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种杀手

宁遥穆昱云全文阅读无人似你txt完整版资源下载

宁遥穆昱云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3:12
  • 无人似你完结大结局免费阅读-无人似你(宁遥穆昱云)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无人似你全文,故事主角是宁遥穆昱云小说的情节感人,《无人似你》跟我们娓娓道来了宁遥穆昱云之间的有趣经历:大学时,宁遥和穆昱云谈过恋爱。她是娱乐圈当红一时的小花,而穆昱云虽然只是一个落魄的穷小子,却依旧拼尽全力满足她所有小任性,将她宠上了天。交往两年,宁遥留下一封分...

宁遥穆昱云小说无人似你公开章节选读:

第9章
下午时分,蓝天白云的镇子上两旁是各种商铺,空气中还弥漫着小吃的味道。
宁遥站在一家服装店门口,周围的衣服都是花花绿绿的奶奶款,她显得有些兴致缺缺。
而旁边的那些大姐们却格外兴奋。
“小宁啊,来帮我看看这套好不好看?”
大姐的呼唤声让宁遥脱离待机模式。
今天拍摄的任务是为云沁镇的姐姐们重新搭配一套衣服。
这个任务对宁遥来说可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她上下打量着换了一身颜色对比强烈碎花上衣和深蓝色长裙的大姐,默默的摇了摇头。
她在旁边的衣架上翻了翻,找出了一件蓝粉色的长裙,又随手拿了一条腰带一通递给她。
“姐姐穿这个试试。”
趁着她们换衣服时,宁遥扯了扯旁边的衣服,看似不在意的说道:“姐姐们,前几天你们都帮我完成任务是为什么啊?”
“这……”这话让几位大姐犹豫的对视了一眼。
“是这样的,村长来告诉我们让我们多帮衬你一些。”
“村长?”宁遥有些不解。
另外一个大姐神神秘秘的凑过来:“哎,我听说是穆先生这个和村长说的,还告诉村长不要告诉别人。”
涉及到穆昱云,几位大姐明显来了兴趣。
“真的吗?穆总为什么要帮小宁啊?”
“小宁你之前和穆总认识吗?”
宁遥怔愣了一下,连忙扬起嘴角摇摇头:“没有呢。”
那几位大姐的眼睛一亮,上下打量着宁遥。
那眼神让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不会是穆总对小宁一见钟情了吧?”
“很有可能!小宁长得好看,性格也好,还有才,穆总眼光可真好啊。”
“不如我们帮他们撮合一下吧!”
大姐们直接将宁遥和穆昱云安排得明明白白。
宁遥连忙转移了话题,如果再让她们聊下去,或许她和穆昱云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
云沁镇的镇子中心距离他们居民居住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想要回程需要走一段路才能找到来时的SUV。
在拍摄结束之后,宁遥因为刚才的话一时分心居然和大姐们走散。
宁遥和摄像大哥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措,这段路他们都不认识,必须本地居民带着才能走出去。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
原本晴朗的天空毫无预兆的阴沉下来。
没几分钟,雨滴落了下来。
宁遥和摄像大哥都没有带伞,没办法只好随意找了一个车棚躲雨,即便是这样两人身上都已经湿了。
她有些抱歉的看着摄像大哥:“对不起,都因为我连累你了。”
摄像大哥人高马大但是性格却很好:“没事宁小姐,你在这等一会儿,我去找个人借把伞。”
话音落下,还不等宁遥回答,摄像大哥用外套裹住他的设备,直接冲进了雨里。
蔚蓝的天空被乌云遮蔽,伴随着劈裂天空的闪电,随后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
雨越来越大,从刚开始的倾盆大雨变成了暴雨。
闷热的天气逐渐凉下来。
宁遥整个人蜷在废弃车棚的角落里,双腿缩在长长的***中,双臂抱着膝盖,看向无神的远方。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距离摄像大哥离开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但是远方依旧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想要打电话给张导,然而刚刚拨通电话,屏幕瞬间黑了下去。
没电了。
废弃的车棚虽然能遮雨,但是这样的暴雨天也是形同虚设。
本就湿了的衣服现在已经完全湿透。
宁遥扯了扯嘴角,为什么她最倒霉的时候永远都是雨天。
下颌搭在膝盖上,双臂收紧,仿佛这样才能储存一些温度。
耳边的雨声与嘈杂成混在一起,逐渐连成了一曲钢琴曲。
上一次她在敬老院弹奏的曲子是她小时候妈妈经常弹给她的。
在她的印象中,那个时候的妈妈还很温柔。
那间宽敞又奢华的琴房中有着许多乐器,而妈妈最偏爱的就是那架黑亮的三角钢琴。
妈妈坐在钢琴前面,黑发垂在身后,双手放在冰凉的黑白琴键上 ,弹奏着那首曲子。
有的时候妈妈还会把她抱到琴凳上,一个音符一个音符教她弹奏。
可是后来就变了,妈妈坐在琴房里更多是以泪洗面。
她甚至记不清妈妈当时的表情,只记得她颤抖的肩膀,还有日渐冰冷的表情和时不时看过来憎恨的眼神。
有一次,妈妈又变回了原来温柔的样子。
“遥遥,妈妈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小小的她看到温柔的妈妈很开心,可是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又有些迟疑。
“妈妈,外面还在下雨呢。”
妈妈突然附身,双手狠狠的握着她的肩膀,嘴角带笑,但是眼神却让她感到害怕。
“遥遥,妈妈带你去玩,好不好啊?”
