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连载

和反派联姻后下载全章节在线资源(林泉乾顾小说)

小说导读 精彩连载 2020-03-23 16:30:26
  • 和反派联姻后合集版免费阅读-和反派联姻后(林泉乾顾)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和反派联姻后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林泉乾顾的小说内容分享完本免费大结局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和反派联姻后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林泉乾顾小说又名《和反派联姻后》,《和反派联姻后》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泉乾顾之间的精彩故事:林泉穿到一本修罗场小说,一边是睡觉会睡死的家族遗传,一边是六个哥哥,七个竹马,八个情敌,九个反派抢家产。于是,林泉决定抱紧最凶的反派,联个姻,回个血,保命大吉。...

林泉乾顾小说和反派联姻后全文免费阅读:

林泉一觉睡醒,他光荣收获周其然的超级鄙视一篓筐。林泉被周其然看得一头雾水,他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果断的求助系统。
林泉:小统统,我睡觉期间,又惹到了周其然?
系统:不是惹到了周其然,而是另外的事。我相信你应该不太想要看到这一段剧情回溯。
当林泉得知事情的经过,他默默捂脸,丢人丢大了,他在乾顾面前的表现蠢到了极点。
他以为自己做梦梦到乾顾,谁知道是乾顾当真找上门。他抱着乾顾又蹭又笑的画面,简直不能直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林泉没有泄露他和系统的秘密,否则,林泉觉得自己不用活了。
林泉拽着系统痛哭,关键时刻,系统居然不叫醒他。对此,系统深感无奈,系统叫了林泉几百遍,压根叫不醒犯蠢的林泉,系统同样无能为力。
一想到自己迷迷糊糊的蠢样,林泉脸上火辣辣的。围观群众周其然都恨不得装作不认识林泉,林泉实在没有勇气询问,当事人乾顾那时是怎样的心情。
林泉两行血泪:“完了,完了,我要被乾家退婚了。”
而周其然的评价是:“乾顾肯定被你的傻病传染了,他居然没嫌弃你。”
乾顾不仅没有憋清和林泉的关系,他离开前,他还拜托周其然照顾林泉。乾家近期的事太多,乾顾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林泉只能继续留在周其然家中。
周其然随手指了指屋里的衣服鞋子:“他给你的。你有了未婚夫就安心的过日子,别再一天到晚的瞎折腾。”
说完,周其然略微一顿,他黑着脸丢了句:“爱听不听,你把自己折腾死了也和我没关系。”
林泉笑着凑到周其然跟前:“还在生气?我认真的想了很久,觉得你以前那些话说得有道理。傅云腾不是适合的恋爱对象,我不会再傻乎乎的为他付出。”
周其然甩给林泉一个白眼,居然想了这么多年才想明白?林泉的脑袋到底被门夹了多少次,简单明了的道理一直看不懂。好在,林泉的醒悟总归是好事一件,即使耗费的时间长了一些。
周其然的语气稍有松动:“乾顾甩傅云腾无数条街,和乾顾结婚,你小子绝对是捡到宝了,好好珍惜吧。”
