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智猥琐

姜可望全文阅读过期合约分享下载无删减全文

姜可望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2:49
  • 过期合约合集版免费阅读-过期合约(姜可望)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过期合约全文,故事主角是姜可望小说的情节感人,《过期合约》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姜可望之间的有趣经历:分手后姜可望内心偶尔失落,不过既然对方如此洒脱,她也没理由消沉,振作起来接了档恋爱真人秀。谁曾想第一期节目播出当天,回到家里,最意想不到的人已经坐在客厅等她,面...

姜可望小说过期合约公开章节选读:

四月,北京,阳光明媚。
车在机场高速上疾驰,姜可望陷在座椅里,补眠。
经纪人米拉回复完邮件,终于得闲喝了口水,边拧瓶盖边扭头看自家的艺人。
刚从机场接到她,上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个月姜可望都独自在国外录制真人秀,节目组苛刻,不让带助理,行李也不许多带,每人统一两个箱子,北欧那么冷那么远,真是难为了她。
可不,机场一见面,这孩子一脸倦色,人也瘦了一大圈。
但她依然没脾气地笑着,一句抱怨话都没说,还给米拉带了那边的纪念品,一只木雕的小美人鱼。姜可望可不愧是米拉入行以来,最不用操心的艺人,性格好得像团柔软的棉花。
正感慨,车忽然在这个时候缓缓停下,米拉从车窗往外看,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堵车了?”
司机应声,米拉打开地图看路况,显示前方拥堵三公里。
“还好,今天没什么事。”她自言自语道,无意间一回头,看到身边的女孩正一脸茫然地坐起来,“醒啦?”
“嗯,米拉姐。”姜可望吸吸鼻子,手肘搭在窗框上,朝外望了望。
车流朝前龟速推进了一会儿,车里的三个人难免都有些浮躁,姜可望仰头看看车顶,打破了沉默的气氛:“米拉姐,要不要来一根?”
把米拉吓了一跳:“你不怕被裴先生发现啊?”
裴先生勒令姜可望戒烟,连带着她们这群人也要一起戒。
一开始还没这么严格,他只是不许姜可望一个人抽而已,直到有一次被他闻到身上有烟味,那次真可怕,他这样和气的人大发雷霆。米拉多管闲事,在旁边帮着说了句:“真不怪可望,是我们这些人抽烟让她沾到味了。”
他似笑非笑地点点头,从此他们工作室的员工守则中就多了一项强人所难的规定。
姜可望烟盒已经递到了面前:“他人还在香港,不怕。”
顺便还指挥了司机:“小麦,把天窗打开。”
直接开车窗会被人偷拍,司机顺从地开了车顶,从她手中的盒子里拿去了一根:“谢谢姜小姐。”
米拉叼着滤嘴,还发着愣,姜可望就送来打火机,帮她点燃。一时间,车里烟雾缭绕,气氛放松了不少,即使还堵在路上,也不觉得太急躁了。
米拉若有所思地看着姜可望:“你趁着在国外没人管,没少抽是不是?回了国就收敛点,裴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还有的忙。”姜可望手托着腮,吐了一口烟圈,嘴唇嘟成漂亮的形状。
裴郁每个月都会去一次对岸。
他是北京人,但从小在香港长大。
如今裴氏回京发展,大部分产业都在大陆市场深深扎根,他在香港的父母也已经亡故,却还是要时不时再去那边住上一阵子。
是在那边有个家?总不至于,是因为乡愁吧。每次思考这个问题,姜可望的心情总带着一丝戏谑。
这种事姜可望无权过问,她的本份是扮演好金丝雀的角色,把裴郁哄得开心足矣。在一起之前,她倒是曾问他:“你没有老婆的吧?”
说来滑稽,明明成为***已经是件脱离道德范畴的事,姜可望偏还是不能接受与有妇之夫有染,仿佛图个心理安慰: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底线的。
“没有。”裴郁回答得很简单,并无多余的解释。信不信全在她。
不过,如今这已经不重要。
当初在一起时,他们之间签了协议,期限三年,明天就是合约到期的日子。
抽完那根烟,姜可望想好了分手的事。
没有人能出卖一辈子青春,她还年轻,跟裴郁的时候才十九岁,今年也不过二十二,以后的路很长,早早从他这里抽身还来得及。
等他从香港回来,她就要向他提出分手。
车送她回了家,天已经见黑,她进了家门,东西胡乱往地上一扔,就上了楼。