那是的她只到妈妈的腰部,她仰头看着妈妈怯怯的点头。
妈妈又露出温柔的笑意。
那天外面下着雨,天很冷。
妈妈给她穿了一个小羊毛连衣裙,外面一个外套,还有一个红色的围巾,暖乎乎的。
她的小脸以为兴奋红扑扑的,还没张开的狐狸眼笑得眉眼弯弯。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妈妈一手撑着伞,一手拉着她。
她仰头看着妈妈,抿唇偷笑起来,那个她最喜欢的妈妈又回来了。
妈妈带着她走了很远很远,走到一个人很多的地方。
她不认识这是哪里,有些紧张的攥着妈妈的衣角。
妈妈突然回头面对着她,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一手轻抚着她的脸颊。
“遥遥,妈妈的宝贝,你知道的妈妈很爱你,可是妈妈更爱爸爸,如果,如果,”妈妈哽咽了一下,眼神变得深沉,“如果遥遥是男孩子就好了,这样爸爸就会爱妈妈了。”
“可惜,你是个……女孩子。”
说着,妈妈掰开她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融入到人群中。
整个天空被乌云覆盖,闪电划裂天空仿佛照亮眼前的一切。
她小小的一只站在雨中,等啊等啊,不知道等了多久,但是依旧没有等到妈妈的身影。
后来,她长大了。
每一次遇到下雨天她的双腿仿佛钉在地上,一步也走不动,她一直强迫自己从阴影中走出来。
再后来,她有了穆昱云。
不管多大的雨,不管她在哪里,穆昱云永远都会冒着雨来接她。
把她抱在怀里,用他的体温温暖她。
宁遥看着远处因为因为雨水变得烟雾缭绕的小镇。
她牵强的扯了扯嘴角,那个会冒着雨来接她的人…
已经被她弄丢了啊。
突然低落下来的水滴顺着头顶滑落到她的脸上,宁遥从回忆中清醒过来。
她随手用袖子擦去了脸上的水滴。
湿漉漉贴在两颊的黑发向后撸向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宁遥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一阵风吹过,冰冷的风夹杂着雨水微咸的味道。
她搓了搓双臂,想单手撑着地站起来,脚底传来针扎似的疼痛让她没坐稳又跌了回去,跌回去时手肘还撞到一旁的柱子上。
宁遥疼得龇牙咧嘴。
又冷又疼,衣服还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很不***。
宁遥本以为这三年已经学会了坚强,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内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涌出一阵委屈,眼圈瞬间红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雨雾缭绕的远处出现了一个高挑的身影。
身影由远及近,最后在宁遥的面前停下。
男人剧烈的***着,头发不再像平时那样整齐,湿漉漉的趴在额前,身上的衣服湿透大半。
看到她全身湿透,男人好看的眉紧紧拧在一起,随手将湿发撸到脑后,露出那张令人着迷的脸。
男人脱掉外套扔到宁遥的身上,熟悉又安心的味道将她包围。
宁遥这才有了实在感。
穆昱云顿了一下,还是上手将衣服给她穿好,语气凶巴巴的但是动作却十分温柔。
“这么大人了还能和别人走散?下雨了不知道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雨?被困在这里不知道给…叶南打电话求助?”
“宁遥你是傻吗?”
