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帝少唯妻是从在线小说下载完整版(梁以沫冷夜沉小说)

小说导读 穿越职场 2020-03-10 09:01:12
  • 梁以沫冷夜沉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帝少唯妻是从(梁以沫冷夜沉)完本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帝少唯妻是从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梁以沫冷夜沉的小说内容全章节完整版大结局txt免费

    点击在线阅读>>

帝少唯妻是从是2020年最火热小说之一,梁以沫冷夜沉小说又名《帝少唯妻是从》,《帝少唯妻是从》小说主要讲述了梁以沫冷夜沉之间的精彩故事:梁以沫根本不知道她是怎么招惹上了冷夜沉这个男人,她不过是偶然间救了冷夜沉,结果这个男人就像是认定了她一样屡次在她身边纠缠她。一开始梁以沫是真的有些厌烦冷夜沉,但...

梁以沫冷夜沉小说帝少唯妻是从全文免费阅读:

“不是!这是我晚餐的时候煮多了,剩锅底的,你放心,这汤很干净,我没动过!”梁以沫喃喃低语着。
她“大姨妈”刚走,晚餐做这道菜纯粹是为了给自己补血,哪知道剩下的还能给一个大男人补血!
梁以沫接着从柜子里搬出一张凉席铺在了床边的地上,淡淡地说道:“你受伤了,就睡床上吧!”
“哼!说吧!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好处?”男人一口气吃完后,随手放下手中的碗,突然冷哼着问。
他遇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清纯、甜美、***、成熟等等,总之,什么样的都有。
但她们靠近他,往往都是因为他的身世背景,想要在他身上捞点好处。
所以,他虽“百花丛中过”,但“片叶不沾身”。
他懂洁身自好,君子坐怀不乱。
但今晚,那情急之下,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没回事,居然没控制住自己,对这个女人起了冲动之心。
听到男人用这样冷傲的口气跟自己说话,梁以沫微眯着眼睛,没好气地反驳:“先生,你是失血过多,导致脑子不好使了吗?是你先爬到我屋里,轻薄我不说,还晕倒在我床上。我若不是见你受伤了,挺可怜的,心疼你才好心收留你,照顾你的。就你这样身负重伤,被人追杀,来历不明,别给我添麻烦,我就对你谢天谢地了!”
她向来心肠好,哪怕是阿猫阿狗在她面前受伤了,她也会收留照顾。
心疼我?!
男人身心一怔,活了二十四年,还是头一次听到一个女人对自己说“心疼你”。
梁以沫正眼都不再瞧那男人一下,收好手机,自顾自地在凉席上躺下。
他爱睡不睡,反正她折腾了这么久,她累,她想睡。
而且,这男人腹部上的伤口刚缝了线,应该不会再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吧!
“刚刚那是你的初吻?”男人又问道。
梁以沫很快便入睡了,只是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嗯……”
是啊!
那是她的初吻……
本来是想留给自己的男友何明旭的,但是却被这个男人给夺走了。
梁以沫抱着这份遗憾与懊恼,渐渐沉睡了过去。
男人会心一笑,心里倒是很欣赏这个性格直爽的女人,嘴里也非常直白地回了一句:“好巧,刚刚那也是我的初吻。”
但他的话,梁以沫没有听见,因为,她已经睡着了。
当然,他还很赞赏她的厨艺,居然能令讨厌吃猪肝的他,欣然接受她做的一份“猪肝红枣枸杞羹”!
“既然你救了我,我又夺走了你的初吻,还摸了你,从此,我以身相许,娶你为妻如何?”男人自顾自地问。
梁以沫却只传来“呼呼”地睡觉时所发出的呼吸声。
