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客明星

姜可望全文阅读过期合约全文小说免费阅读

姜可望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2:54
  • 过期合约合集版免费阅读-过期合约(姜可望)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过期合约全文,故事主角是姜可望小说的情节感人,《过期合约》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姜可望之间的有趣经历:裴先生二话没说,放她去了,临走还送了一部顶级资源,风度与体面展现到极致。分手后姜可望内心偶尔失落,不过既然对方如此洒脱,她也没理由消沉,振作起来接了档恋爱真人秀...

姜可望小说过期合约公开章节选读:

先走了。
没有直接说再见,仿佛就不是告别。
姜可望上楼的时候,忍住了,才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母亲看到他们那样,自然是放了心,亲热地缠着她说了好多话,才放她回房间。她要写毕业论文,大学落下不少课,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毕业。
大学的那几年没有好好读书,挂了不少科,再过些天,她还要去学校清考。
她学习不好,起初裴郁是***心的,辅导过几次,然而每次教她那些单词或者公式,教着教着,两个人总会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这一度成为了他们之间的某种情.趣。是为着这点乐趣吗?她的成绩就一直没再好过。
她在家里写了几天论文,米拉沉不住气,买了机票就飞了过来:“我的姑奶奶,周导还在等着见你呢,你这心要散到什么时候啊?”
姜可望慢条斯理地拿贝壳梳给猫梳毛,这样它的毛发就不会掉得家里到处都是。
“论文还没写好,让他等吧。”
对她而言,周导扔来的橄榄枝,跟那幢别墅,那些股份,毫无区别。她不想要裴郁的任何补偿,他欠着她,就会一直想着她。
姜可望无所谓的态度令人抓狂,米拉崩溃地道:“论文我找人帮你写,赶紧跟我回北京好不好?”
她不吭声,好像米拉说的那些话,与她无关一样。
米拉头疼不已,亏她以前还老是夸姜可望省心,这最省心的人突然作起来,真是让人无从下手,因为根本摸不清她在想什么。
“你的节目播出两期了,你看了吗?”米拉在说她两周前录完的那个真人秀,那是个旅游综艺,他们一群艺人在北欧穷游了一个月,“收视率破2了,大家都很喜欢你,你现在做的,应该是趁热打铁,赶紧刷一波存在感,说不定就红了!”
“嗯。”姜可望还是听得心不在焉的。
米拉气得想揍她。
“我过几天就回去。”姜可望的话忽然让人有了希望。
米拉的心里刚燃起了一点欣慰,还以为她想通了,她接下来的一句话马上就打回了原型:“我得回学校清考。”
在娱乐圈混得开的人都有一颗钢铁心脏,米拉忍着脾气,问:“清考几天啊?”
“三天,我挂的科挺多。”她拿手机点了一阵,米拉收到了新信息,“帮我借一下复习资料,这是书单。”
米拉气冲冲地离开了姜可望的家。
在人走后,姜可望慢慢放下梳子,放走了猫,回房间继续写她的论文。五月的杭州,已经***了初夏,阳光照着桌台,她恍惚想起自己高考之前的日子,那时,她总是坐在这里做理综习题,想着有一天要去北京读大学。
难以想象,大学里挂科挂到被学校要求留级的姜可望,高中的时候是个学霸。
“你既然考上了这个学校,说明是很聪明的,为什么不好好学?”裴郁找人摆平了留级的事,不解地问她。
“你不喜欢这个专业?我可以联系人帮你转系。”他还问。
那阵子姜可望还没进娱乐圈,他常常担心:“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将来,毕业以后你可以做什么工作?你的理想呢,打算将来做什么?”
姜可望只是傻傻地笑,裴郁的担忧让她不是很能理解,他是谁,为什么要考虑她的未来?
他越界了,姜可望却慢慢发现,她很喜欢这样。
