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连载

陈睿泽乔希全文阅读软软惹人爱分享在线全集完本

陈睿泽乔希 热门小说 2020-06-13 09:18:05
  • 软软惹人爱合集版免费阅读-软软惹人爱(陈睿泽乔希)完本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软软惹人爱全文免费阅读

    2020热门小说陈睿泽乔希免费全文资源完本完整版专栏

    点击在线阅读>>

欢迎阅读最新御卡热门小说软软惹人爱全文,故事主角是陈睿泽乔希小说的情节感人,《软软惹人爱》跟我们娓娓道来了陈睿泽乔希之间的有趣经历:风投新贵陈睿泽空降南城即大动作不断,霎时引起一阵风波。再加之传言他生得清隽矜贵,性子疏淡。引得一众名媛趋之若鹜,却没有一个能打动他分毫。就连当红女星、豪门千金主...

陈睿泽乔希小说软软惹人爱全文免费阅读:

蔺清瑜很快跟了过来,瞥了眼直直的盯着丁耀所在的方向神情恍惚的陈睿泽,而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迷?不是瞧着道背影,就对人姑娘动了心思吧?”
蔺清瑜好奇的问道,声音落到陈睿泽耳畔,倏地将他从飘忽中拽出。
他收回落在那对蝴蝶骨上的目光,转而看向蔺清瑜,
“没事,突然想到点事情。”这次,竟没有拿冷飕飕的目光扎他,和善得令人难以置信。
“走吧!”
说完,就提步朝着丁耀的那张台走去。蔺清瑜凝着他的背影,怔怔道,
“什么情况这是?”
“被艳鬼睡了?”
....
“阿泽...”
“清瑜...”
很快,丁耀发现了陈睿泽,抬手冲他笑道。
两人行至桌边时,丁耀站起身,热情的将他们介绍给小希和霍家俊认识。
“小希,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蔺清瑜,陈....”
“阿泽....”
可他的话音还未落全,就被陈睿泽的声音和他伸向乔希的右手阻截。小希垂眸凝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怔了怔,抬起手,轻轻放入他的掌心。
两人手心相触的那一刻,小希红唇微弯,温恬笑道,
“乔希!”
陈睿泽看着听着,感受着手心的那抹柔腻微凉,心底漾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渐渐夯实,将他空荡荡的心塞得满满的,不由勾起了嘴角。
弧度很浅,浅到几乎难以察觉,但还是没逃过熟知他性格的丁耀和蔺清瑜的眼。
两人下意识的看向了对方,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茫然和微弱的愤怒??
确实应该愤怒。
其他人,包括他俩,想得到这货的温柔以待根本是他喵的比登天还难的事儿。结果嘞...
呵呵...呵
陈睿泽和小希对两人的愤怒一无所知,松开手后,就各自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接下来的时光,基本都是其他人在说,陈睿泽只是静静的听,偶尔提筷夹些点心到自己的餐碟里。
他的手指修长纤细,太过好看,以至于他每次提筷,小希的目光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走。
好在,几个男人聊得火热,并未注意到她的小反常。
“小希,你的鲍鱼鸡粒酥,记得趁热吃。”
男人们聊得正热闹时,服务生将鲍鱼鸡粒酥端了上来。
一碟八只,每只顶上是原只弹润的鲍鱼,中层是鲜香的菌菇鸡粒,底下配港式酥挞,再淋上一层鲜香的鲍汁,光亮饱满,口味层次感十足。每每来到香港,小希都会绕到四季点上一碟,大快朵颐。