身后的脚步声一直跟到房间里,姜可望没停下脱衣服的动作,毛衣丢到沙发上,瘦削的肩膀背对着来人:“Maria,我要吃冰糖燕窝。”
Maria是菲佣的名字,听得懂简单的中文,但是不会说。房间里静了静,在姜可望拉下裙侧拉链的时候,脚步声才又响起,从她身后渐渐远去。
她头也没回,走进浴室去洗澡。
浴缸里的水面腾起白雾,蒸得人昏昏欲睡,姜可望眯眼泡在热水里,听到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是Maria给她送来了燕窝吗?
她也不介意对方没敲门就往里走,仍旧懒懒地眯着眼,伸出一只手去接:“谢谢。”
手里半天没有接到东西,她才抬头睁眼,浴室里雾气太大,给人的轮廓镀上一层柔光,影影绰绰。
那人身材修长,不似女佣丰腴饱满的身形,骨节分明的手里捧着洁白的碗盅,由远到近,走到面前,清隽的面容逐渐明晰。
“你怎么回来了?”姜可望惊讶。
是裴郁站在那里,不是别人,刚才跟上楼的人也是他。她一定是累糊涂了,才会把他的脚步声认错,还指使他去给自己弄甜品。
他并没介意,抽了只凳子在浴缸前坐下,轻描淡写:“不是说想见我?”
“嗯?”姜可望发了呆,她原话倒也不是这么说的。
只不过是在回程的飞机上给他发了条信息:“我要回国了,你在家吗?”
机舱里的WIFI信号很差,姜可望本来以为不会发出去,却在一个小时后收到了回复:“我在香港。”
她便没指望回来的时候能见到他,除非他在收到信息后就决定立刻回来。
但事实就是,现在他就坐在面前,用瓷勺舀起盅里晶莹剔透的燕窝,吹吹热气,递到她唇边。
这样体贴的举动对裴郁来说不能算多,姜可望却本能地想后退,因为,她刚才还在考虑跟他分手的事。
“怎么了?”裴郁把勺子收回来,低头看看,没看出有什么不对,以为她是嫌烫,便再次吹了吹。
姜可望只能伸过头,吃了一口,抬眼间瞥见他眼底不经意的笑意。
他耐心地翻搅那碗甜品,轻轻吹着气,好让它不那么烫,瓷勺碰撞着盅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听说这次拍摄你表现得很好,辛苦了。”他腾出一只手,凉凉的指尖在她脸上抚摸,摸到唇边,停留了片刻。
让她猝不及防就红了脸。
在裴郁心里,她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这三年来,他对她一直很好,很多时候,她也觉得,他是喜欢她的。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她开始越来越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姜可望想结婚,非常非常想,这个念头涌起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十分可怕。
一碗燕窝喂完,他放到一旁,不无认真地问她:“要不要陪你洗?”
她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又烧得更厉害了些,本能地掩住了胸口,摇摇头。
裴郁便手捧着那盏小白盅,像来时那样,静静出去了。
她独自在浴缸里静了一阵子,起来吹干了头发,穿好浴袍拉开门,裴郁正坐在沙发上,拾起了身边散落的衣服,是她先前脱下来的那些。
衣服摊在腿上,他面色平静地叠好,放在一边。
姜可望微微失神的时候,听见裴郁出了声:“怎么站着不动?”
她才回过神,走到他身边,坐下。
“裴……”刚说出一个字,下巴就被提过去,唇上一热。
接吻是他们之间再正常不过的事,姜可望却紧张了,背弓上的薄肉不由自主地绷起,发出微微颤抖。他向来擅长挑起她的渴望,唇齿相依的感觉缠绵悱恻,鼻息交换的温存带着她一再沉湎。
直到裴郁的手探进她的浴袍里,她才惊醒过来,把他推开:“我有话要跟你说。”
裴郁停下了动作。
却不是因为她的话。
他重新靠了过来,姜可望无措地仰起了脸,感觉到他的鼻尖点在自己的脸颊上游移,轻嗅。
“抽烟了吧。”裴郁说。
姜可望一怔:“啊?”
“怎么总是不听话?”他轻声问着,带着一点无奈,但又不是责怪的意思,更像是宠溺。
因为,刚一问完,他就搂住她,再度堵住了唇。
湿软的舌头还在纠缠,姜可望的思绪有些迟钝,她在想,明明仔细刷了牙,洗了澡,她很小心的,以为不会被他发现。
可是,为什么不能被他发现?她根本不需要小心,因为,过了今天,他们之间就不再有任何的关系。
她想到这里,忽然之间变得彻底清醒,又一次,推开了他。
裴郁意外中微微皱了眉毛,她低下头,不与他对视,横着心说出那句话:“裴郁,我们分手吧。”