好像她就在他的未来里,他要为她的后半辈子负责一样。他这样真的很像个父亲。
姜可望在梦里笑得很开心,蓦然惊醒,发现自己原来是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一边胳膊被脑袋枕得发麻。
她茫然地揉揉眼睛,听到桌上的手机“叮咚”一声,米拉发来了信息。
一张照片铺满了屏幕,像素不高,是被人匆匆抓拍下来的,背景是昏暗的停车场。
人物是一对模样登对的男女,手挽着手,***亲密。
“女的你认识吧,就是演《昼夜》的那个吴珊妮,年纪比你还小,你看看,她挽着的这男的是谁?”米拉说。
只有一个侧脸,别人可能看不出是裴郁,但跟他相处了三年的姜可望,光凭下颌线的弧度就可以认出来。
她冷静地问:“这是哪来的照片?”
“娱记刚爆出来的啊,就是这几天的照片,吴珊妮长得那么清纯,还说自己没谈过恋爱,现在网上都讨论疯了!”
一字一句,敲在人的心上。姜可望刚醒,放下手机还有点晕眩,她走出房间,门外正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是母亲回来了。
“你外婆给我拿了好多新鲜的竹笋,晚上做给你吃。”母亲提着个编织袋,笑吟吟地跟她说。
“妈。”姜可望走过去,帮她提过袋子,抱住了她。
“怎么了?”对这突如其来的亲昵,母亲有些不习惯,轻拍着她的背。
“我明天,回北京。”
姜可望的梦彻底醒了过来。
这些天她是魔怔了,一直逃避现实,假装分手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影响。裴郁的温柔也欺骗了她,他并不是非她不可,这么快,他身边的空缺就有人补了位。
坐在回程的飞机上,米拉总算松了口气,安慰着她:“可望,你别难过,这个时代也不流行嫁豪门了,现在当明星,比做企业更赚钱,而且钱是你自己赚的,花起来更硬气。我们好好努力,我给你捧上超一线!”
“谢谢你,米拉姐。”姜可望拍了拍她的手背,“我没事。”
她们回到北京,没能跟周思凡导演见上面,对方只是在北京暂住一阵子,没等到姜可望就先回了香港,直接留下了签约合同。米拉还担心她不愿意接这个戏:“你千万别逞强,裴郁送你这个资源是应该的,毕竟你跟了他三年,不拿白不拿。”
话音还没落,她已经把字签好,落下了印章。米拉笑了,高兴地抱着她猛亲了一大口:“这样才对。”
姜可望低头不语,她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对的。
电影是九月份开机,米拉跟对方沟通了一系列事宜,喜滋滋地拉着姜可望告辞,正琢磨着这中间空缺的三个月行程应该安排点什么,就有个电话打了进来。
“您怎么想起我来了?”米拉眉飞色舞,姜可望在旁边听了几句,好像是关于她的,只见米拉的眼睛越来越亮,最后在一连串的“谢谢谢谢”中挂了电话。
“你猜刚刚是什么人给我打的电话?”不等姜可望猜,米拉自己就迫不及待地说出来,“《我们初恋了》的导演向我问你的档期!”
“嗯?这是电影吗?”很久不看电视的姜可望没什么概念。
“这是去年最火的恋爱真人秀啊!”米拉兴冲冲的,“那个导演看了你的上期节目,跟我说你综艺感特别好,想邀请你参加这一季的录制。”
“恋爱真人秀啊……”姜可望还是没什么概念,凭着猜测,大概是谈恋爱给观众看?
米拉以为她心里是有什么顾忌,劝说道:“这种节目很圈粉的,我早就想给你接了,但是那个时候裴郁肯定不认可。现在不一样,你单身啦,这节目时间卡得也好,下个月初就开拍,三个月拍完你正好去香港拍电影。可望,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米拉姐,你来决定吧。”听完她的话,姜可望淡淡道。
接什么样的资源都好,现在她只想让自己忙碌起来,不再像从前那样惶惶度日。
双方都有意向,档期又合适,米拉去谈好片酬,很快就签了约,跟节目组的导演拉了工作群。
“欢迎姜小姐加入《我们初恋了》第三季的录制。现在我说明一下,姜小姐这边需要提前准备的东西:有效期不低于三个月的护照、港澳通行的商务签证……”
后面还有一长串文字,姜可望没细看,目光定格在其中几个字上。
“为什么需要港澳通行证?”
“嗯,忘了告诉你。”米拉摸了摸鼻子,“我们的第一站,是香港。”