男人这才意识到她已经睡着了,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看来,她似乎没把他当回事啊!
而殊不知,他其实对这个女人,从吻上她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来得很微妙,但又像是命中注定。
当梁以沫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家里仍旧没来电。
醒来后,梁以沫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非床边的凉席上。
她脑海里的思绪一滞,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后,倏地坐起身来。
床边的地上铺着凉席,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空碗,房间里除了她并无其他人。
难道昨晚是自己梦游了?
正当梁以沫以为自己昨晚经历的事情是一场噩梦的时候,她无意间低头,看到自己睡裙上那血迹斑斑的印子,顿时吓了一跳。
昨晚不是梦!
那个男人……
梁以沫连忙从床上下来,打开房门四下看了看,同时又幽微地松了口气,猜想着昨晚那个男人应该是被他的同伴接走了。
不过,接走了也好!
她现在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专科大学生,正在念大一。
在这一线大城市里,梁以沫不仅要赚钱养活自己,还要赚钱供男友何明旭读研的学费。
梁以沫的生活本来就过得很拮据,压根就无法再多照顾一个人。
而昨晚的事情,就像一场梦。虽然丢了初吻,但她也算是救了一个人的性命,为外婆积了些阴德。
梁以沫释然一笑,也没把昨晚那件事情当回事。
她脱下身上那件血迹斑斑的睡裙,走进卫生间,打算去洗个澡。昨晚停了一晚的电,她身上都是汗臭味。
站在浴镜前,脖子上突然挂着的一块玉坠,又将梁以沫吓了一跳。
只见这胸前的玉坠,是由一个“冷”字上缠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而组成。
难道是昨晚那个男人留给她的?可他为什么要留下这块玉坠给她呢?这块玉坠看起来挺珍贵的!
昨晚那个男人来历不明不说,还被人追杀!可想而知,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难道是道上的人?再或者是……言归正传,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总之她不想卷入他的是非之中!
梁以沫心一横,忙将脖子上的这块玉坠取了下来,随手扔在了洗漱台上。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梁以沫,今天工作要加油噢!”
梁以沫洗完澡换好衣服后,站在试衣镜前给自己打气。
她准备出门的时候,另一间房的房门开了。
只见与她同租一套出租屋的闺蜜苏漫雪趿着拖鞋,打着哈欠,蓬头垢面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梁以沫微笑着打了声招呼:“漫雪,早上好!”
“早上好,以沫。咦,你怎么就去上班啊?”苏漫雪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睡眼惺忪地看着正要出门的梁以沫问道。
苏漫雪是梁以沫是老乡,不仅是大学同学兼室友,而且还是她的好闺蜜,如今又和她一起请假出来打工,被同一家装饰装修公司聘用为实习生,彼此又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同事。
两人缘分匪浅,但性格截然不同。
苏漫雪生性懒惰却十足的拜金主义,换男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特别喜欢高富帅类的男人。

