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纯爱

小哭包小说txt分享无删减 夏以陆行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完本纯爱 2020-05-18 19:09:30
  • 小哭包合集版免费阅读-小哭包(夏以陆行)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夏以陆行的小说内容全章节资源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小哭包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夏以陆行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小哭包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夏以陆行的精彩故事:陆行从小就知道他是陆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哭包被爷爷领进家门。小哭包才是正牌豪门千金,他是冒牌的。陆行默默回房间收拾行礼打算离开,小哭包突然来敲...

夏以陆行小说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

“行哥,你说你这几天窝在家里做什么?兄弟几个叫你好几次也不出来。”
十六七岁的少年翘着二郎腿,一边说一边往嘴里丢了颗花生米,他这副作态和纨绔子弟没有区别。
“是啊是啊,行哥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我们无聊死了,叫你三四次了,你还推三阻四,我都快怀疑你是不是在外头有狗子。”
娃娃脸的小少年附和着。
他两只手捧着手机,手指被快的在屏幕上滑动,话音落下,便传来一声‘First Blood’。
“菜鸡,你又送一血!”
这道声音略显沉稳,可里头的嘲讽怎么掩都掩不住。
万锦气愤的把手机扔到沙发上,愤恨道:“你可闭嘴吧,对面打野住中路了,你在哪!”
“在你心里。”霍成燕头也不抬道。
万锦:“………………霍成燕,我求你做个人!”
岑右铭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后又往嘴巴里丢了一颗花生米,含糊不清道:“菜鸡啊菜鸡,老子带你飞你不要,老霍一人带崩你。”
万锦立刻把身边的薯片朝岑右铭砸过去,“上一把谁演的老子?怎么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岑右铭单手接住薯片,顺手把包装撕开,嚼着薯片道:“再不动,队友举报你挂机了。”
万锦撇撇嘴,正想把手机拿起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先他一步把手机拿走。
五分钟后——
“Victory!”
陆行身侧的沙发上,三个脑袋凑在一起。
万锦:“你们说行哥今天是怎么了?”
岑右铭:“不知道,进来到现在,一句话没说过。”
霍成燕:“我国服野王都挂机了,他还能拿放个大都分叉的妲己虐泉,谁惹他了?”
有人提出疑问——
岑右铭:“不会是被人甩了吧?”
万锦:“得了吧你,天底下有人敢甩行哥?”
岑右铭:“那是表白被人拒绝了?”
霍成燕:“能不能来个靠谱点的猜测?”
岑右铭:“这还不靠谱?男人郁郁寡欢无非就这两个理由。”
万锦:“你以为行哥是你啊,海王!”
岑右铭:“你这么说我就不服了,我怎么就海王了?”
霍成燕:“你就说说你列表里有几个小姐姐?”
万锦:“百八十个吧,你不是海王是什么?”
岑右铭:“………………喂喂喂歪楼了!”
‘哐当’包厢的门被关上。
三人面面相觑。
万锦:“行哥……”
霍成燕:“是真遇着事了……吧?”
三人继续面面相觑。
霍成燕:“看什么?快去追啊,要是他想不开怎么办?”
万锦:“这好像是海王上个女朋友哭着跑开的时候我跟他讲的话。”
岑右铭:“………………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还有个忙要行哥帮,不能就让他这么走了。”
………………
宽大的包厢里,两人霸着麦克风,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鬼哭狼嚎。
沙发上的人笑作一团,时不时叫好。
“冉冉,听说今天你还请了陆行来?”小姐妹挽着方冉的手臂,好奇道。
“那可不,今天可是冉冉生日,陆行他不来像话吗?”另一个小姐妹也挽着方冉,得意道。
方冉享受着两个小姐妹一左一右的吹捧,心情十分不错。
她道:“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我也只是问了一句,没想到他会答应。”
“要不是心里有你,哪里会答应的这么快?”小姐妹嘻哈道。
“你可快别说了,冉冉脸都红了,要是被陆行知道你欺负冉冉,没准和你没完!”
“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唉,冉冉这么好看,怎么就便宜了那家伙?”
她才有模有样说完,包厢的门开了。
两个少年站在门外,一个嘻嘻哈哈,另外一个冷着一张脸。
包厢里十分嘈杂。