过期合约免费阅读

姜可望没有去过香港,那是裴郁长大的城市,除此之外,她一无所知。
对于这个地方,裴郁向来缄口不提,他每个月都返港,没有一次带上过她。于是在她眼里,它总带着一种神秘的色彩,埋着他不为人知的秘密似的。想到即将要踏上那片土地,她总觉得,冒犯了他的***。
不过,能有什么***呢,需要瞒着她的,除了他在那边有家室之外,想不出别的可能。
五月的最后一天,学校的导师终于在她的名字后打了个勾:“好了,姜可望同学,恭喜你毕业。”
姜可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原本并不奢望顺利毕业,已经做好了延毕的准备,最后一个月只是尽力去弥补过去四年的荒废而已。她谢过导师,对方无奈地笑笑:“不客气,这是你自己的能力,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把它用在抱佛脚上。”
她不好意思地给导师鞠了一躬,次日,便登上去香港的航班。
六月的天气已彻底入夏,过了境出机场,扑面而来就是热烈的阳光。这一季的节目特意选在夏天录制,打的是“热恋”的主题,友情提示了艺人出镜最好不要上太浓的妆,以免在高温下花得惨不忍睹。
姜可望只扫了点眉粉,连小杂毛都没修,逆着光,她的眉毛毛茸茸的,嘴唇是本来的唇色,因为高温呈现自然的桃红,人群中仍然有种夺目的惊艳。前来接机的工作人员,见惯了艺人,也不由地惊讶:“姜小姐哪里人,皮肤这么好?”
其实,她皮肤不算顶好,胜在年轻而已。裴郁的皮肤才是有悖于自然规律,也许是因为港人爱煲汤?他已经三十岁,一张脸看上去还是通透无暇,如果非要挑出一点瑕疵,大概只有右脸颊上的那颗浅棕色的痣。
在姜可望眼里,那可不算瑕疵,反倒让他的脸生动起来,有了故事。
坐在车里,拍摄已经在进行,还没见到男搭档人,导播先帮助她早早***氛围,提了不少关乎恋爱的问题,然后拿出一打照片:“这些人将会有一个是你的男朋友,你最希望是谁?”
姜可望接过来,一张一张翻看,节目为了制造效果,让他们假装对自己搭档的身份不知情。其实,在来之前,她就已经知道,这次合作的搭档,是当红的流量男星许昊臻。
许昊臻是个颇受争议的艺人,在当前小鲜肉普遍塑造好男友人设的风潮下,唯独他桀骜不驯,特立独行,频频爆出负面.新闻,但仗着过硬的业务能力和人气,从来不缺好资源。黑红黑红,大概说的就是他。
米拉一开始听说要合作的人是许昊臻,还很不高兴,倒是姜可望如释重负,起码,这个人跟裴郁是两个截然相反的类型。
“我希望是他。”姜可望挑出他的照片,笑了笑。
节目给他们设定的台本是乖乖女和叛逆少年之间的互相吸引,从这一刻开始,她就演上了。
在酒店休息了一夜,清晨姜可望按时起了床,迎来了第一天的录制。节目组安排许昊臻来接她,她走出酒店的玻璃门,路边停了一辆机车,一个个子高高的年轻男孩从车上跨下来,走到她面前。
“你好,我叫许昊臻。”许昊臻真人比照片好看,跟裴郁不是同一个类型的好看,他有四分之一的葡国血统,头骨偏窄,鼻子挺直,眼睛是浅浅的琥珀色。
姜可望也向他问了好,摄像机跟着他们,他带着她走到车旁,递给她一个头盔。节目组别出心裁,初次见面,安排他骑车载她去录制现场。
她没有戴过头盔,拿在手里研究了几眼,许昊臻那边已经戴好跨上了车,回头一看,把她的头盔要回去,轻轻卡在她的脑袋上。在他低头小心地帮她系上搭扣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一丝不习惯,往旁边让了让,他便抬头:“怎么了?”
姜可望摇摇头,别扭过后想起来这只是在录节目,便继续让他扣。摄像师没放过机会,完全集整录下了这幕画面,许昊臻扭头看看,说了句:“上车。”
他话不多,跟媒体渲染下的那个被妖魔化的形象,反差很大。姜可望坐上后座,他回头推开她头盔上的挡风玻璃,说了声:“你扶好我的肩膀。”然后,又替她合上。姜可望的手刚搭稳他的肩,机车“嗖”的一下,载着她蹿了出去。
机车的引擎声炸得整条街都是巨响,呼啸的风擦着姜可望的身侧掠过,摄影车被远远地甩在后面,连个影子都追不上。她眼看着许昊臻载着自己,各种超车加塞,引得路上喇叭四起,反应过来,他这是在飙车。
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姜可望却丝毫不紧张,只是疑惑,这样还能正常拍摄吗?
当然不能,许昊臻一路把车飙到了下一个拍摄场地,等在那边的工作人员早已接到了摄像组的电话,哭笑不得地把他们接下来。
“许先生,您这是干什么?完全没拍到啊。”
米拉急冲冲地扶下姜可望:“可望,没事吧?”她摇摇头,紧接着手被一捏,“你脉搏跳得好快!”
“不是你们说要拍飙车的镜头吗?”许昊臻耸耸肩,下了车,把头盔摘下,露出一张无辜又英俊的脸。