“对了,你大哥满世界哭天喊地的找你,你当真不联系他?”周其然问道,“乾顾似乎没有把你在这儿的事情告诉别人。”
这个别人就包括林泉的大哥,林天业。
每次提起林泉的傻大哥,林泉就十分苦恼。关于是否联系大哥的这事,系统给林泉的回复全是大凶,系统的答案显而易见,林泉不能联系林天业。
有时候,林泉忍不住怀疑,他此次大凶剧情的关键是不是林天业。林泉借助乾顾抵挡四面八方的危机,他躲在乾顾家里足以隔开大部分的人,除了他的大哥林天业。
林天业对林泉运势的作用,是直接影响,还是间接影响 ,系统不说,林泉也猜不透。
“问你呢,怎么不说话?”周其然随手拍了下林泉的肩膀,“反应总是慢几拍,你要不要到医院做一次详细的检查?”
林泉笑得无奈:“我哪有慢几拍?我正在考虑事情。过阵子,等我的身体好些,再联系大哥,免得他担心。”
周其然盯着林泉左右看了看,他眉毛一挑:“神神秘秘的,说一半留一半,你以为我会问你发生了什么事,你和你大哥是不是有矛盾?这些事与我无关好不好,我懒得过问。”
林泉一头黑线,周其然问得清楚明白,还一副我就是不问你的表情。这人很直接,也很让人安心,林泉琢磨了一下用词:“大哥他对我很好,不过有些事,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他。”
关于林天业的话题到此结束。接下来的日子,林泉多了一些事可做,比如找乾顾聊天。
林泉白天通常不联系乾顾,免得打扰对方的工作,他总是晚上给乾顾发语音,絮絮叨叨当天的无聊生活。他的生活日常格外单调,看看电视,上上网,听周其然闲聊外面的大凡小事。
林泉拍了小灰狗布偶的照片给乾顾,厚着脸皮的求表扬,说他在大火中保护小灰狗多么的不容易。
尽管狗尾巴不小心被火焰燎黑了,他仍然坚信他送给乾顾的小布偶最好看,诚意满满的礼物就是最棒的礼物。
可惜,林泉发的照片毫无回应。乾顾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林泉有一种他是不是发错了人的幻觉。
林泉又拍了视频,他和小灰狗一同入镜,再次发给乾顾求表扬。结果和之前一样,林泉没有收到任何的回音,他不得不检查了号码无数次,确定对面的是乾顾,而不是其他人。
某一天,周其然疲惫万分的归来,他一进家门就无力的倒在沙发躺尸。林泉好奇地探过身:“怎么了,今天有大事发生?快说说看。”
“大事个毛线,全是你惹下的一堆感情债。”周其然呲牙咧嘴,“我今天碰到季商,他在我耳边碎碎念叨你的名字,向我述说你的百般好,让我不要怨恨你、责怪你。你是没听见,那声音温柔得毛骨悚然,我差点被他逼疯。”
林泉后知后觉的记起,他周围的麻烦不少。他心虚的清了清嗓子:“他说他的,你不听就是,他又不会给你下毒。”
“下毒?他给你下毒还差不多。他到处打听你的消息,那架势我看到都有点怕。你落在他手里,肯定是关一辈子,不见天日。我以前都没发现,季商疯起来这么吓人。”周其然啧啧叹道。
林泉的嘴角抽了抽,竹马六号朝着彻底扭曲的道路一去不复返?凶险,太凶险,必须远离。林泉问:“你没告诉他,我在你家吧?”
“一个两个的都在发疯,我巴不得把你卖给季商换成钱。”周其然话题一转,“但后来,傅云腾来了,我围观季商和傅云腾互殴,那场面精彩纷呈,令人叹为观止,我把卖掉你的事给忘了。”
林泉心底“呵呵”两声,周其然也是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不久,林泉遇到一道艰难的坎儿。林天业焦心林泉的安危,他病倒了。林泉对于是否联系大哥,犹豫不决。
林泉:小统统,我的运势还是大凶?