丁耀对她的喜好很熟悉,一看到,就招呼她吃...
“知道了,耀哥!”小希冲他笑笑,眸光微闪,似星辰在闪。
陈睿泽的眼被那抹光亮晃了晃,眸底划过一抹微弱的黯色。小希提筷时,不经意瞥见他的目光停在自己的方向,怔了怔,笑道,
“鲍鱼鸡粒酥,要尝尝吗?”
陈睿泽在她温软的笑音中缓过神来,微微颔首。
小希见状,唇角的笑痕加深,将离自己较近的鲍鱼鸡粒酥推到了他面前。
陈睿泽看着面前的餐点,握着筷子的手指不自觉动了动。
“嗯?”小希见他不动,凝着他眨眨眼,杏眸中漾起缕缕碎耀眼的光芒,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乔希推荐,必属佳品,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话一出,陈睿泽刚准备提筷去夹,就听见丁耀低低笑出声来。
“哈哈哈。阿泽,你就尝尝!这可是我们希宝最爱吃的,舍得跟你分享,那是合了眼缘。平时,这一碟都是她的。”
“一整碟,八只?”蔺清瑜惊讶问道。
他周围的那些个名媛,绝大多数小鸟胃,无论什么见到都是餐□□细简单,鲜少有人像乔希这样随着喜好吃东西。
而且她还是个艺人?
丁耀闻言,眼底笑意更盛,满得似乎随时都可能溢出:
“别吃惊,就是八只。吃完了就晃遍旺角弥敦道,三遍以上!”
“搁我,就不吃了,多累啊。”
“哈哈哈哈,今天乔小姐可没那么多时间晃。我来帮忙吃!”
丁耀的话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小希身上,调侃戏谑声不断,可她一点都不在意,杏眼含笑,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
“耀哥,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我黑粉... 头子!”
“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哥做错了!赶紧吃,不够我再给你叫一碟...”
一时间,餐桌上热闹非常。
丁耀拎起公筷,夹了两只鲍鱼鸡粒酥到小希餐碟里。
小希道了句谢谢,随即低下头开始用餐。
安静而缓慢。
陈睿泽看着,只觉得心绪平静,气缓神和。
他有些入神,直到小希解决掉一整只酥挞,他才提筷夹了只鲍鱼鸡粒酥到自己的碗碟里...
**
嘉禾慈善拍卖会八点才开锤,微博却早早的因它火热。起因是星光传媒官微PO出了乔希精修晚装图。
@星光传媒:“修整后再出发。今晚,香港四季酒店,助力嘉禾慈善拍卖。@乔希”
照片中的她身着一袭抹胸纱裙,手工缝制的银色珠片,让她看起来就像童话世界里的“冰雪公主”,清冷绝美。胸前和后背大片的裸露,白皙润泽,暖白色的灯光打在上面,透出摄人心魄的美丽。
希饭看到幸福得快要晕厥,纷纷涌到星光传媒的这条微博底下留评,转发。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姐姐你终于肥来了。希饭想死你了!!!!】
【同想,360度旋转加海豚音尖叫。】
【说我姐躲着生娃的黑砸站出来!三个月,你给生个娃试试?】
【小姐姐出山的日子,跟些叫不醒的人计较个什么劲儿?是这锁骨不够精致,还是蝴蝶骨不够***?】
【就是,就小姐姐这身段这颜值,五年内,她糊不了。】
【只有糊咖,才会惦记别家是不是糊了。】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天籁之音和如仙的美貌回来了。】
【小姐姐,多多出来营业,拜托了!】
【拜托了.....】
...
出道至今已经快三年了,除了多了一定数量的广告代言和两年一次的全国巡演,乔希的生活同以前在洛希时代没有太大改变,还是一年一张专辑,娱乐圈出了名的神隐实力派。
