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都市

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完本免费txt全章节 孟和玉杜遥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青春都市 2020-06-10 09:20:27
  • 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合集版免费阅读-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孟和玉杜遥)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在线阅读

    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孟和玉杜遥的小说内容免费全集资源

    点击在线阅读>>

皇后每天都在装乖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孟和玉杜遥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孟和玉杜遥的精彩故事:孟和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闻所未闻。他最终收回视线,嗓音平静如水。杜遥一怔,没想到会等到这个回答,照理说她猜的应该八九不离十,怎么会...

孟和玉杜遥小说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全文免费阅读:

孟和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闻所未闻。”
他最终收回视线,嗓音平静如水。
杜遥一怔,没想到会等到这个回答,照理说她猜的应该八九不离十,怎么会“闻所未闻”?
难不成……这人没上过高中?
她不气馁,转念又给自己打气,讪笑道:“这口诀的确拗口难解……”
“又闻六殿下钟爱音律,可也爱听小曲儿?”她眼睛亮亮,故作出一副天真的姿态。
虽没说几句话,孟和玉就看出眼前这人的聒噪本性,微抿唇,有些不耐,想看看她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什么曲儿?”
杜遥对孟和玉眼底情绪毫不在意,笑得乖顺,煞有其事地清清嗓子,深情款款地开口:“明月~几时~有~”
她嗓音清亮悦耳,却只一句就停住,继而用那双顾盼神飞地美目看向孟和玉,目光期待,希望他能接出下一句。
王菲总可以吧?总该够全年龄了吧?
可孟和玉仍是面无表情,一张脸冷得像是万年寒冰,两人就这么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子。
杜遥不死心,一咬牙心一横,假装无事发生地又唱了一次,可面前人却偏像是块榆木疙瘩,臭着脸,没半点开窍的迹象。
就这么被晾着,孟和玉连句话都没说,杜遥心情也急况下转,尴尬无措起来。
虽然杜遥不想承认,但孟和玉的目光的确更像是在看一只会说话的“海狗”。
的确,莫名奇妙突然开口给别人唱小曲儿这种事未免太过唐突。
就在她终于撑不住尴尬,打算硬着头皮唱全集首的时候,却听见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叹,孟和玉微蹙着眉别过眼,似是不耐地念出一句:
“……把酒问青天。”
杜遥心里一惊,心情像是坐了云霄飞车,眉眼弯弯,说出的话都是掩不住的欣喜之情:“我就知道你也喜欢王菲!”
谁知孟和玉轻抿一口杯中的茶,睨她一眼,开口:“我不喜欢王菲,我喜欢苏轼。”
杜遥一哽,心说这人还挺瞎讲究,装得挺文艺,书里的孟和玉哪儿这么傲娇,刚想开口调侃,就又听见他继续说:
“王菲是哪个诗人?”
他声音轻轻,语调随意,到底没能明白“海狗”说的“奇变偶不变”是什么,也没能明白眼前人期待目光里的特殊含义。
“……”
杜遥如鲠在喉,三番五次被闹得心里烦躁无比,耐心也被磨了个一干二净,深吸两口气,最后一次摆出假笑,咬牙开口,索性摊牌:“六殿下可听过‘现代人’一词?”
*
装了大半个晚上,杜遥身心俱疲。
心里虽失望,却也莫名释然轻松,行迹也就继而狂放随性起来,她随性地斜倚着交椅,全然没了低头顺眼唯唯诺诺的大家闺秀模样,淡淡然瞟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孟和玉,对自己先前小心翼翼的表现十分后悔。
她想起自己问完最后一句,孟和玉目光嫌恶表情鄙夷的那句:“现代人zjtechexpo.cn是什么流派?”
简直对牛弹琴!
杜遥一拍脑门,恨得不行,心里愈发烦躁起来。
本以为自己能有个相同境遇说得上话的人,哪知根本就是误会一场,转念想到书里头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少年现今真得了疯病,变成了这副阴郁沉默的鬼样子,更甚以后还要历经亲人离散惨死,自己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结局,又觉得唏嘘可怜,忍不住多看孟和玉几眼。
结合自身经历,她是最恼鸠占鹊巢的无耻之徒,但这说到底是旁人的家事,自己既没有立场更没有资格去管。
何况……如今自保都难,她哪有资格去可怜别人。
