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排行

重生后我撩了皇叔免费全集txt完本(宁清阳姬元飒小说)

小说导读 精选排行 2020-03-10 09:00:57
  • 重生后我撩了皇叔合集版免费阅读-重生后我撩了皇叔(宁清阳姬元飒)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重生后我撩了皇叔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宁清阳姬元飒的小说内容全集全文txt分享免费

    点击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撩了皇叔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宁清阳姬元飒小说又名《重生后我撩了皇叔》,《重生后我撩了皇叔》小说主要讲述了宁清阳姬元飒之间的精彩故事:前世,太子姬衡心有白月光,全然不将宁清阳这个正妃放在眼里。成亲十载,仍是清白之身,宁清阳心一狠,手一辣,将姬衡连同白月光一起干掉,扶了侍妾儿子登基,尊太后位,临...

宁清阳姬元飒小说重生后我撩了皇叔全文免费阅读:

洗干净之后的小男孩依旧黑黑瘦瘦的,他无比局促的站在宁清阳面前,想要抬头又不敢,之后垂着脑袋,双手放在身侧,一点多余的动作也不敢有。
穿上了新衣,他不仅没有觉得舒适,反而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庄主带着谄媚的笑容站在一边,悄悄看一眼像个木桩子似的站在旁边的小男孩,不知他哪点得了郡主青眼。
宁清阳悠闲地抿一口清茶,问道:“你可愿跟我回镇国将军府?”
她话中的你自然不可能是庄主,那就只可能是他身边的小男孩,庄主听到后,顿时瞪大了眼睛。
“郡……郡主……您……您这是要带文耀去……”
“镇国将军府。”宁清阳很自然接过他的话。
庄主顿时哽住,有点儿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反倒是两人话题中的主人公诧异的抬起头来盯着宁清阳,他自然知道镇国将军府。
清阳郡主是镇国将军唯一的女儿,镇国将军为保大齐战死沙场,即便他已经过世三年多,百姓依旧传扬着当初他的事迹。
宁清阳放下茶杯,用手背托着下巴,略微嫌弃的看了一眼黑瘦黑瘦的小男孩,再次问道:“你可愿与我回镇国将军府?”
如果刚刚小男孩还没反应过来,那么现在,他可以肯定宁清阳就是在跟他说话。
去镇国将军府……
宁文耀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被郡主带回来由着庄子里的下人帮他梳洗时,他有的只是局促,即便换上了新衣,他有的也是不安。
宁清阳见他好半天不说话,想了想又说道:“我父亲膝下尚缺一子,此次我与祖母前来,便是想寻个弟弟回去,你可愿意?”
宁清阳得意的想着,她这么大喇喇的把事情剖开了放在他面前,想来这过惯了苦日子的小黑猴拒绝不了她。
宁清阳这句话可比刚刚那句话来得要让人震惊的多,庄主看看宁清阳,又看看身边黑瘦的小男孩,极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郡主想给镇国将军过继个儿子,怎么不从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辈子嗣里挑选,反倒是看上了……
宁文耀内心的震惊不比庄主少,只不过他如今才八岁,并不真正能够理解镇国将军几个字的分量,充其量只觉得高不可攀。
倘若能够成为镇国将军的儿子,他便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也不需要天天背着竹篓子去摘石榴,更不会被庄子里下人的孩子欺负,他可以每天都穿着像身上一样好看的衣服,甚至可以像郡主一样高高在上被人跪拜……
忽而对上宁清阳清澈的目光,宁文耀突兀打了个激灵,他立刻收回自己发散出去的思绪,踌躇道:“郡主……我……我爹只有我一个儿子……我怎么能给别人当儿子?”
他爹待他好,怕后娘欺负了他,不娶续弦,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长大,若不是为了养育他,让他到私塾里读书,也不会积劳成疾,最后连治病的银子也没有。
