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柔情似水

诗毅闻樾全文阅读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无删减全文全章节下载

诗毅闻樾 热门小说 2020-09-01 10:03:16
  • 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合集版免费阅读-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诗毅闻樾)

欢迎阅读最新威影热门小说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全文,故事主角是诗毅闻樾小说的情节感人,《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跟我们娓娓道来了诗毅闻樾之间的有趣经历:我问他能不能在1的前面加个8,平时比我妈还唠叨的他二话不说就执起钢笔打了个蛇饼,从此我拥有了人生第一桶金。回到教室后,我立刻把他儿子同学录祝福寄语上面的ldq...

诗毅闻樾小说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公开章节选读:

对诗毅来说,闻樾有孩子这件事,震惊是震惊,但更多的是羞愧。
她自问不是一个什么三观超正、道德高尚的女人,这些年为了生存为了脱离诗家,她已经做了很多挑战道德底线的事情了。
不过一想起闻樾那素未谋面的妻子,还有那个光看背影就无比可爱的小女孩,她还是心生内疚。
不过这种内疚也就持续到睡觉前。
正所谓不知者不罪,她本来不知情的,说起来她也可归为受害者一类。真说要受到道德谴责,那也是闻樾这个明知故犯的知情者。
只要这么一想,诗毅一身轻松躺在大床上,很快就***梦乡了。
反观闻樾就没那么轻松了,小公主卡卡被哥哥冤枉,委屈得不得了,一路从私房菜馆回到家里,她还是一脸气鼓鼓的样子,一进门就钻进自己的卧室里。
闻樾当然知道小家伙还在生气,但他没打算一直哄着她。虽然她不是有意而为之,但到底是闹了一个大误会出来,让他有些心塞。
不过,今天闻虎山跟章悦冰今天去禅市参加老同学儿子的婚礼,考虑到路途遥远就没带卡卡去,把她交给他照顾。他不能不理她,就吩咐***帮她洗澡照顾她睡觉,然后回了自己的卧室。
***领命,兢兢业业地去照顾闻家这个谁都得让着的小公主。
要说卡卡为什么这么得宠,还是因为她是闻虎山跟章悦冰在国家放宽二胎之后生的小女儿。
其实,按照闻虎山的经济地位,别说生个二胎,三胎、四胎都没有问题。
但一日为师终生为师的闻虎山轴得很,作为带头践行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教师,他愣是等到国家说可以生的时候才追了一个女儿。
这种变态的原则性真跟他当班主任的时候一模一样。
闻虎山再次当爹的年纪已经是可以当爷爷的年纪了,所以他对卡卡就是“隔代亲”般的慈父,哪有半点当年整天对闻樾绷着脸的严父模样。
婚礼结束的时候已经不早,章悦冰本打算在禅市住一晚上再回家,但闻虎山想女儿想得紧,愣是在晚上十一点赶到家。
他一回到家,第一时间打发章悦冰去洗澡,然后自己去看女儿。
想着她已经睡觉,他轻手轻脚、大气都不敢出地去推卡卡卧室的门,这“严谨”的态度,简直比他当年在教室后门***学生自习的时候更甚。
“卡卡,你怎么还没睡觉呀?”闻虎山看到卡卡拿着自己的早教机在听唐诗。
卡卡一看见闻虎山,犹如找到了组织一般,立刻冲过去抱住他,然后声具泪下地把闻樾今晚的恶行告诉了闻虎山。
闻虎山一听说儿子欺负女儿,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来就去闻樾的卧室找他算账。
“闻樾,你都多大的人了,竟然欺负妹妹?”闻虎山来到闻樾的卧室,插着腰,怒气冲冲地教训闻樾。
闻樾看着闻虎山几十年不变教训学生的幼稚模样,他其实很想笑,但顾及他喜欢端架子,他生生忍住,淡淡地说:“我已经跟她道歉了。”
“……你跟她道歉了但她不接受,你应该好好哄哄她。”闻虎山受不了女儿委屈,命令道,“你现在过去给她讲睡前故事,讲到她开心为止。”
说完,不给闻樾拒绝的机会,闻虎山冷哼一声,转身就回自己的卧室找老婆去了。
卡卡出生的时候闻樾还在国外读大学,一年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多的是父母带着她去找他。
即使是这样,他跟卡卡的感情也不似其他兄妹那么深厚,加上两人有20年的年龄差,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女儿般”的妹妹相处。
也正因为这样,闻虎山跟章悦冰为了给他们兄妹培养感情,自从他从回国,有事没事都把卡卡塞给他带。
当然,两人在奔五的年纪还能生下卡卡,本身感情就很好。闻虎山宠女儿归宠女儿,但老婆在他心目中永远都是第一位,他更喜欢跟老婆独处。
闻樾叹了声气,站起身去卡卡的卧室。小公主生气他无所谓,但他最怕听闻虎山唠叨,太烦人了。
他来到卡卡卧室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他等了几秒钟就直接推门***。
他***的时候,卡卡就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傲娇地别过脸去,继续捣鼓自己手中的早教机。
闻樾在她旁边坐下,看着她对着早教机一顿乱戳。
好半天,他一句话都没说,卡卡终于忍不住了,嘴巴翘得老高,问:“哥哥,你到底是不是来哄我的?”