又瞄一眼孟和玉,心里莫名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恼,明明有能力有责任,又身处漩涡,偏偏非要风轻云淡不争不抢,这就是自私,活该。
猛深吸口气,按下心里莫名的恼火,想想书里头老孟家儿女们那个不争气的样子,杜遥表情忽明忽暗,咬牙切齿夹杂着深呼吸小声嘟囔,若有心细听,就能听出她牙缝里挤出来的是无限重复的一句:“关我屁事关我屁事关我屁事……”
当初随手翻看的时候还能当是瞎扯淡,但现在,自己真的在书里的世界,正目睹着自己不希望的事情发生着,杜遥一边把故事带入自己气得心慌,一边自我洗.脑避免自己心梗。
就在杜遥在“气到心梗”和“关我屁事”两种情绪间反复横跳之际,少女特有天真甜软的嗓音突然响起,带着笑意和轻快的脚步声:
“奶奶,哥哥!”
杜遥下意识抬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嘴里嘟囔的最后那句“关我屁事”顿时断了后半截。
现在事情可能真跟她有关了。
*
“奶奶你看,这是我亲手做的,你快尝尝!”孟知宁打开带来的深红食盒,桂花糕摆在其中,看起来诱人可口。
太后换好衣服,四人坐定,孟知宁歪着脑袋,笑意盈盈,天真讨巧,惹人怜爱。
“不急,”太后看着她满目怜爱,拿起御膳房准备的茯苓夹饼,咬了一口,“好的东西留到后面。”
孟知宁显然对这话很是受用,眉眼带笑,转头朝孟和玉那边推推:“那哥哥你快尝一口。”
孟和玉不动声色地喝了口甘甜的花果茶,脸不红心不跳的:“我不喜欢吃甜。”
“嘁,”小丫头撇撇嘴,转头对准了一边半天都没什么话的杜遥,“杜姐姐吃口吧?”
杜遥没说话,稳了稳呼吸,不自在地眨眨有些涩的眼睛,鼻子酸得有些难受,接过了桂花糕。
她并不喜欢甜食,但看着面前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还是毫不含糊地咬下。
说实在话,她杜遥倒霉穿进书里,比起自己的生死性命,更担心的是自己那个亲妹妹。
本来听见耳熟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抬眼一看,眼前身着丁香色衣服的少女竟长了张跟杜宁一样的脸,她独自担惊受怕,也只怕杜宁吃不饱穿不暖受人欺负,现在猛地见了自己最亲近的人,耳边像是炸了惊雷,心里灌了铅一样难受,连基本的请安都忘了。
桂花糕外表雪白软糯,咬一口,是黑色的馅儿,脆脆的。
口中的苦涩蔓延开,杜遥咀嚼的动作猛然停止,带着不好的预感,对上那双亮晶晶的少女眼,狠狠心,把口中圆咕隆咚的一团直接咽了下去。
“这馅儿……”虽然知道不可能,杜遥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巧克力威化?”
孟知宁眨眨眼睛,虽不知她说的“巧克力威化”是什么,还是乖乖回答:“不是,第一锅糊了,我又裹了一层,蒸的第二层。”
太后低头专心吃茯苓夹饼,孟和玉一心一意喝花茶,悄无声息,仿佛听不见两人的交谈。
杜遥嘴角一抽,没说话,好半晌,又咬了一口,边嚼边夸:“很聪明……”
厨艺头回得到夸奖,孟知宁开心地像朵开了的向日葵,语气都轻快起来:“杜姐姐,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小姑娘支着脑袋,持续开心,“杜姐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虽然我们没见过,但是我头回见你就觉得熟识,好似上辈子见过一般。
“这宫里你初来乍到,估计还没几个熟人,可以多来找我玩玩。杜将军骁勇善战,想必姐姐你也一定很厉害,哎呀我忘了……杜姐姐你也节哀顺变,要是思念你爹爹了可以跟我谈谈心。
“杜姐姐,你若是信我,大可将心中的苦楚与我倾诉一番。”
孟知宁到底是个天真小姑娘,受了夸奖,就语带真诚一股脑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杜遥咽下口中难以形容、黏糊糊的一团,看着她,没提姐妹情深这档子事,莫名扯了个别的话题:
“你知道吗,我之前有个妹妹。”
孟知宁皱着张小脸,乖得可爱:“怎么了?”
杜遥缓口气,继续说:“她跟你……”
孟知宁不解其意,猜测道:“与我模样相似?”
杜遥点点头,又咬了一口桂花糕,嚼起来咔嚓咔嚓的:“而且她……”
“也喜欢甜点?”孟知宁又猜。
杜遥再点头,吞下口中的东西,把剩下的扔进嘴里,继续说:“而且她……”
“也喜欢桂花糕?!”孟知宁惊奇。
“不是。”
杜遥摇摇头,勉强吞下最后一口,锤锤像是被塞了棉花一样的心口,灌了口茶,不紧不慢地说:
“她做的东西跟你做的东西一样难吃。”
“……”
*
杜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其南宫的,脑子里迷迷糊糊想的全是书里惨死在边疆的孟知宁,一想起来跟自己亲妹妹一样的那张脸,她心里就满是悸恸。
难吃归难吃,杜遥到底把那盘桂花糕全给吃了,兴许是托了那盘“双层”桂花糕的福,一直到鸡叫,她胃里都没能好受下来。
杜宁有她守着,乐乐呵呵吃穿不愁,小公主一个;这个孟知宁就不一样了,这丫头跟老六一个妈,柔嫔不受宠性子柔弱,老六又不争气,搞得一家三口最后没有一个好下场……
或许,她的杜宁现在也是这样一个举步维艰境况……
她闭眼,不敢往下细想。
杜遥从来没有觉得哪个夜晚这么难熬过。
天终于蒙蒙亮,鸡叫,胃仍在隐隐作痛。
她终于翻了个身,睁眼,叹口气,望着那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的黑蓝,虔诚无比:
“老天爷,我们等价交换,你可要护好我的杜宁。”

