委地。
青年面色一冷,拂袖欲去,“梁国的礼仪,便是如此么。”
却被她柔声叫住。
美人挽着灯的玉臂雪白,容颜在暖光下生辉。
“诸君见我,面露欢欣。我见诸君,我也欢欣。此两全其美之事,公子何必拘泥于俗礼呢?”
他闻言,侧了目来,眼神冰冷,似要将她的肌肤一寸一寸冻结。
“汝乃妖异。”
她却突然走近,长长的***拖曳在台阶之上。她盯着他的眼睛,吐出气息,掠过他的鼻尖,竟让他觉得,下一刻就要被这女子食进肚中去了。
听她轻柔地说:
“君不曾亲近于我,并不识我本性,怎知我是妖异?”
此三言两语,他已沉下了面色。
眼底蕴满不化的尖冰,如针,将她一寸寸打量,如刮骨般狠。
“梁必将因汝而亡。”
云意姿微微一笑。
她折过了身去,只将背影对他。
宽带束起的腰肢,如同柳条一般地细。
回眸来,眸光幽冷:
“与我何干?”
“纵使因我而亡,与我何干?书留我名,遗臭万年,更与我何干?君志向雄远,意吞天下,大可来取!若非出离太久,忘我故国何处,否则便请使君、一并拿下!”
她面色醉一般酡红,弯下了腰,以手撑住圆形石桌,咯咯地冷笑,
“要这硝烟四起,生灵涂炭,人间地狱,恶鬼横行,才是好事呢!”
如此言论,离经叛道!
他在心中骂:妖物。
眼底的绀蓝色愈发深浓,结成霜寒:
“夫人不胜酒力,已醉。珏恕不远送。”
云意姿的笑声停住,想起一些久远的事。
“使君高贵,自是不屑与吾等一争高低。”
她忽然压低了声。
“倘若使君,”如幽魅,回荡在寂静的亭阁之中,“生得人奴妓子之流,还敢如此么?”
触他逆鳞。
公子珏,生母卑贱。
珏勃然大怒,指节捏得作响。
脸色掺在稀薄的月光之中,明暗参差,无比扭曲而阴冷。
他将云意姿盯了许久许久。
忽然,从那细长饱满的唇里,吐出似笑非笑的一句,“是么。”
***
翌日,酒意退却。
云意姿隐隐约约回忆起了这桩事,心头涌上了懊悔。
当真是年少轻狂么,被一时握在手中的权柄冲昏了头脑,借酒泄恨,妄动意气。
云意姿头痛无比。
她想了很久。
以梁公的名义,给使君驻居的别馆送去珍宝,***若干,并附信请罪,却被他身边的小厮一一退回。
看着完璧归赵,胆怯匍匐于她脚底下的美人,云意姿怒极反笑,摔碎了手中的玉杯。
当时,云意姿只意识到,此人绝非君子。
怎知,却是睚眦必报的小人。
时隔六年,他率显朝十万铁蹄,兵临城下,血洗大梁。
是对她当年挑衅的报复,还是以此为借口,满足吞并的野心。
稳固将来的天子之位。
都无所谓了。
***
赭苏不见了。
云意姿找到她的时候,赭苏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如意云纹锦裙,裙子被撕破到了腰上。
脚上踩着红色的绣花鞋,有一只丢了。
绣鞋上的纹路她认得,是覆盆子。
她的双手挂着麻绳,并拢在一起,吊在城门之上。像个破布娃娃一般,晃晃悠悠,双腿之间还有干涸的血。
她穿着云意姿的衣裳,死在一个没有下雪的夜里。
“梁冥烁要拿你的命来安抚军心。你知道,梁公死了,梁冥烁独大,而你是最后一个有着威胁的人。你的婢女代替了你。”
都尉的声线冰冷僵硬,“梁冥烁不识你的真容,她只要穿戴整齐,坐在参商殿中不出声就可以了。”
梁冥烁,是梁公梁怀坤的堂叔叔,身负大将军之职,常年驻守关外,半个月前因大显讨伐于梁,边关城池连连失守,被梁怀坤紧急调回了梁都。
那个人,云意姿虽从未真正与之照面,却记得在仑灵殿外远远看时,那阴沉眼底之下跃动的野心。
不难想明白梁冥烁的所作所为。
梁怀坤昏庸误国,他若先下手为强,夺取梁国,投靠大显,性命想是得以保全,说不定还能将功折过,成为梁国新的主人。
只因梁怀坤做的糊涂事实在是太多了,后院中还有自己这样的存在,梁冥烁***投敌,也可以说成是为阻止战争,造福梁民的明智之举啊。
云意姿很久才吐出一句话:
“你默许了?”