说完之后,穆昱云才发现宁遥一直呆愣的看着他,勾人的狐狸眼眼圈发红,小脸苍白,红润的嘴唇此刻也冻得发紫,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他向前踏了一步,还没等说话,宁遥突然张开双臂,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身。
宁遥在他的怀里蹭了蹭,男人腰腹间的肌肉紧绷,他的身体滚烫,与她的冰冷的身体完全相反。
清爽又好闻让她的嘴角悄悄***。
他们重逢以来,刚才是穆昱云说得字数最多的一次。
耳边依旧是嘈杂的雨声,但是宁遥现在却一点也不害怕。
穆昱云温暖又可靠的怀抱让她一直以来的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穆昱云的身体猛然僵住,肌肉紧绷到微微发酸,低头看着怀里人的头顶,乌黑的双眼错愕又隐忍,他紧咬着牙关,好像只要放松下来就会将心中的猛兽释放出来。
停在半空中的手想要落下推开怀里的人,但力气仿佛都被卸去只能紧紧握拳。
他动了动嘴唇,低哑干涩的声音在雨中显得有些模糊:“宁遥,你……”
宁遥又蹭了蹭他的胸膛,声音又糯又软,仿佛几年前对他撒娇那样。
“好温暖。”
*
雨一直不见小,穆昱云直接带着宁遥回了家。
房门刚刚关上,穆昱云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力量将他推到玄关的柜子上。
一如几天前的那个晚上,只是两个人的位置调换了一下。
玄关处的灯光昏暗朦胧,照在两人身上格外暧昧。
宁遥的身上还披着穆昱云的外套,两个人的味道交织在一起。
他们身上都湿淋淋的,衣服紧贴着皮肤,宁遥踮起脚凑近穆昱云的脸,狐狸眼仿佛是一把小勾子在他的心里一寸一寸的勾着。
“先是嘱咐村长帮我,后是冒雨来找我,现在又把我带回家。”
“穆昱云,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无人似你全集版免费

第10章
房间昏暗,只有玄关处那束暖调的光源。
宁遥一手撑在穆昱云身后的柜子上,微微踮起脚,更是凑近了几分。
“穆总不解释一下吗?让人误会可就不好了。”
从她的角度能看到穆昱云低垂着眼和她对视。
睫毛浓密,鼻梁高挺,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刚刚的放纵让她此刻的头脑并不清晰。
理智告诉她应该与穆昱云保持距离,但是心底的声音却在说想要更进一步。
在宁遥凑过来的瞬间,穆昱云的瞳孔猛地紧缩,喉结上下滑动,本就混乱的思绪再一次充斥着他的所有感官。
喜欢她吗?
这个问题刚出现在脑海中便被他无情的甩在脑后。
三年来,所有柔软的感情早就被他化为恨意。
但其实他很清楚,宁遥对于他就像是一味无可医治的毒药。
她只用一个拥抱或者一句话,便能瓦解他三年来堆砌的所有壁垒。
穆昱云低头望进宁遥那双仿佛能勾魂摄魄的眼中,上挑的狐狸眼中有着调笑,也有暧昧,更多的却是坦荡。
仿佛嘲笑着他的期待。
他垂在身侧的手猛地握紧,指节上冰冷的戒指让他清醒过来。
他冷笑了一声,下颌紧绷:“宁遥,你未免也太自作多情。”
“暴雨造成某些地方塌方,道路被堵,节目组的人员被困,你住的地方也被淹了,你想露宿街头吗?”
听到这话,宁遥眼中染上惊慌,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她突然想到什么一只手紧紧的抓住穆昱云的手臂。
“塌方?怎么会这样?有人受伤吗?和我一起的摄像大哥没事吧?还有和我一起录制的姐姐们呢?”
穆昱云低头看着小臂上白皙的手指,宁遥的力道对他来说微不足道。
她下意识的依赖瞬间驱散了刚才一切不快。
穆昱云轻拍着宁遥的背部,表情柔和了一些。
“别担心,他们都很好,没有人受伤。”
穆昱云的声音沉稳冷静,仿佛让人有安心的魔力。
宁遥松了一口气:“大家都平安那就没事了。”
“那你呢?”
“啊?”宁遥有些不解的抬头看着他。
“如果我不去,你要一直待在那个破车棚里?你就没有想过要自救吗?”穆昱云越说语气越重了起来。
宁遥的身体一僵,垂眸片刻,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带着笑意。
“穆总这是在担心我吗?”