宁文耀永远都记得私塾先生教他的第一个字。
孝。
他怎可为了荣华富贵把他爹忘了?
宁文耀摇了摇头,“郡主,我是我爹唯一的儿子,逢年过节还要给他烧香,还劳烦您寻了他人去……”
宁文耀说完这句话,就把脑袋垂到了底,还跪到了地上。
庄主听到他这话,顿时也吓得跟他一起跪在地上,还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你说什么呢?郡主要把你过继给镇国将军是看得起你,哪还有你挑三拣四的份儿,还不快给郡主磕头道歉?”
宁清阳还没说话,宁文耀已经一脑门磕在了地上,重重的,宁清阳隔得老远都能听到那嘭的一声。
宁清阳见着趴伏在地上的瘦小男孩,好气又好笑,“你这是做什么?过继讲究的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再说了,就算把你过继给我爹,我也没不许你给你爹烧香。”
宁清阳看了一眼还欲动作的庄主,庄主面色讪讪。
宁清阳道:“你先下去吧,我和他单独说说。”
宁清阳都发话了,庄主便是对宁文耀恨铁不成钢,也不敢在宁清阳面前放肆。
屋中重新安静,宁文耀依旧跪在地上,宁清阳见他这股倔样,幽幽的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你听说没听说过我父亲,四年前,北魏进犯,父亲他率军抵挡,为了救咸城百姓,他身陷囹圄,葬身在冰天雪地之中,等镇北军找到他的时候,他的尸身都***,裹了一层厚厚的雪。”
宁清阳很平静的说完,又淡淡看了一眼宁文耀,“如今,镇国将军府后继无人,宁氏宗族也不比往日,若再不出个撑得起门庭的后辈,京城怕是没有我们宁氏宗族立足之地。”
“我观你资质尚可,若是继承父亲遗志,定然能退北魏千里,还大齐一方安宁,你可愿?”
轻飘飘的三个字落在宁文耀耳中,却有千万斤重。
他年纪虽小,心智却比旁人成熟,宁清阳的话他虽不是字字都能听懂,却能够感受到她平静的情绪之下点点的不甘心。
因为……被人侮辱打骂的时候,他也是这样。
总是轻描淡写的说服自己不在意,心底里却比谁都更难受。
宁清阳见小男孩垂在身侧的双手悄悄握紧,连忙别开眼,又说道:“你若是担心你父亲无后,大不了以后多生个儿子又过继回来。”
“这样一来,你父亲后继有人,我父亲也后继有人,岂不是一举两得?”悄悄一个一举两得莫名带了点尾音上翘,宁文耀一心沉浸在宁清阳给他营造的氛围中,没有发现丝毫异样。
宁清阳舒展了五指,走到宁文耀身边,白皙的手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直直的看向那双胆怯的眼睛,“你在怕什么?我都不怕你有什么好怕的!”
她神色间带了轻蔑,窈窈上调的尾音在此刻显得格外清晰。
明明双眸清澈见底,直直看去,却又好像陷入了幽潭,宁文耀就跟着了迷似的,直愣愣的点头。
宁清阳当即笑得眯起了双眼,她站起来,侧身对着宁文耀,轻声道:“你会有功成名就的那么一天,记得,想要有那么一天,你必须大起胆子来。”
同意祖母过继,本就是存了还前世情分的意图,哪想得本该入了祖母眼的他反倒是在这儿被她遇上了。
宁清阳对宁文耀小时候的印象不深,她只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模样。
那时候,他已经被老夫人养在身边有一年多,有老夫人精心教育着,他周身多少也有了气度,虽然有点儿怕她,却还是挺着腰板给她行礼。
宁清阳不记得当初自己什么反应了,只记得每每自己回镇国将军府的时候,这个便宜弟弟就会怯怯的偷看她,被她发现了之后,又十分慌乱的转头,像极了一只呆头鹅。
前世,他也上了战场,隐姓埋名从一个小兵成了手下有人的将军,有人说他不愧是镇国将军的儿子。
宁清阳起初听到这话时心头很不是滋味,连带着也不大愿意见到他。
她记得那日陛下大丧,北魏来犯,他次日便要跟随烈王出征,他借着祖母的名头悄悄跑进宫来,跪在她面前对她说谢谢。
宁清阳起初有点儿不以为然,她不需要他的谢谢,他能有那一切是祖母的功劳,是他自己的功劳,与她无干。
等她听到他为保咸城被敌将围攻,万箭穿心而死,才恍然发觉自己对这个孩子是不是刻薄了些?
他与父亲虽只是名义上的父子,却在某种程度上像了十足。
宁清阳笑起来,低下头,问道:“你后悔吗?”
宁文耀傻愣愣的看着她,鬼使神差的摇了摇头。

