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血都市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第1章 穿回来了大结局免费全文阅读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热血都市 2020-05-11 15:55:30
  •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第 1 章	穿回来了在线阅读全文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第1章 穿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的小说内容下载txt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第1章 穿回来了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第1章 穿回来了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的精彩故事:裴夏一听不让吃肉,当即就要反抗,然而刚巧爷爷有事出去了,餐桌上再次只剩下她和霍沉霄。...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小说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第1章 穿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

这是你的出生证明,这是你五岁之前的照片,家里还有很多像这样,可以证明我们爷孙关系的东西,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你,但没想到,你竟然一直都在A城

对面的老人擦了擦眼角,一度要说不下去。

裴夏呆愣的坐着,意识渐渐回归,注意到周围熟悉的环境后,她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夏夏,你怎么了?

裴夏一低头,便对上老人满是担忧的眼睛,认出他是谁后,她不动声色的坐下:没事。

老人被她这么一打岔,情绪稍微稳定了些,这才开口道:我这次来,就是想接你回裴家,爷爷一辈子的心愿,就是让你认祖归宗,你愿意跟爷爷走吗?

裴夏沉默一瞬:能给我十分钟考虑时间吗?她需要一点时间理清思绪。

老人自然答应下来,坐在沙发上慈祥的盯着她看,看着看着眼角就开始泛起泪花,接着又忙掏出手帕擦泪,虽然没有说话,但由于内心戏太过丰富,叫人根本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裴夏倒是想思考,但时刻被他无声打扰,她只能无言的用目光催促他先出去,然而老人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裴夏无奈,只能含蓄提醒:爷爷,我想一个人考虑。

老人愣了一下,随即一阵狂喜:你叫我爷爷?

不然呢?应该叫什么?裴夏失笑,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微微弯起,她穿着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又是清纯温柔的长相,本来该是小女生一样,周身却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

老人心情复杂又欣慰,又看了她几眼后才道:好好,我先出去,你好好考虑。他说完便出去了,还体贴的帮她从外面把门关上。

关门声响起,房子里瞬间只剩下裴夏一人,她长舒一口气,随意的倚在沙发上,脑子里闪过穿越前后的事。

刚才的那位老人就是A城首富裴京富,也是她的亲生爷爷,记得他找上门时,自己又惊又喜,急忙迎接他进门,结果坐下的时候眼前一黑,等回过神时,她就已经穿成了凛朝患有严重心疾的女皇。

她在凛朝做了五年的皇帝,也当了五年的药罐子,最后两年更是一直躺在床上,靠着太医院那些珍药吊命,然而她的病实在太严重,最终还是死在了宫里的龙榻上。等她再睁开眼睛,自己又穿了回来,而且正是刚坐下的时候,跟穿越前的时间无缝对接了。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裴夏掏出手机看了眼,果然看到了2017年8月3日这个日期,正是她穿越的那天。

所以她真的穿回来了?

裴夏表情微妙的站了起来,默默走到空一些的地板上,突然开始又蹦又跳,等感觉到灵活的四肢跟有力的心跳时,她的唇角扬起眉眼弯弯,每根头发丝都透着失而复得的喜意。

五年了啊!她每天受心疾困扰,连路都不敢多走几步,更别说像现在这样蹦跳了。早知道死了就能穿回来,她就不该一直苦苦熬着,一直到油尽灯枯才离世。

刚冒出这个想法,她的脑海里就闪过一双阴郁冰冷的眼睛,仿佛在质问她怎么能这么想,裴夏顿时就僵住了。

霍沉霄,凛朝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她临死之前唯一守在床榻旁的男人,自己曾经最想逃离的男人,现在终于逃离了他的手心,怎么反而会想起他?

裴夏晃了晃脑袋,把凛朝那些事都抛到到一边后,再次欢快的蹦跶起来。裴京富进来时,就看到自己刚才还文静漂亮的孙女,像个野猴子一样上蹿下跳,他六十多年的人生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了,只是这种场面确实没见过,一时间被镇住了。

裴夏僵了一瞬,立刻乖乖站好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您怎么直接进来了?

楼下找上来了,说吵到他们了,我就进来看看。裴京富讷讷说完,还不忘解释,我敲门了,你没听见。

裴夏咳了一声:是么。

裴京富回过神,突然笑了起来:夏夏,你见到我是不是很高兴?