她的粉丝很多都是从古风界一路跟过来的,早已佛系,只要每年圣诞照常发专辑,她们就淡定得跟活在化外一般。但加盟星光正式出道后才聚过来的粉丝显然还未修炼到这种境界,每每乔希出山,无论间隔多长时间,都跟打满了鸡血似的,定能把她推到热搜第一挂着。
这次也一样....
丁耀看着,嘴角愉悦勾起。
“看什么呢?笑成这样!”蔺清瑜不经意瞥到了,戏谑问道。
“没什么,就是突然理解了某人的老父亲心态。”丁耀将手机拢入手心,没头没尾的说了句。
蔺清瑜不太明白,正准备问哪个老父亲,却见慈善晚宴的两位主持人行至半人高的舞台中央。
“多谢大家抽空出席纵横海运赞助的嘉禾慈善拍卖会,我是今晚主持人苏启尧..”
“我是佳怡。”
两位主持人直接用普通话开场,末了,又用粤语和英文重复了一遍。
“每年的这个时候,组委会都会请来一位特别大来宾会晚宴开场,今年也不会例外。”
“欢迎来自内地的实力唱将,经过两岸三地唱片大奖认证过的歌谣界小天后乔希。”
主持人的话音才落全,台下就掌声连连..
会场忽而暗了下来,寻不到一丝光亮,只剩一缕柔光映出了身形绰约的人儿。当婉约哀伤的音乐倾泻而出,她将话筒凑到唇边,轻轻唱起了去年横扫了几乎所有唱片大奖最佳单曲奖项的《入戏太深》,一双黑眸宛若被水洗过,清澈明净得让人心悸。
自那束柔光亮起时,陈睿泽深邃幽暗的目光就不曾从那个女孩儿身上挪开。
她在一袭银色珠片抹胸长裙的映衬下,清冷白皙,似极了冷艳动人的冰雪女王,和中午一起用餐时温软爱笑的模样完全不同。
但他知道是她..
因为他到死,可能都无法忘记那道声音,一千多个夜里,轻轻在他耳边吟唱,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账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
明明不是安眠的曲子,甚至悲呛凄离,却能轻易的将他送入深眠。
**
乔希一连唱了四首,歌曲的节奏感渐强。
唱完时,场内氛围趋于热烈...
按照原来的台本,她唱完就可以离场。
她也这么做了,可就在她朝台下俯身谢场时,主持人苏启尧突然走到她身旁..
“乔小姐,请留步!”
小希侧眸,看向他,眼里闪过疑惑。
但几年的舞台经验让她很快压下了下意识的情绪,笑着对苏启尧道,
“增加了安可环节吗?”开口时,竟是一口地道的粤语。
苏启尧一脸讶异:“乔小姐是在我脑袋里装了监控器吗?哈哈哈!还有这粤语,也太地道了!专门学过吗?”
不过一个回合的交流,苏启尧就对眼前的姑娘肃然起敬。他也是才从导演处得到消息,说丁总想请乔小姐加唱成名曲《雨霖铃·寒蝉凄切》,叫住她时,都还在想怎么自然无缝Cue到这事儿上。结果她一声清糯甜笑,就抹去了所有可能出现的尴尬和停滞,业务能力实强。
小希温恬一笑:“对,同深城和香港有很深的渊源,所以专门找老师学习了粤语。”
“安可可以安排,想听什么?”
苏启尧闻言轻笑,而后瞥向丁耀,
“丁先生说,他想听您的成名曲《雨霖铃·寒蝉凄切》...”
小希顺着他的声音看向丁耀,杏眸骤亮,就似匆匆淬上了星光:“既然丁先生这么说了,那就唱这个。”
说完,主持人退场,将舞台交还给了乔希。
她清澈空灵的声音再次伴着音乐响起.....
“《雨霖铃·寒蝉凄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当熟悉的歌声响起,陈睿泽再不需要更多的证明了。
洛希,乔希....
就是伴他入睡的天籁之音。
“你怎么知道希宝有这首歌?”当小希唱完回到后台时,丁耀侧过脸,嘴角噙笑的睨着陈睿泽。
“小姑娘火出圈儿了?还是你见色起意,偷偷搜索了?”
陈睿泽对上他的视线,目光还是清冷沉静,低沉又缓慢的回了句:
“我的安眠曲!”