“我不是在哄你了吗?”闻樾理所当然地说。
他坐在这里,已经表明他的态度了。
“……”卡卡阵亡,不想再跟闻樾说话,直接打开自己的早教机听古诗词。
“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一段柔美轻缓的唱词从早教机里面放出来,闻樾愣住了,问:“卡卡,这首歌是谁唱的?”
卡卡对哥哥这个问题有些惊讶,但还是回答道:“是我们国粹馆的总馆长唱的,只有我们国粹馆的小朋友才可以听哦。”说到后面,卡卡语气难掩骄傲。
“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等再一首古诗被唱完,闻樾对卡卡说:“你今天不是让我陪你去参加周末国粹馆的活动吗?我去。”
话题转移太快,卡卡半天才反应过来,一双大眼睛写满了惊喜,问:“真的吗?哥哥。”
不等闻樾回答,卡卡已经开心得跳起来,伸手搂住他,“吧嗒”一下亲了他的脸颊一下,说:“谢谢哥哥,你这是在哄我吗?”
“……嗯。”她认为是,那就是吧。
当闻虎山站在卧室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女儿眉眼弯弯地亲儿子的脸。
这么快就哄好了?他有些不敢相信。
卡卡瞧见闻虎山,兴奋地站起来朝他喊:“爸爸,哥哥说周末陪我去参加国粹馆的活动。”
闻虎山一听,脸马上耷拉下来,语气幽怨地问卡卡,“不是说这周的活动让我陪你去参加的吗?”
卡卡是去年年中加入小区对面的国粹馆,作为数学老师的闻虎山国学底子太差,被她嫌弃,每次有亲子活动都是章悦冰跟她一起去。好不容易说服她这次让自己参加,没想到半路就给鸽了。
“爸爸,难得哥哥愿意陪我,你等到下次再陪我去吧。”卡卡自知理亏,朝闻虎山撒娇道。
闻虎山接受不了女儿为了儿子而放弃自己,痛心地问:“卡卡,你是不是嫌弃爸爸了?”
“……”卡卡还小,不会撒谎,站着没吭声,等于默认。
闻虎山的心堵得透不过气,不死心地说:“爸爸最近在很努力的背唐诗古文,周日一定不会让你丢脸的。”
“爸爸,我没有……嫌弃你不懂唐诗古文。”卡卡小声哔哔道。
“那你……嫌弃爸爸什么?”
卡卡看了闻虎山一眼,垂下头,怯怯道:“我嫌你……老。”
“……”
章悦冰瞧见丈夫黑着脸回来,把面膜撕了下来,问:“怎么了?闻樾没去哄卡卡?”
闻虎山冷哼一声,道:“哪里没有?他把卡卡哄得团团转,这周末都不让我去国粹馆的活动,换他去了。”
章悦冰忍不住笑出声,拍着闻虎山的肩膀说:“你还担心咱儿子不会哄女人找不到女朋友?他连卡卡这个刁蛮公主都能哄好,还有什么女人是他搞不掂的?”
