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男儿

莫小可季轩全文阅读她的声音能治愈情伤阅读大结局在线全章节

莫小可季轩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3:02
  • 她的声音能治愈情伤合集版免费阅读-她的声音能治愈情伤(莫小可季轩)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她的声音能治愈情伤全文,故事主角是莫小可季轩小说的情节感人,《她的声音能治愈情伤》跟我们娓娓道来了莫小可季轩之间的有趣经历:前夫***,正准备抱孩跳楼的单妈:狗男女而已。不死了!老公卷款,正准备自捅三刀的富婆:小狼狗而已helliphellip。她的婚姻治疗所开张那天,对面的...

莫小可季轩小说她的声音能治愈情伤公开章节选读:

第5章会背法律的男人
按理说,这是派出所,是警察的地盘。
有人闹事,再怎么也轮不到季轩动手。
可是,小可眨了眨眼,还是看见那个十分镇定潇洒的男人是季轩。
他身姿笔挺,左手扭着象象爸爸的胳膊,右手按住他的脖子。衣袖半挽,露出修劲的胳膊,一看就是常年健身的人。
象象爸爸头歪着,像一只被断了脖子的鸡,毫无反抗之力。
小可觉得相当解气,看向季轩的眼神亮晶晶地。
不过,她又忍不住想,季轩昨天动手,是为了自己家堂妹。今天这是为了什么?
难道就因为象象爸爸没把他放在眼里?还是单纯的,觉得嘴炮赢起来太容易,直接动手更爽?!
“警察打人了!”象象爸爸歪着头,看不见谁动的手,发狠叫嚣。
“辱骂、恐吓他人,可以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罪论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又在派出所辱骂诽谤警察,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王队,我建议您对此人依法立刻执行行政拘留十天,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回答他的是季轩的声音,不高不低。照着念都难念得顺的相关法律条文,季轩随口背来,配上温润淡定的声音,让人觉得好像在听什么法制节目。
小可忍不住又多看了季轩两眼……会背法律的男人,还真挺帅的。象象爸爸倒霉了。
“顺便再给我颁发个见义勇为热心市民奖。虽然我不会来领。”
季轩嘴角一勾,露出个冷淡的微笑,竟然幽了一默。
小可被这朵笑勾得小心肝跳了一跳。
*****
王队利落地掏出手铐,真把象象爸爸拘留了。
手铐一上手,象象爸爸立刻怂成了面条。
他不管不顾地对着小可“扑通”一声就下跪,哭着认错:“小姐姐,我错了。我不该有眼不识泰山。离,我现在就签字,离。”
那***也一样,缩在一边,巴巴地看着小可,屁都不敢再多放半个。
小可看得小嘴一弯,唇角上勾。知道他们是被季轩的雷霆作风吓到了。以为自己跟季轩交情匪浅,季轩出手是在为了她出头。才来求她说情。
象象妈妈就看着小可,小可只能看向季轩。
季轩冷看她一眼,抬手看了下时间。
小可一眼就看见他手腕上戴着块黑皮蓝盘钛金名表。这表看上去十分朴素,可是那价格,小可知道要五十几万一只。难怪他懒得跟象象妈妈谈费用,这点小钱,确实不如直接在线有格调。
季轩侧脸略一思索,看向王队:“能借你们的打印机一用吗?”
那有什么不行的。
王队铐上象象爸爸,表面上是因为季轩给他提供了法律依据,其实他心里早就起把这小子给拘起来了。之前象象妈妈要跳楼,他们第一时间其实就联系上了这垃圾。可这垃圾一听象象妈妈要跳楼,居然立刻把电话关了,跑出去躲着。害得警察不得不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才把他揪出来。
看了一眼象象妈写的协议,季轩转身坐下,打开手提,不过十分钟,就打印出一份整整齐齐的离婚协议,足有二三十页之多。
他把协议往桌子上一搁,简单复述了一下协议内容。除了象象妈妈的核心要求,还加入了好多别的条款,比如考虑到男方***等原因,要求一次性支付象象抚养费,直到十八岁。每月两千元,共三十八万四千元。象象成年之前,有超过五千元的意外医疗费用支出,男方还要承担一半等等。
不说象象妈妈听晕了。小可都听得一愣一愣地。
王队在一边感叹道:“郭女士,你这是遇到贵人了。华都谁不知道,季律师是专打离婚官司的,他帮你搞的协议,保证滴水不漏。”
小可暗暗吃了一惊。她还以为季轩是经济律师。接象象妈妈的案子是玩票,没想到居然是个离婚律师。难怪这么快就拿出这么细致的协议。
她忍不住又多看了季轩几眼。
见他还是冷着一张俊脸,利落优美的下颌线紧绷着。没什么表情。她忍不住眉头一蹙,难道季轩做离婚律师,跟她做婚姻治疗师一样,都有一个不想跟人说的故事?