重生后我撩了皇叔全文阅读

宁清阳带了瘦瘦小小的宁文耀回来,老夫人着实没想到,不过她在族中见了好些个孩子,都没见到满意的。
宁文耀虽然黑瘦胆小的些,但他性子淳朴,眼神中还带了其他孩子没有的坚定,老夫人一眼便看中了他。
仔细了解他的身世之后,也不由长叹一声不易。
能得老夫人喜欢,宁文耀显然很开心,庄子里有和他一样父母双亡的孩子,但那孩子家中还有祖母疼着,日子也过的贫苦了些,却比他幸福的多。
那孩子被人欺负没爹没娘的时候,他的祖母就会拿着擀面杖追打那些口没遮拦的孩子,宁文耀那时就会偷偷躲在角落里,羡慕的看着祖孙二人。
老夫人独居镇国将军府多年,又没了儿子,身上的气质清冷了些,却是实实在在的和善人,轻易得了宁文耀好感。
恰好在族中,宁清阳又同意把宁文耀过继给镇国将军,老夫人也觉得这孩子不错,便在重阳节前举办了过继礼,重阳祭祖之时,宁文耀便以镇国将军之子的身份参加了此次祭礼。
宁清阳不是没有看到族中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也不是不知道某些人趁她不在嘀嘀咕咕的说些酸言酸语。
她知道了没有做任何反应,宁文耀成为父亲的儿子,此后面临的议论只会更多,倘若连族中这么点酸言酸语都应付不过来,便算是宁清阳今生瞧错了人。
她向来不用年纪来衡量一个人能力的大小,这在某些时候显得公平,又在某些时候显得冷漠。
好在宁文耀的确没有哭哭啼啼地跑到她面前,他依旧不大喜欢说话,也没有因为身份的转变就耀武扬威。
来回不过十余日,宁清阳第二天出门的时候就发现,京城好像不是她离开的那个京城了。
奉贤茶楼一楼每日都会坐着个说书人,有时候说说天南海北的趣事,有时候也会说说贵人家里的笑话。
现在,奉贤茶楼的说书先生正在说贵人家里的笑话,而这个贵人和笑话,宁清阳十分荣幸的两者担当。
“不知客人们可曾听说,烈王殿下进城那日,清阳郡主就在咱奉贤茶楼的雅间丢了一只牡丹给烈王殿下?”
说书人显然对说贵人家的笑话很有经验,一开口就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
宁清阳坐在马车里,听到远远从茶楼里传出的声音,抿一口清茶,有点儿期待他会怎么说下去?
她不过是回外祖家奉贤茶楼旁边的百味阁想起外祖母喜欢吃这儿的核桃酥,便停下马车,让春华去买核桃酥,哪想着会不小心听见了自个儿的笑话。
秋实坐在宁清阳身边,听着奉贤茶楼里传来的笑声,气得面色铁青,“郡主!奴婢去撕了他的嘴!区区一个普通百姓,却敢妄议郡主与姬衡殿下,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宁清阳眼中含着笑意,轻轻摆了摆手,“不必。”
奉贤茶楼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朝廷亲王与郡主当了笑话来说,自然背景不浅。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奉贤茶楼的幕后东家好像是成国公府,借着客人们来茶楼喝茶的方便,悄悄收集了消息送入成国公府中,又顺带收了贵人家的银子,为那些贵人们说些府中与自己不对付的人的流言。
得了银钱不说,还能摸清楚各个府中的人脉关系,一笔买卖做的一本万利,实在是做生意的好手。
唔……冤家路窄嘛!
秋实实在气不过,可见着宁清阳这副全然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又是心疼又是不忿。
郡主胸怀宽广,自然不会与那些个普通百姓计较,可奉贤茶楼实在太过分,竟然把郡主当了八卦笑料说。
那头,说书人得了左右客人们的连连响应,立刻振奋的精神往下说。
“当时啊,小的可就在这份贤茶楼外,实实在在见识了一把清阳郡主率真的性子。”
“这是谁还不知道啊,你快往下说!”
说出人才起了头,立刻有人不耐烦。
说书人连连摆手,“客人莫急,且听小得慢慢道来。”
“这国色赠英雄的事大家伙儿恐都知道的差不多,那接下来郡主率真的表现那可真就叫人看直了眼。”