都尉不语,浓黑的眉毛深深地皱在一起。
云意姿叹了一口气:“我没有怪你。我早该知道……她会这样做。”
“节哀。”
“你有一句话说错了,梁冥烁想要我死,不是因为我有威胁,”云意姿低低说,“而是因为我该死。”
都尉重重一震。
云意姿再次抬头,赭苏的口鼻中都是鲜血,那些人不给她清洗。
她定然是希望自己活下去的。
可是赭苏啊……在这举目无亲的世间,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活下去呢?
***
大显二十四年。
云意姿登上城垛。
数行秋色雁边来,满眼萧瑟。
云意姿低头,看见鞋上绣着的覆盆子,它一簇一簇,是那样的红。
一生的虚荣、繁华、傲慢都在脚下了。
忽有乱箭齐发,尖叫在耳边炸响,梁兵一瞬间死伤无数。她的发钗被流矢击落,脸颊刺疼,干燥的风卷起乱发。
王师压境,“显”的旗帜猎猎飘动,却是多么渺小的一个点。
她着一身素衣,从城楼一跃而下,重重跌落于黄尘泥沙。
绽放在未来天子之前。
……
曾有禅师告诉云意姿,人在死后须臾,仍能听得见声音。
她听见了。
轻缓的马蹄声,脚步声。
还有冷漠喑哑的嗓音,遥远传来,如在天边……
“妖姬祸国,咎由自取。以庶人之礼,葬了吧。”
好生轻蔑,好生怜悯呵……

我渣的病娇登基了免费阅读

云意姿猛然睁眼。
从短暂的失聪到耳边一片嘈杂,浑身的血液好像重新开始流动,回暖。
不算明亮的光线中,灰尘在簌簌下落。
如果凑近,还能看见女子开合的嘴唇,发出“嗬嗬”的喘气声。
她大睁着眼睛,手指痉挛,浑身动弹不能。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将什么搁在床头。
云意姿的视线缓慢扫了过去,最后一顿,停在来人的脸上。
一股冷气直冲头顶,她面色遽变。
“你、是、谁?”
聂青雪吓了一跳,不敢置信这冰冷阴森的语气,是床上卧病无力的人发出的。
待与女子的眼神接触,她又若无其事地笑了起来,“还能是谁?一大早的,云娘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快起来把药喝了。”
云意姿却一直紧紧地盯着她,一错不错,让聂青雪有点毛骨悚然。
嘀咕,莫非是发烧烧傻了?
还是,她知道那事儿了?
一时间也没有说话。
重重一咬舌尖,清晰的痛感让云意姿明白,这不是梦。
她并非不知道面前的人是谁。
恰恰相反的是,她与此人,乃是熟识——
聂青雪,十年前与她同为周国公主媵妾,前往洛邑王宫和亲,只不过后来俩人关系决裂,她被送去梁国不久后,便传来聂青雪死于非命的消息。
怎么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
自己明明从城楼上坠下,死亡的感觉那么真实。难道说有人救了她,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还扮成聂青雪的样子……云意姿脑海里立刻闪过无数阴谋。
更奇怪的是,至今也没有感觉到身上有任何疼痛。
“云娘,你给的银钱不够用,后面的药,你自己去药房抓吧。喏,方子就在这。我还有活,便不照看你了,公主的差事可是头等大事,怠慢不得。”
聂青雪将一张纸拍在桌上,回过头,笑嘻嘻地说。
她的神态动作,与十年前的聂青雪如出一辙,几乎没有一点破绽。
云意姿一直目送她离开,门合上的时候,才摆过脑袋,打量四周的环境。
越看,越是僵硬,到最后脸色变得十分阴沉,只觉幕后之人好大的手笔。
待身体恢复了自主权,云意姿一把掀开被子,赤脚下床,目光掠过桌上的铜镜。
镜中倒影出一张憔悴的小脸,面色蜡黄削瘦,眼睛大得过分。
而额头中心,那道令她耿耿于怀的红色竟然消失不见,变得光滑细嫩。
如同被当头一棒。
云意姿一把抓住铜镜,这是她的脸,却年轻了十岁不止!