系统:是的。
林泉:大凶依然指向大哥?不能妥善解决大哥的问题,我的运势一直维持大凶?大哥对我挺好的,他应该不会伤害我。
可是为什么,林泉迈不过去这段剧情?上一次,林泉不签字不给出土地,他就没事了。然而这次,大凶状态持续很久了,久到林泉心里不踏实。
周其然留意到林泉的状态低迷,他忍不住开口:“一脸苦相,说吧,是谁欠了你的钱不还?”
“其然,你觉得大哥对我怎么样?他对我好吗?”林泉问道。
“你哥对你好不好,你自己心里没数?”周其然慵懒地伸了伸胳膊,“你这是在怪他,你困在疗养院的时候,他没有救你出来?”
林泉叹了口气:“他当时也是被人骗了,不了解我的困境。”
周其然睨了林泉一眼:“那你现在是在担心什么?他仍然被人骗,始终看不清你的困境?”
林泉垂下眼帘,他没再说话。
又过了两天,林泉难得的收到乾顾发给他的一段视频,乾顾说:“不是好事,你考虑一下,要不要看。”
林泉没有立刻打开视频,他心里没来由的发慌。他知道,该来的总是回来,他躲也躲不过。
林泉深吸一口气,他点开了视频。他的表情从错愕迷茫到难以置信,最后是强烈的愤怒,不是来自林泉自身的情绪,是原主残留意识激起的滔天怒火。
视频主人翁是林泉的大哥,林天业正在和另一人说话,他显得很心急,仿佛在向对方解释什么。一会儿,林天业低下头,他竟是要亲吻对方,而对方冷着脸避开,不接受和林天业的亲密关系。
站在林天业对面的那人年轻帅气,浑身带着冷冽的气息,如同不可触碰的高岭之花,偏偏这朵花是一朵有剧毒的花。
这人是傅云腾,竹马七号傅云腾。
林泉:小统统,我心里好难受,是原主的情绪在影响我吗?我想要大声痛哭,想要发疯的大喊大叫。
系统:宿主,深呼吸,冷静下来。
系统:被原主的残余情绪左右,你容易迷失自我。
林泉:每次说起大哥和大凶剧情,小统统,你总是含糊其辞,是大哥追求竹马七号,会激起我的这些负面情绪?
林泉:他对亲弟弟好,对竹马七号也好,是亲情高于爱情,还是爱情高于亲情,他考虑过吗?还是他贪心的两样都想要?
林泉:小统统,你放心,我不会混淆自己是谁。我只是替林家小少爷不值,毕竟那是他信任的大哥,从小到大宠着他的大哥。
林泉抓着手机,他去了周其然那儿:“有没有隔音好的房间,借给我用一会儿。”
周其然瞅见林泉的脸色不对:“你的甜蜜电话煲,怎么聊成这幅鬼样子,你太蠢被乾顾甩了?”
林泉把手机递给周其然,示意他自己看。周其然点开视频,他瞬间睁大了眼睛,他摆摆手:“走吧,音乐室的隔音效果好。”
周其然在前面带路,他推开房门,自己没有再***。他对林泉说道:“发疯发狂随便你,东西任你砸,砸了以后记得赔我钱,不能赖账。”
林泉进屋后,周其然关上音乐室的门,他没有立刻离开。
他的后背抵着墙壁,他微微仰头望向半空,细长的丹凤眼眯了眯,透出无尽寒意。紧接着,他的拳头狠狠砸在身侧的墙壁,声音咬牙切齿:“傅云腾,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
音乐室内,林家小少爷的情绪瞬间淹没了林泉,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情绪起伏,难过得无法承受。他释放悲痛般的一通乱砸,撕心裂肺的大吼,发泄内心的痛苦。
直到林泉累得筋疲力尽,他躺在遍地狼藉的地板,他望着天花板的吊灯,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听,还是说给另一个林泉听:“难过了就哭,哭过了就振作,人生还要继续往前走,不能为了那些不值得的人停止不前。”

