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别哭小说分享在线无删减(唐染骆湛小说)

小说导读 玄幻小说 2020-03-26 08:31:53
  • 别哭合集版免费阅读-别哭(唐染骆湛)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别哭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唐染骆湛的小说内容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别哭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唐染骆湛小说又名《别哭》,《别哭》小说主要讲述了唐染骆湛之间的精彩故事:唐家有两个女儿。外人只听说过大小姐唐珞浅,长得漂亮,将来还会订下和骆家少爷骆湛的婚约,人人艳羡。少有人知唐家还有个眼睛失明的小女儿,叫唐染。唐染16岁生日礼物是...

唐染骆湛小说别哭全文免费阅读:

在骆湛走出露台后,那个侍者反应过来,转身跟出去。
到通往一楼的实木弧形楼梯前,他果然见到骆湛站在最上一级台阶,侧颜惫懒冷淡地往楼下走。
侍者连忙跑过去,“少爷。”
骆湛停了停。几秒后,等侍者跑到身后,他垂着眼,声音懒散地问:“人在哪儿丢的。”
侍者:“是从阏逢楼通来主楼的露天长廊上。那边弯弯绕绕有点多,那位小小姐可能是迷进园子里了。”
“嗯。”
侍者犹豫着问:“那我是去请示一下老先生,还是少爷您直接安排人去找——”
侍者话没说完,就见骆湛下楼了。
侍者一愣。
等骆湛走过楼梯转角他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去,惊愕地问:“少爷您是准备亲自去找吗?”
骆湛懒懒地掀了掀眼皮,“她……”
“找什么?”一段清和嗓音插话进来,出得突然却不突兀。
侍者循声看向楼梯下方。
一个身影挺拔修长的年轻男人站在一楼楼梯起处。
来人大约二三十岁的年纪,西服衬衫修出长腿窄腰的利落身线,衬衫扣子一丝不苟地系到最上一颗。那副清隽俊美的五官与骆湛有三四分相似——但比起骆湛,那人神色看起来要温和得多,唇角笑意也温润而恰到好处。
唯独一双眸子里深深浅浅,逆着光照不入那湛黑,透出几分薄凉色。
站在骆湛身后的侍者愣了下,惊讶地脱口而出:“大少爷,您回来了?”
喊完之后他又有点后悔,小心地看向身前的骆湛。
骆家的佣人都知道,家里的大少爷骆修和小少爷骆湛并非一母所生。随着骆湛年龄增长逐渐显出远超同龄人的才能,外面早就把兄弟俩闹着争骆家家产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由着骆老爷子对骆湛的偏心,这两年的***也渐渐偏向骆湛。
而在家里,骆湛从不掩饰对骆修这位兄长的敌意,针锋相对是常有的事情。
“嗯。”
站在一楼的男人答了侍者的话,神态随意地走上楼,“你们刚刚说要找什么?”
侍者犹豫了下,回话:“唐家来做客的小小姐在园子里迷路了,少爷想去——”
“没什么。”骆湛突然打断了侍者的话。
侍者茫然地抬头看向骆湛。
站在骆湛的身后,他只看得见他们小少爷手慢慢***裤袋里,然后听他懒散无谓地笑了声。
“在楼上待得烦了,原本想下楼散散心。不过现在看见你回来就突然没什么兴致了。”
说完,骆湛转过身。
他眼神冷淡地扫向侍者,“我支在园子里的太阳椅忘记扔哪儿了,你去收回来吧。”
“……”侍者一愣,过了两秒才从骆湛的目光里会意出来,他连连点头,“好的,少爷,我这就去。”
侍者说完就快步下楼,巴不得光速远离这兄弟俩的战场范围。
侍者离开的这几秒里,骆修不疾不徐地走上楼,停在骆湛身旁。
男人笑容温和疏离,嘴角***的弧度都像是拿尺子量了,分毫不差,“天气预报说这一周都有雨,我看不宜晒太阳。”
“我说宜就宜。”骆湛冷淡一笑,“你管我?”