软软惹人爱全文阅读

丁耀:“?”一时之间,他竟分不清楚陈睿泽说的是玩笑话还是真话。
陈睿泽看他这副模样,眸光微闪,又道,
“丁耀,谢谢!”
“我得离开了,替我拍下明代药玉送给乔希,账单直接发到我邮箱。”
乔希,为了谢谢你过去三年的陪伴。一串药玉赠你,愿你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
“好...”丁耀又一次觉得陈睿泽和乔希之间肯定有点什么,可又经不起细想。因为看他俩今天中午的表现,准儿是第一次见面。
那又是什么让陈睿泽一再做出反常的举动?昨天就跟他道别,结果又出现在了纵横海运逗留到现在。甚至说出了《雨霖铃·寒蝉凄切》是他的安眠曲这样透出暧昧的话。
如果是别的男人这么说了,他大几率会略过或是当成口花花的玩笑话。但他是陈睿泽,出自北欧最神秘财势惊人的华裔家族,认识至今,从来都是严谨疏淡。
会说出这么超越分寸的话,要么是事实,要么他被鬼给附身了...
丁耀心里暗忖连连,却深知现在不是深究这些问题的好时候,二话没说的应了陈睿泽。
陈睿泽闻言,薄唇若有似无的勾起。
“谢了...”
说完,他从座位上站起,转身朝着会场外走去,再未回头看。
蔺清瑜仰头看zjtechexpo.cn着从容冷淡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男人,顿时觉得几千只***从他头顶心踩过。
不是要看人吗?看着了吗?这不才开场吗?
这要不是从开.裆裤时代就开始打架的兄弟,他铁定打爆他狗头...
***都没坐热的蔺清瑜气得想抓狂,但碍于会场里满是香港权贵,强行压了压,佯装优雅的冲丁耀颔首致意,而后起身,阔步跟了上去。
……
随着砰的一声轻响,黑色的宾利车门紧锁。
蔺清瑜安全带都还没绑好,就急着“拷问”陈睿泽,
“就这么走了?人见着了吗?” 蔺清瑜话虽这么说,眼里也含着笑。但其实心里已给某人定了罪:一时一个样,神神叨叨,绝壁会遭雷劈的***狂。
陈睿泽也不看他,慢条斯理的绑着安全带。
蔺清瑜见他不说话,淡定斯文装不下去了:“问你话呢?傻了还是聋了?”
陈睿泽这才抬眸瞥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冷意。
蔺清瑜:“.....”槽,说不过就装高贵冷艳!
蔺清瑜心里特瞧不上某人的这种做派,可明面上呢,怎么都改不了在他面前孬怂的毛病。
人话都没说一句,他就服软改口了:“不是要见见谁吗?没见着就这么走了,以后挠心肝我跟你讲!再来香港,都不知道猴牛马月了...”
蔺清瑜大抵是这个世界上除了老爷子最了解也最关心陈睿泽的人了,因为妈妈们是手帕交,两人搁开裆裤时代就开始“相爱相杀”,熟悉亲近得很。
后陈家遭缝巨变,陈睿泽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就爱跟他闹的蔺清瑜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虽说还是会同他意见相悖,但最后必定会向他妥协,跟着他走南闯北。生怕陈睿泽一个想不开,自己就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空留悲伤。
陈睿泽听出了他话中的关心,心绪微暖,如实回道:
“见到了。”说完,就将耳机塞进耳窝里,阖上了眸子,显然不愿再深聊此事。
蔺清瑜瞪了他一会儿,觉得特没意思,恨恨地收回目光,看向车窗外。
后面觉得乏了,也跟着阖上了眼。