*****
象象妈妈虽然不是听得很懂。可她相信小可,也相信这个小可叫哥,一出手就叫狗男女彻底闭嘴的律师。她立刻签了字。
签完了,她懵懂地问小可:“这就算离了?”
季轩看了一眼身边的平头青年。
那青年忙站出来,说:“郭女士,我叫潘达,是季律的助手。请给我留下你最方便的联系方式。等对方签完字,两方一起到民政局去签字备案,再领了离婚证,才算是在法律上正式离异。您放心,到时侯,我会陪您一起过去的。还有接下来的财产移交什么的,我们都会帮着您监督执行。”
说完,他还学着季轩的气势看了一眼缩在一边的象象爸爸和***。
那对狗男女早蔫了。听到季轩列出来的条件,后悔得想撞墙,刚才怎么脑子抽了,要是直接在象象妈妈的协议上签字,到时候现赖账。象象妈妈能有什么办法?哪像现在,那季律师他们根本惹不起。要是敢赖帐,他们觉得这律师有的是法子关上他们几年。一想到凭空要多付三十几万,那对狗男女就想抱头撞墙。
*****
小可回到酒店,已经累成了鱿鱼瘫,肚子还饿得咕咕叫。
她叫了房间服务,就拖着脚去洗澡。
洗完出来,见服务员的餐点还没送来,便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吨吨喝了几口,看着窗外阳光灿烂,总觉自己忘了什么事。
躺床上拿起手机一看,顿时傻眼。
房产中介给她发了十来条消息。
她跟人约好看房子,结果放了房东的鸽子,也没跟人家联络。
想想微信诚意不足,她忙直接打电话给房东道歉。
刚拨完号码,门铃就响了,门外有人在喊餐点到了。
她忙一边拿着手机等电话接通,一边开了门。
门一开,她就吓了一大跳。
耳朵里也同时传来一阵轰炸。
中年妇女声音十分尖锐,带着浓浓华都口音。
明显对方是相当生气。她想了想,对方情绪这么激动,不如先把饭店的人处理完,再慢慢沟通比较好。
看了一眼门外站着的一群人,她索性把手机挂了。
是的,门外站着的是一群人。包括两个西装笔挺的秃头,还有三四个眼神好奇的服务员,推着一台满满的送餐推车。
她把人堵在门口:“不好意思……你们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我只点了碗香菇鸡面……”
“没走错,没走错。”地中海外花白头发的那位微躬着身体。
“您不认得我们吧?我是本饭店的总经理。”然后,他指着另一个地中海面积较小的秃头:“这是我们董事长。今天,您帮了我们大忙,我们准备……”
他话未说完,小可的手机又叮叮咚咚响起来。
小可一看,是刚才那个房东打来的。
既然饭店的人没走错,这么大阵仗肯定是有事跟她说。她让开门,按通了接听键。
“你什么东西?老娘等你一整天,你打个电话来,屁都没放,就给老娘挂了!什么素质?!”
对方声音实在太大,进来的人全都听了个清楚。
小可有些尴尬,一边用手势招呼大家坐,一边走到窗边,背对室内,好声好气地承认错误:“阿姨,真是对不起,确实是我的错。您看我说得好好的,害您等我。我临时有事不能去,也没跟您打声招呼。”
她一边说,一边奇怪自己现在的声音怎么会好听到这个地步。
她说完这几句,不光室内的饭店人员,就连电话那头都突然沉默了。
这声音真是好听到像夜莺在歌唱夏天,珍珠在碰撞玉石,月光在轻拂水面,蔷薇在散发洒香。
小可听对方突然不骂了,继续柔声说道:“阿姨,如果您的房子还没租给别人,我……还能再去看看吗?”