和反派联姻后全文阅读

我是他的未婚夫
林泉揉了揉额头的肿包,他尴尬地坐在沙发,看着他的某位前好友,周其然。
周其然丹凤眼一扬,冷哼道:“我还以为是谁呢,林家穷困潦倒到继承者爬墙做贼?林家要破产了吗?”
周其然和林家小少爷从小一起长大,这人嘴硬心软,典型的一边奚落林泉,一边为林泉两肋插刀。
他俩闹翻的主要原因是傅云腾。周其然不止一次的提醒林泉,傅云腾不是适合的恋爱对象。傅云腾对林泉不好,这样的人不能要。
某天,林泉和周其然吵得特别凶。
那时流言四起,说周其然喜欢傅云腾,故意阻扰林泉追求傅云腾。林泉气不过,他质问周其然为什么这么做,不许对方再靠近傅云腾半步。
周其然比林泉更生气,莫须有的事,林泉居然信别人不信他。
从那以后,林泉和周其然的关系恶化,两人渐行渐远。林泉病倒住院,周其然同样也发来嘲讽的祝贺,恭喜林泉手握林家大权。
林家小少爷和周其然闹翻,前好友的意思等同于打死不相往来。林泉见周其然妥妥的碰一鼻子灰,他原本有些打退堂鼓,却被系统劝住了。
系统:你知道,林家小少爷死后,是谁为他办的葬礼吗?
林泉:难道是这位说话不客气的前好友?
系统:是的,是他送走了林家小少爷,给了对方最后的体面。
林泉面向周其然露出笑容:“其然,好久不见。”
“林少爷,我和你不熟,不要叫得这么亲切。我周家家小业小,高攀不起。”周其然微微扬了扬下巴,甩给林泉一个“有事说事,没事滚蛋”的眼神。
“我来这儿是想问你,”林泉握紧自己空荡荡的口袋,他硬着头皮说道,“你能借我一点吃饭的钱吗?”
周其然:“……”
如此直话直说的借钱吃饭,周其然都有点跟不上林泉的节奏,剧情朝着奇怪的方向疯跳。
系统:这位宿主,你以前没有借过钱吗?
林泉:借钱不是这么说?难不成要先打感情牌做铺垫?我怕我暗示的不到位,他不能理解我的意思。
系统:好吧,你高兴就好。
下一秒,周其然猛地一拍桌子:“林泉,你是不是闲得发慌,故意来这儿消遣我?林家倒闭了?堂堂的林家继承人,你又是爬院墙又没钱吃饭?”
周其然“突突突”的一阵炮轰后,他利索的赶人:“林少爷,请你离开,我没心情陪你吵架。”
林泉:小统统,他不借钱给我?
系统:你觉得他应该借钱给你吗?
林泉正在苦恼如何解释,周其然自顾自的走向露天阳台,边走边接通电话。
电话另一端传来欢乐的女声:“哥,告诉你一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
“什么事?”周其然懒洋洋地问。
“哈哈哈哈,哥,你知道吗,林泉他又出事了,”对方开怀大笑,“他在火灾现场失踪了,你说他是不是死了?不识好人心的家伙,你帮他,他还打压我们周家,这种混蛋死了最好……”
“那些事不是他做的。”周其然打断对方的话。以他了解的林泉,做不出那么心狠手辣的打击报复。林泉就是傻,被人利用却看不清,叫不醒。
周其然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说火灾现场失踪,是怎么回事?”
生病的林家小少爷,困在疗养院的林泉,他前脚刚踏出疗养院,后脚又出了事。
眼下,林家气势汹汹的向乾家要人,指责乾家藏起他们的家族继承人,不安好心。
乾家则是甩了林家一脸的资料,证明林家不仅偷偷摸摸的尾随林泉,更是收买乾家的保镖,故意在林泉喝的水里下了药。林家掳走林泉,又贼喊捉贼,居心叵测。
真实的情况是怎样,不得而已,迄今为止没人知道林泉在哪儿,只在火灾现场发现林泉的手机。手机好运的没有被烧毁,但是,从手机掉落的位置分析,林泉走的路线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有人怀疑林泉被人掳走,导致逃离的方向不同。另外一个说法是林泉遇到大火,他慌了神的到处乱跑,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猜测五花八门,许多人在找林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林泉的大哥心急火燎的赶回来,四处寻找失踪的弟弟。
林泉在客厅坐了会儿,他后知后觉的感到屋里很暖和。现在的天气不算太冷,但电玩城里人多,有些闷,林泉脱掉外套放在旁边的板凳。火灾发生得突然,林泉拔腿就跑,把他的外套忘得一干二净。
他头发乱糟糟的,单薄的衣服有烟熏的痕迹。他绕来绕去的跑了一路,身体状态本就不好,如今又累又饿,他虚弱得更加真实。
林泉见周其然接了电话回来,他立马切换到可怜巴巴的表情。他刚要说话,他的肚子却先替他开了口,他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周其然:“……”
林泉:“……”
很形象很逼真,他无需演技就能表演到位,超可怜的存在感不容忽视。
林泉问:“其然,你这儿有吃的吗?”
周其然瞪了林泉一眼,他的手握紧又慢慢松开,细长的眸子闪过一抹不明显的情绪:“呵,林家继承人,林家小少爷,混成这副模样,真丢人。”