陈睿泽睁眼,开了网页,在搜索栏输入了乔希两个字。
瞬息之间,满屏都是同她有关的信息。
他顿了顿,点开了页面最顶端的乔希百科,她的基础资料尽数跃入他的视线。
乔希(Olivia),22岁
南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职业歌手。
成名曲:《雨霖铃·寒蝉凄切》
最喜欢的颜色是薄荷绿,最爱的菜是土豆,每顿饭都要配一碟豉油朝天椒....
接下来就是她的演艺经历。
二十岁签约星光传媒出道,出道第一首歌《南城攻略》随着同名大电影火爆全国。在这之前,她是古风界风头最劲的女神。未露真颜,就已征服了万千听众。
页面的右侧,是她出道至今的照片精选。
有私服,有舞台装,风格各不相同。但那张脸始终清丽白皙,美好得就像一支纤尘不染的百合花。只是看着,就能让人心神安宁。
乔希...
乔希...
几十张照片,陈睿泽竟翻到了最后。
神色虽还是清寒冷漠,但如果蔺清瑜睁开眼,他定能捕捉到陈睿泽眼中微弱的柔光。
....
“陈先生...”
“蔺先生....”
两人才出航站楼,陈睿泽的助理苏杭便迎了上来。
蔺清瑜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笑问道,语气熟稔:
“阿杭,等好久了吗?”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阿苏不可能让陈睿泽等,必然等了超过两小时。
“应该的,而且也不费什么事儿。在车里也能处理事情。”苏杭肃然认真的回道。
他也当真是这么想的。
如果不是陈睿泽,他已经失去母亲了,更不可能***澄海核心。
这些恩情,他这辈子做牛做马可能都还不完。
但是没关系,陈睿泽还年轻,他也是。时间还长。
蔺清瑜听到这话,一脸恨铁不成钢:
“你就这么惯着他吧!瞧瞧这别扭个性,以后哪个姑娘会....”
话音还未落全,从头到尾都没反应的陈睿泽斜睨了他一眼,目光清寒。
蔺清瑜觉得不该怕,也没必要怕。可他就像着魔了一样,一撞到那目光就自动失语了。
只能看着他阔步离开,在保镖的簇拥下上了黑色的迈巴赫。
这还不算什么,头先还人模人样的苏杭在陈睿泽上车后突然变脸了,还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
??
现在连苏特助都敢嘲笑他了吗?
觉得这世界太过玄幻的蔺清瑜停下脚步,傲慢的搓着手掌,看向衬衣系到最顶上一颗一派老干部模样的苏特助。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苏杭笑得更大声了,眉宇间总算有了些年轻人该有的明朗肆意。
蔺清瑜:“.....”苏特助怕不是疯球了??
“没笑什么,就是想知道瑜少为什么这么的百折不挠!” 终于,苏杭勉强止住了笑,佯装正经的问道。
这个问题,他其实是知道答案的。问及,不过是想戏谑蔺清瑜。
哪知,好脾气的蔺清瑜被这话点燃了,恨恨儿的骂了好长一段路。
“你以为我想啊,我一个矜贵帅破天的阔少爷犯得着天天跟着他,拿热脸贴他的冷屁.股?”
“我是怕他自闭!”
“老子上辈子怕不是杀人放火了,摊上这种朋友,操!”
苏杭默默的听他嚷嚷,嘴角始终噙着笑。
有蔺清瑜在陈先生身边,真好!
....
半个多小时后,黑色的迈巴赫来到了澄海庄园的铁闸门前。
守卫看到是陈睿泽的车牌,立马颔首行礼,铁闸门缓缓开启...
通过铁闸门,黑色的迈巴赫沿着宽敞的柏油往前,路的两侧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坪,间中有几只结伴的羊驼在上面跑来跑去。看到了车,也未逃窜,有好奇的甚至伸长脖子看向车来的方向。
足足开了十来分钟,车才泊在了陈家大宅门口。
家里的管家Joseph早在门口候着,车挺稳后即上前,替陈睿泽拉开了车门。
微微躬身,语气得体:“小少爷,欢迎回家。”
陈睿泽轻轻颔首,从车上下来。
“爷爷呢...”
“陈先生在天台打太极。”
“我去找他。”
“陈先生让您洗完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去见他!如果能喝杯咖啡休息半个小时就更好了。”
陈睿泽缓下脚步想了想,点头。
而后沿着层层楼梯,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说是房间,其实打通了二层楼,装修成了复式。