“别卖关子了,快往下说!”
说书人连忙继续道:“靖安侯府世子前些年到北地历练,与烈王殿下有那么几分交情,郡主得知了此事,听闻连夜写了封信笺,托世子带给烈王殿下……”
此言一出,茶楼中顿时哗然,不少人交头接耳,言及清阳郡主实在太过大胆,私相授受的事都干的出。
坐在马车中等着核桃酥的宁清阳却轻笑一声。
她写信给姬元飒的事可没几个人知道,这会儿却被明明白白的传出来,摆明了是要坏她名声,若陛下知道的此事,指不定还要训斥她,也许连带着太后娘娘和宫中几个贵人也瞧不上她。
此番算计,也算颇有风格。
可惜,还是太嫩了点。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太后娘娘,又怎么会被这点小风小浪给掀倒,见着春华同样青着一张脸回来,宁清阳笑眯眯摸了她侧脸,“怎么臭着张脸?没得都变丑了些。”
春华见宁清阳还有心思开玩笑,抿着唇,难受极了,“郡主……”
“走吧。”倘若是前世这个年纪的她,这会儿指不定就抄着马鞭***大闹一场。
可这经历的多了,见得也多了,她实在没心力为这点小事惹得自己一身腥臊,大不了回头让京兆府尹来封了奉贤茶楼便是。
想来太后娘娘即便是知道了奉贤茶楼是成国公府的产业,也只会笑的说她封得好。
春华不甘不愿的叫车夫赶车,闹哄哄的奉贤茶楼却突然在一瞬间寂静。
宁清阳捧着核桃酥的动作突然一顿,想了想,轻轻撩开马车车帘,一眼见到男子站在奉贤茶楼门口。
他身长玉立,穿了一身飒飒的绛紫色王袍,一手拎着条马鞭,一手背在身后。
宁清阳瞧不见他此刻脸色,却知他这会儿定然不悦地挑着眼角,否则刚刚还是一说笑的说书人也不会颤巍巍的跪倒在地上。
宁清阳美滋滋的回想了下烈王殿下那双好似刻意蒙了层雾霭的双眸,竟发觉自己有丝丝想念之意。
好想瞧瞧他,可他背对着她。
宁清阳大喇喇掀开了车帘,顺带让秋实扶着,自己则坐到了春华原来的位置上,抿一口茶水之后,美滋滋的看着烈王殿下为她讨回公道。
提着马鞭的男人一步一步踏进奉贤茶楼,这会儿不仅仅是说书人了,就连旁的刚刚听了笑话的人都冷汗涔涔的跪倒在地上。
眨眼之间,软了一地膝盖。
奉贤茶楼掌事人恰巧就在茶楼里,他原先听着说书人妄意清阳郡主与烈王殿下已然发觉不妥,正打算命人去提醒他说书人,哪想到烈王竟然提着鞭子来了?
奉贤茶楼也不是没有,因为说书人的是被人找过麻烦,只是从来没有哪一次是被客人逮了个正着,再加上背景过硬,从来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宁清阳猜着他们这回是遇上硬茬了。
姬元飒瞧着是长了张昳丽的脸,可那脾气实非一般人受得。
宁清阳欢喜的卷了一缕头发,又有点儿惆怅的想着,待会儿要不要邀了烈王殿下上马车,坐实了外头传闻。
掌事人颤巍巍地走到姬元飒面前,试图说些什么,却愣是被他一个眼神扫过来,软了膝盖跪倒在地上。
然,姬元飒在北地六年杀敌历练出来的气势,便是跟在他手下·身经百战的将军们都不敢直面,如今一个养尊处优的小掌事又如何能在他面前放肆?
宁清阳神游回来时,奉贤茶楼里喝茶的客人都尽数被赶了出来,一纸大大的封条贴在奉贤茶楼的大门上,说书人瘫软在地上,掌事的已然被姬元飒的亲卫压着。
宁清阳兴高采烈地探出手挥了挥帕子,成功把烈王殿下的目光吸引过来。
“飒飒!”她脆生生轻唤。
季问跟着看过来,等意识到宁清阳嘴里说的是什么时,脚下一个踉跄,实实在在摔在地上。
烈王殿下·身边首席护卫季大人终于在今日颜面尽失。

本站点评

重生后我撩了皇叔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资源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资源,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

点击免费阅读重生后我撩了皇叔全部章节!

宁清阳姬元飒小说仅代表重生后我撩了皇叔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