他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恶狠狠地丢下一句:“在这儿等着,不准乱跑。”
周其然气呼呼地走进厨房,不一会儿,厨房飘出食物的香味。
周其然本身不具备多少厨艺,他这个时候叫其他人过来也不适合,他干脆用冰箱里的肉丝和菜叶再加上面条,煮了一大锅。美其名曰,他饿了,他是给自己煮的。
只不过,周其然只吃了一小碗,大部分食物都进了林泉的肚子。
林泉狼吞虎咽的大吃特吃,周其然张了张嘴,他话到嘴边最终化作一声冷哼。
林泉汤足饭饱,他顿感浑身暖洋洋,他暗暗思考怎么在这儿蹭吃再蹭住,就见周其然抽出一叠现金甩在桌上:“饭也吃了,拿着钱滚蛋,我不想看见你。”
林泉坐直身体,他解释的话正要出口,他忽然一阵眩晕,无力地往后仰倒。他耳边传来周其然的怒吼:“林泉,你这个家伙,你够了啊。你敢装病,信不信我撕了你。”
“醒醒,你再不说话,我丢你回林家,关你在疗养院,关到你死也出不来。”
“喂,林泉,你有没有事,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林泉……”
林泉回答不了周其然的问题,他的意识向着黑暗深处坠落,他不知道自己会掉到怎样的深渊,他不懂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他听到清晰的叫喊:宿主,坚持住,不要放弃。走出来,一定要走出来。
林泉尽力不让自己的意识坠入黑暗,他顺着那道提醒的声音,他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好一会儿,他费力地睁开眼,他见到了身旁一脸焦虑的周其然:“其然……我哪儿也不去……帮帮我……”
林泉疲惫地合上双眼,周其然小心的探了探林泉的呼吸,呼吸平稳,心跳速度在正常范围,还是活着的林泉。
周其然烦恼地抓了抓头发:“你倒是会选地方躲。”
他和林泉的关系恶劣,躲在他家不容易被发现。而且,他家附近这两天在线路检修,正好关闭了监控,没想到就来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周其然捡起落在沙发旁的小灰狗布偶,他掸了掸灰,林泉进屋一直拿着这只布偶。
他看了两眼,满是嫌弃:“长得真蠢,像你。”
之后几天,林泉偶尔清醒,大部分时间处于迷糊状态。周其然没让其他人进屋,一切琐事全是他亲力亲为。
林泉不论清醒还是迷糊,他始终抱着他的毛绒小灰狗,喃喃道:“我的几百个游戏币……送给乾顾的礼物……不能弄丢了……”
有时,周其然特别想给林泉的脑袋一拳,彻底打醒林泉。林泉的感情问题一如既往的乱七八糟,上一刻追着傅云腾不放,下一刻又给乾顾送礼物。林泉不见了,林家找乾家要人,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
林泉的精神状况一天天的好转,他清醒的时间逐渐增多,病症逐步减轻。周其然以为这事总算平稳度过,一位访客出人意料的到来。
周其然面无表情的盯着门外的乾顾:“有事?”
“林泉在你这儿?”乾顾问。
周其然摇头:“不在。他打压我周家的账,我还没和他算,他要是落在我手里,我要他生不如死。”
乾顾听到周其然的回答,他反而像是得到了答案,语气肯定:“他在你这儿。”
周其然依旧摇头:“说了不在就不在,乾少爷,你请回吧。”
双方的僵持,以周其然的落败告终,乾顾抛出杀手锏:“我是他的未婚夫,我需要确定他是否安全。”
周其然一口气没提上来,他差点呛到。他不相信乾顾会乱说这些事,可乾顾是林泉的未婚夫,太出乎他的意料,对外没有放出丁点儿的风声。这也是为什么,林家找乾家要人时,围观群众全是一脸懵逼。
此前,有人讨论傅家频频向乾家示好,乾傅两家是不是要联姻,谁知道联姻的竟是乾家和林家。
乾顾走进卧室时,林泉抱着他要送给乾顾的礼物,一只小布偶狗,半睡半醒。
他呆滞地望着床边的乾顾,愣了好几秒,忽然他扬起笑容,他一把抱住乾顾,在乾顾的怀里蹭了蹭:“抱抱,回血。”
周其然比乾顾慢一步进屋,他正要问乾顾接下来的打算,是不是要带走林泉,他冷不丁撞见林泉抱着乾顾傻笑的一幕。
周其然:“……”
眼要瞎,林泉这家伙睡醒了吗?
据说,乾顾不亲近其他人,貌似不是这样?

本站点评

和反派联姻后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资源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资源,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

点击免费阅读和反派联姻后全部章节!

林泉乾顾小说仅代表和反派联姻后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