过期合约全文阅读

“什么?”裴郁皱着眉头问,好像她说了一句很不可思议的话。
“到期了,那份协议。”姜可望目光闪躲,艰难地说出口,“……正好就分手吧。”
裴郁忘了,她就知道。
三年时间过得这样快,眨眼已是最后一天,他跟她可不一样,会每天掰着指头数他们之间还有多少日子。姜可望感觉腰上的力量一松,他抽回了手:“去书房说。”
不等姜可望起身,他先一步走出房间,留给她一个背影。
听着他的脚步远去,她缓了很久,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把分手提了出来。整理了情绪,她钻进衣帽间,给自己翻了套衣服穿好,毕竟,真空穿着浴袍,实在不像是要去谈分手的样子。
姜可望在书房前敲了两下,听到里面说了声“进来”,推开门。
裴郁已经把当时的合同找了出来,坐在书桌前看。当初,这份协议就是在这里签下的,那是姜可望第一次来,她坐在他的书桌对面签完字,他注视着自己落了笔,然后问她:“想好了吗?”
纸页轻飘飘地落在桌子上,裴郁放下合同,这次又问了同样的问题:“想好了吗?”
就像三年前姜可望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意味着什么,现在的她也同样不知道。
她却还是点头:“想好了。”
裴郁也点点头,像对待一个前来辞职的普通员工,极尽了耐心和善意,他指指她身边的椅子:“坐。”
她坐下,听到他问:“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姜可望不是没有预想过现在的场景,她以为,以裴郁的性格,多半会在她确认过“想好了”之后,不假思索地回一句:“好。”
一想到这个,她就有点失落。
但现在,他在问她原因,不知道为什么,她更失落了。
“我不……”姜可望没有想过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她下意识要说一句“我不喜欢你了”,刚说出两个字才发现自己好笑。
他们之间谈得上什么喜欢不喜欢,要是真的这样说出来,就成了不打自招。
姜可望声音小了下去:“我只是不想过现在这样的生活了。”
“这样的生活。”裴郁低低地重复。
“我想为以后做好打算,”向金主提分手的话,还可以怎么说呢,无非如此,“我以后,想靠自己。”
接下来,再感谢他这三年来的照顾,这样才算是全集的流程。
姜可望张张嘴,却说不出口。
书房里陷入沉寂。
裴郁只花了半分钟的时间思考,就表示了理解:“好的,我明白了。”
像听到了特赦,她抬起了头,正触上他意味不明的目光,和挂在唇边的,淡淡的笑容。
“可望,你长大了。”
-
姜可望搬回了原来的住处。
跟裴郁在一起之前,她一个人住在大学旁边的职工公寓里,那是她那暴发户爸爸的房子,闲置后放了两年租,现在又空了下来。
她打扫了一天的旧居,在不大的客厅里,接待了裴郁的助理和律师。
“姜小姐,其实您不用住在这儿。”王特助环顾了环境,屋内整洁干净,但终究是有了些年月,掩盖不住几处斑驳的墙皮,“裴先生说,那套别墅送给您了。”
身边的何律师也点头附和,推来一封合同:“姜小姐您是北京户口,名下没房产,是可以接受过户的。您只要在这里签个字,剩下的流程我们来办。”
又是合同,没完没了的合同,大概在他们的眼里,这世界上的种种还是得白纸黑字写下来,才能让人安心。
姜可望倚着沙发,摇摇头:“谢谢裴先生的好意,那么大的房子打理起来也不容易,我怕请不起工人。”
“您说笑了。”王特助恭敬道,“这就是裴先生的一点小心意,您收下就是,回头扔那儿增值还是直接卖了,都随您喜欢。”
见她不动,他又拍拍身边的律师,拿出另一封合同:“裴先生还吩咐过,把裴氏百分之五的股份送给您。”
亲自拟了合同的何律师暗暗抽了口气,他到现在还是吃不准裴郁的意思。
送房产也就算了,股份就过于夸张,百分之五看起来是个小数字,但是放在市值千亿美金的裴氏……裴郁这手笔实在大了些,他不是个过分慷慨的人。
会不会是王特助弄错了,这哪里是分手?求婚都绰绰有余。
可姜可望连看都没看,双手环抱在胸前,那是抗拒的姿态:“我不要。”
“姜小姐……”王特助为难地看了看她,又转头看看何律师,两个人面面相觑。
“既然已经分手,我拿着裴先生的公司的股份,不太合适,也不太方便。”姜可望放下胳膊,俯身给他们添茶,“裴先生可能误会了,我没打算向他要点什么,以后也不会去纠缠。二位还有别的事吗?”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王特助只能悻悻地带着律师告辞。