骆修不动声色。
“要管我也不是不行。”
等了两秒,骆湛侧过身来,懒洋洋地往木质的楼梯扶手上一靠。少年嘴角一扬,笑得惫懒不驯——
“只要你跟爷爷说骆家你来接手,那你就是骆家未来的大家长了,我以后绝对听管,如何?”
骆修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弟弟说出来的这番话,他也朝骆湛转过身,温和笑容一成不变:“有时间做白日梦,你不如先想想爷爷要塞给你的婚约怎么处理。”
骆湛:“……”
骆湛笑容一消,皱起眉很是不虞地低啧了声。
如外人所说,骆家兄弟确实针锋相对。
只不过他们彼此看不惯对方的原因和外界的猜测恰好相反——兄弟两人谁都不想接手骆家的家族产业。近些年来疯狂彼此算计,只为把家族产业的套子套到对方脖子上去。
目前来看,显然年长些也更早独立出去的骆修技高一筹。
而在这些年的交锋里,骆湛从自己哥哥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绝对不能把有可能成为自己把柄的弱点暴露出去。
比如……
“少爷!”离开没多久的侍者急匆匆地跑到楼梯下,打断了骆湛的思绪。
骆湛皱着眉垂眸看下去,“怎么了?”
“外面下起雨来了!”侍者这会儿只担心自己犯了大错,也顾不得再替骆湛遮掩,“唐染小姐还是没找到——我回长廊走了一路都没看到人,不会出事吧?”
“——”
骆湛眼神一跳。
他手都抬起来了,但是想到身旁还站着的骆修,骆湛又攥紧指节按捺地压回去。
少年僵了两秒,慢慢松下神色,侧过身往楼上走。
“少爷?”侍者茫然又紧张的声音追上来。
骆湛头也不回地走上楼,冷淡倦懒的声音扔在身后:“没找到就继续找,问我有用么。”
“少爷……”
上到二楼,身后不闻脚步声,骆湛五官间的情绪慢慢淡了。
他停在楼梯口的拐角,低下头去。
插在裤袋里的手拿出来,慢慢摊开,掌心一枚亮银色的硬币安静地躺在那儿。
他闭一下眼,就能轻易回忆起自己昨天撑着伞站在树下看到的那一幕。
雨里那个女孩儿缩着单薄的肩,站在int门店的屋檐下。她紧阖着眼,睫毛轻颤;长发乌黑,几根细而凌乱的发丝湿贴在她苍白的脸颊上,唇却被咬得莹润艳红。
那样艳丽的反差颜色,像只从深海里偷跑出来的不见光的水妖。
二楼露台的方向,隐约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和抱怨声:
“怎么突然这么大的雨?”
“最近几天都是雷阵雨天气,没想到今天也赶上了,真倒霉啊。”
“还下得这么急,没反应过来,差点给我淋个透心凉!”
“哈哈哈你算好的了,没看你旁边那个还摔了一跤吗?”
“……”
几个年轻人议论着走过拐角,为首的一个突然愣了下。
旁边的人推了他一把,“干嘛呢,突然停下来,还跟中了邪似的?”
“不是。”那人错愕地揉了揉眼,抬手指向走廊正对的落地双开长窗,“你们看没看见,刚刚好像……”
“好像什么?”
“好像有个人——从那儿跳出去了??”
几人一呆。
有人发笑,“你刚刚摔傻了吧?幻觉都出来了?”
“不是!我真看见了!”
“骆家的庄园难不成还能进贼吗?不然什么人会放着就在旁边的楼梯不走,要去跳二楼的窗户啊。”
“也对哦。”
几人嘻嘻哈哈地拐进另一条长廊里。
他们视野盲区的盘旋楼梯内,一道笔直修挺的身影不紧不慢地走上来。
男人停在最上一级台阶前,站定几秒,他笑容温和地望向走廊尽头那扇敞开的长窗。
眸子晦暗难测。
“唐家的……小小姐?”