对方继续沉默。
小可忍不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怀疑是突然掉线了。认知道,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惊喜的感叹:“你……你这什么神仙嗓子?我怎么听了浑身舒畅呢?!小姑娘,你什么时候来?我等你呀!”
小可心头一震,她的声音!难怪是她的声音有了神奇的功效?
从遇到季软,到撞到头,再到象象妈妈,以及这位大妈,小可飞快地捋了一遍,心里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她被撞头后,声音有了异能,能抚平对方的情绪?
小可倒没多大惊小怪。她都能重生了,声音突然拥有异能,也不算多不可思议。
“唉,小姑娘,你怎么不说话了?哎呀,我刚才这不是更年期一时暴躁嘛?我理解的,谁还没点急事呢!您别往心里去。”
小可:……对方弯转得有点急,她一时没跟上。
“小姑娘,来,你来看房,要是看中了,我给你减房租!”对方的继续加码。
“谢谢阿姨,那我明天同一时间去看,您有空吗?”小可定了定神,忙接上话。
“有,有……明天你路上小心啊。要是找不到路,给我打电话。实在不行,我派个车去接你。”
小可:……。她这声音的异能,威力也太大了吧?
房间里不明就理的所有人:O口O。
*****
好容易拒绝掉那位热情房东要来接她的提议,挂了电话,小可才转过身来。
一看,所有人看她的眼神满满都是崇拜。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床上一坐:“不好意思。我真饿了。有什么事,能不能让我边吃边说?”
总经理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您先慢慢吃。对了,除了您要的香菇鸡面,我们还特意准备了些别的。你还年轻呀,营养要均衡。”
小可看向那满满一车食物。高高低低地放了各种鲜榨饮品,一盘子色彩丰富的新鲜蔬菜沙拉,烤得焦黄洒了层薄薄辣椒粉的小羊肉……。
她咽了咽口水,谢过,就不客气地开吃。
这家饭店果然名不虚传,餐厅的饭菜,做得一流。
她正吃得香,就听总经理小心翼翼地问:“莫小姐要租房住呀?要不要考虑就在我们酒店住下?在线!”
小可噎了一下,把嘴里香嫩的鸡肉慢慢嚼了嚼,咽了下去。
“谢谢了。不过,我喜欢自己做个饭什么的。”
“哦……这样?我这儿隔条街就有套公寓,原来是我儿子住着,他现在出了国,正好空着。便宜租给您?”
没想到饭店董事长立刻接道。
小可:……。
就算她今天帮了个大忙,这饭店的经理和总经理也殷勤得太过分了,到底找她要干嘛?

她的声音能治愈情伤免费阅读

第6章轩哥会不会来
小可脸上的表情很直白。
花白地中海和黑发地中海都是***湖,一看就明白了她的顾虑。
两人对视一眼,先做了自我介绍。
原来花白地中海总经理姓张。黑发地中海董事长姓何。
两人做酒店业几十年,天天要和各种极品打交道,经验十分丰富。今天听到象象妈妈要跳楼,张总十分镇定地先报了警,立刻汇合了何董,带着公关总监,三人十分自信地立刻上了楼。
公关总监打头阵,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劝象象妈妈看在象象份上,不要做傻事。
谁知反而捅了马蜂窝。象象妈妈当场表示要带着孩子一起跳楼。不会把孩子一个人留下来受苦。
张总气得当场就让公关总监回家吃自己的。
他自己接着上,问象象妈妈是不是有经济困难,他们可以帮着解决。哪知道,象象妈妈根本不为所动。
后来警察来了,说联络不上象象爸爸,象象妈妈情绪越来越激动。
要不是小可从天而降,平息事态,他们华鼎酒店今天就得上社会新闻的头条。
两人感激之余就商量,想请小可担任酒店的公关顾问。年薪二十万,负责处理情绪极端,他们搞不定的客人。
这份工作听起来不错,也算是专业对口。
她一边继续吃面,一边认真想了想。
最后,她满足地喝了几口鲜香的面汤,把大白碗一搁,抽出纸巾擦了擦红润油光的小嘴:“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个人的职业规划是想开一家婚姻治疗诊所。”
“不冲突啊!您在我们这里只是顾问。也不用坐班。我们如果遇到实在处理不了的客人,就给您打个电话,您来帮着处理一下。平日有空,如果您愿意,给我们的员工提供点儿咨询训练什么的。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的。”