除了两个鬼哭狼嚎的麦霸之外,桌边还围了几个人在摇骰子罚酒。
突然打开的门,让包厢为之一静。
所有女孩都忍不住坐直了,企图展露出最美好的一面。
男孩也没了刚刚的肆无忌惮。
所有人都因为陆行的到来收敛自己。
陆行飞快看向岑右铭。
岑右铭讨好的笑了笑,用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行哥,兄弟欠的人情可就靠你了。”
陆行睨着岑右铭,还没动作,方冉已经迎了出来。
她今天穿了一身温婉的淑女裙,头发也找了造型师专门打理过。
她低着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刻意留在两颊的发丝垂在锁骨上,随着她低头的动作轻轻摇摆,无端惹人心痒。
陆行瞥了一眼试图装死的岑右铭,淡淡问道:“有事吗?”
方冉羞怯道:“行哥,今天是我生日,这才拜托右铭请你过来,你别生气。”
她说完,渴盼的看着陆行。
陆行眉头拧起,没说话。
方冉没得到回应,有点失落,很快又扬起笑容道:“行哥,你快进来,大家都玩了好一会儿,就差你了。”
陆行依旧没说话。
岑右铭扯了扯陆行的袖子。
陆行隆着的眉头又高了些,这才道:“生日快乐,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陆行撂下一句话,转身,头也不回离开。
方冉瞬间失语,包厢里的人也面面相觑。
岑右铭头疼的看着陆行的背影,捧起手,拜佛似的拜了拜。
“抱歉抱歉,行哥今天比较忙,我也还有事,就先走了!”
岑右铭也不等方冉什么反应,说完就连忙追了上去。
方冉咬着唇瓣,尝到了水***味的唇膏,也感觉到身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丢脸,丢脸极了。
她前一秒还享受着小姐妹的吹捧,后一秒陆行连门都没进就走了。
她几乎可以感觉到某些目光里几乎要凝成实质的嘲笑。
方冉不甘心就这么让陆行走了,紧着拳头,同样追上去。
………………
“还有什么事吗?”陆行压着心头的暴躁,语气里却不可抑制带出几分烦躁。
方冉听着,有点难过,却还是鼓起勇气抬起头来。
“陆行,我——”
恰巧这时,陆行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陆行看着来电显示,道:“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方冉深吸一口气,压下泛到脸上的红晕,体贴的点点头。
陆行转身接通电话,“闻爷爷,怎么了?”
陆管家:“少爷,已经晚上九点了,您和大小姐什么时候回来?”
陆行:“我?我可能——等等,你说夏以还没有回去?”
陆管家:“少爷,您的意思是大小姐已经回来了?我刚刚问过小玫,她说……”
剩下的话陆行已经听不***了。
他随手把手机抄进口袋,想也没想就往外跑。
方冉看着他跑开的背影,大叫了一声陆行的名字,陆行却跟没听见似的径直往外跑。
偷偷躲在暗处试图吃瓜的三人也忍不住冒了出来。
万锦:“行哥刚刚是怎么了?看起来很急。”
高又铭:“我刚刚好像听他提到一个名字,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霍成燕:“去看看?如果不是急事,阿行不至于一句话不说就走。”
三人打成共识,又尴尬的看一眼墙边红了眼眶的方冉。
万锦和霍成燕悄悄走开。
岑右铭尬笑一声,试图安慰。
“那个,方冉,行哥是真的有急事,你的事要是不急,另外找个时间跟行哥说吧……”
方冉忍住要掉出眼眶的眼泪,胡乱点点头,一下跑开了。
她为了在自己生日这天和陆行告白,整整准备了一个月!
她想过被接受,也想过被拒绝,怎么也没想到表白还没出口,就被个电话破坏了。
到了外头,冷冷的雪花打在陆行脸上,他才停下。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夏以的电话号码,也不知道这时候能去哪里找她。
朦胧大雪之下,他忽然想起了自己中午离开时,夏以欲言又止的神情。
他把人带出来,人却在他手里丢了。
陆行红了眼。
妈妈失去意识前,还惦记着夏以。
她要是知道爷爷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夏以被他弄丢了,会不会后悔当初养了他?
恰巧这时,他身边停下一辆悍马。
车窗摇下,露出霍成燕的脸,他道:“阿行,这个点这个天气,一时间你怕是拦不到车,要去哪,我们送你。”
心头紧绷的弦稍稍松开,陆行抹了一把雪花落到他脸上化开的水渍,拉门上车,报了中午最后见到夏以的地点。
刚刚还极为跳脱的万锦和岑右铭一个比一个安静,也没试图探究什么。
车很快到了书店外的街上。
晚上九点,雪又下得极大,街上早没了人。
环视而过,四处空落落。
没有夏以。
陆行捏着拳头,任由风雪刮在脸上。
他不死心走到书店边上,环顾一圈,依旧没人。
真的不在。
他把人丢了。
陆行喉咙发紧,一股颓然从他心底升起。
这么大的雪,她不在原地待着等人来找,能去哪?
霍成燕三人见他这模样,基本也猜到他在找人,正想说话,忽然看到陆行盯着书店边角的花坛,一动不动。
三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隔着大雪,依稀能看到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小小的人影缩在花坛角落里。