“呵……既然他那么厉害,怎么25了都还没有女朋友?”闻虎山不屑道。
章悦冰:“你说……他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女孩啊?”
这个“女孩”指的是谁,两夫妻心照不宣。
“那样见钱眼开的女孩,有什么好惦记的?”闻虎山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心情更糟糕了。他索性什么都不想,搂着章悦冰去睡觉,“老婆,你今晚要补偿我。”
“为什么?又不是我让你生气了。”
“不是你,但是你生的儿子跟女儿。”
“……”
一眨眼就到了周末,今天要穿国粹馆的馆服,卡卡很兴奋,一早起来换上馆服,然后让章悦冰给她化妆。
小女孩穿着仙气十足的汉服,头戴流苏头饰,可爱又漂亮。
卡卡对镜子中的自己满意极了,等章悦冰给她戴上最后一个头饰之后,她就迫不及待地跑去找闻樾。
“哥哥,我漂亮吗?”卡卡说完之后,给闻樾行了一个万福礼。
闻樾看着眼前的小不点,轻轻地“嗯”了一声。
卡卡知道哥哥这声“嗯”就是肯定的意思,心满意足地拉上他的手,一起出门了。
国粹馆就在小区对面,两兄妹一起步行过去。
其实今天天气有些热,但卡卡为了让自己的美貌让更多人看见,这点热就不算什么了。
他们来的还算早,等到了国粹馆,还能挑了个第三排坐下。
卡卡今天很兴奋,在活动正式开始之前,一直跟老师还有小伙伴介绍自己的哥哥,脸上的自豪溢于言表。
九点半一到,活动正式开始。
主持人在台上致开场白,最后才说:“现在有请我们国粹馆的总馆长诗馆长。”
话音刚落,舞台一侧的门口就出现了一抹倩影。
诗毅身穿一身浅绿色齐胸襦裙,薄纱上面绣着绿白相间的花朵,清新淡雅,复古大袖里面的白皙手臂若隐若现。
她肌肤胜雪,一双眸子似是含着一汪清泉,脸上带着恬淡的笑容。
她缓缓地走向讲台,每走一步,层层叠叠的***摇曳,仙气十足,犹如仙女下凡。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诗毅身上。
“哥哥,我们诗馆长是不是很美呀?”饶是对自己美貌信心十足的卡卡都忍不住赞叹道。
“是。”闻樾声音坚定又清晰地回答。
“……”卡卡没想到还能从哥哥口中听到一个“是”字,她忍不住又问:“哥哥,你觉得诗馆长漂亮还是我漂亮?”
“诗馆长。”
坚定又清晰的回答再度响起。

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全文阅读

卡卡圆溜溜的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地盯着闻樾,转瞬扁着嘴巴说:“哥哥,你就不能哄哄我吗?”
“不能。”闻樾毫不犹豫地说。
“为什么?”卡卡不甘心,声音提了两个度,眼看着小公主脾气又要上来了。
“这是原则性问题。”闻樾象征性地摸了摸她的发顶顺毛,说:“抢答准备开始了,等会馆长一念完前半句,你尽管举手,我都会答得出来。”
“真的吗?”卡卡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满脸期待地问:“我是不是能得到今天的大奖了?”
“当然。”
卡卡不知道自己哥哥为什么这么肯定,不过她知道哥哥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所以她相信他。
自己美貌被否定的事情也顾不上计较了,她安静下来,等待比赛开始。
诗毅悠然走到讲台面前,转过身微笑着朝台下看去。
视线略过台下乌泱泱的一片一高一低的脑袋,视线经过第三排中位置的时候,她顿了一下。
什么狗屎缘分,她最近运气是不是有些背?闻樾的女儿竟然是国粹馆的学员?