小可还是有些犹豫。拿了人家的钱,还能不替别人操心?她怕自己精力顾不过来。
“房子,我那房子就在这附近。这样,您要接下这个顾问的工作,房子算是福利,在线!”何董见状,立刻追加条件。
吃饱喝足,小可的睏劲挡都挡不住,她时差还没调过来呢。
可张总和何董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求贤若渴的真诚,她只好忍住要打出口的哈欠,无奈地点了点头。
*****
当天晚上,何董事长就急着拉她去看了房子。
两室一厅,精装修,家具齐全,离酒店只有两站远,天气好,溜达着就过来了。
小区更不用说,顶级的。在这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大片绿地花园,泳池健身房一样不少,还建了慢跑道。可谓是十全十美。
为了怕小可有别的顾虑,何董居然还叫来了夫人陪同。两人一唱一和,见小可盯着床不说话,立刻主动提出会把床垫换新。
小可到底面嫩,搞不过这对***湖,当场就点头同意了。
同意之后,她又觉得怪对不起原先约定的房东的。想了想,她就联系了象象妈妈。
正好象象妈妈也要找房子。一听房子在三环外,中等社区,价格也不算特别贵,就很动心。
她想重新开始,想离那对狗男女越远无好。
房东大妈姓金,先是极不乐意。毕竟象象妈妈没什么固定收入,还带个小孩子。
可小可软言求了她几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心里怪***的。她想了想,捏了捏象象的小脸,不甘心地对小可道:“莫小姐,你这可算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以后,我心里不***,给你打电话,你可不许不接!”
小可其实还挺感谢金大妈的。要不是金大妈说话超耿直,她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声音有了奇异的功能。
她当场就把金大妈加到了自己的通讯录里。
象象妈妈一脸羡慕,欲言又止。小可会意,也把她加上了,还随手建了个微信群,把三人都拉在一起,群名就叫五楼三号,是这套房的门牌。
*****
第二天,小可就跟华鼎签好顾问合同,搬进了御皇小区。
何董儿子看来不怎么做饭,她买了些锅碗瓢盆,日用杂货,算是安顿下来。
象象妈妈离婚的事,她没再多过问。反正她相信季轩那么凶,不会让象象妈妈吃亏。
她跟张总何董说好,每周一下午去个半天。有积压的事情需要她处理,她就处理。没有,她就给饭店的管理层上上情商课。其他时候,她要忙自己的事情。如果饭店有急事,可以打电话叫她。
这样,零零碎碎忙了差不多两个星期,她才答应季软,晚上跟她出去吃顿饭。
微信里,季软立刻发过来一个表情包:跪地谢恩.jpg。
她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季软真是个又软又热情的可爱姑娘。虽然季软只比她小一岁,可她两世为人,心理上看季软,就跟看个小孩子一样。
季软约的地方是华都一家有名的私房菜馆。
季软怕她找不到,还特意替她订了专车。
看到季软发出来的消息,小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嗓子。凭着这异能,她好像快成万人迷了。人人对她都挺无微不至的。就连出去办事,也是处处顺利。
*****
私房菜馆还真挺难找,在华都历史文物保护小区里面,窄巷幽深。古色古香的大门外,挂着两个艳红的灯笼,照着青砖花墙,时间仿佛一下穿越到了二十世纪初。
小可下了车,手摸着大铜门环,轻轻扣了扣。
门吱呀一开,就看见门后站着个长得十分美貌的服务员,穿着阴丹式林蓝滚丝绒黑边的华式衣衫。
不知道为什么,过去的东西总让人格外想安静。
小可沉默了片刻,笑着点点头,轻轻地跨过门槛。
跟着服务员穿过影壁中庭,走向包间的路上,迎面撞上一个女人。
那女人黑短发,模特般的身材,穿着一件灰麻色的丝质长裙,拿着一个C家的玫红小包,同色唇彩,十分惊艳。
小可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那女人眼尾傲然地扫了她一眼,便向另一侧的包房走去。
小可:……一个个怎么都那么傲气呢!
*****
服务员开了门,小可进屋,就见季软站在红漆木门后,探出半颗头来,看见小可,眼里露出惊喜。
“可可,你来了?我还怕是她不死心,又来了呢!”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但小可一下就想到了刚才那个女的。
“谁呀?”