穆昱云看了她几秒,被她无所谓的态度气得转身进到房间里。
客厅中只剩下宁遥一个人,她想要继续笑,却笑不出来。
她明明最不想让穆昱云看到她脆弱的一面,可是她每一次落魄的时候都会被他撞见。
几分钟之后,穆昱云从房间里走出来时宁遥已经整理好情绪。
穆昱云已经换了一套居家的休闲服,脖颈上夸着毛巾。
他一手擦着头发,另一只手递给她一件衣服。
“去洗个澡。家里没有女士的衣服,你先穿这个。”
宁遥接过来才发现是一件宽大的衬衫,很明显是男士的。
根据长度来看,衬衫只能堪堪改过她大腿的位置。
没想到三年不见,穆昱云居然这么闷***。
宁遥对着穆昱云笑得格外明媚:“好啊,谢谢穆总了。”
热水冲淡了体内的寒气,也冲走因雨水带来的那些不好的回忆。
当她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时,就闻到满屋子食物的香味。
宁遥顺着香味找到了来源。
厨房中,穆昱云背对着她。
宁遥倚靠在厨房的门口,忍不住伸出手丈量着他的肩膀,摇了摇头,不愧是太平洋宽肩。
目光顺着肩膀向下移,到了背部,他只穿了一件普通的T恤,低头弯腰时能看到背部***的肌肉轮廓,还有围裙系在腰间勾勒出结实的窄腰长腿。
再往下时,目光顿了一下,默默点头。
嗯,很翘。
不得不说,三年后的穆昱云完完全全是长在她的审美点。
在充满穆昱云味道的家里,宁遥有些控制不住如野草般疯狂生长的念头。
想到这里,宁遥只感觉到一双视线正盯着她,抬头便撞进穆昱云眼中。
眼前的美景让他的呼吸一窒,深色的瞳仁中带着复杂,迅速的重新转过头。
“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几分钟过后,穆昱云把粥和几碟小咸菜放到宁遥面前,他则坐到她的对面。
“食材有限,只能做这个。”
看着面前的皮蛋瘦肉粥,宁遥忍不住出神。
她已经多久没有尝到穆昱云的手艺了。
他们两个在一起之后,宁遥就没有再吃过一次食堂和外卖。
永远都是穆昱云亲手给她做的。
为此她的那些朋友们都说她为爱‘改邪归正’。
“看我做什么?”
穆昱云在宁遥盯着他看三分钟后,终于忍不住开口。
宁遥猛然回神,却没有移开视线,反而更是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看。
她对着穆昱云笑得明媚:“下饭。”
穆昱云的手一顿,没有再理她。
宁遥***吃着粥,突然发现穆昱云居然面不改色的吃着辣味的小咸菜。
看着桌面上的咸菜,又想到那些大姐们的话,宁遥忍不住心里泛酸。
“穆总果然受欢迎,即便是到了这种乡镇,也有人把食物送上门来。”
宁遥阴阳怪气的话让穆昱云拧起眉心:“你在说什么?”
宁遥故作无辜的摇摇头,笑得无比纯良:“没什么,只是感慨穆总老少通吃。”
穆昱云不再理她,宁遥也不再说话,一时间房间里无比安静,
“我吃饱了。”
宁遥这才注意到,居然不知不觉吃掉了半碗,如果叶南在这里的话恐怕要开心得跳起来。
然而,穆昱云不是叶南。
“饱了?”看着宁遥还剩一半的粥,他的表情有些严厉。
“低血糖还吃这么少,下次再晕倒可没有人帮你。”
宁遥还沉浸在刚才的醋意中,听到这话她单手托腮,表情有些为难。
“谁让穆总说我重,我可得减肥,不然以男朋友们抱不起来我可怎么办?”
穆昱云的脸色直接沉了下去。
“男朋友们?”他猛然起身,低头冷笑,“宁遥,在国外三年你也学得这么开放了?”