她昨天只瞧见小女孩的背影,现在看到正脸,果然跟闻樾长得有几分相像。
就在她收回视线的那一刹那,闻樾突然抬头,两人的眸光在空中交汇。
诗毅心里虽然打着鼓,但脸上若无其事。闻樾眸色波澜不惊,怡然自得地跟她对视。
两人的表情一个赛一个地平静。
诗毅从容收回视线,对着麦克风缓缓开口,“欢迎各位小朋友跟家长今天抽空来参加国粹馆一月一度的诗词大赛。在比赛正式开始之前,我先跟大家说明一下比赛的规则。”
比赛规则其实很简单,就是总馆长在台上念出某首诗词的前部分,然后台下的小朋友或者家长举手抢答,答对者可得一张十元的会员年费抵金券,将来续年费的时候即可使用,不限张数。同时,比赛累积得到抵金券最多的一对亲子,可得到一份礼物,一般是国学类书籍。
另外,为了增加比赛的互动性,答对的亲子可以给总馆长出题,由他们念出某首诗词的其中一句,然后由总馆长接下面一句。如果总馆长回答不出来,这对亲子可得一张二十元的抵金券。
当然,后面那一条等于形同虚设,因为从来都没有诗毅接不下来的。
“大家都清楚了吗?”诗毅笑着问。
“清楚了。”台下齐声回答。
“那我们现在开始咯,大家听好了。”诗毅说完,顿了一下才开始念:“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比赛的诗词都是由浅入深的,第一道题很简单,卡卡不用哥哥自己也会,奈何她会的同时别人也会,可她举手的速度比不上别人。
看着第一次答题机会就这样没了,卡卡懊恼得整张小脸揪着。
闻樾没想到这小家伙好胜心这么强,抬手拍了拍她的背,低着头劝慰道:“没关系,后面还有很多机会。你放心,哥哥会让你赢的。”
诗毅视线不经意落在他们身上,从她的角度看去,闻樾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她心里不禁吐槽,都已经背叛自己的老婆孩子了,还装模作样干什么?
闻樾蓦地抬头,诗毅立刻把目光移到答题的小朋友身上。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小男孩怯生生地回答道。
话音刚落,诗毅问:“大家说这位同学答对了吗?”
“答对了。”清脆的声音整齐划一地说。
“是的,这位同学答对了。”诗毅笑着说:“现在有请小蒙老师发奖券,趁着这个空档,我给大家讲一讲这首唐诗的故事吧。”
“《春夜喜雨》是唐诗名篇之一,是杜甫上元二年(761年)在成都草堂居住时所作。这首诗运用拟人手法,以极大的喜悦之情细致地描绘了春雨的特点和成都夜雨的景象,热情地讴歌了来得及时、滋润万物的春雨……”
诗毅讲课的时候,台下的听众都聚精会神的。其实不是她讲课的内容有多有趣,而是她的声音太好听了,声线柔美但不会一味柔,而是有韧性有弹性,能刚能柔,有虚有实,色彩丰富、变化自如让人忍不住跟着她的节奏走。
这也是国粹馆已经发展到50家分馆了,她还需要亲自上阵主持亲子活动,一来她是国粹馆的招牌,而培养一个这样出色的“讲师”替代她需要时间。
闻樾在台下静静地听着,耳边却萦绕着那晚她伏在自己背上,明明只是浅吟低唱,落在他耳里却销魂地在要他的命。
在《春夜喜雨》后,诗毅又出了《山村咏怀》、《画》、《寻隐者不遇》等诗词,随着难度越来越高,举手的人越来越少,直至她念“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后,只有第三排中间那位小女孩举手了。
诗毅的眸光被迫落在小女孩身上,她尽量忽视她的爸爸,还是一贯地从容大方,“这位同学,请你回答。”
“……”卡卡压根没听过这首诗,她怎么可能会回答,不过她半点窘迫都没有,伸手指着自己身边的男人,脆生生地说:“馆长,我哥哥来回答。”
哥哥?
诗毅对这声“哥哥”的震惊程度绝不亚于几天前听到“爸爸”时内心的波动。她瞳孔微缩,但很快敛了起来,声线不变地继续道:“那就请你的……哥哥来回答。”
此时此刻,即使她再不愿意,目光还是被迫降落在闻樾的脸上。
闻樾抬起头,神色淡然地跟她对视了一眼,然后缓缓站起身来,念道:“这首诗是出自于唐代诗人罗隐的《蜂》,它的后半句是‘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他说话圆润集中,朴实明朗又清晰流畅,不等诗毅发话,听众们就自发响起了掌声。
卡卡高兴地站起来抱住闻樾,闻樾按着她的脑袋瓜示意她冷静一点。
诗毅在讲台上看见这一幕,都迷惑了。这两人到底是在演父慈女孝还是兄妹情深呀?