书房和卧房在二楼。一楼是他的休闲区,茶室影院和拳室一应俱全。
陈睿泽验证了指纹,伴着啪嗒一声,推门进了房间。
关门。
边走边解衬衣的纽扣,走到二楼浴室时,纽扣和皮带已全松。他一一除掉,光.裸的站到了感应的花洒下,任由着冰凉的水一寸寸的润湿他。
闭上眼,冰雪女神一般的她随着音乐摇曳的模样竟又一次不请自来,磋磨着他的意志。
而他明知是假的,不该这样,却还是舍不得睁开眼。
放任自己短暂的迷失她含笑的音容里。
“鲍鱼鸡粒酥,要尝尝吗?”
“乔希推荐,必属佳品,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雨霖铃·寒蝉凄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从浴室出来后,陈睿泽幽黑的瞳孔安静得就像一坛死水,寻不到任何光亮和波动。
他独自去了三楼楼顶的大天台,在那里寻到了一身白衫的爷爷陈廷海。
爷爷还在打拳,陈睿泽没喊他,近乎冷寂的站在原地等。
直到老爷子打全集套拳,站在原地凝神静气。
“阿泽,过来!”
陈睿泽提步往前:“爷爷,我回来了!”
“香港怎么样?”
“一座不大的城市,但背靠着内地,未来可期。我已经答应了丁耀,合作开发浅海地块。”
“嗯,这些小事你做主就好!说说今晚的酒宴,你准备跟爷爷喝几杯?”
陈睿泽能够及时赶回为他祝寿,老爷子心里高兴,不禁喜形于色。
绕他再强再富,也逃不脱亲情,偏爱长嫡。他早早的没了长子,陈睿泽成了他和澄海的新希望。
好在这个孩子从未让他的失望,令他的执念和骄傲有了一方安放之地。
陈睿泽将爷爷眼中的喜色收入眼底,神色微软:
“在不伤爷爷身体的情况下,爷爷说多少就多少。”
....
夜色如水,将澄海庄园勾勒浸润,添了几分白日里见不到安宁和温柔。
西装革履的陈睿泽跟在老爷子身后踏入西苑的宴客厅。
宴客厅的灯已尽数亮起,照得厅内金碧辉煌。
角落处的古董花瓶和墙壁上的巨幅名师壁画,无不彰显出澄海的财势和底蕴。
而这些,未来都陈睿泽。
所以他一进来,就聚集了厅内适龄名媛的目光。
陈睿泽不可能一辈子不结婚。
只要结,在场的所有人都有机会,而她们这些人比起其他,胜率要大许多。
“他真的很帅,看着小心脏就砰砰砰乱跳。”
“陈家基因本来就好,再加之他的妈妈是环球小姐出身,强强联合,能不帅吗?”
“可惜了。”
“别说这些了,小心被陈家人听到,被赶出去。”
“小点声就是!”
..
声浪中,这些微弱的议论当真算不了什么,出现消失都廖无人知。
陈睿泽走在其中,对此一无所知。就算是知道了,也大几率是漠然待之。
他连生死都不在乎了,又怎么会在乎别人怎么议论他看待他?
如果不是心中还有几丝惦念,他会拖着陈志均一起死,粉身碎骨最好。
“阿泽,这位是戚爷爷,你小时候他经常抱着你,你的第一口雪茄就来自于他。为了这事儿,我差点没跟他打一架。”行走中,看到老友起身迎了上来,老爷子缓下脚步等他。
碰面后,伸手紧握住老友的手同陈睿泽介绍道,情绪略显激动。
陈睿泽的目光落到戚老身上,轻轻颔首:“戚爷爷。”
神色和声音都是淡淡的,同陈老爷子的热情完全不同。
但两位老爷子并不介意,在他们眼里,陈睿泽就是个受了伤的孩子,该多宠着点的。
“孩子长大了,越来越俊了。”
“光俊有什么用,什么时候能带个孙媳妇儿回来给我瞧瞧才算大出息了。别说他了,陪我喝两杯。”
“两杯,可说好了。再多,耳朵又该遭罪了。”
“你可真够出息的,就差给老婆跪下了。”
“你可别说了。要是甜梨还在,你能比我更孬怂!”
两位老爷子几十年的交情了,有什么说什么,也不怕对方计较。
说到兴头处,直接抛下陈睿泽找地儿唠嗑喝酒去了。
陈睿泽看着爷爷兴致高昂的模样,若有似无的勾起了嘴角。
既而转过身,想找个僻静的地儿等蔺清瑜来,身后忽而传来阵阵喧嚣声。
“志均!”
“二爷...”
三分克制,七分讨好。
唯有陈睿泽眸色骤凉,背脊僵硬。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软软惹人爱全部章节!

陈睿泽乔希小说仅代表软软惹人爱作者观点,不代表御卡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御卡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御卡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