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全文阅读

其南宫,夜。
杜遥惊醒,四周是无尽的黑暗。
“杜宁?”
杜遥浑身是汗,对着看不见手指的黑暗试探着叫出声。
有人应答,随后是脚步声,开了门,是秉烛揉着眼睛的娉茵。
记忆被连接,杜遥微叹口气,不得不认清现实,这果真是书中的世界,不过鬼门关前走了两遭,还能有幸活着,已算是老天保佑了。
哀嚎一声,杜遥认命般倒在了床上。
几句话简单交谈下来,杜遥才算是勉强摸清楚了情况——
自己摔进湖里之后,这不会水的小丫头在岸边只顾着哭喊,一边的孟琼香领着人站在岸边抱胸旁观,跟赏景似的,不亦乐乎。
眼见自己要没了命,孟和玉突然出现,一个猛子扎进湖里,自己才换来一条小命,随后招了太医,无碍,开了解暑清热的汤药,一觉昏睡到现在。
闻言,杜遥皱着眉咂巴咂巴嘴:“大晌午的,老六往御花园跑什么?”
被推下湖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清楚,只对突然冒出来的孟和玉感到好奇,这老六在书里不过是个不起眼的角色,她左思右想,实在想不起关于孟和玉的特殊记忆点。
娉茵偷偷摸摸地瞟了一眼杜遥,自家小姐今天言谈举止都奇怪的很,她心里不禁有些害怕,又只能乖乖回答:“六殿下大病之后,性情大变,太医说多出去走走有益疏解郁结。此后,听闻柔嫔娘娘便常将人撵出殿去。今日约摸是恰巧转到御花园了罢。”
“性情大变……?”杜遥抓住关键,细细揣摩着几个字眼,却怎么也想不起书中这段。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怎么个性情大变?”
娉茵皱着眉头回忆,一边想一边回答:
“六殿下本是温良和善的菩萨性子,生了场大病好不容易把命救了回来后便像是换了个人,起先是整日整日地昏睡,谁问也不答话,听闻会在梦中嘶吼发狂,发起疯来伤人伤己,无一人敢上前唤醒他,只由着他摔打发疯,到了白日,便又是沉默不语,痴呆乖驯若稚童。”
“他既然性情若此,又怎么会下水救我?”杜遥不解,顺着她的话往下问,这事听起来只觉得蹊跷,像是怪谈。
“唉——好在柔嫔娘娘日夜陪伴,整整六个月,陪着六殿下散心喂药,如今六殿下的疯病已经基本好了个大全,虽仍是寡言,但精气神已似常人,脸上也见了笑,只是全然记不起之前发病的事了。”
娉茵耐着心回答,暗自打量杜遥,今日这架势只觉得与那六殿下相似,怕她也突然发了疯病。
好在杜遥只是迷糊着脸皱着眉,除了问些宫中人尽皆知的事情,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之外,一直到寅时都没有发疯犯傻的迹象。
兴许是日头晒昏了头,着了迷罢。
娉茵自顾自地劝慰自己。
“小姐,天都快亮了,就歇了吧,金公公今天来过了,说是若无大碍,就去给太后殿下请个安,免得她老人家担心。”
说着,她打了个哈欠,困得紧。
“行,你回去歇了吧,明天咱们就去。”
杜遥跟着打了个哈欠,挥挥手,让她下去,虽然还是觉得古怪,也不好再多问什么,不过既然住在这宫里头,就不愁没有机会见到那个六皇子。
杜遥已经躺在床上盖好了凉被,脑子里都是书里的内容,想起那个不争气的六皇子和娉茵提起的疯病,只觉得唏嘘,撇撇嘴闭上了眼睛。
娉茵起身,拿了桌上的油灯走出门,临踏出门,像是叹息般念了一句:
“柔嫔娘娘也真是个可怜人,自己儿子发疯,整六个月,只说了一句话。”
