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都市

娇养第7章下载全文完整版资源 娇养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青春都市 2020-06-06 10:57:01
  • 娇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娇养第7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娇养的小说内容资源免费无删减

    点击在线阅读>>

娇养第7章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娇养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娇养第7章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娇养的精彩故事:“沈弋哥。”...

娇养小说娇养第7章全文免费阅读:

夏夜暖风在两人间游走,顺着披着的西服缝隙钻入五脏六腑。

姜予漾站在人行天桥上,居然有一瞬间的失重感,像从高空跌落,下面是万丈悬崖。

虽然在日料店里,那些东西她吃的少,却在有心事的情况不自知地灌下了许多茴香酒,口感又涩又烈,后劲儿起来,她根本招架不住。

也难怪吃下一块三文鱼肉就反胃的厉害。

长发扬起,发尾调皮地在脸颊打着卷儿,在明暗夹杂的光线下,她两颊酡红,剪瞳若秋水,可眼神毫不逃避,看起来不是一时兴起的打算。

沈弋眼眸沉静,像海浪翻滚前的平静,两相对峙地开口问道:去哪儿?申城还是......法国?

不难联想,她这个决定做的有多早,那本法语书还摆在家里的客厅上,就那么迫切地想离开他身边么?

他嗤笑一声,从盒子里抽出根烟,那支zippo打火机燃起火焰,可他的手停顿良久,也没把一根烟点燃。

讲真的,沈弋没什么烟瘾,沈家家风严格,在他少年时期老爷子就多有劝导,出格的事情是一件都沾染不得。

追溯回第一次抽烟,也是从做风投这一行开始。

所有的压力排山倒海一般压在他一个人的肩膀上,多少个待在公司顶楼的不眠之夜,他必须靠一根烟来提神。

他挑明那块遮羞布,言辞锋利:还是说,除了我身边,哪里都可以?

姜予漾眼瞳水濛濛的,欲说还休了好几次,最终没说出什么坚定的重话。

沈弋这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是如此,想要什么东西都是唾手可得的,像极了骄傲的小王子,始终不肯放软身姿摘掉那顶皇冠。

似乎他这么做了,就不是沈弋了。

她想向前走,却踉跄了一下,栽倒在他怀里。

漾漾,你该明白,我不会放你走。她的去留,如同一枚骰子,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姜予漾的眼神空荡荡的,某种程度上,沈弋宁愿她现在愤怒、不甘,可是都没有,她只是迷茫地仰头望着,为什么他们会纠缠到两败俱伤这个地步呢?

或许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我想回家。她干涩地挤出这句话,呜咽着说:沈弋,我想回家,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沈弋牵过她苍白且无力的手,将人紧紧拥在怀里:好,漾漾。

漾漾这个称呼很亲密,他每次这么叫她,要么是高兴的,要么是带着恼意的,可现在是哪一种都不属于。

事实上,姜予漾喝醉了,比两人发生初次的状态喝的多得多。

他没看住,小野猫就这样违背意愿伤害她自己。

沈弋打电话过去,让司机到附近接人,直接回泛海国际。

可姜予漾说的回家是回古镇,她生活了十几年的故乡,人喝醉后下意识寻找安全感的地方。

她从来没把泛海国际当做两个人的家,只能算是落脚点。

沙发上、Kingsize的床上、中岛台、浴缸里......都留下过两人动情纠缠的回忆。

可回归到当下,泛海的房子只是冰冷的铜墙铁壁。

一路上,沈弋的气场都相当低,这么一小段时间里,公司的、沈赫连的、纪随之的信息他都没回,后来嫌烦,干脆把手机关机了。

她睡得格外不老实,时不时说着糊话,词不达意,喃喃自语着。

肩膀小幅度抽动着,不知道是不是在哭。

后来,沈弋干脆让人枕在他膝头,柔顺的发丝在□□飘拂,跟个毛茸茸的小宠物一样。

姜予漾伸手,扯上他的皮带,吐出的热气几乎是引火的源头。

真是一刻都不老实。

沈弋忍得脖颈起了几根青筋,她却跟没事人一样,招惹纵火。

他揉-搓着她的后颈,顺带着拎小兔子似的靠近她的耳垂,但力度很轻,绝不会让人叫疼。

车停在了车库,沈弋拉开车门,将东倒西歪的小姑娘打横抱起,她骨架小,抱在怀里跟团棉花无疑,软腻一片,轻的没什么份量。

也就是在这时候,他才听清楚姜予漾到底在说什么,她皱着眉头,口音软糯:沈弋,你才是狗......

沈弋:......

这幅模样了都不忘骂他,这小姑娘真离得开他么?