话音未落,他转头离开。
房门关上时发出的声响让依旧坐在座位上的宁遥一颤。
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她突然抓起勺子又吃了几大口粥。
她也不想浪费穆昱云给她做的食物,或许这是最后一次吃了。
可是……
她又试着想要再吃几口,最后还是无力的将勺子放下。
*
穆昱云坐在电脑桌前,后仰靠在椅背上,手背搭在眼睛上。
透过指缝看着灯光,外面的雨滴在窗户上,声音又杂又乱,就像是他此刻的心。
刚才,宁遥穿着他的衬衫靠在门口,一瞬间就好像她这几年从来没有离开过。
穆昱云扯了扯嘴角,嘲讽一笑,有些泄气。
他到底在做什么。
胃部涌起的灼烧感让穆昱云轻轻蹙眉,他随手拉开一旁的抽屉,用右手拿出一个药瓶。
下一秒,药瓶在手中滑落。
穆昱云怔了一下,揉了揉手腕,换成左手将药瓶捡了起来。
书房的门轻轻掩着,突然想起敲门声,抬头便看到宁遥倚在门口。
穆昱云绷着一张脸,就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
宁遥却笑了出来,他的这幅样子就像是小孩子闹别扭似的。
“还生气呢?”她与故意挑逗他时***的笑不同,眉眼弯弯,笑得甜甜的,“好嘛,是我错啦~”
然而她却发现这样认错反而让穆昱云乌黑的双眸更加深沉,下颌紧绷。
开口时穆昱云的声音带着干涩:“到底什么事?”
宁遥抬腿走向他,站到他的书桌前,四处瞄着:“借我一下充电器,再不开机我的经纪人恐怕就要急疯了。”
话音未落,顿了一下,她注意到放在桌角处的戒指。
是穆昱云每天都戴在手上,没事还要仿佛摩挲的戒指。
那个所有网友都关心的戒指。
宁遥死死的盯着这个戒指,趁穆昱云起身给她拿充电器的时候,她偷偷伸手想要碰一下。
耳边突然想起一声低喝声。
“别动!”
宁遥被他吓了一跳,连忙缩回手。
回头便看到穆昱云站在她身后,脸色无比阴沉,不管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现在重逢,穆昱云都没有对她这样黑脸。
委屈不受控的涌上心头。
宁遥想要骄傲的扭头,说:“女朋友送的吗?这么宝贝。“
“不让看就算了,小气。”
然而说出来的话却带着细小的颤抖。
穆昱云全身都紧绷着,把充电地递给她,声音又冷又硬:“给你。”
“客房随便你选,今天现在这里住一晚,明天送你回去。”
宁遥背对着他,黑发遮挡住半边脸颊,也挡住她微红的眼圈。
“好,谢谢你。”
宁遥离开后,书房中的穆昱云看着桌面上的戒指,身体微微颤抖。
他拿起那枚戒指,紧紧的攥在手心中,***到指尖泛白,手背青筋凸起。
她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其实这是一对情侣对戒。
这对戒指是宁遥拉着他逛街时看到的,她抱着他的手臂,笑得明媚。
“我们两周年纪念日的时候,你买这个送给我好不好?”
那个时候只要是宁遥的要求,他一定会尽全力满足。
三年前的他没钱,四处拼命的打工,攒了两个月的钱才买下一对戒指。
买下戒指那天正是喻城的初雪,温度很低,雪花飘落在他身上,但是他不觉得冷。
怀里的戒指盒让他的心里暖乎乎的。
一想到一会儿宁遥看到这对戒指时,一定会露出惊讶又漂亮的笑容,然后扑进他的怀里,一下一下的亲着他。
想到这里,穆昱云只觉得这两个的辛苦都值了。
他推开家门,却发现家里漆黑一片。
“遥遥?”
穆昱云找遍了整个家,却依旧没有找到宁遥的身影。
他的心里渐渐冷了下来,怀里的戒指盒硌得他心里发疼,一种不好的预感席卷全身。
最后,他在桌子上找到那封信。
【我们分手吧。两年时间我已经玩够了,你太古板无趣了,还穷,我去哪都要照顾你的心情,一点意思都没有。父亲已经安排我出国了,不要来找我,也不要再联系我。这个房子给你了,就当做这两年在一起的报酬。】
报酬?
穆昱云如坠冰窟,宁遥把他当成什么了?
一瞬间,许多念头出现在穆昱云的脑海中,最后汇成一个。
宁遥不要他了。
后来他一直把戒指戴在手上,就是为了提醒自己。
他有多恨她。
穆昱云低头看着这枚已经被他摩挲的变得光滑的戒指。
仿佛在告诉他。
今天所有的柔软和期待都像是一个笑话。

宁遥穆昱云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无人似你全集版大结局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全文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