小哭包全文阅读

也许是冻得太久,也或许是雪天的朦胧,让她一时之间无法看清少年的脸。
也就在那一瞬间,少年低下头,光洁孤傲的下颚也跟着贴向锁骨,本来朦胧的脸庞清晰地展现在夏以面前。
真好看。
她心头迷迷糊糊感叹着,已经快要眯上的双眼也忍不住睁大了些。
微醺的暖黄色光芒下,女孩翘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她张开嘴,干涩的唇瓣轻轻碰撞了一下,吐出短短两个字,“陆行……”
浅浅的声音,有气无力。
夏以抱着手里的几本书,试图站起来,却因为蹲得太久,双腿麻木失去知觉,踉跄一下,整个人向前栽去。
陆行手疾眼快把人扶住,她手里的书却哗啦啦掉了一地。
一下趴伏在宽阔微冷的胸膛,夏以心头渐渐松下。
她抬起手,突兀握住了那只放在她肩头上将她托住的手。
冷如冰块的触觉让陆行不自觉颤抖。
把额头磕在他胸膛上的女孩似乎有点儿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小小吸了口气,缓缓说道:“不要……不要丢下我……”
陆行心头狠狠一颤,双手忍不住缩紧,片刻后,他无情地吐出一句,“你是猪吗?”
也许是这个问题太过深刻,夏以迷迷糊糊从他胸膛上抬起头,迷茫的双眼也晶亮了些。
一时之间,她没说话,只是仰着脑袋,望着面前冷着一张脸恨不得把她丢出去的少年。
飞雪飘零,仰着脑袋的女孩忽然偏了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些许纠结,随后看向陆行,以十二万分的严肃态度道:“不是,我不是。”
她努力重复了一遍,试图告诉陆行,她不是猪。
陆行冷睨着她,一言不发。
夏以却好像懂了他眼中的意思,缓缓蜷缩起手指,把那暖暖修长的手握在手中,想说什么,眼中又掠过一抹迷茫,缓缓道:“你好暖和呀……”
她浅浅感叹完,双手一张,一把将面前的人抱住,把脑袋埋进他暖烘烘的胸膛,有模有样蹭了蹭,还一本正经评价道:“暖和,我喜欢。”
陆行:“……你怎么了?”
她这模样明显不太对劲,像是喝了三斤白酒。
“嗯?”她发出一个浅浅的疑问,又很快收回了搂在陆行腰上的手,一起送进他敞开的外套里,张嘴便道:“好暖和。”
陆行蹙着眉头抬手,放到夏以额头上,隔着刘海都能摸到她额头的滚烫。
陆行飞快撇开她的刘海,等手指触碰到额头的炽热时,他立刻把人抱了起来。
高烧!
“老霍,去医院!”
一声高呼,陆行完全没了刚才的冷漠无情。
突如其来的失重让夏以小小惊呼一声,下意识搂住了陆行的肩膀。
恍惚间,她看到了散落在地上的书,立刻道:“我的……我的五三……五三掉了……”
夏以一边叫着一边挣扎着要下地。
陆行见她高烧得已经脑子都不大清楚了还惦记着地上几本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是要命还是要书?”
他恶狠狠的,试图恐吓她。
夏以瘪了下嘴,眼角泛起红痕。
陆行以为她老实了,抱着她就要走,哪知她忽然蹦出一句,“要书!”
这声音比刚才大,想来是下了决心。
陆行气得发顶都竖直了些,恨不得立刻把人丢下转身就走。
可现在,夏以原本苍白的脸也因为高烧渐渐爬上了红晕。
陆行一想到这是自己的疏忽,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人丢下。
他一把箍住她乱动的手,大步往外走去。
一边安静如鸡的三人见了这阵仗,立刻殷勤起来,开车门的开车门,开车的开车。
幽闭狭小的空间里,所有人都放轻了呼吸,唯独坐在陆行腿上的人在闹腾。
“我的五三……”夏以小声囔囔着。
她动了动手,发觉自己完全被身边的大魔王禁锢着,委屈得红了眼眶,眼角也跟着染上点滴泪意。
陆行轻嗤一声,对她如此看重几本书的行为表示不屑。
……………………
到了医院,夏以发烧到39.8度,医生给她打了一针后,她很快就窝在陆行怀里睡着了。
陆行给她办理了住院,又给陆管家去了电话,这才把帮着他忙了半个晚上三个小伙伴赶回家。
八卦三人组离开医院却没急着回去,而是在车上展开了疯狂的讨论。
万锦:“那个小姑娘是谁?”
岑右铭:“我就说今***哥不大对劲是和女人有关吧?行哥果然是背着我们在外头有了狗子。”
霍成燕:“那么好奇的话,过两天找阿行问问不就成了,他又不会不说。”
万锦:“说得这么轻巧,我就不相信老霍你不好奇那小姑娘是谁?”
霍成燕睨了万锦一眼。
“好奇你就能猜出那小姑娘的身份了?阿行什么事我们不知道,要他真有了狗子,怎么可能瞒到今天?”
岑右铭:“这要不是狗子,我直播吃键盘!你没看刚刚那小姑娘的模样吗?天底下有谁敢在行哥面前那么闹腾,行哥都快被她气死了。”
陆行暂且不知道八卦三人组的讨论行为,他看着睡在病床上比昨天第一眼见到还要乖巧万分的夏以,整个人往墙壁一靠,颓然叹了口气。
他从出生,别人就告诉他,他是天之骄子。

本站点评

小哭包 全本完整版全集全文阅读免费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免费全文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资源。

点击免费阅读小哭包全部章节!

夏以陆行小说仅代表小哭包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