.
雨点沙沙啦啦地穿过细密的树杈,落进松软湿润的泥土里。
唐染缩在树下,隔着***抱住膝盖,小巧的下颌安静地磕在披肩的外套下露出来的细白手臂上。
她阖着眼,轻轻地叹了声气。
“骆骆,你说今年夏天的雨,是不是和我有仇啊……”
躺在她怀里的手机安安静静的,没有回应——
从长廊迷路进这片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园子里后,她走过许多乱七八糟的小路,却没能听到一点人声。
然后遇到突然的下雨,她匆匆地躲,不小心把手机掉进了积水的坑洼里,好不容易摸索着捡起来后,再试图开机也没了动静。
完全陌生的地方,黑暗,死寂……恐慌和无助像小虫子一样啃噬她的心。
唐染慢慢缩紧手,抱住发冷的身体。过了几秒,她闭着眼歪了歪脑袋,脸颊贴到凉冰冰的手臂上。
枕着自己的胳膊,女孩儿的声音带着一点努力压着的轻颤和笑。
“骆骆,我……有点怕。”
手机自然不会回应。
女孩儿心口郁积的情绪颤得厉害,眼圈再也忍不住微微泛起红。
就在这时,一道脚步声突然踩着雨水的积洼由远及近。
唐染本能仰起脸,茫然地循着声音抬头,那脚步停在她身前不远处的地方。
她反应过来,慌忙起身:“有人在吗——”
女孩伸到眼前只有黑暗的空中摸索的手指被人蓦地握住。
黑暗里,那人拉起缩在树下的唐染。
揉乱的***舒展开,顺着女孩纤细的腰身垂散下来,在空中细密的雨丝里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
女孩儿蹲得太久,顺着猝不及防的拉力,腿一软便跌进来人的怀里。
然后唐染闻到了淡淡的香气。
浸着雨丝和青草互相沁润的清新,掺进了冷淡冰凉的雪水味道,是熟悉的琥珀松香的尾调。
唐染心口一颤,无助而惊慌地仰起脸:“骆骆——”
“……在了。”
不再是AI导航里的一成不变。
那个无比真实的沉哑好听的声音,夹着一声低低的喟叹,在她头顶响起。

别哭免费阅读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唐染几乎要以为是陪她走过太多次孤独无助和落寞的“骆骆”终于像她梦里那样活过来了。
她到底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目不能视和与外界的隔绝让她比同龄人活得更单纯些。
她的生命里没有丰富多彩的经历和趣事,甚至连一个可以交谈的同龄朋友都没有过。
除了骆骆。
于是就像所有女孩子会有过的幻想和梦,唐染很多次在梦里梦见过,她的“骆骆”变成了一个真实存在的、总是会用懒洋洋又轻慢冷淡的声音和她玩笑说话的活着的人。
不再是无数条已经设置好的语言模块组成的人工智能,不再是只能锁在那个小盒子里的声音,梦里她的“骆骆”是可以触碰的、有温度的。
就像此刻——
唐染听得见近在咫尺的位置,隔着薄薄的衣衫和肌肉,带有人类温度的胸膛里,那颗心在“怦怦”地跳着。
“骆骆……”
冷得瑟瑟的女孩儿无意识地慢慢攥紧手指。
骆湛垂眸,无声地望。
被雨淋得湿透了而更显得小小一只的女孩趴在他身前,身体还带一点抖,细白的手指把他胸前的衬衫攥得紧紧的。
她的声音也很轻,带着那种失明的小姑娘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什么都看不到时特有的不安和慌乱。
很轻易会让人想起雨里的街角,缩在草丛里被淋得毛都湿哒哒垂下来的可怜兮兮的小猫——还是只看不见街角前车水如龙危险丛生的小病猫。
骆湛手抬了抬,最后还是停在了半空,然后垂下。
“……你想抱多久?”