帝少唯妻是从免费全文阅读

而她梁以沫则比较勤快且淡泊名利。
梁以沫有一个男朋友,而且还是她的高中同学,两人去年高考后正式确定恋爱关系。
两人虽然因成绩差异分别考入不同的大学,但是好在是同城,每个周末都能在一起聚一聚。
因为梁以沫读的是大专,课余时间比就读于本科大学的何明旭要多,所以,梁以沫从大一入学起,就在勤工俭学,肩负起她自己和何明旭两个人的生活费。
何明旭说,因为他在校成绩优异,班主任向学校申请了让他提前考研,梁以沫便从学校里请假出来打工,除去自己的生活开销后,剩余的大部分钱,她一分不少,全给了何明旭。
梁以沫和何明旭之间,在一起至今也快一年了,属于柏拉图式的爱情。
在这快一年的时间里,两人每次见面,仅仅只是牵手和拥抱,感情纯真得犹如白雪般圣洁。
对于梁以沫的那个男友何明旭,苏漫雪虽然知道得不多,但是打心底里不看好他两。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何明旭和梁以沫一样,都是农村出身,连自己要读研的学费都要女朋友打工提供,这样的男人,将来又能有什么出息?!
现在办公室里还有一大堆的客户单子,正等着她梁以沫去做。
梁以沫不得不苦笑:“没办法啊!今天有个客户的装饰设计图急着要出来,我得赶时间!”
“那你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对了!我的洗面奶没了,可以把你的先借我用用吗?”苏漫雪接着问道。
苏漫雪顺道拿起一个杯子,朝饮水机那边走去。
她要是像梁以沫那么勤快,那她岂不是得“累死”?!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苏漫雪有些鄙视梁以沫这种来自农村的女孩。
虽说她两是老乡,老家的的确确是在一个村上,但她苏漫雪跟着她爸妈住在县城里。
她好歹是在县城里长大的城里人,哪像她梁以沫这种土里土气,又毫无家庭背景的乡村女孩。
苏漫雪在临海城这样的一线大城市里,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以及交际圈范围,都混得像是在大城市生活的女人样子。
至于她梁以沫,虽然长得天生丽质,但是她不注重打扮,又不注重穿着,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居然还妄想通过努力工作来麻雀翻身,飞上枝头当凤凰,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苏漫雪明里虽以梁以沫的闺蜜自称,但她并不了解梁以沫,也不想去了解梁以沫。
因为,她觉得,自己和梁以沫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苏漫雪将来,一定会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所以,她懂得浓妆艳抹,梳妆打扮自己,会对有钱的男人抛媚眼。
至于她梁以沫,素颜淳朴,每天只知道努力工作,不会为自己的美丽腾出时间来打理,所以,哪会有什么有钱的男人看得上她?!
如今,也就只有何明旭那种与之家境背景相当的穷男人,看得上她梁以沫了。
对于苏漫雪的心思,梁以沫不知道,但是她懂自己,她从未觉得自己是麻雀,当然,也不会想着当凤凰。
梁以沫只是在脚踏实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是金子,总会有发光的一天!
梁以沫见苏漫雪并未提及昨晚家里是否有什么异常事发生,心里想着漫雪昨晚一定睡得很好。
漫雪不知道昨晚在她房间里所发生的事情也好,免得卷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之中。
梁以沫释然地笑了笑,穿好鞋子后,拉开了大门:“在我的卫生间里的洗漱台上,你自己去拿吧!我先走啦!”
“嗯,拜拜!”苏漫雪跟梁以沫挥了挥手,喝完水后放下杯子,便只身进了梁以沫的房间。
她径直走进卫生间,在洗漱台上拿洗面奶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一旁有一块碧绿的东西。
苏漫雪定睛一看,见是一块翡翠玉坠,便好奇地拿起来看了看。
玉坠晶莹剔透,内有翡翠绿的纹路,绝对是A货!
“以沫什么时候得了这么一件价值不菲的宝贝啊?!”苏漫雪惊赞地自言自语。
她家里是卖高仿货的,对于翡翠珠宝她还是有一定的鉴别度。等待会去了公司,她一定要问问以沫这块玉坠是怎么得来的。
苏漫雪心里想着,情不自禁地就把玉坠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并站在洗漱镜前对着镜子臭美。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苏漫雪走出梁以沫的房间,只身去开门。
她嘴里还碎碎念叨着:“以沫那丫头肯定是忘记带办公室的钥匙了!”
苏漫雪随手打开门后,只见两个身着黑色西装革履的男人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你们找谁?”苏漫雪眨巴着眼睛干笑,莫名其妙地有所警惕。
为首的男人上上下下将苏漫雪打量了一番后,见她脖子上戴着那块冷家的祖传玉坠,连忙欠身颔首,毕恭毕敬地问候:“大少奶奶,您好!”
“大少奶奶?!”苏漫雪惊怔,满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这男人,“什么大少奶奶?”
为首的男人会心一笑,接着解释道:“您脖子上戴着的,是大少爷留给您的祖传玉坠!”
祖、传、玉、坠!
苏漫雪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胸前的这块玉坠,惊喜的同时,又意识到了另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对方似乎大有来头,但这块玉坠却是梁以沫的……
该怎么办是好?要不要跟这人说玉坠其实不归她所有?
苏漫雪思前顾后,决定先探探对方的底细:“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大少奶奶,您好!我们是冷氏集团的人,我是冷家大少爷的管家,您可以叫我刘叔,我是大少爷派我来接您的。”对方非常有耐心地跟苏漫雪解释。
大少爷有吩咐,务必要将这位救了大少爷的女人接回去。
“冷氏集团?!”苏漫雪震惊,喜上眉梢得有些支支吾吾,“就是那个产业扩及娱商政三界,净利润称霸全国连续十年第一的冷氏集团?!”

小说资源推荐

帝少唯妻是从 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资源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点击免费阅读帝少唯妻是从全部章节!

梁以沫冷夜沉小说仅代表帝少唯妻是从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威影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