裴夏想说你误会了,但看到他眼中的期待,顿了一下后跟着笑了起来:对,很高兴。

找到家人本来就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只是这种高兴,刚才暂时被死而复生的喜悦给冲淡了而已。

那你愿意跟我回家吗?裴京富小心的问。

裴夏笑着点了点头,裴京富眼角又红了,逃避一样别开脸:那你简单收拾一下,我去楼下等你,拿上你最重要的东西就好,生活用品和衣服之类的家里都有。

裴夏点了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个行李箱之后,便和裴京富一起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裴京富简单介绍了一下家里的情况,裴夏也算是有了简单的了解。

裴家子息单薄,到了裴京富下一代,只有裴夏父亲一人了,却因为意外和妻子一同离世,只留下裴夏一个孩子,她可以算是裴家唯一的独苗苗了。

这么说,以后家里就我和你了?裴夏问。

裴京富顿了一下:那倒不是,你父母出事之后,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没多久跟我一同创办裴氏的忘年好友去世了,留下一个老来子,他没了家人,我也没了家人,裴家的产业又是我跟他父亲共同创办,所以我把他带了回来,他平时称呼我为大伯,按照辈分,你应该叫他叔叔。

叔叔?裴夏好奇。

裴京富斟酌着看向她:这些年你不在,我一直都和那孩子相依为命,也是因为他父亲跟我是平辈相交,所以他的辈分才听起来比你高些,不过年龄其实和你差不多大,如果你接受不了,也可以直接称呼名字,他不太在意这个

如果是普通人家也就算了,在裴家这种豪门里,说当成亲生的在养,等于变相说那个人也有继承权。裴夏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如果直呼他的姓名,跟否认对方的继承权没什么区别。

裴夏不知道爷爷是有心试探还是无意,只是按照她自己的想法落落大方道:还是叫叔叔吧,毕竟辈分在那里。

她不觉得叫同龄人叔叔有什么接受不了的,毕竟在重视礼仪的凛朝,她还称呼过三岁的孩子为姑奶奶。至于继承权在做过凛朝皇帝、经历过万邦朝贡后,她对区区一城首富的家产,还真没放在眼里。

现在的她,只想健康的和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裴京富原本还有些忐忑,怕她不能接受那个孩子,没想到她这么和缓,他心里庆幸之余,愈发心疼这个孙女。

祖孙俩闲聊着过去的生活,一个小时后总算到家了。

裴夏看向车窗外,入眼便是裴家的大门、两边监控严密的保安亭,以及大门后泛白的石板路和路旁翠绿的草坪。看到裴京富的车回来,保安赶紧将大门打开,车子缓缓驶了***。

裴夏看着车子往前走了一段,直接在路尽头的一座别墅前停下了,裴夏跟着裴京富下车,静静的打量面前的别墅。

这里是前厅,是家里平时待客和举办宴会的地方,裴京富说着,便带着她往左边走,走了一段后眼前又出现一栋别墅,这里是给客人留宿的地方,不过我很少用到,你叔叔也从不带朋友回来,一般都是你堂姐他们过来。

堂姐?小叔叔的?裴夏看向他。

裴京富笑了:都说了你叔叔跟你差不多大,他怎么可能有孩子,是我堂弟家孙女,不是直系叫叔叔就叫叔叔,怎么还加了个小字?

裴夏也跟着笑:都跟我差不多大了,我总不能叫大叔叔吧。

小叔叔听起来也不怎么样,裴京富失笑,说完想了想,叫霄叔叔吧,云霄的霄,刚好他名字里有这个字。

好啊。听到霄字,她下意识想到那个人,随后苦笑一声,拿这个字当名字的多了,也就是她能随时联想到那人身上去。

裴京富对这个孙女越看越喜欢,原本还担心这么多年没见,她会跟自己生出隔阂,现在见她这么知道亲,他心里实在欣慰:走吧,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裴夏点了点头,乖巧的跟了过去。住处在比较靠后的位置,需要穿过一几个花坛,两个人往前走时,裴夏注意到花坛里杂草重生,在精致的裴家庄园里,仿佛一块被遗弃的废地。

注意到她一直在看花坛,虽然有疑问却并不打听,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习惯性的礼节。裴京富笑着解疑:这里的草都是你霄叔叔种的。