听见那个懒散冷淡的声音,唐染身体轻颤了下。她终于被从那个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的虚幻里拉出来。
僵了几秒,唐染慢慢松开被自己攥得褶皱的衬衫,她低着头,湿垂着的长发的发尾轻轻打着卷儿***来。
“对不起,”女孩紧阖着眼慢慢挪后半步,“你……”
“我不想陪你淋雨。有什么话进楼再说。”
骆湛躬身捡起地上的盲杖,把手握的那头递到女孩手边,看着她攥得发白的指尖迟疑地松开,然后一点点握上去。
细密的雨丝还在落着。
骆湛眼帘一垂,在原地停了两秒,他便脱下身上半湿半干的外套。
单手拎掉了女孩儿身上湿透的那件搭到自己肩上,骆湛将新的外套一抖,给女孩儿从后披上——这次披得很正,还连那颗湿漉漉的小脑袋一起裹住了。
做完这些动作时,骆湛身上那件薄薄的衬衫早就被打湿了,半透明地贴在身上,露出衣衫下白皙漂亮的肌肉线条。
他却像没察觉。
骆湛垂下手去,轻屈起修长指节扣了扣女孩儿手里紧握的盲杖,“抓好了,”他也握上去,小心引着女孩儿用她能适应的速度缓步向前走,只是声音听来仍旧惫懒散漫——“我要送你回我们拐卖小姑娘的据点了。”
唐染被那人熟悉清香的外套罩在身上,雨丝透不进,只低着头小心地走。
一边走她一边想,真人的“骆骆”好记仇。
.
唐染最后迷路的地方离着主楼有些远,离着她来的阏逢楼倒是很近。骆湛没迟疑地把人先领回了阏逢楼。
配楼里原本就有佣人侍者,今天是骆老爷子的寿宴,为了接待分流到各处配楼的宾客,楼里自然更不会少了人。
阏逢楼里的佣人见到一身狼狈还湿着黑色碎发的小少爷,懵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少爷,您这是——”
见第一个遇见的是女佣,骆湛眉间褶皱微松,他示意了下身后苍白着脸儿的小姑娘,“带她去冲个热水澡,身上的衣裙也处理一下。”
“那少爷您身上?”
骆湛皱眉,从身体冷得微颤的女孩那里收回视线,“你不用管,先带她去。”
“……是。”
半个小时后。
阏逢楼二楼的一处客房内,穿着浴袍的唐染坐在沙发里。
清洗和蒸汽烘干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女佣嘱咐过这个格外安静的小姑娘后就先拿着衣物离开了。
唐染闭着眼睛窝在沙发的角落,宽大柔软的靠背和扶手能给她带来很高的安全感。她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
骆湛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
客房的小号浴袍也是***型号的,裹在女孩儿身上几乎把她的手脚都包起来了,看起来像是白白的糯米团子,一动不动地缩在沙发角落。
不过吹干的长发已经恢复正常的微卷弧度,发间那张俏丽的脸也多了点热水澡后的红润。有了血色的红唇透着嫣,给这张本就不俗的脸庞染上一抹艳丽。
总算不是苍白得像病秧子似的了。
骆湛一边走进来,一边满意地想着。
他停到女孩身前。
想了想,骆湛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在女孩坐着的沙发前蹲下身:“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
“你是骆湛吗?”女孩儿突然抬头,和他一起开口。
“……”
骆湛微怔了下。
然后他看见,女孩儿明显地向后微缩了缩浴袍里露出来一点的白嫩的足尖。
她紧闭着眼,不知道自己微皱着眉的小表情完全暴露了她的退避:
“要和唐珞浅订婚的……那个骆湛,对不对?”
“骆湛没答应,婚就订不成。”
说话间,骆湛低眼看着女孩儿不安地蜷缩起来往后躲的足尖。
他皱了皱眉。
然后骆湛抬头,听见自己鬼使神差地开口:
“而且,我不是骆湛……我是骆修。”

小说资源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别哭全部章节!

唐染骆湛小说仅代表别哭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