云意姿后退了几步,突然转身,冲到门口,深吸一口气,将门拉开。
动静有点大了,一时间院子里的视线纷纷投了过来,光线刺目,云意姿眯了眯眼。
一身青色宫装的女人站在树荫下,正挥着鞭子,唾沫横飞地训人。
看到只穿着中衣,站在门口发呆的云意姿,一张往下掉粉的橘子皮上,顿时写满了不悦:
“哟,没死啊?既然没死,就别成天躺着挺尸,赶紧去做活!”说话间又甩出一鞭子,“宫里不养闲人,一个两个都这样,是不是皮痒找抽?”
被她鞭笞的,是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子,正跪在地上,紧紧抱着双臂,浑身是血地颤抖着,抬起头的时候,泪眼婆娑,充满求救的意味。
见围观众人脸色麻木,她瞳孔逐渐涣散,又很快垂下头去,一声不吭。
那双眼睛——
云意姿却重重一震,伸手扶住了门框。
原来方才听见的嘈杂,就是女人在训斥手底下的宫女。
她慢慢地合上了门。
聂青雪、女人、小女孩,围观的人里也不乏熟悉的面孔。
一个两个是巧合,那么现在这个情况又该作何解释?
唯一能说通的,就是她没有死,或者说——
死而复生。
并回到了十年前。
大显十四年。
她还在王宫里的时候。
***
云意姿坐在桌前,慢慢地梳起了头发。
“妖姬祸国,咎由自取,以庶人之礼,葬了吧。”
那道声音犹在耳边,既轻蔑、又怜悯。
桌子上躺着一方崭新的白帕,图案绣了一半,针法稚嫩。
这是自己绣的帕子,上边的花乃是十丈垂帘,云意姿一眼就认了出来。
桌上的纸是聂青雪留下的药方,粗略一扫,都是普通的药材。
云意姿在梁宫里的时候,曾与一医女交好,学了很多关于医理的知识,知道这些药是用于治疗痢疾的。
若她记得没错,前世她因初到洛邑,水土不服,严重的时候甚至卧床不起。
彼时她信任聂青雪,让她从自己手里取走了从周国带来的大半积蓄,这些药都够买一车了。
想到后来聂青雪背叛了她,间接害她被送给了梁怀坤,度过生不如死的十年,云意姿目光一暗,把药方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活的机会,这一世,这一世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她要活得清清白白、不再被任何人践踏。
***
穿戴好后,便要前往芳菲苑照料花木。
出门的时候,院子里颇为冷清,人大半都散了,只留下那个被罚的小女孩,顶着一个海碗,跪在墙角,小声地呜咽。
云意姿想起来那个鞭打她的女人名叫官蓉璇,是这一片的总管,大家都叫她管事姑姑。
专门管理她们这些陪嫁的媵人,还有比媵人更低一等的粗使宫女,也就是无官阶的家人子。
官蓉璇脾气暴烈,对手下人动辄打骂。
媵人上头大多有人,更何况不久以后会有一场百国宴,兴许谁被什么贵人看上,就飞黄腾达了。
宫里人都是欺软怕硬的,所以对媵人,她并不怎么动手。
对待卑贱的家人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感觉到有人靠近,小女孩耷拉着脑袋,吸了吸鼻子,“姐姐你走吧。不要管我。”
云意姿盯着她的发旋,看了片刻,“以后,不要在三更出门。”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女孩“啊?”了一声,抬头去看,胳膊酸疼不已,头上的碗差点歪倒,她愣愣望着,一道纤细的背影隐没在小路尽头。
芳菲苑字如其名,种满了奇花异草。
天子登基不久,按照礼制,当立一后三夫人九嫔。
数个诸侯国为表拥立,送来了和亲的公主。
大显天子为表厚爱,赐给各位公主居所,周国公主便被安置在芳菲苑。
前世,云意姿的性格是陪嫁媵人中最为随和、最好相处的,人缘不错,一路都有人与她打招呼——“云姐姐”“云娘”。
关系近些的还会问候她的病情。
云意姿一一回过,面带笑容,比前世的表现更加温和纯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受。
芳菲苑的正中央建造了一座亭子,画檐承云,白玉栏杆。
亭子里空落落的,只摆放了一把椅子,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精美的果盘。
云意姿定定地看了一会儿。
走到自己负责照料的西边花坛,聂青雪恰好也在。对着这一片金黄灿烂,聂青雪羡慕地说了一句:
“云娘,你手真巧。”
她说话时两只眼睛一眨也不眨。
“要是我有你这样的手艺就好了。这种花花草草,我从前从来没照看过,不像你在周宫时就是司植,对这份差事手到擒来。”
说完,她翻看自己的手心,雪白嫩滑。