杜遥闭着眼睛,漫不经心地接话:“他说了什么?”
娉茵带着油灯掩好门,屋里瞬间陷入黑暗,只留下娉茵临走前的一句回答:
“他说,‘今朝何朝?’”
“……”
杜遥脑中的某根弦猛然绷断。
*
书里的老皇帝有五子,其中,老二跟老六最为出众。
孟和玉作为老皇帝的六儿子,才情、相貌、骑射样样出众,本该是做太子的最佳人选,偏偏只败在优柔寡断的妇人之仁上。
像是娉茵说的那样,“菩萨心性”。
为君者,最忌仁在前。
老六最终没当上皇上。
书里,孟和玉作为老皇帝亲儿子,不仅没当上皇上,还被老二挖眼敲碎膝盖和肋骨,最终折磨致死。
按说夺位这档子事向来***残忍,杀人手足基本是常规操作。
关键那孟老二不是老皇帝亲儿子。
他娘兰贵妃水性杨花,给老皇帝扣了顶绿帽子,老皇帝还乐呵呵儿地给人喜当爹,最后孟老二当上皇帝转头就把江山换了他亲爹的姓,老孟家的家底一点儿没留,全拱手让了别人。
杜遥之所以觉得那宫廷文暗黑又狗血,说的就是这个理。
全书里,老二作为私生子,阴狠毒辣,过五关斩六将,大结局愣是让反派赢了,真有够叛逆的。
这本来跟杜遥一点儿关系没有,她看书时也只觉得通篇都在瞎扯淡,但现在自己就在故事里,那些书中没有好下场的角色就活在自己眼前,等着结局的到来,等着老孟家的江山被毁的一干二净。
结合老杜家的那点儿破事,她难免胡思乱想对号入座,心里有些不好受。
活脱脱一部《老杜家纪实录》。
杜遥想想都觉得心悸。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会儿杜遥有点怀疑那破书根本就是杜宁背着她偷偷写的。
还写了个狗屎一样的破结局。
杜遥脑子乱糟糟,最终还是睁着眼睛挨到了天亮。
*
第二天傍晚时,杜遥提前吃饱喝足,换上尖晶玉红的圆领长衫,飞燕草蓝的马面裙边上是用金线绣成的祥云,乌发挽成利落漂亮的髻,略施粉黛,整个人都看起来神采奕奕。
她专挑了傍晚,随着娉茵往太后宫里去。
杜遥一想起昨天自己头脑发昏做出的事就后悔得牙疼。
原主将门孤女,杜将军曾是跟老皇帝一起打江山的战友,后来老皇帝可怜杜家念在旧情,才留她在宫里头吃白饭,明面上与皇子们一个位分,实际上名存实亡。
加上老太后的莫名偏爱,原主在宫里头活靶子一样,处处受人挤兑,书又是大男主文,自己炮灰一个,基本没什么描写篇幅。
那个带头推她下水的孟琼香就是麻烦之一。
杜遥书外既然能跟老狐狸争家产,自然没有怕一个蛮横丫头的道理。
只是现如今自己手头丁点儿筹码没有,又恰巧出了风头扇了人一巴掌,不***碰硬,所以才专门避了早上公主娘娘们去请安的时间。
等金福引着她们两人进了门,杜遥才发现屋里除了被自己错当成奶奶的太后之外,还坐着另一人。
那人身形疏朗,一身白衣,转过头来时神情淡淡,眼皮梢上有颗小小的痣,衬得那淡漠双眼莫名勾人。
杜遥一怔。
太后开口,语带笑意:“倒是巧了。”
娉茵轻轻拉拉杜遥的袖口,躬身道:
“参见太后殿下,参见六殿下。”
“……”
*
杜遥坐在桌前有些恍惚。
暂不提眼前这个跟自己亲奶奶长得一模一样的太后,她实在难以将一旁阴郁得有些吓人的男子与书中的孟和玉对上号。
即便已经听说了关于孟和玉的事情,但真等到见了面,杜遥还是被吓了一跳,才惊觉娉茵口中的“性情大变”是到了如何的地步。
书中的孟和玉清新俊逸温润如玉,就连面对下人也是和煦如风,整一个意气少年的模样。
而眼前人则沉默寡言,稳重到了近乎阴鸷的地步,尤其是那双漆黑的眸,黑得似一潭墨,阴晴不定,看不出情绪,像是要吸了人的魂去。