他想起三年前,姜可望跟裴郁在一起,也是他从中做了各种张罗,记得裴郁问她有没有想要的东西,她一脸灿烂的笑容,说想开兰博基尼。姜可望不是个掩饰物欲的人,现在她说不要,就是真的不要。
车从楼下缓缓驶出小区,姜可望静静站在阳台上看着,“哗啦”一下拉上了窗帘。
-
分手的事,她没有特意告诉任何人。
姜可望在家休假,过了几天清静日子,倒是没有觉得不适应,她一个人很自在,就是出门买东西时需要低调些。
米拉上门来找她的时候,还感到很奇怪:“你怎么住在这种地方?”
她轻描淡写:“最近在写毕业论文,住得离学校近点,比较方便。”
姜可望还在读书,虽然很少去上课。今年大四,这个时间确实是临近论文答辩的日子。
米拉没放在心上,“哦”了一声之后,兴高采烈地坐下来跟她说正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周思凡导演亲自给我打电话,说想找你聊聊,他有一个新剧本很适合你。”米拉开心地抱住她,“可望,你要红了!”
周思凡,是那位听到名字就不用担心票房的导演。
现在的电影市场已经不比前几年,资本干涉过多,电影质量良莠不齐,票房起伏得厉害,投资商亏本是很正常的事。唯独他是一股清流,即使是商业片也能兼具品质,屡屡刷新国产电影的票房纪录。
姜可望听完只是抚了抚米拉的手臂,没跟着她一起兴奋。
米拉不信她不激动,不死心地摇着她的手:“你怎么回事?都要当凡女郎了,没点儿反应。”
毕竟,姜可望先前只是个演演小成本片,或者在大电影里打打酱油的小演员。说她背后有金主,都不会有人相信。
姜可望说:“去年周导的电影上映,首映礼邀请了裴先生当嘉宾,他们是认识的,关系很好。”
“你是说,这是裴先生的人脉吗?”米拉恍然大悟,怪不得,对方连“试镜”的环节都省了。
姜可望微微一笑:“这是他给我的分手费,我们分手了。”
“啊?”米拉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冲击后,眼神里还有了些消沉,比姜可望这个当事人,还要消沉。
“对不起,米拉姐,以后可能要辛苦你,”姜可望诚恳地道歉,“没了金主,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为什么分手啊?”米拉的眼睛瞪圆。
姜可望想了一下,不失幽默地说:“上位失败。”
“你,你……”米拉憋了半天,叹了口气,“你傻啊,这么沉不住气?”
说完还是不太愿意接受这个事实,问她:“真的分了,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姜可望认真地摇头:“米拉姐,帮我订张去杭州的机票吧,我想回我妈那儿住几天,散散心。”
她是杭州人,自从进娱乐圈做了艺人,回去的次数基本寥寥。
“哦,好。”米拉急忙拿手机,她边看航班边抬眼打量姜可望的表情,这哪是刚分手的样子,需要散散心?
航班订了次日早晨,姜可望摸着黑出门,临近中午的时候,从出租车上下来,走进小区。
回家的事没告诉母亲,她很久没回来了,担心老人家提早知道,会瞎张罗,又要弄一大桌子菜,她又吃不了几口。
站在家门前,却发现忘了带钥匙,正准备敲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姜可望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母亲的名字,发了个呆,还真是巧。
她没接电话,任由铃声响着,直接敲门。不知道老人家会有多惊喜,刚想起给女儿打电话,就立刻见到了她的人。
“咔哒”一下,门从里拉开,姜可望往后退了两步。
“怎么是你?”恍惚间,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开门的人,竟是裴郁。
他手里抱着只肥嘟嘟的橘猫,那只猫是母亲从路边捡来养的,向来不亲人,此刻,却温顺地依偎在他的臂弯里。
“先进来。”他平静地看着她,往旁边让了让。

小说资源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过期合约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是本站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