“是要拍,但那是摆拍,没真让你飙!”他的经纪人也很无奈,转头向姜可望一个劲儿地道歉,“姜小姐,您没吓着吧?真对不起。”
姜可望倒是笑了,笑得厉害,让人觉得她可能是吓傻了:“很有意思啊。”
听到她这么说,许昊臻立刻来了劲:“对吧,是不是很***?回头我再送你回酒店。”
“你给我打住!”他经纪人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把他拉到一边训话去了,米拉也戳着姜可望的肩膀埋怨她,“你看你,还逞能。”
姜可望不是逞能,米拉不知道她的黑历史,刚上大学那会儿,她整天跟学校里的那群京二代混在一起,吃喝玩乐荒废学业。二代们日子过得□□稳便不自在,总要找点***,飙车是家常便饭。
他们爱玩车,她也要跟着玩,便去找爸爸开口买豪车。毫无悬念,姜建国一口拒绝,然后把自己淘汰不用的POLO车钥匙扔给她:“你先开着,等手熟了再给你买新的。”
她便开着辆POLO混在一群奔驰宝马里,也没自卑,开得挺开心。虽然车破技术烂,但胜在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和一颗玩得开的心,那些熊孩子都喜欢带她玩。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姜可望还没开心太久,就在一次出去玩的路上,追尾了一辆兰博基尼的车***。
兰博基尼的车主,是裴郁。
当然,姜可望自己从来不觉得这是一场事故,这属于浪漫的邂逅,小说资源里才有的桥段。尽管,裴郁从车上走下来后,面无表情地问她:“小姐,你在学驾照的时候没有被培训过交通规则吗?”
“你以后就别开车了。”在一起后,裴郁没收了她的驾照。
裴郁管她很严格,之后她就再没沾过方向盘,他给她配了司机,驾龄娴熟、严格遵循交规的那种。他自己也不开车,偶尔几次司机不在岗,只有他们两个,他宁愿叫代驾。
算一算,姜可望这三年都没再体验过飙车的乐趣,许昊臻让她感到挺亲切,很像她大一时的那群狐朋狗友。大概是惺惺相惜,接下来的拍摄,他们很快就熟了。
一天的拍摄结束,工作人员做着收尾工作,米拉去跟导播谈了会儿事,姜可望闲来无聊,便在她们拍摄的房子里转一转。
这里似乎是香港的富人区,据说这幢豪宅是节目组制作人向朋友借来用的。她走进后花园,穿着黑衣白裙的菲佣时不时来回走过,好像在准备房子主人的晚餐,她看得出神,东南亚人都长得一副面孔,这些女孩跟Maria可真像。
“你在看什么?”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姜可望回头,没看到人,左右看看,并没有人对她说话。
“你在找什么?”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她循着声源再找,还是什么都没看见,愣了半天。
身后的地板忽然有人“噔噔蹬”走过来,姜可望转身,看见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小女孩,背着书包,看上去是刚刚放学回家。那女孩身材娇小,看上去年龄不大,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
“渺渺!”又是那个声音在说话,姜可望这回总算发现了,是只灰白色的鸟,站在枝叶繁茂的树梢上,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
“这……是你养的鹦鹉吗?”姜可望问,小女孩走过去扬了扬手,那只鸟飞到她的肩头站着。
“这是灰鹦鹉,它很聪明的,智商相当于五岁的小孩。”女孩的声音很冷静,没有这个年龄的孩子普遍有的嗲声嗲气,她说的不是粤语,普通话字正腔圆,大概不是香港人。
她拿起树下的笼子,把鹦鹉放***,抱着笼子,“噔噔蹬”地上了楼。
不知怎么回事,一向不爱关心陌生人的姜可望,对这个孩子十分感兴趣。
她长得很像一个人。
“渺渺是你的名字吗?”姜可望问。
回答她只有一个冷漠的背影,那孩子转眼就消失在楼梯尽头,她还没缓过神,另一个声音就叫住了她:“可望?”
姜可望听着这声音,看见了他的脸,受惊地后退了好几步:“你怎么在这里?”
记得那会儿在北京,他每次回家,都会习惯性地先解下领带,此刻,他的衬衣领口松垮着,不经意露出好看的锁骨。
裴郁的表情看起来比她还要迷茫。
“这里,是我家。”

姜可望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过期合约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全文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