即便是笑,也浅浅淡淡,不及眼底,整个人的气场都压得很低。
杜遥偷摸打量,蓦地生出些害怕来,心里也愈发笃定。
这人绝不是孟和玉,至少绝不是书中的孟和玉。
简单提了几句自己的身体,杜遥还算是游刃有余。
好在太后没有计较昨日自己张狂失礼和胡言乱语。
太后不提落水之事,杜遥便顺势而下,只垂顺着眉眼说是自己被太阳晒昏了头。
她能感觉到太后的偏爱,但她也能感觉出那偏爱克制有度,既不会为了她破坏规矩,更不会为她伤了和气,与其说是偏爱,反倒更像是对猫狗之物自上而下的可怜。
*
夜色渐沉,月朗星稀。
杜遥已不知坐了多久。
“不是说你们两兄妹一起来吗?”太后转头,问起一旁没什么话的孟和玉,“知宁怎么现在还没来?”
“她说要亲自做份糕点,估计快了。”孟和玉答话,没什么表情。
“是吗,”太后笑笑,“哀家怎么不知道知宁还有这等手艺。”
孟知宁,柔嫔之女,天真可爱,性情温和,后被送去番邦和亲,封号静元,后客死异乡,卒年不详。
杜遥暗自回忆,想起那与孟和玉一个妈的老七,算起来今年不过十五六岁,倒是跟自己家那个刚上高一的亲妹妹差不多大。
“这殿里头冷清,难得来人,你们既是来了,就多留会儿,御膳房新做了几样糕点,一块儿尝尝。
“知宁没来,你们就先到偏殿去等着,哀家去换身利落衣裳。”
太后起身,说出的话倒是符合她书里的人设。
杜遥本想先行告退,毕竟人家祖孙三人,自己等着算哪门子事情,但老太后一开口,便打消了她的念头。
她又转头偷瞄了眼一旁端坐着的孟和玉,翻来覆去想了一阵子,到底没能开口说出先走的话。
金福公公引着两人到了偏殿,桌子上果然已码好了几盘点心。
不多,但看起来都精致可口。
眼见只剩了他们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屋里静默无声,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
孟和玉神态淡漠自若,仿佛身边没有其他人,反观杜遥,目光飘忽,如坐针毡,一边坐着个不知何时会发狂的疯子,任谁都不能淡定。
不过难得有了独处的机会,杜遥又是满脑子的疑惑,思前想后,咬咬牙,试探着开了口:
“六殿下,御花园一事……多谢殿下的救命之恩……”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孟和玉的神情,尽管知道不会,还是生怕那人发狂扑上来咬断自己的脖子。
“不必。”
孟和玉金口一开,就俩字,连一个转头都不乐意施舍。
有回应,还算是好的,杜遥不敢马虎,再开口问,仍只敢抛出些隐晦信息:
“久闻殿下算学极佳,小女偶得一算学口诀,却不解其意,不知殿下能否……指点一二?”
孟和玉终于舍得转头,黑亮的眸子盯着她,似有一丝疑惑,沉默了好半晌,终于沉沉开口:
“说。”
杜遥吞吞口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闪躲着问:
“奇变偶不变……”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资源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点击免费阅读皇后每天都在装乖全部章节!

孟和玉杜遥小说仅代表皇后每天都在装乖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