见服务员倒完茶,安静地关上包房的门,小可才坐到高背红木椅子上,开口问道。
季软撇了撇嘴:“真倒霉!我是觉得这家的菜不错,又安静,才想请你来。没想到这么巧,居然碰到司家悦,跑过来问我,轩哥会不会来。真是的!”
小可有些惊讶。刚才那女人这么傲气,居然在追季轩?想想季轩分明不太瞧得起司家,又觉得怪有意思的。
“你哥不会来吧?”小可随口问。这地方看上去要提前预定才会有座,季软今天才邀的她,她觉得可能是个早跟别人约好的饭局,顺便叫上她。
没想到季软顿时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双漂亮的眼睛亮晶晶地:“你想轩哥来吗?我叫叫他?看他有没有空?”
小可吓得赶紧摇手,一双黑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别!他要来,我可呆不住。他说话气死人,我还想好好吃顿饭呢。”
“哎呀!”季软夸张地惊呼一声,“可可,你真不愧是我的偶像,不吃轩哥那一套。我跟你说,我都烦死了,从小到大,跟我交朋友的女的,十个有九个都是冲轩哥来的。跟我说不上几句话,就开始要套消息!”
说完,她拿起菜单,“今天就咱们俩,你喜欢吃什么?”
*****
季软点起菜来可不手软,明明就两个人,她足足点了八个菜一个汤。要不是小可拦着,还没完。
等菜上来,小可虽然是个嘴刁的,也不得不承认这家饭菜做得确实好。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没一会儿,小可就搞明白了季家跟司家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她猜得差不多。
季软的爷爷跟季轩的爷爷是两兄弟。
后来季轩的爷爷发了迹。季轩父亲又娶了顶级富豪李家的独生女,家业倍增。如今是华国顶流富豪家庭。
季软家也跟着沾光,算是有钱,可到底没法子跟季轩这一支相提并论。
季轩从小就被按着大集团接班人模式培养。
年纪轻轻,就拿到了MBA与法学博士学位。
家族本以为他会顺理成章接手集团。谁知道他死活不肯,自己出来开了个律师事务所,专门替人打离婚官司。
季轩他爸妈为了这事气得要死,可又拿他没办法。
至于司家,虽然比季家差些,可也算有钱。司家有姐弟两个,弟弟不成才,成天游手好闲。姐姐倒是野心勃勃,名校MBA,跟着父母在生意场上做得风生水起,是华都名媛圈有名的女强人。
司家跟季家有生意上的往来。季软认识司家隽之后,两人就好上了。可司家隽有钱有闲,追他的女人无数,他时不时地会闹出些绯闻来。两人在一起三年,分分合合。这次一起去A国度假,没想到会遇到小可。
季软殷勤地给小可夹了块鲥鱼肉,自言自语道,“可可,多亏了你,我才脱离了司家隽的魔掌。真是奇怪,你昏倒之后,我……等你醒的时候,心里可痛可痛了,特别难过。我就想不通,我哪里不好,他怎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地爱我一个人?可你醒来,开口一说话,特神奇,我心里居然一点都不痛了。只觉得,妈的,一个狗男人,哪里没有,姑娘我……”
小可一边听季软不停地叨叨,一边陶醉在鲥鱼的美味里。那细腻嫩滑的肉质,鲜香逼人的调味,正在她舌尖上打滚,突然“砰……”地一声,红漆木门被踢开了,一个有些醉意的声音在门口嚷道:“你说谁TM是狗男人?”
小可抬眼一看,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司家隽。司家悦一脸傲慢地站在他身后。
两人也不问一声,直接进了屋。
司家隽像是已经喝得半醉,红着脸,指着小可,口齿不清地道:“姐,就是这臭女人!”
司家悦双手抱在胸前,一双大眼冷冷地注视着小可,语气十分凌厉:“果然是你!是你挑拨他们两个分手的?!”
小可慢慢嚼了几下嘴里的鱼肉,咽下去,才小脸一沉,把手中的红木筷子往桌面一放,发出“铎”的一声清响。
她直视着司家悦的眼睛,声音淡淡地:“你们姐弟,怎么都这么缺乏教养!”
司家悦之前根本没把小可放在眼里。被小可一骂,当即愣住,回过神来,正要发飚,就听“啪啪”两声,门口传来击掌声,一个温润的声音笑道:“大小姐,居然看法跟我一致?难得。”

莫小可季轩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她的声音能治愈情伤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全文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