霄叔叔?裴夏微微惊讶。

裴京富颔首:他最宝贝这几个花坛,一年四季都没有空过,平时最喜欢种的就是这些野草,说是有生命力。

霄叔叔真够特别的。裴夏吐槽一句,脑子里却闪过霍沉霄的脸。

记得她在凛朝时,霍沉霄问她喜欢什么花,她随口说自己喜欢生命力强盛的野草,说完之后没多久,摄政王府的花圃里就种满了野草。他折腾自己家也就算了,还把皇宫那些名贵花草全都拔了,换上一堆乱七八糟的野草。

哪怕这件事过去三年了,她一想起自己那些宝贝花草,还是会恨得牙痒痒,同时也恼当时胡言乱语的自己。

夏夏,当心脚下。裴京富提醒。

裴夏不露声色的调整步伐,假装没有走神一样跟着他往前走,很快就到了住处。裴京富住二楼,她的房间则在四楼。

看看还缺什么,想要什么就找我,找管家也行。裴京富领她进屋。

裴夏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看着各种奢侈品衣服首饰,心里并没有什么波动,但还是在裴京富期待的目光下笑道:我很喜欢。

那就行,以后整个四楼都是你的,你想怎么使用就怎么使用,想想上蹿下跳也行,咱家隔音好,我又在二楼住,你吵不到我的。裴京富乐呵呵道。

裴夏没想到他还记着刚才的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忙转移话题:三楼没人住吗?

是你霄叔叔的房间,但他不喜欢吵闹,自己在后面的小楼住。裴京富回答。

又是霄叔叔,裴夏觉得从自己坐上回裴家的车开始,这个霄叔叔出现的频率就太高了点,搞得她现在还真有点好奇了。

等晚餐时间,就介绍你们认识,你先休息一下吧。裴京富像猜出她的想法了一样,慈祥的开口道。

裴夏文静的点了点头,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在衣帽间挑了条鹅黄色裙子换上,又搭配了一整套珍珠首饰,顺便化了个淡妆,看着镜子里明艳又端庄的自己,裴夏心情不错的微微扬起唇角。

在凛朝这五年,她虽然一直受制于霍沉霄,但也从他身上学了很多,比如该如何为人处世,该怎么更快的讨人欢心。爷爷给她准备这些时,心里必然怀着愧疚,她如果忸怩不穿,或者穿上感到局促,一定会让他更愧疚。

家人之间哪能一直用愧疚维持,如果可以,她还是更想让他释怀,能像正常爷孙一样跟她相处。

裴夏在镜子前转了个圈,便跑去餐厅找裴京富了。果然,裴京富看到她换上了自己准备的东西,当即十分高兴,拉着她不住的聊。

爷孙俩正说话时,一个佣人走了过来:裴先生,少爷说他不***,已经休息了。

这是见不到了?裴夏有点失望。

裴京富叹了声气:那我们吃吧。

好。裴夏点了点头,来日方长,以后总会见到的。

爷孙俩一起吃了饭,裴夏难得嘴里没有药材的苦味,一吃就有些收不住,结果最后撑得坐不住躺不下,只好去花园里散步。

她一走,裴京富就忍不住抹眼泪,跟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管家絮叨:看她教养这么好,还想着不一定像资料里说的那样苦,结果你看看,吃饭跟饿狼一样,过去十几年都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吧。

先生别难受了,以后我叫厨房多做点好吃的,咱们给小小姐好好补补。管家也跟着泛泪。

裴夏不知道自己多吃了两口肉引起了什么后果,闲散的在花园里散步,走着走着就有些摸不清方向了,且越走越偏僻,走到最后连路灯都没有了。

此刻晚上八点多,四周黑灯瞎火的,她又没拿手机,只能硬着头皮找路,结果走了一段之后,面前出现了一座小楼。她看着白天没见过的小楼,稍微一联想,便想到这里是那位霄叔叔的住处。

她有些好奇的看着乌漆嘛黑的建筑,月光落在她的裙子上,映出一点浅淡的光辉,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随时要羽化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二楼的窗户突然打开,一个身影出现在那里,因为房间没有开灯,他整个人都隐于黑暗,裴夏只能隐隐看到一点轮廓。

这个霄叔叔为什么她会有种熟悉的感觉。

点击免费阅读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第1章 穿回来了全部章节!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小说仅代表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第1章 穿回来了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