等掌声落下,诗毅摆出官方赏识的表情赞扬道:“这位家长不仅仅能够答出后半句,还能把诗的名字、作者记得一清二楚,果然是经纶满腹,值得大家学习。”
“馆长谬赞了,你学问渊博,才是大家的榜样。”闻樾这才抬头看向诗毅。
诗毅迎上他的目光,明明面无表情,她却无端从他“学问渊博”四个字里读出他在讽刺自己上次说的“才疏学浅。”
两人你来我往地恭维,诗毅对他的“学问渊博”不好继续谦虚。她笑笑没接话,他又说:“请问现在是不是轮到我出题,馆长接题了?”
“……”这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活跃分子,诗毅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隔着不远的距离,她好像看到他的眸子里闪过狡黠。等她想看清楚的时候,他的眼眸又恢复一贯的清冷。
“当然。”诗毅心里忐忑,但脸上淡然笑道。
“那在馆长面前献丑了。”闻樾说完,慢悠悠地念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短短的十个字刚落,诗毅心里警钟大响,暗叫不好。
果然,这人今天是不怀好意来的。
这首是北宋李之仪《卜算子》里面的诗句,她当然知道下半句是什么。只是这种带着情情爱爱的诗词在小孩子面前念,真的好吗?即使他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诗毅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接下去,可她作为国粹馆的生招牌,如果这么简单的宋词都接不下去,那不等于拆自己招牌赶客吗?
她心里气得咬牙切齿,但也只能面不改色地念道:“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刚念完,诗毅就看到有些家长在捂着嘴笑了,眼神也似是在她跟闻樾之间暧昧来回。
偏偏闻樾还不自知,恭维了她一句“馆长才高八斗,佩服佩服”,然后施施然地坐下。
“……谢谢你了!”诗毅心里在呵呵哒……现在他每捧自己一句,落在她耳里都是讽刺。
按照规则,卡卡得到了三张抵金券,这是她第一次得到“奖品”,她乐得不行,接下来更积极举手了。
然后……诗毅被“整”得更惨了。
闻樾:“频移带眼,空只恁、厌厌瘦。”
诗毅:“不见又相思,见了还依旧。”
闻樾:“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诗毅:“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闻樾:“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诗毅:“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接到最后,诗毅已经产生一种错觉,自己成了对闻樾爱而不得的深闺怨女,她都看到不少家长在交头接耳偷笑。
即使是这样,她淡若如兰的气质还是捏得死死的。
当然,她能装,有人比她更装,对比赛那个全程投入,她这个馆长都要感激涕零了。
好不容易熬到接诗词活动结束,诗毅立刻把场子交给主持人。
其实后续最主要是针对年费即将到期的学员,劝说他们的家长续费,这也是每月举行一次亲子活动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让诗毅显摆一下自己的学识,留住更多的学员。
今天谁负责游说哪一对亲子,昨天已经安排好。这种事情轮不到诗毅,她走下讲台就像从侧门上去二楼办公室。
“诗馆长。”她的脚刚踏入侧门,身后就传来一声稚嫩的童声,她扭过头一看,只见闻樾的妹妹正蹬着小腿朝她跑来。
至于闻樾,则不急不缓地跟着。
“有事吗?”等小女孩在自己跟前停下来,诗毅才温和地问。
卡卡仰着脑袋看着诗毅,露出天使一般的笑容,“诗馆长,我是卡卡……哦,不对,我是闻雯,我想交学费。”
有钱送上门,诗毅不可能不要,但想起刚刚被扣了一顶“深闺怨女”的帽子,她眸子里的狡黠一闪而过,而后嫣然一笑,“好的,卡卡,你去叫你爸爸过来交费吧。”
“爸爸”两个字她咬了重音,闻樾从容不迫的脚步顿了一下。

小说资源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本站给友友们准备的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威影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