悄悄暼着云意姿的,果然看到薄薄的一层茧,嘴角不经意地划了一下。
云意姿双颊泛红,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她想了想,歪头问:
“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聂青雪眼中一亮,握住她的手:“云娘,你可真是个大善人。”
云意姿细声细气地说,“你在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为我奔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聂青雪心想,那当然了,所以你不仅应当教我,还应该倾囊相授才是。
可是,还没等聂青雪多说什么,云意姿就脸色一变,“公主来了。”
王宫等级森严,比起周宫更甚。
几乎是云意姿说完的下一刻,所有干活的人,都敛起裙裾齐刷刷地跪了下来。
只见一颜色极美的少女,从花坛之中款款行来。她的外袍是红色蜀锦,用金线绣满了朱雀与牡丹。
肌肤丰润,细眉朱唇,满园春色竟都被生生压了下去。
婢女将她引到一早便安置好的楠木椅上,递上一杯清茶,公主接过,慢条斯理地揭开,茶盖轻轻划动。
婢女清了清嗓子,
“算算日子,快至上巳节了,在那一天,宫中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斗花会。”
“此次斗花会,公主很是重视。你们之中,若有谁能培育出最美丽的花植,在花会上一举夺魁,公主重重有赏。”
“至于赏赐,”婢女拍了拍手,立刻有人端着托盘上来,揭开红布,赫然是琳琅满目的珠钗,还有数量不菲的金银。
这时,公主站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之中,不乏大家闺秀,这点程度,不足以心动。”
她红唇微翘,“你们都是从周国千里迢迢,随嫁而来,想必不愿将大半辈子消磨在深宫之中吧。本宫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在周宫时,便十分欣赏人才。”
“若有谁养成的花卉,最称本宫心意,日后,本宫可以为她留一个近身伺候的差事。”
这已经接近赤.裸裸的暗示了。
毕竟这位周昙君公主,乃是周国国主,周桓公的亲妹妹,王后之位的有力角逐者。
再不济,也会是三夫人之一。
众女窃窃私语,神色激动。
近身伺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将有比他人高出十倍的机会,接触那万人之上——
天子!
***
公主走后,聂青雪不知不觉抓着云意姿的手臂,“云娘,你要帮我。”
指甲嵌进了皮肤,刺疼。
许久没有听见回应,聂青雪狐疑地扭过头去,却见女子脸上没有半点笑意,正直勾勾盯着她的手,又抬眼,与她对视。
大娘娘积威深重,很多年,没人敢这样放肆了。
那双眼睛的瞳色很淡,一瞬间几乎像极某种冷血动物。聂青雪心里一咯噔,立刻把手松开,又下意识地皱紧了眉。
要说聂青雪,从前是祁地聂家的千金,虽说落魄了,不得已才做了陪嫁的媵人。
但在周宫做了十七年家人子的云意姿,无论如何都是比不上她的。
这样一想,她便怒上心头,刚要不管不顾地发脾气,面前的女子,忽然伸手抚了抚她的碎发,别到耳后,“那是当然,”
亲昵若密友,“我会帮你的。”
仿佛那一瞬间就像是聂青雪的错觉,云意姿一直是这副温柔的样子。
聂青雪起了鸡皮疙瘩,不自在地笑了笑,
“那,云娘你快去忙吧,等晚上回去,你再教我好了。”
***
“还要一些五灵丸。”
小医官闻言诧异,“这药丸是止血化淤之用,女郎要它做甚?”
女子叹了口气,说起早晨见闻。
宫里说大不大,官蓉璇毒打宫女已不是个秘密,听说是后头有点关系,才能屹立不倒。
宫中人人自保为上,世情冷漠四字可谓是得到了深刻的印证。竟还有人舍得掏钱救助一个陌路人,医官只觉这位女郎真是心善,感叹之余,也就没有收她多给的银珠子。
云意姿郑重地谢过,走出司药司,脸色有些憔悴,拎着药包,慢慢地走在横跨湍流的石桥上。
她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柳絮在枝头棉棉地吹,少年侧着脸,柔软的狐裘自颈边拂过,肌肤雪白。
耳边好像又响起了那冷漠喑哑的嗓音。
人生无处不相逢……
十四岁的,公子珏啊。

云意姿肖珏

小说资源我渣的病娇登基了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