思及至此,他气定神闲地将人抱着去乘电梯,脸上的不悦被冲淡了很多。

姜予漾刚被他放下,脚都没站稳,忽然被人拉到门板上,手腕由他扣着,根本挣脱不得。

重重的吻袭来。

由娇-软的唇一路向下,烈酒的味道苦到发涩,可他仍甘之如饴地索取。

玄关的灯都没开,家里黑黢黢一片,唯有客厅的落地窗前,洒下外面灯火辉煌后星星点点的光辉。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她仰着脖子,气息交织,承受着发狠的掠-夺。

眼前的人是沈弋,可却是熟悉又陌生的沈弋。

唇舌之间,两人均品尝到了***味。

一吻终了,沈弋***了***唇角,甚至能感知到上面她刚刚咬下的齿痕。

小鹌鹑张开了獠牙,居然也能是小豹子。

醉酒后的媚态让他觉着甚是有趣,没忍住多逗弄了几句,紧实的腿顶开她并拢的膝盖,不依不饶地问着:我是狗?

嗯。上次在心里吐槽的话,现在放在明面上来,可只有在人醉了才敢如此吐露心声。

姜予漾用手背嫌弃地擦拭着唇峰唇角,似是真的像是被一只狗啄了一口。

沈弋被她幼稚且张扬的行为弄的没话说,嗓音放软了点:乖,去洗澡。

小腹的钝痛拉回了理智,一股暖流而下,她难以启齿,只能跟他干瞪眼不说话。

见她没动作,沈弋没得选择,上前亲自动手,用剥鸡蛋壳的手法三下两下剥离了那件吊带黑裙。

至于他的西服外套,早在刚刚的混***战里掉到地上,还被脑子正发懵的小姑娘踩了几脚。

空气不算凉,但姜予漾仍环抱着双臂,对待他犹如洪水猛兽避之不及。

沈弋软硬兼施地跟她讲道理,嗓音郑重:漾漾,你喝醉了,得洗澡。

她吸了吸鼻子:我肚子疼,不能做。

这小姑娘喝醉了满脑子想什么呢?

他好笑又好气,顺着她的意思说:不动你。

趁着人发愣,沈弋煞是艰难地旋开淋浴喷头,试了下水温才给她冲洗。

纷纷扬扬的水花全溅到了深色的衬衫和西装裤的裤脚,他却全然不在意。

被热水冲的一机灵,姜予漾的面容在冲洗越发清丽,如***的芙蓉,身上的皮肤无一处不是如牛奶般白皙细腻。

他挤了一团沐浴露伺候着,但姜予漾应激反应一样躲开了,格外乖顺地推阻着:你别欺负我......

欺负她?他现在这样都叫欺负她,那之前的事算什么?

沈弋哭笑不得,将沐浴露搓成泡泡,流露出仅有的对她的温柔:不欺负你。

草草冲洗完,姜予漾被他裹的和粽子一样,可她还是难耐地扭动着,快要哭出来似的看着他:你没给我垫小翅膀。

沈弋顿了片刻:......

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时,他问了好几遍东西在哪儿,姜予漾醉了就是典型的一问三不知,只是让他出浴室自己找。

将一片东西递过去时,她才肯罢休,又觉得不好意思,眼神醉的朦胧,水汪汪地看着他:谢谢哥哥。

沈弋转过身,灯火昧昧中,笑意僵在脸上:你刚刚叫我什么?

哥哥呀。小姑娘哪儿有什么不妥,还是骄矜又乖巧地这么喊他。

说起来,这不是他第一次帮她洗澡,之前完事后看她累的慌,都是他抱着人去的浴室洗漱。

可她的生理期,他没花心思记过,也不知道她会痛的这般难耐。

高考前一个月,他忽然感冒了好一阵子,在www.irodin.cn家休养时高烧不退,那时候沈赫连和林平芝都在外地,根本抽不开身。

他烧到手臂发麻,嗓音更是哑的说不出话。

小姑娘放学回来,见敲他的房门没回应,才轻手轻脚地进来,格外轻柔地喊道:哥哥,你没事吧?

少年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姜予漾立刻放下书包,伸手过去帮他试探额头的温度,滚烫一片。

她用凉水打湿手帕,覆在他额头上,又将人扶起来喂药。

他虽然意识朦胧,却没忘记入口时药物的苦涩和之后粥的清甜。

这么多年,究竟是谁宠着谁呢?

给她盖好被子后,沈弋烦闷地踱步至落地窗前,这种一切即将脱离自己掌控并不好受,甚至让他没来由地不安定。

他将手机开了机,给许久没联系的沈赫连回了个电话,明明是亲父子,现在却可笑的形同陌路。

沈赫连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讶异,想起自己这个儿子的忤逆又嗓音沉沉地说:老爷子马上八十大寿,即使你去墓地不回家,还是得回来一趟,要不然老爷子该不高兴了。

全程没有提及沈荨一个字。

沈老爷子对这个宝贝孙子可是寄予厚望的,沈弋由他看着长大,生意场的杀伐果断很多都是受老爷子的点拨。

他回应的很简短:知道了。

父子间又是几瞬无话。

还有姜家小姑娘,也一起带回来。沈赫连交待说:你想怎么玩儿我不干预,老爷子叫你回来,肯定跟你的终生大事有关。多余的不用我说,你得好好考虑。

点击免费阅读娇养第7章全部章节!

娇养小说仅代表娇养第7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